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08





 

“嗯,让我们来看第一位挑战的选手……嘉世战队,言成。”主持人念着这个很陌生的名字。嘉世挑战赛上来并没有像去年兴欣一样和冠军队打,而是和往年一样对上了亚军轮回。毫无悬念的10:0,人们对于这群少年们也都没有太苛刻,毕竟十几岁的孩子们肩负起一个解散重组的战队本身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并且尤为痛苦的是他们队中没有一个人打过正式比赛。所以在嘉世被新秀墙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整个舆论方向依然是鼓励,就连对头霸图粉也纷纷表示“希望看到那个足以成为霸图对手的嘉世”。而新嘉世也没有辜负嘉世死忠粉死心塌地的追随,19轮比赛后目前排名17的他们也是熟悉了联赛的节奏,正处在上升的势头,如果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话今年保底成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言成是用的枪炮师啊,不知道是要挑战谁呢?”面对明显不适应这种场合有些不自在的少年,主持人尽量放缓了语气。

“嗯,我想挑战苏沐橙前辈。”言成答道。

果然啊。主持人完全不意外,包括观众都没有太大反应。苏沐橙也是微笑着站起来,向台上走了过来。

“言成为什么会选择挑战苏沐橙呢?”主持人按惯例抛出了最老套的问题。

“因为我和前辈出自同一种职业体系,希望能得到前辈的指点看到自己的不足。”言成很认真地回答道。

“哦。”主持人面对这样正经的回答也没再说什么。新嘉世的职业搭配完全就是按照旧嘉世的来的,战斗法师主导,枪炮师策应,魔剑士加气功师以及元素法师,嘉世经营了数年的阵容无疑是极为成熟的也是这些新手训练营出身的选手们所熟悉的,选择苏沐橙也确实能让他学到更多东西。

“那沐沐想对我们的新人说点什么呢?”主持人把话筒递给已经上台来的苏沐橙。

“好久没有打过了呢。”苏沐橙笑了笑,拍拍言成的肩膀,“加油吧,我可不会放水呦。”

“嗯,我会努力的。”言成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主持人面对明显和乐的气氛也没再说什么,宣布比赛开始就退了下去。

“嗯,现在两位选手都登录了。”直播解说依然是潘林和李艺博,“苏沐橙用的是她的沐雨橙风啊,在属性和装备方面应该是有不少优势的吧?”

“其实苏沐橙是不在意这点优势的吧?”李艺博笑着说,“我们都知道言成是嘉世训练营出身的,苏沐橙应该也没少给他做过指导,直接开沐雨橙风上去应该能让他更好地调整心态不至于太紧张吧?”

“您说得有道理。”潘林接过话茬,“那我们就和苏沐橙一起来看看后辈的进步吧!”

三分钟过去。

“呃,现在双方的血量差距不大,不过还是沐雨橙风占优的。”潘林和李艺博看着双方你来我往了许久,意料之中的压制性的局面始终没有出现,“苏沐橙真的没有放水吗?”潘林看着苏沐橙避过一记激光炮却再一次地调转了方向拉开差距,终于忍不住说道。

“呵呵。”李艺博苦笑了两声,“我想她是真的没有。”

“哦,是吗?”潘林看着从一分钟前就一直在沉默的李艺博终于发话,如获大赦,赶忙问道。

“苏沐橙……这是在打指导赛啊!”李艺博有点哭笑不得地感慨。

“指导赛?”潘林有些惊愕,“可是……看不太出来啊!”

“是很不明显。但结合苏沐橙视角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她一直在控制一个平衡,从而能让言成更全面地发挥出来。其实我觉得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苏沐橙会选择直接用沐雨橙风了,毕竟远程职业很难像近战系那样更直观地观察对手,真要控制局面的话,角色上的优势还是很有必要的。”李艺博说道。这次他倒是挺自信不会被打脸了。

“她是要打指导赛啊!”场上叶修也是早发觉到了这一点,“真是不容易。”

“这真的是指导赛?”陈果疑惑,“看不出来啊!”

她一开始满心以为两分钟不到就能打完的比赛现在已经过了六分钟了,还是那种你来我往的节奏。陈果还以为苏沐橙是在放水呢!

“远程对远程的指导赛不好打。”叶修说,“并且……这是她第一次打指导赛。”

“这……不太可能吧?”陈果不太相信。苏沐橙在职业圈也算得上是前辈了,怎么可能连指导赛都没打过?

“这是真的。”叶修说,“职业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她比较懒,平时基本没有去过训练营。言成因为主攻枪炮师才和她对战过几场的。说起来,你知道全联盟打指导赛打得最少的是哪个队长吗?”叶修这边还有心思说起了八卦。

“呃,楚云秀?”陈果觉得她明白了。

“其实是喻文州。”叶修笑,“不过除去这种特殊情况以外,确实是楚云秀。据沐橙说她心情不好了就会去烟雨新手训练营虐新人。”

“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陈果汗。

“也不能这么说。”叶修摇摇头,“楚云秀爆发起来技术相当好,这也是锻炼新人的一种手段。烟雨的风格你也知道,和和气气的指导赛应该也不是他们所需要的,这种暴力的训练方式倒是能弥补一下本身风格的不足。”

“哦。”陈果点点头,她也明白各战队有各自的经营管理方式,并且她最近也在忙兴欣的训练营,对这种事也是挺上心的。

“不过说起来打指导赛最勤快的队长是谁?是你吗?”陈果有些好奇。既然苏沐橙在嘉世一场指导赛都没打过,那毫无疑问是叶修把这些工作都接下来了。

“呃,不清楚。原来应该是我打得比较多吧!现在的话,我猜是肖时钦。”叶修答道。

“因为雷霆的个人战力不足吗?”陈果对于各战队的优缺点也是很清楚的。

“这是一方面。关键是那家伙现在很拼命啊!”叶修感慨道。

陈果没有答话。指导赛并不是一种强制性的东西,可以说这种打法完全出自队长的责任心。肖时钦是很拼命不错,没有他雷霆不可能打出这么好的成绩。但是陈果觉得,全联盟,队长当得最称职的还是叶修。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嘉世最后会走到全队离心的地步。叶修哪里不好了?论技术,他说第二,不可能有人敢称第一;论耐心,连莫凡这种人都能被他磨过来;论人品……陈果也不得不承认,虽然叶修有时候说起话来特别欠揍,但正经事上从来没含糊过,人品信用度相当地高。

所以就这样一个队长为什么在网游里都会被从前的队员围攻甚至不惜一切地阻碍?这是陈果一直不能理解的问题。她也没有去问过,但是叶修的辛苦她觉得不能没有回报,最起码应该让人看到。所以她和联盟活动方争议了好久,最后弄出来了这个比去年霸图更要突出个人成就的开幕式。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霸图粉们为他们的队长呐喊过了。而陈果,就是想让所有的嘉世粉和兴欣粉们看看,他们的队长,是多么地优秀!韩文清走过这么多坎坷吗?肖时钦拿过冠军吗?王杰希发掘过乔一帆吗?喻文州打过那么多指导赛吗?周泽楷?连战术意图都需要江波涛翻译的队长?兴欣一路走来,陈果真切地感受到了叶修的不容易。嘴上没说过,其实已经彻底成了叶修的死忠粉。隐在台后那么多年,在这可能是叶修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里,陈果也想让所有人记住叶修的光芒。

就这么闪神间,场上也是终于决出了胜负。苏沐橙最后还是开了稳定炮架,一阵强攻打掉了对方最后8%的血。

“嗯,这场指导赛打了是有九分多钟,我想言成在复盘的时候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看着比赛终于打完了,李艺博也是松了口气,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有点无聊啊。

“是啊,苏沐橙对新人真的是挺照顾的。”潘林接话说,“不过下一位出场的还是嘉世的队员呢!职业魔剑士……他要挑战的是……嗯,果然,是刘皓!”

“啊,这倒也不意外。其实我觉得这倒也是表明了嘉世新人们的一种态度,通过向老将挑战的方式,来坚定他们的信念,加固队伍的融合感吧!”李艺博说道。

“您分析得是,新嘉世是一支充满信念的队伍,我们也都相信这些新人们有一天会比他们的前辈们做得更好的。”潘林接过话题总结道。

而此时场上的刘皓,也是在跟他一点都不陌生的新人打着一场很标准的指导赛。苏沐橙没打过有情可原,刘皓身为副队长没打过指导赛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可是刘皓心里一点都不想打这一场指导赛。嘉世?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刘皓坚信自己的未来在呼啸,他一点都不想再和嘉世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刘皓心里清楚,苏沐橙摆了一个高姿态在前,他身为原副队长,只能比苏沐橙的姿态更高,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现在缺的,恰恰正是人气,不然,他凭什么再进一次全明星?刘皓就这么不情不愿地打着,却也是打了十多分钟。

“继续努力啊!”他最后对着一脸感激的后辈关怀地笑着,“你们是嘉世的希望,加油吧!”他转身走下台去,心里却想着,希望再也不要见到嘉世的人了。

两场单挑都打了十分钟,观众们也有些疲惫了。嘉世新旧两代的对抗变成了一种传承交接的仪式,虽然是满满的正能量,可毕竟是没什么看点的。嘉世粉能因此忘却一些过去而对新人们抱有更大的希望,但对于其它人来说,就没有那么深的感触了,他们更希望看到的是激烈的对抗赛。

不过很快地,挑战赛又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因为,下一位要挑战的,赫然是嘉世的队长,邱非!在上一次嘉世对兴欣的擂台赛中,差点一挑二把唐柔打下去的邱非!

这位年轻的队长,是要挑战谁呢?嘉世最后的队长,孙翔?还是,早就成为嘉世一个符号的传奇,叶修?观众们瞬间提起了兴趣,等待着邱非的回答。

而邱非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我要挑战的,是叶修前辈。”十九岁的少年对着话筒,认真地说道。


评论 ( 6 )
热度 ( 177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