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02



果然在去接人之前先来把空调打开是个正确的选择。上了四层楼终于到家的叶修这么想着,被黄少天直接拽过去做手操活血暖手。

“差不多就行了。当年哥混在网吧打黑赛的时候连护手霜都没用过。”黄少天到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变魔术一样翻出来一瓶药油就往叶修手上倒,然后开始揉搓、按压、伸展,差不多一套做下来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叶修动了动手指,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让他先歇会。

“手操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在意,你有没有职业素养啊。怪不得还在混网吧队。”黄少天毫不留情地反驳,拽过来他的手自己伸手插进指缝里,感觉没有肿胀才满意地又揉了两下,开始解风衣的扣子,“你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道保养手有多重要啊,真冻坏了就废了好不好。还一直夹着个烟不怕烫着手。估计手操也不是每天的必须项目,连油都找不到。”

叶修笑笑,也没说话,伸手过去帮他解开扣子,脱了外套,末了还是没忍住,凑到嘴唇边亲了一下。

黄少天也是习惯了,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看了眼叶修,拽了下衣服领子,皱着眉头说出汗了空调温度高了点我去洗个澡。叶修点点头,帮他翻了件衣服出来,看他进了浴室就走到了厨房,想着做点晚饭,结果打开冰箱又默默地退了出来。

这真的不是技能点的问题了。

黄少天擦着头发出来,就看到叶修抱着个笔记本半躺在沙发上在敲键盘。他凑过去,顺势往叶修身侧一压,偏着头看。好在沙发够宽,不然以他这个力道和姿势,直接就能滚下去了。

“战队机密啊少天,你还真好意思。”叶修斜了他一眼,往里挪了挪,继续打字。

“切,战队机密会在一个笔记本的文档里?谁信啊。”黄少天扫了两眼,发现是兴欣的训练计划,“这时候写训练计划?工作量挺大啊,我们队长平时哪有你一半忙。”

叶修又打了两行也没再打,起身把笔记本放到沙发旁边的茶几上,又懒洋洋地躺下来:“文州操心的时候你没看到吧?副队长怎么当的。”

“……怎么听着这话这么不是味呢。”黄少天感觉略别扭,想想觉得没法反驳。

“呵呵。”叶修笑,把他往怀里揽了揽,“蓝雨签的合同也不算长啊。还不如来兴欣。正好我退役的话少一个主攻手。”

“续签的合同是建立在现在的薪酬标准上的好不好。有了你的前车之鉴没什么人敢签长约了,虽然陶轩那种老板也少见,但是薪酬变化这种事谁都拿不准啊。队长其实再打五六年都没问题,但是我吧……”黄少天顿了一下,“也就三四年吧再。所以你们兴欣不应该找一个更年轻点的么?我的风格也不合适啊,并且蓝雨都待这么多年了,实在不愿意转会了。有始有终多好。”

黄少天这段话挺长的,好在叶修有免疫了,逐字逐句听下来抓到了重点:“又没真想让你转会,说说而已。”叹了口气接着说,“现在主要是队长不好任命。”

“也是。都是一群新人也没什么经验,方锐也许行?不过他和你们队那个玩战法的妹子风格差距太大吧?别再成第二个唐昊。诶你别说还都姓唐。”黄少天脑子转挺快,连这都考虑上了,“让苏妹子试试?比方锐硬气啊。不过玩战术太难为她了。你不考虑培养培养那个阵鬼么?战术意识不错啊。虽然每次团队赛上个阵鬼听起来不太靠谱。虚空那种奇葩阵型不可取啊。要不那个牧师?啊……手残的张新杰?”最后就纯属胡扯了,黄少天把兴欣的人都过了一遍,自己也无奈了,“这么一想连我都为兴欣的未来着急啊,老叶你还真不容易。”

叶修苦笑一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看外面都天色暗下来了,推了推半压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说:“吃什么?家里没有东西,好像就剩几包泡面了。”

黄少天也侧身瞅了眼外面:“刚上来就要出去吃饭啊?啧啧啧麻烦不麻烦啊。早知道吃了饭再回来了。”这么说着,他突然猛地一翻身,蹿到了叶修身体上方,两手撑在他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情肃穆地说,“不然老叶,你就让我吃了好了。”

“这主意不怎么样。”叶修干脆利落地回答道,“不过我可以负责喂饱你。”

黄少天眯起眼,笑了笑,目光掠过叶修的嘴唇,径直咬上了他的喉结:“我说现在可是我在上面啊,教科书大大你要认清现实。”

“当然。”叶修挑了挑黄少天的下巴,捧住他的后脑勺把人往自己唇边送,下巴磕在一起也没在意,张嘴就含住了半张着的唇瓣,吸吮了两下辗转着向里,舌头从上颚一直划过下齿列,最后才和同伴纠缠在一起,引导着节奏掠夺式地侵占了整个口腔,恋恋不舍地舔舐过每一丝津液,到最后缺氧了才离开。

“居然这么主动吗。”叶修看着黄少天红润的嘴唇低声笑着,“少天你改变了我的想法。”他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手却不老实地探进了衣服顺着光滑的脊背向上,“本来想着晚上把你做到哭的……”他凑到黄少天耳后,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后颈上,一股熟悉的沐浴露的清香若有若无地传来,“现在看来,真的不用等到晚上啊。”

 

 


评论 ( 11 )
热度 ( 237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