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01


 

蓝雨战队在全明星的前一天下午来到了主办方城市H市。这天天阴沉得厉害,又湿又冷。喻文州从飞机上下来,正好看到走过来的叶修。

“前辈亲自来接机啊。”喻文州笑着打招呼。叶修点了点头,抬眼又看到卢瀚文从一边窜了出来,看到他一脸惊讶地说叶修前辈竟然亲自来,队长我们蓝雨面子真大。喻文州还是笑,想着怎么回答单纯的未成年人,后面宋晓的吐槽就适时地响起。

“小卢先别跑你东西带了没?还有叶神哪里是来接我们的啊!明明就是专门来要人的好不好。”郑轩拿着卢瀚文的东西追下了飞机,然后蓝雨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纷纷跟叶修打着招呼下来了。最后是黄少天,揉着眼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还在抱怨:“小卢这么有活力害我老是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竟然已经到了。队长他一直这么精力过剩真的好么,要不要我们……”话说到一半看到站在一边的叶修硬生生地顿住了。

“现在才看到我?”叶修挑挑眉,走上前去,“在你眼里我还真没存在感。”

“……不是你怎么亲自来了?”黄少天确实有点吃惊,“不是说兴欣第一次办活动完全没经验,你忙得连上游戏的空都没有了么?”

“我不来你认路?”叶修反问道,“你记得家门朝哪开么?”

“说得就好像你经常住一样。”黄少天反驳,“肯定都落了一层灰了。能住宿舍我才不信你会多走两步回去住。”

“反正都是一个人,有宿舍为什么不住。”叶修和他一起出了大厅,走上了来接蓝雨众人的车。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见到他们两个一起上来,郑轩露出了不忍直视的表情,向喻文州表示压力山大他决定今年春节听家里的安排去相个亲。黄少天一脸鄙弃地吐槽他说得了吧你又不是没相过,不是都黄了么,天生就是注定单身狗的命,干脆你和你的枪淋弹雨共度一生算了,互相安慰也没有压力,接着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的空位上。

叶修看着郑轩郁卒的表情笑了笑,坐到喻文州旁边回头道:“别急啊年轻人,没看到你们队长都不着急么。文州你真的不考虑给你们队训练营挖个妹子来啊?和虚空争着当和尚庙呢?”

“……前辈,情人节的时候我会想着给你和少天烧纸的。”喻文州看到全车投向叶修的“我烧死你们啊”的眼神,无奈地微笑着传达了全队的情意。

“呵呵。”叶修也不在意,翻了翻身上发现换衣服了没有带烟,便懒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随口问道,“据说你又要续约了?涨工资吗?”

“已经续了。应该还没来得及发布。”喻文州答道,“签了四年的合同。”

“还是挺保守的么。”叶修抬了抬眼,“其实你再打五六年都没问题吧?”

喻文州笑笑:“未必。年纪大了意识也是问题。不一定能再带起来一拨新人。”

“新人不好带啊。”叶修感叹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兴欣该尽快把训练营建起来了。”

“前辈真打算下赛季退役?”喻文州问。

“看看再说吧,再考虑考虑。”叶修也不隐瞒。十一赛季起他就彻底成为了团队赛轮换的角色,和王杰希一样更多地只出现在守擂位置,逐步让出队伍核心的意图联盟上下都看在眼里。兴欣的成绩目前排在第六,虽然季后赛问题不大,但是身为冠军队表现确实弱势了些。叶修真要退役情况会成什么样还真说不好。

“前辈还是可以再打两年的。”喻文州说,“散人就这昙花一现般的两年也太可惜了点。”

“散人精力消耗太大。”叶修笑,“其实文州你可以试试,除了手速外倒是蛮适合你的,手速么,也还可以克服一下。”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对了,少天的合同还有几年?”叶修突然问。

“和我一块续了两年。”喻文州答道。

“蓝雨还真是,佷谨慎啊。”叶修摇摇头,起身喊道,“师傅路口停一下车!”去后排拉黄少天了。

 

兴欣夺冠后也是多了不少赞助。一个草根战队的神话一旦建立,背后的经济支柱就必然要跟上以避免神话的坍塌。陈果在半个月内搞定了一座据说是早就看好了的楼当了兴欣俱乐部,雷厉风行地把战队搬了过去。和网吧还有体育馆离得都不远,也不影响陈老板被无视的时候去网吧看看。搬过去的时候陈果看到叶修一直在翻着什么东西就顺口问了一下,结果叶修直接问:“老板,我的工资卡呢?”陈果当时愣了一下,叶修这是在要求……酬薪?

“过两天我把我们队里的合同一起定一下,到时候我们再商量薪水问题。”当时陈果很认真地回答说。

结果叶修哭笑不得,说老板你误会了,我就是找找我的银行卡,不知道扔哪了。陈果表示你活该谁让你平时都把各种帐号卡混一块,结果叶修真的在一堆打包好的帐号卡里找到了当初挑战赛的奖金。陈果无语地看着他,问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了,用钱啊?叶修说,嗯。然后陈果好奇地问买什么,叶修回答说:“想买套房子。”

“就这几十万你就想买套房子?”陈果得知叶修想买房子的时候吃了一惊。她知道叶修确实没什么钱。虽然平时除了买烟基本没什么消费,但是每月领的还都是网管的工资,联赛冠军的奖金她还没分下去,虽然打算过段时间把全队酬薪标准化,但是叶修现在应该不会有可以买一套房子的钱。

“按揭啊。”叶修答得理所当然。陈果瞬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冠军队队长按揭买房子……陈果表示身为老板她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陈老板默默地贡献出了俱乐部附近小区正在装修中的一套房子,同时坦白说本来是想给队长大大的,但是觉得有了宿舍他肯定不会出去住,所以决定装修一下先当作他们平时朋友来往时休息的地方。

“我竟然忘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了!”陈老板如是说。

所以叶修和他的家室正在走向这栋八十平米的房子。

“卧槽太冷了!”黄少天把外套拉到下巴上,试图挡住这又冷又潮的空气。叶修真的是去拐人的,在路口他们两个直接就下了车准备走回家。结果H市这几天正好降温,没有任何防备,单衣外面只穿了一件薄外套的黄少天完全暴露在冷风中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人间天堂么这么冷是要闹哪样!我终于理解为什么B市以北再无战队!会冻成手残吧!果然是我大广州好……”黄少天冻得精神抖擞地抱怨着,扭头却被叶修用风衣猛地裹了起来。

“啧,生活在最南方往北方来也不知道多带件衣服。”叶修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给他整着衣服,一个一个地把扣子扣上,末了手顺势滑下来抓住他冻得冰凉的手,“手冻僵了你就向你们队长看齐吧。”

“我说把衣服给我你不就冷了啊。”叶修里面穿了件灰色的羊毛衫,另一个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牵着他不紧不慢地走着。“你等会,我好歹把里面外套给你啊。”

“一会儿不就到了。”叶修也不松手,就这么抓着,黄少天一只手也很难解扣子脱衣服,无奈只能任由他抓着,嘴倒也不闲着:“就跟你不怕冷一样。你穿这么少会感冒的,堂堂主办方队长全明星的时候用公鸭嗓讲话真的不会丢人吗!我把我衣服给你,这样我们就穿得差不多厚了,多好。”热量一传递再加上任冷风吹着,黄少天能感觉到叶修手的温度下降得很快,就这一会儿两只手温度就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夏天感冒一个月才好的人是谁。”叶修瞥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说,“拐个弯不就到了,你就安分点吧。”

黄少天无奈,只能催着叶修走快点顺便努力记着路,但是等到达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的手还没有暖过来,覆在上面的叶修的手就已经冰凉一片了。

叶修明显察觉到了这一点,不动声色地想把手松开,却被爆了手速的黄少天反手握住。叶修抬眼看了看翻着白眼一脸警告的人,笑了笑,拉着他继续往家里走去。


评论 ( 5 )
热度 ( 451 )
  1. 叶不修银际 转载了此文字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