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万圣节活动】All about accompanying

万圣节快乐



“今天万圣节呢。”
“嗯是啊,我们以前同学开了个party,可惜我是去不成了。”
“游戏里的活动做了吗?”
“还没,晚上吧。一起来?”
“行,九点,我等着啊。”
几个少年在嘉世训练营的窗户边站着聊天。叶修经过他们的时候听到了一星半点的对话,才意识到今晚有个活动。
他本来是知道万圣节活动的。几天前荣耀官方就放出了宣传,黑蓝色的底子上一大片南瓜排着队乱蹦。只不过当时因为要准备比赛的原因没有多看,至于后来…叶修眼神波澜不惊的掠过墙上嘉世的队徽,扭头对一旁做针对性训练的小机械师点了点头:“休息一下吧。”
他起身穿过一排排电脑,擦过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少年,往过道深处走去。坐在电脑前的人都在他经过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他,眼里有天然的敬畏和不加掩饰的期待,却在触到斗神目光的那一瞬间掩饰性的低下了头。叶修在训练营呆了这么久,早已习惯了这群年轻人的各式各样的眼神,脚步不停,径直向最后面埋头训练的一个少年走去。
“下午练的什么?”叶修站在后面看他完成了一套跳跃训练才出声。邱非摘下耳机,略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跳跃训练,模拟对战,战法针对训练二和三。”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嗯。”叶修点了点头,问他,“晚上上游戏吗?”
“啊?”邱非意外,紧接着摇头,“不上。”
“没事就过来吧。”叶修说,“我在训练室等你。”


说起来这样安排在晚上的加练也不是第一次,并且最近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邱非其实是很喜欢这样的练习的,虽然一次次在却邪下躺倒再爬起来十分狼狈,但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任何的不自在。除了指导赛,叶修和他练习对战从来没有放过水,每一次酣畅淋漓又无比壮烈的战斗都能把他带入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紧张状态,等到被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打法完爆时他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看到对面那个一脸云淡风轻的人心里满满的都是敬佩。
太强了。自己明明已经学了很多,已经努力了很久,可在真正的斗神面前,还远不够看的。

“还来吗?”叶修看着打完第七局的的邱非,靠在椅子上点了根烟。
“不来了。”邱非摇了摇头,“我还是慢慢复盘吧。”
“加油。”叶修也没想再打了,冲他点了点头。
“那队长我先回去了。”邱非拷完录像发现叶修还在盯着屏幕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一声。
“嗯…”叶修回过神来,扭头看着他,慢慢的开口,自然而然的问出了让邱非无比惊愕的一句话,“你想接手一叶之秋吗?”
“队长…?”邱非茫然的看着他,“为什么……”
“早晚都是要有人接手的。”叶修手指扣起,敲了敲鼠标,望向他,重复道,“你愿意吗?”
“………我不知道。”邱非沉默了很久才说道,“队长你想听实话吗?”
叶修笑了起来,“你以为是不是实话我听不出来吗?”
邱非没有笑,他很认真很认真的看向叶修,语气有点淡淡的失落,“实话的话,我……不想。”
“那是您的账号卡,它承载了您太多的东西…并不只只是战绩和荣耀,还有很多回忆吧。就算您有一天不会再用他了,我也不是那么想操作它的…”
邱非低声快速的说着,叶修安静的看着他,“那些东西不是我能承担得起的…它应该是永远属于您的…完完全全的…不让别人有丝毫干涉的…如果可能的话,我更想和您并肩战斗而不是以继承人的身份出道……”十几岁的少年局促不安的说完自我感觉很无理的理由,触到叶修若有所思的眼神的时候便有些躲闪的低下了头,可还是坚持的,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磕磕绊绊的陈述着他的观点。
“行了,我知道了。”叶修听完又冲他笑了笑,只是邱非觉得那笑容多了点欣慰和无奈,“以后再说,我会给你争取的,你先回去吧。”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出了训练室。关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叶修对着墙上的对战胜负表发起了呆,战队上一场比赛的结果自然而然的闯入他的脑海。
荣耀联盟第八赛季常规赛第九场,嘉世主场三比七负于百花,目前排名十五。



叶修登陆QQ的时候已经零点出头。他看到群里还有零星的几个人说话,顺手敲了行字上去。

一叶之秋
还有人啊?活动都做完了吗?


他这边一冒泡,一堆潜水的都出来了,不外乎都是在惊讶这个点他还在线以及表示自己活动都做到不想再做了。

一叶之秋
还没做呢,有什么特别的吗?

叶修一边应付着群里人的问话一边登了游戏。一叶之秋还停在竞技场,他扫了眼在线列表,没看到什么人。活动大概也就持续36个小时,31号一天到第二天十二点,他也没什么睡觉的兴趣,想着索性趁最后的一会把活动做了。


索克萨尔
这么晚了叶神还在啊。

群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叶修顺手敲了个嗯,却在下一条消息刷出来的时候按了退格。

暗无天日
队长还没睡啊。

叶修直接把QQ界面切了出去。群里因为当事人的沉默也没人好接话,刚刚还挺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冷了下来,刘皓的那句话孤零零的挂在最后,无人理会。


直到黄少天的发言打破了这一片沉寂。


夜雨声烦
没人了?叶秋?@一叶之秋 老叶你活动也没做啊,正好我也没做,一起啊?

叶修慢吞吞的打开跳跃的头像正好看到黄少天的话明晃晃的挂在上面。他挑了挑眉,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移动。

一叶之秋
上游戏,竞技场等你。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看到夜雨声烦出现在自己面前,叶修随口问道,“约会?”
“你见过约会约到半夜还回来上游戏的吗?”那边黄少天精神不算很好,懒洋洋的有点像叶修的状态,“我表哥结婚,闹洞房去了。”
“万圣节结婚?”叶修也没急着动,切到官网去看活动规则,倒也没妨碍他挂着耳机继续和黄少天聊天。
“就因为是万圣节才high啊!”黄少天说,“想想那个化妆舞会的气氛…啧啧啧老人们一走立马热闹起来了,东西都准备好了,新娘子又漂亮又开放,关键是玩得起一点都不害羞,活动就是她组织策划的,可棒了我跟你说!我妆了个狼人,特别带感,有空一定要把照片发微博上去。”黄少天说完还打了个哈欠,看来是真的玩累了。
“真困了?”叶修说,“在宿舍?”
“没,在我自己家呢。”黄少天说,“这么晚了回宿舍不扰民么,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之前买了套房子,定期请人打扫还挺干净的,就是被子…”耳机那边顿了顿,传来他无奈的声音,“好吧,好像有点发霉…”
“啧,有钱人,知足吧。”叶修说,“要是在宿舍你早就被文州查房按下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黄少天说,“我请了一天半的假,明天上午可以补觉啊。”
“唔……”叶修见他没有退去睡觉的意思,把活动规则复制粘贴发给了他。顺便扔了个组队邀请,“反正就咱俩人了,组队?”
“哟,今年还能组队。”黄少天看了眼规则,念道,“ 除组队状态的人互相都可以攻击,第一次死亡会变成南瓜,第二次死亡会在城外复活点复活,且24小时不可进城…啧,现在都几点了?还有几个小时? 还有
’变成南瓜状态的玩家不可使用技能,只能滚来滚去’,这是什么鬼?’变回人形需要经过12个小时,或被人放入100个南瓜子复活’……啧,我们太晚了,现在恐怕没多少人了。”
“嗯,”叶修听黄少天把规则又绘声绘色的念了一遍,头有点大,“奖励应该也不多,不然那群人肯定不会这么早收手。”
“是啊,100个召唤南瓜恶魔,打败后恶魔,啊就是GM,发放礼物……不是说了吗,’GM一出手,什么都没有’,还能指望有多少奖励啊。”黄少天顿了顿,“没什么奖励,你还玩?”
“有总比没有强。”叶修说,“反正我现在没事,做了吧。要不你去睡?”
“没事没事,你自己做活动多寂寞,我又不急着睡觉。”说话间夜雨声烦已经走出竞技场,“好不容易组个队,且行且珍惜啊。”
“不…事实上你在我旁边那么烦肯定会影响任务进度吧。”一叶之秋跟着夜雨声烦走出竞技场,两个一身银装的神级角色并排地走在路上,一个手上的乌黑长矛凝出点点寒光,一个腰侧的幽蓝光剑散出冰冷的锋芒,全套的银装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就算在万圣节刻意营造的深蓝背景下也散发着珠光宝气的土豪光芒,连带着整条路都跟着亮了起来。
“等等,你先停下。”叶修说着切了视角。荣耀虽然是第一视角游戏,但总不会让玩家连自己什么样都看不到,叶修切到外观视角,缩了缩比例,“我截个图。”
“截图?”黄少天很配合的停下,有点奇怪,然后收到了叶修发过来的两个角色并排站在一起的截图,“啊原来你是说这个,有什么特别的吗?”
“唔…比较和谐。”叶修说。
“是啊是啊,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那身装备确实很赞,但是我觉得还是夜雨声烦更赞一点。”黄少天说,“不过很有纪念意义吗?又不是第一次一起做活动。想截图以后随便摆啊。”
“万一以后没机会了呢。”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继续慢慢悠悠的往前走,好像刚才抽风截图的不是他一样,“不过我们的截图我这里倒是有不少,都是竞技场最后一刻的,你要看吗?”
“靠靠靠叶秋你以为我没有啊,彼此彼此而已,你还好意思拿来说事?”黄少天鄙视他。
叶修不以为意,“我保证你现在一张也拿不出来。”
“靠啊,你太无耻了!”黄少天用的不是宿舍的电脑,当然拿不出来,“老叶你好像今天格外无聊啊?”
“呵呵。”叶修笑了声,“是。最近是挺清闲的。”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变成万圣节副本地图的主城。城墙经过了刻意的装饰,摆上了一盏盏笑的诡异的南瓜灯,两个乳白色的鬼魂在城门口象征性的守着门,看到有人过来就幽幽的向上飘了飘,“我去,这气氛够啊。”黄少天评价道,“可惜没有背景音乐,不然大晚上的多刺激…诶老叶你慌着进城干什么,诶你别走啊,来再看看再看看………”他晃着视角上下打量了一圈才发现一叶之秋已经走远了,操纵着夜雨声烦赶忙想要追上去,结果刚迈开一步…一个黄澄澄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斜刺里撞了上来!黄少天反应能力也不是盖的,z字抖动飞快的闪开,稍稍拉开一点距离,一个拔刀斩反手便劈了上去!就在冰雨即将触及那个不明生物的时候,黄少天看到,那个看起来很有弹性的南瓜…头一扭,哦不,是身子一转…嘴一张…冲他吐出来一堆子弹一样的南瓜子……
“噗这是什么攻击方式啊哈哈哈,难道做你的人没给你清理干净吗哈哈哈这么多瓜子,可惜都是白的…”黄少天不愧是能和npc对话的男人,看到这不伦不类的攻击方式立刻就乐了,毫无忌惮的对着南瓜开了嘲讽,“不过南瓜死的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南瓜饼?南瓜酱?或者干脆是南瓜块?哎呦我去,攻击好高!”黄少天反攻的时候特意留了个破绽,想试试南瓜的攻击力,结果看到掉了一大段的血条立刻惊悚了,“妈的这攻击看起来像格林机枪,实际上是加农炮啊!老叶!人呢?”
黄少天喊的声势很足,就跟他吃了多大亏一样,实际上他下手比之前狠了不少。得知南瓜高的有点离谱的伤害之后他就没再敢掉以轻心,再加上就一个南瓜也好解决,夜雨声烦收获到一个黄澄澄的南瓜子以后就忙不迭地往城里面跑,还大呼小叫的,正好跟一杆子挑翻一个南瓜之后的一叶之秋打了个照面。
“怎么了你?被南瓜围攻了?”叶修听着耳机里的声音由远到近的传来,淡定的转了转视角看夜雨声烦身后。黄少天没去回答他,反倒看了眼组队状态下一叶之秋的血条,笑了起来,“嘿嘿老叶你也让南瓜籽喷了?感觉怎么样?”
叶修操纵一叶之秋微微转了转身子,黄少天摸着下巴怎么都感觉这个动作很微妙,有种…被叶秋真人瞥了一眼的感觉。
“呵呵,没带药吧。”下一秒,叶修的声音毫不留情的传来。
“知道我没带还不赶快交出来。”被人看破黄少天也不心虚,反而理直气壮的搜刮,“赶紧的赶紧的,有难同当啊!万一不小心被这玩意儿吐瓜子吐死了,我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急什么。”叶修说着,一叶之秋拿出来点食物扔到地上,“我也没多少了,就这点,悠着点用吧。”
“啧啧啧。”黄少天收了少的可怜的食物,好像那个南瓜被勾起了战意,“怎么打?你往东我往西?分开还是一起?这个点人也不多了,咱俩一块太浪费人力了。鬼知道南瓜从哪里藏着呢,这么黑,也不好找。不过应该是区域内主动攻击吧?”
“唔,应该是。”叶修说,“你往东我往西,城中心汇合?”
“嗯?嗯…那还组什么队啊。”黄少天嘟哝着,“大晚上的也没人说说话,我好像还喝了几口酒来着,万一睡着了被人爆了装备怎么办?”
“谁说的要分开刷不浪费人力的?”叶修头疼,“怎么这么多事啊你。”
“要不用私聊聊?好歹跟我说会话啊,我也没开灯,可黑了,妈的还要看些破背景,知不知道我家是高层啊,万一窗户外面飘个白影什么的,跑都没地跑。”黄少天想象力很丰富,一会脑补出来一大堆东西。
“打住打住,多大了?”叶修无语,“不分开就一块走吧,反正我估计也差的不远。 反正到时候也就是拿一堆装饰品,一百个和两百个没多大差别。 ”
“就是就是。”黄少天顺口应了几声,反应过来,“那你还刷。”
“麻雀再小也有肉。”叶修很淡定,“不然竞技场你来吗?”
“呵,呵呵。”黄少天干笑。他自己的状态他心里清楚,刷南瓜没大事,和叶秋去竞技场就是去刷负率的,“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歹刷一轮,刷完去睡觉。”叶修说着,一叶之秋开始往街道两旁探寻。
“一边抱怨着没东西拿一边一定要刷一轮,口是心非啊你。”黄少天笑,“说起来你之前干什么去了?”
“刚才跟邱非练了会,有点晚了。”叶修说。
“哦,邱非啊。”黄少天在那边若有所思,一叶之秋的接班人他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我还以为你们这赛季会让他出道的,怎么,哪里不妥么?”
哪里都不妥。
叶修在心里回答了他的问题。他点了根烟,咬在嘴里,努力压下去心里挥之不去的那种烦躁感,“你觉得他能以什么身份出道?”
“斗神接班人啊…”黄少天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到中间却硬生生刹住了话头,“你是在说队伍体系问题吗?”
“唔。”叶修不置可否。
“按照你现在的状态是肯定不会退役的,所以邱非肯定不可能一上来就接手一叶之秋。”黄少天顿了顿,“我去怎么想到一叶之秋被人接手就有种微妙的错乱感呢…然后,然后不接手的话以正式队员的身份出道,然后嘉世就是双战法,双战法的话你们原来的战术体系……妈的。”黄少天忽然想到了什么,低低的骂了一声。而与此同时,一直默默走路的一叶之秋猝然扭身,却邪以一种相当凌厉的姿态递出!天击,霸碎,龙牙,落花掌。战斗法师华丽丽的连招一开,黄少天就没再说话。眼看一叶之秋就要最后一击了,一直东张西望的夜雨声烦猛然出手!却邪在空中虚晃一下,那颗倒霉的南瓜高高的飞起…夜雨声烦的五个剑影在周侧围绕——
“哎呦我去,夜雨声烦!”剑影中传来一声惊呼。随后传来黄少天略带意外的声音,“哦?你认出来我了啊。”
两人的名字都已经隐去了,但是那身装备和早就印到无数玩家心里的角色脸早已经根深蒂固,那个想趁着最后一击偷袭的刺客显然没想到自己碰了个这么硬的钉子,“黄、黄少天大神……”
“认识我就好解决了。”黄少天满意的说,“你介意被我杀吗?”
“不、不介意…”来人结结巴巴的说着,忽然反应过来想抽自己,妈的离活动结束还有不到十个小时,谁还死得起一回啊!可惜这时候已经晚了,黄少天很愉悦的点点头,“那就好办了。”
那厢一叶之秋施施然完成了最后一击,这边黄少天开始了对一个血薄刺客的单方面虐杀。那个刺客装备还不错,叶修看着一时半会解决不掉,就操纵着一叶之秋一个人往深处走去。等黄少天匆匆忙忙赶过去,叶修已经和一队三人交上了手。

“我去,老大!”那个匆匆忙忙的躲闪着的流氓苦着脸看他们队长,“咱撤吧。这可是叶秋大神,咱惹不起啊!”黄少天看了看他们的公会,发现是百花谷的,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插手,身子一转,进了另一个路口,晃晃悠悠的找着南瓜。
“怕毛!”这队队长是个狂剑士,扫描的面相十分魁梧,他大声呵道,“不就是一叶之秋吗,你忘了这次比赛我们还把嘉世打得落花流水了吗!”他的声势很足,底气却有点虚。他们三个马上就要集齐200个南瓜子了,兴奋之下看到一个落单的人毫不犹豫的就围了上去,等到被虐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们堵了一尊大神……
“呵呵。”叶修不置可否的笑笑,在狂剑士
弹药专家和流氓间穿梭自如,却邪舞得让人眼花缭乱,每次出手都是极其精准的打断几人的配合,招招干脆利落没有半点多余的动作。后来干脆就是逮到一个人单方面凌虐,各个击破,根本不管他们是不是在配合攻击,比卖血打的还豪放,却能轻松躲过大部分的攻击。
“卧槽…”老大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忽然放大,知道自己变成了南瓜。他看了看旁边努力滚滚滚的老二老三,三个南瓜对视了一眼——“快滚!”
可是已经晚了。
黑金的战矛毫不留情的将他们一个个贯穿,老大屏幕彻底暗下去之前,好像听到了一句略带嘲讽的声音。
“你们的战队赢了,你们可不一定。”
同样的,我的队伍输了,不代表我就会输。


“老叶,解决了吗?”叶修打完收到了黄少天的私聊,“解决了就拐过来,这边南瓜多。我估计那条道上已经被人解决的差不多了。”
叶修操纵一叶之秋转身,迈上了黄少天指的那条路。这座城很大,就算这个点在线的人不算很少也显得很空旷。所以在一个院子外面探头探脑的剑客就格外显眼。
“干什么呢?”叶修走过来,随口问道。夜雨声烦蹦了两下,对叶修示意,“房顶上有南瓜。”
“不好上去吧?”叶修抬视角看了看,“有点高。”
“唔,关键不是这个。”黄少天说,“我转了好大一圈了,发现就这一个宅子附近南瓜多,还藏的特别严实,不仔细看发现不了。”
“嗯?”叶修在路上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算是验证他的推测。黄少天的细心是出了名的,就算现在是凌晨两点多,他的判断能力也相当靠得住。
“你觉得这附近会不会有个南瓜的老巢什么的?”黄少天还在蹦蹦跳跳的四处看。这家宅子的院墙挺高,跳是跳不上去的,估计也没有开放的意图。宅子旁边是另一栋类似于教堂的东西,几个蝙蝠在门口在门口挂着,南瓜灯挂在草丛中幽幽的闪着黄光,叶修抬战矛指了指两栋宅子之间逼仄的缝隙,“这里能进去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黄少天操纵夜雨声烦跑过去,看到自己的角色肩膀抵着墙往里挤有点难受,“能进来,就是我觉得应该转不了身。”
更不要说战斗了。
后面叶修也挤了进来。两人上下转幻着视角打量。“这地方这么窄,万一有个南瓜进来我们逃都没地方逃。”黄少天说,“直接被南瓜子喷死算了…哎呦我去,下水道!”
夜雨声烦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下水道。黄少天发现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迈出去了。他就纠结了那么一瞬间,然后义无反顾的迈出了另外一步。叶修跟在后面停顿了一下,也跟着跳了下去。

“欢迎进入万圣节隐藏地图——疯狂的南瓜,三分钟计时开始。”

屏幕上忽然出现的血字提示慢慢褪去,紧接着叶修就听到了黄少天的惨叫,“妈的坑死了,这么多南瓜!还主动攻击!”
屏幕一片昏暗。与其说这是下水道,倒不如说是一个蝙蝠坑更合适。大大小小的南瓜从各个地方冒出来,夜雨声烦被一堆黄色的东西包围着,几乎看不见人影。叶修开了豪龙破军冲过去,顺手一个霸碎扫开一堆南瓜。这里南瓜攻击力倒不如外面高,但是黄少天被围了这一会也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限时三分钟说的应该就是要支撑三分钟,不然这些南瓜,100个人来都杀不完。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背靠背站着,两人都在用群攻技,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华丽丽的大招一个接一个的开,大概是精力不济的原因,光影闪烁间黄少天反常的没有说话,反而因为离得太近了,叶修都能听见耳机里传来他平稳有序的呼吸声,沉稳又绵长,就像一直在场上伺机而动的夜雨声烦一样。

“终于完了,妈的…咦,怎么换地方了?”南瓜再怎么疯狂,留下两尊大神还是差点事。两人从地图里传送出来,发现街道完全变了一个样,比之前更宽阔阴森的大道上还有南瓜蹦蹦跳跳的向这边聚集。
“隐藏地图是随机移动的吧?”叶修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不然谁都能进去了。”
“也是。”黄少天得意洋洋的邀功,“多亏了我的仔细观察,不然你估计都不会往那条路上走——”那边有零星的几个南瓜滚了过来,叶修向前迈一步准备迎战,顺便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行了,你先看看你多了多少南瓜子——”他的话还没说完,屏幕蓦然黑了下去。
叶修还带着耳机呢,一时间世界都安静的那种感觉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略茫然的闭上眼睛,适应着屋里完全的黑暗,脑子里却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跳闸了。
倒不是停电。现在会停电的城市真的不多了。但是最近嘉世大楼附近开了一个工程,因为工程地段人流较大所以经常凌晨动工,每次开工的时候嘉世这边电力系统都会受到影响跳一下闸。别人还好,技术部那边抗议过好多次了,他们那边要命通宵的多的是,停电导致的数据丢失简直要他们的命。叶修之前轻易不这么晚睡,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他摘了耳机,起身,开门向外边摸去。他没有手机之类的照明工具,但是这层就是队员宿舍,从六年前搬进来,他的房间位置就没有动过,连谁的房间在哪都摸得一清二楚。他找到楼梯,一层一层的摸下去。忽然想起来九年前陶轩的网吧。
那时候他和苏沐秋经常整晚整晚的待在网吧,一来二去和陶轩熟的不能再熟,他还能蹭到个睡觉的地方。有一次网吧变压器出了故障,偏偏第二天还有一场线下赛,苏沐秋和他着急上火,陶轩咬了咬牙撑着少的可怜的电工经验就上了,苏沐秋在旁边说是打下手,实际上白白的添着麻烦。他安顿好苏沐橙,给电力公司挂了个电话,摸着黑上楼,远远的就能看到楼上模糊的黄光,和陶轩的怒吼还有苏沐秋的嘻笑一起传来,微弱,破碎,但不曾熄灭。
他凭印象摸到一楼的总电闸,狠狠的向上一扳,楼道里的夜灯亮起,他被楼梯上忽然显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后来才想到熬夜上游戏的不只他一个。楼梯上走下来的人叶修并不熟悉,那人看到他也没有明显的表示,略微点了点头就急匆匆的走了上去。叶修猜他可能是公会部门的,那里的人大部分都不认识他,尤其是还有一个积极的削弱他的影响力的会长在,更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说起来,公会里也有不少人在刷着活动吧?
叶修这么想着,慢慢踏上了楼梯。嘉世的楼很大,就像整个俱乐部的体系一样,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复杂。和之前很多竞技项目类似,俱乐部和战队分得越来越清,商业化操作的链条和单纯的竞技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叶修知道没有陶轩成功的商业运作他不可能安安稳稳的站在一个各方面都相当完善的现代化大楼里,不可能享受独立卫浴的单人空调宿舍待遇,不可能用大量的稀有材料去实验一个新的银装。可是如果代价是内核的分崩离析的话,他宁愿不要这些光鲜的外壳。他曾经逃离过自己家里三层别墅,穿过天和园的层层安保挤上火车来到这里,他追求的并不是那种从小就置之度外的物质。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打游戏而已。
他和陶轩曾经不只一次的讨论过这个话题。既然两个层次已经渐行渐远,他觉得就不该有多大交集。可是陶轩坚持。就像嘉世的名字就出自他一样,他坚持这是他自己的战队。而叶修,只是他战队的队长,暂时的管理权和有限的决定权,仅此而已。
叶修终于踏上了宿舍的楼层。
习惯通宵达旦的技术部并不在这一层上,同样,比较热闹的公会部也离这里很远。很多时候一片黑暗里就他一个房间里还亮着灯,更多时候他连灯也不开,对着电脑能稳稳的坐上一个晚上。
叶修进屋,回到电脑前移动鼠标重新登陆。熬夜通宵就算作息规律了也是常态,以前还有吴雪峰和他说说话,再以前还有苏沐秋和他一起疯一起折腾,现在就只有苏沐橙给他端杯绿茶之后被他赶去睡美容觉。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那些之前曾陪着他的人,都离开了。
登陆成功,还是那座被改造成万圣节副本地图的主城。叶修看着面前的场景,慢慢的眨了眨眼,端起来凉透了的杯子喝了口水。
——幸好,还有一个人这时候还陪着他。


“还在?”叶修戴上耳机,动了动鼠标,试图操纵人物向前走两步,可他刚一动就愣了。
这个高度…这眼花缭乱的视野……
“啊你回来了?刚刚是掉线了还是停电了?”夜雨声烦扭过身来,再自然不过的发问。
“跳闸了。”叶修说,“怎么回事这是?”视角又低又乱…移动起来特别像滚…叶修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尽力了。”黄少天的声音很沉痛,“可是老叶你也知道你掉线的时候处于战斗状态…一大堆南瓜呢,我能保住你不死第二次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不能怪我对不对?”
“……”叶修操纵着人物向上跳了跳,从夜雨声烦的膝盖看到了夜雨声烦的腰……不意外的听到那边黄少天终于破了功。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别怪我不厚道,你自己看…哈哈哈哈,怎么别人变成南瓜之后没有这么神奇的感受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叶修很快收到了黄少天的截图,画面上一个黄橙橙的大南瓜头上顶着玩家两个红字,手上还拿着根黑乎乎的小棍,面无表情的南瓜脸却保留了一双大眼睛,还有一张根本没牙却显得恶狠狠的嘴…叶修深深的鄙弃荣耀美工的恶趣味。
“人都死了还刷什么啊。”叶修淡定的无视了黄少天愈发猖狂的笑声,转移话题,“这一死我的南瓜子都掉没了。”
“哎别啊,我这儿都快满了。”黄少天说,“跟我刷一会儿?”
“这样刷?”叶修故意操纵角色上下跳了跳,又前后翻滚了两下,面无表情的问他,“你确定不会误伤吗?”
“咳…恶意搞怪遭天谴啊老叶。”黄少天又止不住的笑了一阵,“没事,组着队呢,没法打你。”
“瞎说。”南瓜在原地转了两圈,“组队状态我死了就没了。”
“哦的确。”黄少天刚才光顾着笑了,也没注意,“那你确实有点危险啊,和别人比也就防高点。来来来跟好,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你说南瓜总不会自相残杀吧?”
“说不准。”叶修说,看着夜雨声烦挥剑砍飞一个南瓜,“说不定我这个南瓜太厉害了反而被围攻呢?”
“滚吧你。”黄少天不客气的挤兑他,“你以为团队赛呢?”他一个拔刀斩解决了那个南瓜,忽然想起了什么,“说起来你们和百花的比赛我看了。”
叶修往一旁阴影里躲了躲,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哦,有什么想法吗?”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夜雨声烦在前面边走边说,南瓜一叶之秋圆滚滚的跟在后面,“百花今年的状态都知道吧?张佳乐走了,邹远那小子临危受命,本身他也不是什么心高气傲的主,再加上用的百花式打法看着还别扭,百花现在连个主心骨都没有,团队赛乱七八糟的,结果你们比他们更乱,还让包了饺子,真是惨不忍睹。”
“你以为嘉世比百花好到哪里去?”叶修远远的瞄见一队玩家走过来,“拐吧,三个人呢,你自己不好打。”
黄少天顺从的拐进了岔道,跟在叶修南瓜后面走,“那也不至于啊,个人赛和擂台赛都还好——”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也没有主心骨。”叶修把刚才的话补完。
“为什么没有?你是队长啊!”黄少天皱眉叫道,同时冰雨一挥,迎风一刀斩精准的劈在飞出来的南瓜上,
“队长又怎样?”叶修反问道,“只有管理权没有控制权而已。”
黄少天手上动作不停,人却顿了一下,良久,才慢慢问道,“你跟你们老板吵架的事儿是真的?”
“哦,现在不是了。”叶修说,“我和他已经吵不起来了。”
“这…”黄少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他该说什么。
“所以我觉得做人做到喻文州那份上也不容易。”叶修半调侃的说,“和谁都能和和气气的…队长中的典范。”
“哎你别这样啊…”黄少天说,“你跟他能一样吗?这事又不怪你。”
“不怪我,也不怪他们,那你说怪谁?”叶修摸出来一根烟点着,略有些烦躁,“我也不能控制他们怎么想的,总不能强迫他们去听话吧?”

黄少天沉默了很长时间。
叶修也没说话,看着夜雨声烦继续砍南瓜,滚了两下意识到自己这样跟着好像没什么意义。
“好了,老叶,过来过来。”叶修盘算着自己还能去干什么的时候,黄少天出声了,“一个隐藏地图才给了六十个南瓜子,真是够小气的。”
“你可以再找找,应该可以进很多次——”叶修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系统提示。
“玩家夜雨声烦向你投入100个南瓜子。”
“南瓜一叶之秋复活成功。”

“干什么呢你?”叶修终于恢复了正常视角,看的心情一阵舒畅,“你不赶紧换复活我干嘛?”
“看你滚来滚去怪无聊的。”黄少天说,“你又不困,干脆一起刷。”
“我不困你还不困吗?”叶修说,“你好久没通宵过了吧?”
“你觉得我们两个还能刷到天亮吗?”黄少天说,“太贪心了吧?再刷一百个也就一个多小时的事儿。说不定再来一次三分钟六十个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以你的人品吗?”叶修嘴上说着,一叶之秋已经拎起战矛往前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下把剩下的食物给他,“悠着点啊!你再死一回就做不完了!”
“行了老叶,今天不会有人比你人品更差了。”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得意洋洋,丝毫没想到自己一个小时之后就会被自己打脸。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黄少天招待完GM之后直接就发飙了,“靠靠靠就给我一个装饰用的狼人套装!妈的装饰用的!连武器都不能拿!凭什么!不给材料就算了,你那个戒指还是加攻速的呢,我的一点属性都没有!”
“人品逆转,没办法喽。”叶修懒洋洋的笑了声,“不然换换?”
“换个毛啊老子才不在意那点东西,我早就知道——”黄少天话还没说完,看到了叶修发过来的交易框。那个攻速+6的幽灵戒指就安安稳稳的躺在那里。
“给我干嘛,我又用不上。”黄少天说的是实情,全身银装的他们哪里用的上这个,“你扔仓库算了。”
“留着吧,好歹纪念一下。”叶修说,“说不定还能拿来勾搭妹子什么的。”
“嘁,这么low的手段谁会用。”黄少天说着还是接了过来,“压包裹就压包裹吧。”
“去趟卫生间。”叶修看他接了,打了个招呼就起身离开,回来的时候还顺便倒了杯水,“少天?睡着了?”
“没。”黄少天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应该是没戴耳麦,“等会。”
叶修切出游戏,顺手打开了前两天就建立的一个分析文档,斟酌着想写点什么。一个字还没落下,那边黄少天就有了声响。
“老叶?干什么呢?”
“打点东西。”叶修说,“还刷?”
“不刷了不刷了,我下午归队呢。”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四点多了…老叶你也悠着点。”他说,“实在不行过两个月就是冬转会窗啊,虽然往年没有过什么大手笔,但是你想去还怕没地方要你?想开点,什么事都会过去的。”
叶修下意识的抓住杯子灌了一口,冬初凉透的水刺激着有点混沌的大脑清醒过来,他揉了揉眼眶,声音忽然疲惫下来,低低的应了一声。
“嗯,没事的。”他说,“你赶紧睡觉去吧。”
“不着急。”黄少天的声音显得很悠闲,“饿了,吃点东西。”
“…泡面?”叶修笑了一声,语调轻松了起来,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十指交叉合拢,娴熟的做起了手操。
“哈,老叶你懂我。”黄少天那边也笑了起来,“猜猜什么味的?”
“红烧牛肉?”叶修随口说道。
“不,是小鸡炖蘑菇的……”黄少天说,“就这一盒了,竟然还没过期,太神奇了。”
“知足吧你,我这儿一盒都没了,沐橙上次来把最后一盒收走了。”叶修环顾了眼空荡荡的宿舍,有些挫败的说。
“是吗?那老叶你没吃的喽?”黄少天幸灾乐祸,“我跟你说这个小鸡炖蘑菇的特别好吃,刚烧开的热水配上小粒的鸡肉,泡面金黄而有弹性,再加上顺滑饱满的香菇,口感舒爽还有微微的肉香——”
“停,停,你给我打住。”叶修果断的制止了黄少天这种不要脸的行为,“赶紧吃你的吧,别叫我听见。”
“嗯…还有美味的汤底,金黄色的面条上冒着腾腾的热气,咸度适中还有若有若无的辣味,又香又鲜——”黄少天恍若未闻,继续念诗一样描述。
“黄少天你够了啊!”叶修忍无可忍的喊道。那边传来黄少天恶作剧成功的闷笑声,隐约还有吃面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勾人食欲。叶修深吸了口气,推开了窗户。
大楼方圆十几里内还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霾,未明的天色混沌又深沉,而天尽头那一抹亮光却以一种极富张力的姿态挣扎着突破天际。万圣节已经过去,蛰伏许久的妖魔鬼怪在爆发式的狂欢中灰飞烟灭,潜藏和积蓄了很久的污垢和阴暗混杂着久久不散的雾霾在新的月份里仓皇的游走,努力躲避那份即将破晓的清冽。
“少天。”
“天快亮了,睡觉吧。”


黑暗仍在继续,而黎明终将来临。



*最后问一句,这篇文如果做成无料的话,会有人要嘛……



评论 ( 21 )
热度 ( 315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