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叶黄】雨夜

*好久不见



H市到G市的航班降落时已经近八点了。叶修两手空空的从人群中挤出来,顺手在自动售货机买了盒烟。航班的误点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甚至没机会找地方给黄少天打个电话,也没空去找出租车,买了张票就坐上了通向市里的大巴。挑战赛结束以后陈果很坚决的给他放了三天假,指命他不要工作好好休息。叶修待着无聊,一出门就能看到一大堆记者,烦不胜烦,睡够了临时起意就买了张机票飞来G市找黄少天,结果本来应该下午六点半就到的飞机硬是拖到了现在,半路上外面又下起了大雨。大巴在一个地铁站门口停下,叶修望了望赶着进入地铁站赶末班车的人们,下意识的想找辆出租车。
没有。
本来停在这里的出租车早就被眼疾手快的人拦走了,这么大的雨出租车司机也不愁没有生意,这本来就是城区边上,除了早就等着的司机,没有什么车会来这里。叶修瞥了眼地铁站叹了口气想着是不是赶辆车,结果一摸兜就傻眼了。
左面裤兜放的是身份证和一包烟,,现在好端端的待在里面;右面是一堆纸币,大概不到五百块钱,现在只剩了几枚硬币。数数,两块五。钱不是在车上掉了就是在机场被偷了,而且明显后者可能性比较大。叶修也没傻乎乎的往来的路上去找,赶在人群里用两块钱买了张票,研究了眼地图,发现体育馆并不在自己身处的这条线上,哀叹了一声,坐到了离体育馆最近的站。而这个站,根本没什么人下车。叶修走到地面上,发现雨还在下,气势没有丝毫的减小。并且这里是一片类似于森林公园的地方,除了这座空荡荡的地铁站,根本没什么建筑。
…怎么办?
叶修飞快的设想着拦个出租车到地方给钱的可行性。可在他满怀期待的等待里,私家豪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过去了,载员的出租车零零落落的也开过去了,地铁站都关上了,就是等不来一辆空载的出租车。
说起来G市也是大城市,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出租车这么稀少。不过要是他用手机的话,他应该会知道,有种东西叫打车软件。
当然,如果他用手机的话,他就能给黄少天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他。可这次他事先也没有跟黄少天说,黄少天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一个不是节假日的日子能看到他。就算忽然福至心灵的想他会不会来,也不会在下雨天跑到这种荒凉的地方来。
叶修有点无奈。他觉得现在说不定都得九点半了。外面只有路灯模模糊糊的散发着光亮,往常都能把整条道路照的亮如白昼,现在却只是在行车道上蒙蒙的一片,人行道因为一片植物显得阴森又阴冷。

“请问,可以用一下你的手机吗?”空荡荡的地铁站附近好不容易有两个姑娘撑着伞匆匆走过,叶修也不顾下着雨,冲出去拦住了人问道。那两个姑娘见一个陌生男人冲出来吓了一跳,连退几步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叶修苦笑,知道自己有点突兀了,这种天气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去借手机。
果然。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其中一个姑娘拉了另一个一把,客气的说了声抱歉就要走。叶修不得已再一次拦了一下。
“那请问,体育馆在哪?”一个姑娘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而另一个脾气还算好,温声说:“从那边十字路口,沿着走,过两条路,然后再直着向西,走过两个路口,就是了。”
“好的好的,谢谢。”叶修道了声谢,直接朝着她指的方向走去。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遮蔽物,一会就被雨淋了个通透。指路的那个姑娘有点不忍的张了张嘴,却被女伴告诫着坐上了来接她们的私家车,离开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叶修在雨里沿着人行道走着,并没有什么感慨人情凉薄的意思。一个女孩子,能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指个路已经很好了,再多的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叶修皱眉沿这片绿化很好的观赏性公园走着,公园里一片安静,雨打在植物叶片上的声音又清脆又绵长。森林都在公园内围,外围都是大大小小的花坛,人行道上连棵树都没有。叶修也不敢贸然进树林里穿行,在这公园里再迷了路就真的大条了。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跑,垂着头,双手插进裤兜里略有些急促的走着。天幕一直暗沉沉的,人行道旁的路灯被雨刻意的雾化,显得忽远忽近一点都不真实。走过这个挺大的绿化公园就是一片高新技术园,写字楼都离人行道远远的,霓虹的招牌下是黑洞洞的大门,往高了看还能看见一片幽黑的窗口中有不规则的几片灯光透出,黄白相间,在雨里模糊一片。叶修已经放弃了再遇到一个过路人的期望,说实话虽然道旁有大公司的霓虹招牌闪的五颜六色的,但大雨里再加上路旁惨白的路灯,身后还是连绵不断的一片树林,过路的车都毫不犹豫的驶过冲向远处的立交桥,怎么都感觉这一片都像个孤城。
阴森森的。
叶修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他已经第三次踩进一个小水坑了,如果G市城建部门不力,他踩进一个没井盖的下水道就可以直接牺牲了。雨下的挺大,却是不急不缓的,明显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叶修这厢却完全没有适合攻坚的装备,半袖的T恤湿透了贴在身上,雨水自带动能的强势砸在脸上,渗进眼睫毛再顺着鼻梁淌下去,流过颈侧再从衣领里钻进去和无数小伙伴汇合,厚道点的就从衣服后摆随着叶修的行走玩了个平抛,不厚道的就死死的攀附着皮肤不走,凉意一丝一缕的附着在皮肤上交汇成了麻痹,裸露在外的半截胳膊已经连竖起寒毛的资格都没有了,叶修此刻迫切的想要一件外套,但是想到厚重的外套一同被打湿贴在身上的感觉,他顺势也就放弃了这种妄想。
几点了?
叶修对此没什么概念。但是刚刚还连绵不断地在路上透射来的车灯一下子少了好多,好像暗示了某种时间限制。前面的立交桥下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如果叶修没记错的话再往前走一个路口右拐就是G市的体育馆,再直着向右,就能看见蓝雨俱乐部——如果叶修能在十一点半之前到那里的话,他说不定还能从大门进去。但如果过了蓝雨熄灯睡觉的点,他还不想露宿街头的话,只能再从一个小巷绕到蓝雨少有人知的后门,看看能不能从那里混进去。
物极必反。
这种滋味叶修是感觉到了。老天可能看不得他刚刚通过挑战赛的轻松,一定要把这次临时起意的行程弄得磨难重重,还没有一点放弃的资格。
叶修拨了拨头发继续往前走。好像经过了挺漫长的时间,他终于走到了立交桥的下面。经过干燥的隧道的时候他激动的快要哭出来,结果下一秒又福至心灵的冲了出来,赶在绿灯熄灭之前到达了马路的对面。
这边没有温暖干燥的桥洞,还是他义无反顾的选择的大雨。
以及…远处闹市区灯火辉煌的大厦。叶修没有再回头对桥洞恋恋不舍,保持着之前的步调,继续向前走去。马路上的车多了起来,出租车也一个个顶着载人的提示消失在了车流中。由于这只是商业区的外围,道旁还是写字楼,临街的商铺大部分都已经关闭,外墙的装饰也很少,却因为远方从闹市区的繁华冲淡了这可怜的寥落。
这种天气,连烟都点不起来。
叶修双手插在裤兜里,没什么精神的继续踩过或深或浅的积水。从裤子里淌下来的水早就把鞋从里面浸湿了,从内到外,没有一点干的地方。裤兜里那包烟也没能逃脱被雨水侵入的命运,叶修摸到,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就这么着跑来真是鬼迷心窍。
飞机误点,丢了钱包,还要淋着雨走过三条街——任谁摊上这档子事心情也不会好,更何况叶修已经感受到了明显的体力不足。好容易走到了下一个路口,看着红灯他抹了把脸,走到路口的树下面靠着。
反正也没打雷,虽然这树冠明显遮不了多少雨。被淋湿的树干裹携着凉意渗进脊梁,叶修下意识的绷直身子逃离了树干,悲哀的发现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
冷。
这个在五月末根本不可能在G市出现的字眼是叶修现在唯一的怨念。就算夏初的雨天温度不会下降很多,但是在晚上下了这么久温度也是持续不断地下降着。叶修瞥了眼远处很有标志性的体育馆,叹了口气。
如果他是个枪系,就算不是机械师没有机械旋翼,他好歹能飞个枪;剑客还有个三段斩,战法还有个豪龙破军能冲上去。可他现在就是个没蓝没耐力的龟速牧师,唯一的红条还剩了不到一半,带着淋雨的debuff,真不知道拿什么拼到敌军大本营插个旗。
绿灯亮了,叶修甩了甩头继续往前走。临近体育馆,都是些正儿八经的商铺,体育馆没活动,也没什么能在晚上营业的动力,早早的关了门,只留个招牌上的灯懒洋洋的闪着,根本没法给人一点动力。叶修叹了口气,眯起眼往远处望了望,体育馆黝黑的钢铁建筑在四周广场的灯光下散发出柔和的光亮。体育馆附近是个科技广场,不高但是现代化十足的玻璃幕墙上挂了一幅巨大的广告牌,四方的灯光全开把广告牌映的格外清晰,就算透过了连绵不断的雨幕和叶修模糊不清的眼帘广告上的人还是在视网膜上留下了清清楚楚的影像。
黄少天。
有些凌乱的签名揭示着他的身份。可事实上黄少天那张脸早就留在了全国各地千千万万的荣耀粉的脑海里。细碎的刘海半遮住眉毛,本来就清爽帅气的脸在化妆效果下平添了几分清俊,黑色的短发和蓝白相间的带帽外套再配上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半靠在一个巨大的液晶显示器旁的人就算处在一个全冷色调的环境里,带着笑意的眼睛都能让人觉得安静又温暖。
叶修甩甩头,默默的收回了目光。看到黄少天居然会想到安静,可见大雨对他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不过叶修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抬头去看。就像H市之前只有嘉世一个战队一样,G市也只有蓝雨一家。黄少天身为蓝雨成就最高的队员,在G市的广告普及率就像在H市的苏沐橙一样,虽不算是人尽皆知,但是懂的人自然会懂,那个冠有剑圣之名的男人,以及他身上带来的巨大荣耀。
这算是黄少天的地界,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城市有了他,便有了一份特殊的意义。叶修上次来G市还是在一年半之前,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幅广告,估计是新接的代言。不过,就像周泽楷永远摆脱不掉身后酷炫的风衣一样,黄少天的着装风格永远都是不变的蓝色。不过诚然,当事人乐在其中。
叶修就这么没遮没拦的经过了这幅广告,却再也没有回头去看。一是头发上滴着的水让他懒得回头,二是因为,还有一个路口,他就能到蓝雨俱乐部见到真人了。这个极为乐观的想法一出现在脑子里,就让人难以遏制的期待。附近渐渐出现了居民区,却没了刚刚市区外围刻意营造出来的繁华。见不到霓虹灯闪耀的正规商铺,幽暗的居民楼躲藏在街道的深处的雨幕中,道旁的小店散发着清淡柔和的光亮。叶修不由得凑近了些,想在店门口的屋檐下好歹钻点雨空,却被店里的景象吓得退了回来。这一片都是网吧,还不算正规,都有未成年人参杂在里面。现在叶修的这张脸在街上还不能被认出来只是因为挑战赛的影响力有限而已,在网吧门口乱晃这种事叶修是绝对不敢去做的,尤其是他现在名声还不算好,想黑他的大有人在,再配上全身湿透的模样,叶修丝毫不怀疑曝光后陈果看到了会一怒之下炒了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淋成这个扫厕所的模样,黄少天还认得吗?
叶修懒洋洋的走在黑暗里,算是对他现在的狼狈景象有了点自觉。衣服早就湿的不能再湿,叶修觉得光他身上的水就得有五斤重,站着不动能哗啦啦的填满一个水坑。湿衣服贴在身上的不适感叶修早就习惯了,就算不习惯,冻着麻木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发出抗议。道旁一家西点屋刚刚完成月末盘点,小姑娘关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影连伞都不带的从门口匆匆走过去被吓了一跳,待回过神来那人已经在雨幕里走远了。姑娘愣了愣神,并没有太在意稍纵即逝的那份恻隐之心。她家就在店铺后面,回去还来的及再看一遍兴欣挑战赛的夺冠视频。即便是最近比较忙并且叶修长得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酷炫,但是一想到她叶神就要那么强势的回归联盟,心里就止不住的开心。
所以说雨能遮掩很多东西。这边姑娘撑起伞慢慢走回家,那边她的偶像淋着大雨和她背道而驰。
世界这么小,有那么多人揣着自己的心思走自己的路。人们都下意识的觉得憧憬的东西很远远到只要看着就觉得满足,而真正喜欢的东西,却是不遗余力的追逐着想要靠近。

雨下了多久了?两三个小时?
叶修对此也没什么概念。但他早就累了。从上衣到内裤都是湿的不说,头在雨里淋了这么久也有点发晕,再加上头发吸满了水也愈发沉重。真的是太晚了,街上愈发的寂静,这种天气就算是小偷也会安安分分的窝在家里睡觉,他一个正直的公民却在半夜跟个游魂一样在陌生的城市里游荡。
后悔吗?
…确实有点。
但是叶修根本没有去考虑后悔这种无意义的心情。买机票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这次注定不会有多大收获。他很有可能被晾在黄少天宿舍里一整天等着他们训练,有可能前一天和黄少天干了一发第二天就要再飞回去,甚至都有可能只是躺床上听人念叨什么都不干。
可他还是来了。
就算苏沐橙说他们两个根本不像是在谈恋爱,就算这种异地恋的生活很容易和炮友划上等号,可那么多年了两人都没有放弃。爱情在他们的生活里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可就算这很少的一部分,却也会分出心来顾及。见面,接吻,上床,聊天,吃饭,然后再告别。听起来很程式化的事情却一点都不无聊。见到对方时的那些感受早就融入了骨血,成为不可分割的习惯。他们都追逐着未来,可谁也不会忽视现在。
就像叶修看到黄少天的广告就会恢复一点精气而过去之后又重新变得懒洋洋的没精神一样,黄少天在他不知不觉中就能入侵他的意识。恋人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而爱情,是潜移默化里那些心照不宣的规则。
叶修实在无聊了就开始数路边的树,漫不经心的一棵棵数下去倒也是就着这些树少淋了不少雨。当他数到89时,他终于看到了久违的蓝雨俱乐部。那心情,就像前不久擂台赛上终于看到了一叶之秋倒下。他并没有心情对着这栋久违的建筑抒发什么感慨,干脆的,却拖泥带水的敲上了电动门旁边值班门岗的窗户。
“什么人?”睡眼惺忪的门岗显然对这种天气还有人来敲窗户表示了十足的不耐烦。叶修瞥了眼还有窗口亮着灯的俱乐部,再看了看这个明显不能熬的小门岗,压下了对蓝雨安全性的那一抹嘲讽性的担忧。
“我找黄少天。”叶修看着他嫌弃下来的表情,知道这个门岗不认识他,“劳烦开下门行吗?”
“找黄少天的多了,还真没有你这种淋着雨来的。你以为黄少天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吗?”门岗隔着窗户,不耐烦的说。
“知道没有淋着雨来的就不能开下门让我好歹在门岗站一站?”叶修火气也上来了,语调没有那么客气。那门岗一愣,显然是没有见过这么硬的,“反正你又进不来,一定要站站还不如抓紧走。”
虽然说的理直气壮,可那门岗倒也有点底气不足。这么大雨,不管是谁,没道理让人在窗户外面站着。
“你给黄少天打电话,说叶修来找他。”叶修没跟他费唇舌,早点见到黄少天才是最重要的。听到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那门岗愣了愣,觉得叶修这名字有点耳熟,却想不起来从哪里听过,“这个点了,都睡了,怎么能随便打电话?”话是这么说,不过他还是走出来把门岗室的栅栏门打开,让叶修站到了站岗的小屋檐下。
“四楼最东面那个屋,还亮着灯呢,怎么就睡了?”叶修站上来之后感受到了久违的干燥,看着门岗一脸平静的质问。
那门岗也不算完全的不靠谱,听到叶修连黄少天的宿舍位置都知道,知道他俩没准真的认识,犹犹豫豫的进屋打了个电话。那厢黄少天反应有点怪,听到他说叶修找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说了句“知道了”就直接挂了电话。门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一脸戒备狐疑的看着外面那个整个人都滴着水的男人。
叶修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等着。黄少天不是那种会怀疑别人恶作剧的人,他倒是一点都不怀疑黄少天会冲下来看看。他只是在一个那么干燥的环境里浑身是水的待着,有点无所适从。
“大哥,有烟吗?”
讨烟的时候对门岗再大的怨气都成了浮云。叶修话音刚落,就瞥见大楼里一个人影撑起来一把伞往这跑了过来。
…距离打完电话大概只有半分钟?
叶修看到穿着大裤衩和短袖拖鞋跑出来的黄少天,感觉特别的庆幸。
“我靠,老叶你怎么来的?”叶修给人的视觉冲击性太大,黄少天一下子没缓过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淋成这样?!!”
“走着来的。”叶修表示一言难尽,往前走了两步,带出一地水痕,“我说你是不是先让我换身衣服?”
黄少天反应过来,表情不太好看,对着门岗打了声招呼就撑伞拉着叶修走到了大楼里面。上了电梯黄少天看着浑身滴水直接弄湿地毯的叶修有点无所适从,皱着眉头问他,“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来了?这么大的雨就不能坐个车来?好歹买个伞啊你!”
“钱包丢了。”叶修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
黄少天这么多问题一下子咽回了肚子里,瞪着叶修有点咬牙切齿的幸灾乐祸,“老叶你知道不用手机的后果了?”
“知道了。”叶修笑了一声,跟着他走出了电梯。到了房间他才发现黄少天连门都没关,而他还没指出这一点,就被一块毛巾糊住了脸。
“你先擦擦,诶先别擦头啊不然你一会洗澡怎么擦,我没别的干毛巾了。”黄少天头也不抬的给他找衣服,拿着件蓝雨队服嘲讽似的对他晃了晃,大有你不穿就没别的衣服穿的架势,却又埋头翻出来了件白色的T恤。末了把衣服和人打包扔到了浴室里面。
“洗澡去洗澡去,洗完出来喝感冒颗粒。”叶修被他一脸嫌弃的推进浴室,摇摇头拧开了渴望已久的热水。他已经累的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说你怎么也不跟我打电话问一句,他就这么跑来了我都不知道,淋着雨走过来的你知道吗?”叶修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在打电话,看到他往床上扑眼疾手快的拉住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杯滚烫的绿茶,“老叶你先把热水喝了。没事我跟他说话呢,什么叫以为我们不方便,你看这都几点了他才刚到,钱包丢了就这么愚蠢的走过来了,要是再迷个路你就见不到他了好吗?”
叶修意识到他十有八九在跟苏沐橙打电话,冲他勾了勾手示意把手机给他,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却还是把手机递了过来。
“喂,沐橙?”果然是苏沐橙。黄少天抱着胳膊站在一边,叶修懒洋洋的靠在桌子上,“嗯,没事。就是淋了一会…钱包丢了。身份证没丢。嗯,没事,不是都到了吗。嗯,后天回去。行。”收到苏沐橙一定要去接他的保证之后叶修挂了电话,有点疲倦的揉了揉肩膀看黄少天,“有点累,睡觉吗?”
“累死你活该啊。你是从哪里走过来的?钱包怎么丢的?下了飞机也不知道找个地方给我打个电话,真是受不了你了,明天我就去给你买个手机。”黄少天有点郁闷的念叨着。叶修漫不经心的应着声,放下还热着的绿茶往前迈了一步,揽过了黄少天的肩膀。
窗外的雨连绵不断形成了天然的音障。两人在宁静的雨声里交换了一个细腻缠绵的长吻。



*其实就是想表达一下叶修一路走来的坎坷经历,有点暗喻吧?不过好像失败了。

评论 ( 24 )
热度 ( 521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