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终章&尾声

*完结啦!



这周的电竞周刊封面并不是令人心情跌宕起伏的兴欣蓝雨半决赛,也不是令人心情沉重的霸图加时赛惜败轮回,同样不是蓝雨客场负轮回的总决赛最新消息,而是一把大大的千机伞,后面君莫笑的侧影周身飞扬着绚烂的血花。
传奇落幕。
这是电竞周刊打出的主题。前两页是叶修新闻发布会宣布消息的情景,后面跟了近十页的成就介绍,末了还意犹未尽的打上了下期继续。最后是各大战队正副队长的态度,无一例外的表达了依依不舍之情,可实际上潜台词都是——你不要再回来了。
而现在这份专题报道的主人公正坐在空荡荡的兴欣休息室里,漫不经心的翻看着后面的季后赛专题,耳旁还听着电话。
“客场输了就输了吧,不要紧我们还有主场呢。”黄少天的声音从话筒中清晰的传来,“看我们主场不把轮回压制的死死的。”
“我明天过去看看?”叶修问。
“行啊。诶不对你忙完了吗?算了算了第二场你不用来了,反正我们肯定会赢。你直接来看第三场好了。”黄少天说的自信满满,可是叶修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第二场蓝雨赢不了,叶修去看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那行,别紧张啊,我过两天再过去。”叶修笑了笑,把机票改签到了两天后。
正如黄少天所说,蓝雨主场迎战轮回,士气一路高涨,势如破竹的拿下了擂台赛和团队赛,以绝对优势取胜,把总决赛推到第三轮决胜局。


“前辈也来了?”叶修走到体育馆职业选手常去看比赛的地方,不意外的看到了许多熟人。倒是张新杰看到叶修来了有些意外,过来打了个招呼。
“嗯,来看看。”叶修往周围看了一眼,“老韩没来?”
“队长需要休息。”张新杰说。霸图半决赛被淘汰以后记者旁敲侧击的问起韩文清的打算,韩文清沉默了半晌以后吐出了“最后一年”的决定,口气里的孤注一掷让全场沉默。
“张佳乐也没来?”叶修对此也是知道的,明了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张佳乐去买水了。”王杰希在一边插话说,“倒是你,以前总决赛无论在哪里都不去看,怎么今年忽然转性了?”
“唔,退役了没事干。”叶修说。
“不是因为黄少天来的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很平静的看着叶修。
“……这么理解也没错。”叶修很淡定。
“这么说你和黄少天交往的传闻是真的。”王杰希确认事实。
“我什么时候否认过?”叶修反问他。
王杰希默默的看着他,把叶修盯得有些不舒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大眼儿?没事吧?”
“烦吗?”王杰希有些悲悯的问他。
“还好。”叶修回答的很潇洒,“让他闭嘴需要用点特殊手段。”
“什么手段?”王杰希略好奇。
叶修:“保密。”
王杰希和一旁的张新杰对视了一眼,张新杰清了清嗓子,接过八卦的大旗,“前辈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叶修笑眯眯的环视了一周不敢问却支楞着耳朵听的年轻人们,抱着胳膊往椅子上舒舒服服的一靠,“你猜。”

…………

张新杰无奈的看了看肖时钦,肖时钦望天,在心里默默的说,你们问叶修找虐呢?要问去问黄少天啊,虽然那家伙能给你十句话但是踢出九句废话你们还能找到一句实话啊,问叶修就是连句废话都问不到啊。
他决定等喻文州比完赛和他聊聊。


八卦归八卦,一群人来这里还是有正事的。轮回已经是第四次进总决赛了,不论结果如何,单是这个数字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而蓝雨,这赛季常规赛第一,还压过了轮回一头,这场总决赛的看点不可谓不多。虽然没有多少人会追着把三场比赛全看完,但是第三场众人还是都来到了现场,等待冠军的决出。
无论如何,这都是至高的荣耀。

官方对于地图方面今年明显是花了大功夫。无论是兴欣蓝雨的那张沼泽地明暗地图,还是轮回霸图的水陆图,都是别出心裁,坑的不能再坑。而总决赛擂台赛的图一出现,所有人都愣了。
幽深阴暗的古堡,烛火在墙壁上微微的摇曳着。地面上,墙上,深紫色的符文闪闪发光,虽算不上密密麻麻,可隔上两三步,就能看到一个旋转的六芒星。

“鬼阵?”肖时钦率先提出了疑问。
“应该还有术士的诅咒。”张新杰说。
“我怀疑还有盗贼的陷阱。”王杰希发表看法。
“总之就是能阴人的东西都上了。”叶修做总结,“联盟今年做图花了苦功夫吧。”
“增强比赛的可观性,同时增加结果的随机性,何乐而不为呢。”张新杰淡淡的说。当然吃苦的就是他们了,可这种事都心知肚明也不会有人戳破,毕竟在体制内拿着联盟的工资,有再多抱怨也没有用。并且这张明显就坑人坑到五星的地图使用者不是他们,两个直接受害者正在往台上走去呢。
周泽楷,黄少天。

轮回和蓝雨面对一个复杂又陌生的地图,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让自己的王牌打头阵。

“你更看好谁?”王杰希忽然问叶修。
“问我?这不废话吗。”叶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不能太感情用事。”王杰希提醒他。
“不然来打赌?”叶修说。
“不用了,其实我也挺看好黄少天的。”王杰希扭过头去看屏幕,淡然的说道。
“远程发挥的空间比较大,近战容易陷入被动。”张新杰说。
“换个人来也许是的。”叶修说,“不过你忘了黄少天的风格了吗?”
张新杰笑了笑,“前辈,我还没说完呢。”
叶修不吭声了。张佳乐在一旁笑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哈哈叶修我可把你刚才的话录下来了,改天放到群里让他们听听去…哈哈哈这么着急着给黄少天说话看你被打脸了怎么办…”
叶修不理他,专心看比赛。场上的两人已经碰面,一枪穿云的两把左轮已经抬起,子弹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在压抑的空间中回荡。这也为什么是张新杰会说远程发挥空间比较大的缘故。这个距离,黄少天想要操纵夜雨声烦发动攻击势必要穿过两人中间的各种阵法诅咒。而这样一来,就更容易陷入被动局面翻不得身。
进退两难。开场,黄少天就面对着这样的难题。
上跳。黄少天并没有选择用格挡挡住子弹,夜雨声烦身子一转已经蹬到了墙上。紧接着一个借力,在墙上弹射而出。太刀冰雨横向斩开,方向却不是不远处的周泽楷。
他在干什么?有部分观众不理解的看着这一幕,而时刻关注着各个屏幕的职业选手们却都明白了。
电子眼。黄少天斩碎的是周泽楷开场时就放出的电子眼。而打碎的同时,夜雨声烦半空中一个三段斩变向,直直的向周泽楷冲去。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像是在半空腾跃的灵猫一般轻巧。
僵直弹。
周泽楷毫不犹豫的拔枪射了个僵直弹过去。准头自然不必说。而黄少天反应也是相当迅速,三段斩在半空硬生生转化成格挡,子弹消散后一记银光落刃斩下。
躲开啊。
这是大多数观众的第一反应。可是周泽楷却没有动弹。因为他站的位置太尴尬了。前面是两个交叠的鬼阵,背后是小心翼翼绕行过来的六星光牢,旁边还暗藏着一个陷阱扣。他要想向前躲开,只能上跳;而黄少天是从半空斩下的,上前就是自己送上门去了。
飞枪吗?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飞枪的变数还是相当大的。只见一枪穿云身子一偏,躲过了银光落刃的正面攻击,同时一颗手雷从他的手中飞出,正好在落地的夜雨声烦头旁边爆开。银光落刃判定成立,一枪穿云陷入了短时间的僵直。而夜雨声烦更惨,只是勉强稳住了不倒飞出去,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一脚踩到了一个鬼阵里。
这种情况下,不落井下石是绝对不可能的。狙击枪已经架起,巴雷特狙击蓄势待发,夜雨声烦却还困在那个鬼阵里。主场一片安静,蓝雨的粉丝们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这一枪爆头的可能性太大了,一旦血量拉开差距…
剑影步。还在鬼阵中的夜雨声烦身形忽然变幻,七个残影在诅咒的光影中扭曲再凝实。
“你猜这是什么阵?”巴雷特狙击被强制取消,乱射开启。而在弹雨中躲避的黄少天还有闲心打了句话出来。
“…刀阵?”没有被限制,没有负面状态,技能转换流畅,应该是增益的刀阵无疑了。难为周泽楷在这时候还能给出来点回复。
“答对啦!可惜没有奖…”黄少天还是没有停止他对废话的热爱,周泽楷那边残影都试探的差不多了,他还在公频里聒噪,“看剑!”
周泽楷这次没有理会他,因为…黄少天的剑真的来了。强判定的75级落英式裹挟着一道劲风扑面而来。周泽楷不退,一记滑铲躲过。黄少天收势很快,本来强制取消的技能在半空堪堪划过180度,周泽楷都做好面对迎风一刀斩的准备了,没想到夜雨声烦在半空越转越快,剑气向四周荡漾开来,波及到了一枪穿云身上。
逆风刺。所谓的落英式只是一个幌子而已。黄少天取消的比周泽楷预想中的要早,所以逆风刺的发动时间比周泽楷想象中的要快。而就是快了那么一瞬间,却让周泽楷避无可避。
升龙斩。逆风刺之后黄少天接了一个升龙斩,而调整过来节奏的周泽楷果断开了速射。子弹高速滑过枪膛,没什么缓冲的打在了近在咫尺的夜雨声烦身上,造成了无数短时间僵直。
“我说周泽楷你不要太嚣张啊!”夜雨声烦的活动能力大大降低,黄少天却还有闲情在一边抬杠。浮在升龙斩技能效果中的剑客剑尖一抖,高速版的三段斩结合Z字抖动被使了出来。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黄少天突破了密集的子弹,将一枪穿云近身。
“黄少天微操见长。”王杰希平静的说。
“手速爆发起来也不要命了。”张佳乐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前辈。”张新杰忽然喊叶修,“你觉得黄少天这种状态还能坚持多久?”
“嗯?”叶修偏了偏头,“两年吧。”
同样是王牌,黄少天和周泽楷有的并不是一种风格。周泽楷号称除了治疗无所不能是有原因的。一是职业特性,远程攻击让他足以充当救火员的角色。二是漂亮的操作。出神入化的枪体术和精准的双枪操作让他的发挥空间更大。而黄少天之前一直属于半编外人员,他可以给予致命一击扭转赛局,却不能很主动的掌控局面。可是这赛季黄少天就像突然间爆发了一样,机会主义风格犹存,操作却愈发华丽和凌厉。蓝雨现在的战术体系调整,就是基于黄少天主导场面所做出的微调。而就是这种微调,让一贯平和的蓝雨团队赛攻击性强了很多。
因为,他们的剑更锋利了。
“不破不立。爆发对于黄少来说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肖时钦说。
“嗯。”叶修没有多谈。怎么打是黄少天的选择,他不去干预。爆发几年华丽落幕也好,保持状态维持风格也罢,黄少天还是黄少天,在叶修那里并没有改变什么。

上挑,拔刀斩,银光落刃,连突刺。近身之后刺客的连击就开始了。而周泽楷的枪体术也不是盖的,你来我往十数回合之后,黄少天一个崩山击加一个飞快的银光落刃,将周泽楷逼退一步,踩到了一个鬼阵的边缘。
远程就是远程,贴身战斗,控场能力毕竟不如近战强。而这个图的特点就在于,当两人真的贴身之后,远程会因为各种客观因素放不开手脚,比如一枪穿云踏入的那个静默之阵。逼退周泽楷之后,黄少天当机立断开了幻影无形剑,把周泽楷死死的堵在了里面。
乱射。周泽楷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身在阵中只是状态改变而已,还没有到影响行动的程度。黄少天见状手上加紧了动作,幻影无形剑硬是被他用到了尾声。
剑定天下!强制取消后周泽楷一个小幅度飞枪飞离开来,堪堪擦过剑定天下的技能范围。毕竟是枪王,范围,幅度,落地点,都不能再精准了。黄少天一剑落空,冰雨在冷硬的石墙上磕了一下,三段斩再次出手,却是顶了更密集的弹雨。
剑落长空!银武冰雨在半空划过一道饱满凌厉的圆弧,气浪弹开无数子弹,夜雨声烦仍在上前冲去。没有别的选择。在一个这么狭隘昏暗的地方,只有亦步亦趋,加紧节奏。
速射加格林机枪。双枪的攻势来的十分迅猛,密集的弹雨中夜雨声烦的身形在地上和两边的墙面上腾跃着,动作看似轻松可其中的难度根本就难以想象。长廊昏暗,符文光芒明灭变幻,在中间找一个能腾挪的地方并不容易。况且子弹还在接连不断的射过来,除了用剑招挡住之外,被射中时还要调整角度和时机。不少人都觉得黄少天能这样走完一半路程就不错了。本来占了些血量优势的夜雨声烦在不断的艰难前进中已经将这点优势消耗殆尽,而一枪穿云仍在边退边射,推到走廊尽头的时候,风衣一扬,错了一个身位,隐没在了走廊拐角的阴影里。
机会!黄少天在空中毫不犹豫的开了剑影步。就那么一转,周泽楷的射击角度已经变了。就算他调整的再快,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全面无死角子弹覆盖。而黄少天,等的就是他调整的那一刻。残影被周泽楷在高速射击中很快试出来五个,剩余两个都钻过射击死角一左一右的攻了过来。
哪边?双枪子弹不停,一颗手雷却从皮手套中跳出,正好到了一枪穿云的头顶上方。而紧接着,一枪穿云被挑空。
夜雨声烦的第八个身影,如鬼魅般从一枪穿云身后冒了出来。
“视角盲区。”张新杰对一旁的宋奇英解释道,“不止射击有盲区,周泽楷站的那个角度,在视角上也是有盲区的。这一点周泽楷即便知道也无力去调整,因为这样他的攻击漏洞会更大。”
“所以那个剑影步是无解的吗?”宋奇英问道。
“唔,未必。”
场上,周泽楷放出的那颗手雷用的已经爆开,夜雨声烦被气浪波及,只来得及完成一击就被爆炸逼退了好几步治治的抵上了石壁。硝烟散开后,黄少天的视角里,看到的就是狙击枪黑洞洞的枪口。
上跳。
这是黄少天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可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诧异了一下。黄少天并不是没有反应时间。他完全可以下蹲然后翻滚躲开。虽然这样周泽楷也会做出相应调整,但总比上跳堪堪躲过爆头好。
“这个位置…”叶修沉吟,肖时钦闻言忽然了然。巴雷特狙击被毫不犹豫的发动,夜雨声烦被强大的冲击力死死的压在墙上,一枪穿云也因为后坐力有小范围的挪动缓冲。几秒钟下来,两人剩余不算多的血量忽然拉开了差距。
“这…”场外的解说也有点愣神。赛场上的景象瞬息万变,刚才谁能想到近身成功的黄少天又被狙击了呢?这两人交手到底有没有定数啊。
“呃,目前来看,比赛节奏从开局就一直把握在周泽楷手上。我们可以看到,黄少天两次强行近身试图用贴身攻击主导节奏,都被周泽楷化解了…”李艺博分析还没说完,就被潘林的解说打断了。
“哦,现在周泽楷正在进行长枪到左轮的转化…优势奠定,接下来毫无疑问会是强攻了…夜雨声烦动了…滑步!变换角度!银光落刃!这个时机!这个角度!太帅了!”潘林忽然激动了起来,而现场的观众都快疯狂了。刚刚夜雨声烦一个剑光劈开九十度,一只脚在光滑的弧形墙壁上一蹬,身体划过一个流畅的圆弧将冰雨直接举到了刚刚切换完武器的一枪穿云的头顶。一枪穿云猝不及防的被斩中,落入了一个短暂的僵直。而这个短暂的僵直,对黄少天来说已经够了。拔刀斩直接推开,一记仙人指路将一枪穿云逼到了来时的走廊内。这里各种阵法诅咒黄少天记得相当熟悉,把一枪穿云逼到一个束缚术上之后又卡着节奏把他向深处卡去,鬼阵和诅咒一个接着一个,而后面还有一个盗贼的陷阱扣。李艺博那个悔恨啊,他刚才说什么不好非要说比赛的主导,现在看吧,瞬间打脸。
“那个选位,可以理解成是被周泽楷逼得。”王杰希对高英杰说,“本身那个位置并不适合攻击,但是墙壁是弧形的,可以用滑步调整角度,不过,对微操和意识经验的要求都挺高。”
“在周泽楷眼皮底下都能反咬一口,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张佳乐啧啧赞叹。
“换了你你做得到吗?”王杰希扭头问叶修。
“我?我会用影分身。”叶修说。王杰希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职业选择不同,所采取的应对方式也不同。而能把剑客操作掌握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只有黄少天一个而已。
剑圣,妖刀。不像荣耀第一人这样有些泛泛的光环,这是实打实的称号。黄少天的机会主义和他的垃圾话一样备受争议,但他依旧我行我素的寻找捞稻草的机会,不像其他王牌一样打攻坚。除了治疗无所不能的枪王在黄少天看来格外讽刺,因为联盟还有一个连治疗都可以的散人。外界的评价黄少天并不在意,他要抓住的,只是胜利而已。
荣耀!
体育馆里一片欢腾。蓝雨的粉丝看着他们的剑圣从开局落入下风到最后华丽逆转,心情一路跌宕起伏。被狙击的那一瞬间他们都快绝望了,结果下一秒被逼的没有还手之力的竟然是周泽楷!那个之前还占尽优势的周泽楷!尽管黄少天什么都听不到,但他们的喊声还是冲着山崩地裂去了。
这就是蓝雨的王牌,他们的骄傲!
“我想,这就是黄少天的震撼之处了…”李艺博脱力般的做着总结,“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会清楚,他还会捕捉到什么机会,完成一击必杀……”
首发得胜,蓝雨士气高涨,一鼓作气,黄少天对吴启一挑二险些得手,宋晓面对来势汹汹的孙翔淡定的守住了擂台,蓝雨一分优势进入团队赛。
有了擂台赛地图做铺垫,团队赛地图已经比较好让人接受了。
熔岩之界。深红的岩浆翻滚着滚烫的气泡,上面是一片又一片的玄铁钢索桥,笔直宽阔,却在轻轻晃动。
“绝杀图?”王杰希有些怀疑的说。
“不像。应该是有伤害。”肖时钦说道。
“你们说,这次季后赛的随机图会开放吗?”叶修问。
“看联盟以后的打算了。”王杰希说,“以及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已经退役了。”
“还没签字呢!”叶修气定神闲的说。事实上那份签了字的退役协议已经躺在了陈果的抽屉里。
“你好意思再回来?”王杰希有点嫌弃的看着他。
“不是怕你们想我吗。”叶修面不改色。
“相信我,全联盟会想你的只有黄少天一个而已。哦不对,黄少天都不一定想你。”张佳乐吐槽。
叶修没理他,端正态度看比赛。正如肖时钦所说的,岩浆有伤害,并且伤害不是一般的高,但并不是持续性伤害。因为索桥的不稳定性,比赛开始不到五分钟,无论是被打下来还是自己晃下来,所有人都掉到了岩浆里。
“真该佩服蓝雨的魄力。”肖时钦说,“卢瀚文那么年轻就让他去面对这么复杂的图。”
“综合素质很好,多磨练磨练没坏处。”叶修说。
而卢瀚文的表现比前几年稳重了许多。身为季后赛的主力,卢瀚文在心理素质现在绝对没得挑。等黄金一代退役后,卢瀚文绝对会是新一代里最优秀的一个接班人。
“别成第二个黄少天就行。”张佳乐说。
双方的治疗在全员掉下岩浆后就被率先集火干掉,轮回把突破点放在了卢瀚文这里。而蓝雨的队形有些分散,黄少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剑定天下!一串波纹从岩浆中荡开,一枪穿云身子一拧,双枪果断开火,同时跃起,明显是想回到索桥上去。
周泽楷也是出于无奈,远程在岩浆中的发挥有限,但是如果上去再下来就还是要受一次伤害。
捉云手。气功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一记捉云手伸了过来。周泽楷一个飞枪倒飞过去,一个六星光牢却不偏不倚的套在了刚落地的一枪穿云身上。
交换。轮回三人集火卢瀚文,而蓝雨的攻击重点放在了周泽楷身上。如他们所愿,一枪穿云又一次掉进了岩浆,血量不足百分之五十。
“周泽楷这个突破点找的挺好的,就看能不能拖住了。”叶修说。
“我看悬。”肖时钦摇了摇头。因为,轮回的吴启已经将喻文州缠住了,流云的血量不足百分之三十,孙翔已经开始像这边靠拢。
“是吗?”叶修笑了笑。他的话音刚落,郑轩已经将周泽楷缠住,而黄少天则跑去支援喻文州了。至于宋晓…拦住了不安分的孙翔。
“轮回的运气不太好,这张图不利于他们主力的发挥。”王杰希感叹道,“BOX-1战术被强制消除…周泽楷被交换成功的话,其余人再怎么强也没有办法了。”
的确。同为枪系,以爆炸为主要伤害的弹药专家在液体环境中比以射速出挑的神枪手要有优势的多,再加上喻文州腾手做出干扰,周泽楷再强也有些回天无力。
荣耀!
如他们所料,失去周泽楷以后轮回并没有什么强势逆转的手段。蓝雨那个交换牌打的漂亮又干脆,最后换血也换的很奔放。
“好了。”叶修抻了抻胳膊,站起身来,却被海啸般的欢呼声震得又坐了下去,“我去,差点忘了这是他们主场了。”反观场上,从比赛室出来的蓝雨众人比粉丝还激动,一个接一个的出来,然后一个一个的抬起来往上扔,甚至有粉丝都热血沸腾的要加入进来,被保安阻止了。
“还是主场好办事啊!”王杰希看着大屏幕上不断播放的精彩片段感慨道。蓝雨的粉丝们一个个都快疯了,从擂台赛结束就一直压抑着的激动和期盼终于爆发了出来,男的吼得撕心裂肺,女的边哭边喊边叫。颁奖台已经搭起,职业选手们一个个在台下说了恭喜然后离开,他们潜意识里都不太愿意看到奖杯被别的队伍举起。而叶修没有下去,站在观众席上拍了两下巴掌。黄少天远远的看到他冲他挥了挥手笑笑,回头继续和冯宪君说着什么,把老人家弄得一脸无奈。
“冠军!”台上黄少天举起奖杯笑的灿烂,眼睛闪闪发光的冲着下面的人挥手。粉丝们都跟着他吼,一声大过一声,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狂潮。体育馆的灯光集中在那几个穿着蓝色队服的人身上,蓝雨的队徽在全息投影中缓缓升起,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流云枪淋弹雨在场上一一出现,激昂的音乐也比不过粉丝们的热情,全场就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这是属于蓝雨的夜晚。

毫无疑问蓝雨将要进行彻夜的狂欢。叶修最后还是没有下去打扰他们,跟着观众群出了体育馆。他鲜少会走观众通道,这时候离场的都是心情低落的轮回粉们,也没人会注意到他。而他溜溜达达的走到了体育馆里专门的周边贩卖店附近。一看就知道是蓝雨粉的老板笑的合不拢嘴的摆上了崭新的蓝雨全队的手办,叶修偏头打量了一会,指了指那个执剑长立的夜雨声烦。
“要这个。”



这是一个很干净的小区。高层的建筑错落的分布在平整的绿化带中间。叶修凭记忆找到了六号楼,上了十九层,用去年就拿到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这是黄少天自己的房子。
屋子并不算很大,不过很干净。黄少天家并不在本市,因此只能是找了家政公司定时打扫。叶修去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被这里的整洁程度吓了一跳,后来两人一起住了半个月叶修也就习惯了从医生家庭成长起来的人的自理能力。卧室和客厅差不多大,电脑在书房里摆了两台。床上有一个枕头,却有两床被子,还扔了个抱枕。床旁边是很漂亮的一个工艺品柜子,整整齐齐的都是联盟周边。叶修靠在桌子上打量这个柜子,中偏上最显眼的两层一层摆着各个时期的夜雨声烦,一层是排列整齐的蓝雨全员,背后贴着长条的海报。往下就是一摞一摞的蓝雨海报和和黄少天的证书,倒也不少的占了半壁江山。再往下是其他队的海报和零星的周边,还放着一把千机伞的模型。王不留行大漠孤烟风城烟雨生灵灭沐雨橙风一枪穿云等几个神级角色的周边都放在了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新的战斗格式。
而上边…那一排夜雨声烦已经属于较上层的地方,再往上就是最高的一层,不太容易看到。那里安安静静的放着一个三连冠后的纪念版一叶之秋,还有一个典藏版的君莫笑。新旧差别很大。去年叶修看到的时候问过黄少天这代表什么意思,当时黄少天是这么跟他说的。
“哎呀老叶你知不知道三赛季后你已经成神了?我们训练营当时流传的就是信叶神得冠军,所以那年我生日他们就送了我一个一叶之秋,让我好好贡着。”
当时黄少天感冒头疼,说的很自然,叶修觉得也不像是有什么特殊的心思。至于那个君莫笑…黄少天摊了摊手表示老板娘友情提供,看着一叶之秋寂寞就扔过去作伴了,说的坦坦荡荡,叶修都没好意思问如何他会有在最高层的殊荣。
难道真的是贡着的?
叶修走过去,仰头看了看最上面的两个人物,踮脚伸胳膊把手里的夜雨声烦放到了两人中间。做完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以后叶修就去洗了个澡,开了手机给家里拨了个电话,打完跟叶秋开始聊天。
直到凌晨一点半的时候黄少天回来。

黄少天往卧室探了个头发现叶修还好端端的坐在桌子旁边玩手机,嘟囔了句什么就冲到了浴室里。结果等他把身上的酒气洗掉以后发现叶修已经挪到了床上,百无聊赖的划拉着平板。
“老叶!怎么样!”黄少天掀开被子扑倒床上打了个滚,兴奋的看着叶修,“我们赢啦!蓝雨是冠军!哈哈哈哈我觉得这个夏天太美妙了!”
“是,是。”叶修应声,看着依旧属于亢奋状态的黄少天,凑过去亲了一口,“你们厉害,你们是冠军,行了吧。”
“我说老叶你什么意思啊,有你这么敷衍的吗。”黄少天不满的抱怨,“我可是翘了几个小时的庆功宴溜回来的,你再这样我回去了啊。”
“这么晚了,还没玩够啊。”叶修关了大灯就留下一个橙黄的床头灯,“一个夏天呢,够你们高兴的。”
黄少天也就嘴上说说,怎么可能再回去。他抱着抱枕又在床上折腾了一会,看到叶修都老神在在的闭上了眼,扑过去压在了他身上,“不是吧老叶,我抛弃队友来找你,你就让我陪你睡觉?这才几点啊?”
“最近睡得早,习惯了。”叶修睁开眼笑,“不陪我睡觉你干什么?”
“来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黄少天话没说完就被叶修堵住了嘴。他事实上已经有点醉了,模模糊糊的被叶修亲着,没有往常不甘示弱的回吻,倒是格外的安分。
“打完比赛,你也不累啊。”叶修反身把他压过来,脱衣服顺便问他。
“你没有感觉到我真的很高兴吗!”黄少天瞪他,“我不介意再累一点…”
“算了。”叶修已经把他衣服脱干净了,在新晋冠军的身上点火,“还是我累一点吧。”
是谁说的酒是最好的催情剂?叶修已经不想吐槽这句话了。最好的催情剂明明就是冠军,黄少天晚上热情开放的他都有点招架不住,两人折腾了好久他黄少天身上那股子兴奋劲才压下去,抱着被子准备睡觉。
“老叶那个夜雨声烦是你放上去的?”黄少天翻了个身,就着模糊的光亮正好看到自己的柜子里多了点东西。他愣了一下,扭头问叶修。
“嗯。”叶修懒洋洋的扣住他的手,应了一声。
“嗯,那个地方…”黄少天有些纠结。
“怎么?”叶修睁开眼看他。
“其实我把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放在那里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黄少天顿了顿,“无论你在也好退役也好,在我这里,你一直有一个最高最重要的位置。”
叶修没有想到他的回答会这么正式,沉默了一下,问:“哥四个冠军了还用你安慰吗?”
“滚。”黄少天郁闷的踹了他一脚,“四个了不起啊,你等着我拿五个给你看!”
“呵呵。”叶修笑了笑,凑过去搂住他,“你看和你站一起不是更好。”

站一起,一起走下去。

就像十三年前,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在野外为了一个boss闹的全世界不得安宁。
就像八年前,黄少天收了作为生日礼物的一叶之秋,扭头在竞技场拉上了真角色pk。
就像五年前,叶修破天荒从嘉世楼里出来,陪着新晋冠军完成了他的旅游大业。
就像三年前,黄少天很给面子的拍了十块钱上网费,留下了句“一定要回来”。
就像一年前,黄少天跟过兴欣六场比赛,看着叶修第四次捧起奖杯。
就像刚不久,叶修听着蓝雨的满场欢腾,看着黄少天身上笼罩上满满的荣光。

十多年风雨,十多年荣耀,携手成途。




尾声

在默默守着黄少天睡了20小时之后,叶修就回家找老爷子协商问题去了。临走前宽慰黄少天说如果一周内不跟他联系那一定是被罚跪祠堂或者罚抄家训什么的,反正有他妈罩着不会当牛郎织女。于是黄少天这个夏休过的相当悠闲,没事的时候他还去百度了一下叶修的爷爷,得到结果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幸好老爷子不在人世了… 然后他端正态度和叶秋建立了联系,每天听叶秋露消息说叶修今天在家如何如何被他们家老头教训再如何如何按照军队的训练增强身体素质,想想那景象黄少天就觉得不能太美好。他倒是不担心叶修出不来的问题,按叶秋的话说老头子就是这么多年憋坏了拿叶修出气,并没有太计较他们的事。
反正还有一个夏天可以等。黄少天不着急。
接到国家体育总局的电话是在差不多五天之后。黄少天拿了份快递紧接着就受到了国家队的召唤。听完通知后黄少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这个夏天太美好”,第二反应就是“为什么窗了一年有人不能参加太可惜”。定好去B市的机票之后他犹豫着给叶修打了个电话,长时间的联通音之后默默的挂断,给远方很有可能在抄家训的人点蜡。
到了再说吧!
黄少天抱着这样的心思上了去B市的飞机。兜兜转转在大楼外面意外的看到了张新杰。抱着“肯定不会迟到了”的想法,黄少天心情愉悦的去打了个招呼。
“就你自己?”两人异口同声的发问。张新杰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和黄少天同时说一样的话,微微咳嗽了声,问黄少天,“文州呢?”
“队长在他家坐的飞机。”国家队的名单都清楚了,黄少天自然知道国家队十三个人是谁,“老韩怎么不在名单上?”
“队长要全力准备联赛。”张新杰淡淡地说道。
“那也是蛮拼的…”黄少天嘟哝着,“老家伙们都没赶上好时候。”
“是说叶修吗?”张新杰笑了笑,问。
“是啊,据说联赛去年就开始筹办了,因为有国家出了问题延期一年了。 要是去年老叶不就能赶上了么。”黄少天摇了摇头,“算了,让他羡慕嫉妒恨去吧。”
两人在电梯门口看到了兴欣的新晋队长苏沐橙和方锐,他们见到张新杰的时候也和黄少天产生了同样的感受,三个人跟着张新杰的步伐踩着点走进了会议室。
“你联系上叶修了吗?”苏沐橙落在后面,悄悄问黄少天。黄少天脸一垮,无奈的摇了摇头。苏沐橙有些失望的拍了拍他,回到自己座位上和楚云秀聊天去了。
听到喻文州要当队长黄少天自然替他高兴,捧场的鼓了几下掌听说有领队立马开始了不服气。不过听喻文州说完之后黄少天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卧槽,不会是叶修吧?
在场一半的人看向了黄少天,另一半看向了苏沐橙。两人默默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清楚。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人影晃晃悠悠的进来,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用满是不情愿的动作开了多媒体,放起了幻灯片。

现场足足沉默了五分钟。


“我靠,你谁?干嘛来了?”张佳乐率先跳了起来。
“不是说好了退役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能不能不要这么快复出了?”肖时钦嘴角有些抽搐。
“叶修?”黄少天咪了咪眼,语气里是满满的质疑。听到黄少天难得简洁的一句话,剩余要发问的人都识趣的闭了嘴。
看戏就好。
“是我,如假包换。”叶修偏头扯了扯脖子上的链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黄少天接着问。
“你以为我想来吗?还不是让人逼的。”叶修沉了沉脸。
“谁逼得?谁?”黄少天一愣,有些怀疑的看着叶修。
“我们家老头。”叶修冲黄少天抬了抬下巴,“国家体育总局神通广大的找上了门,老头直接把我卖了说让我为国争光,拿不了冠军不让去领结婚证。”
“那你…”黄少天话没说完被张佳乐打断,“大庭广众的你们两个有事能不能回家说?”
“哦,回家说。”叶修说,“那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领队,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那今天就到这儿吧,这视频你们要不要拷过去?”
在场的人都一脸嫌弃的绕过叶修拷了视频回屋,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你爸真的让你带队了?”黄少天还是有些怀疑。
“嗯。”叶修关了电脑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来回家路上我们慢慢说。”
“你等等你等等。”黄少天说,“回家?回哪里?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给你个惊喜呗。”叶修笑,“这惊喜不是挺成功的?我们家老头想见见国家队主力,冠军大大跟我回去么?”
“现在?”黄少天也没空跟叶修追究电话的事,“你等等我得准备一下…有点紧张…我说你爸他…”
叶修捂住他的嘴,在他面前摇了摇食指,“有哥在呢,紧张什么。”他顿了顿,“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慢慢来。”


评论 ( 65 )
热度 ( 557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