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36

由于常规赛名次原因,第三场比赛还在蓝雨主场进行。在此之前,蓝雨战队友好地邀请兴欣战队一同观看轮回对霸图的第二场比赛,而兴欣方面也很愉悦地答应了。

有叶修在,蓝雨很开心地失去了他们的第三个解说。而坐在角落里的叶修和黄少天,除了正儿八经地讨论几句比赛之外,还会偶尔说点别的,不过和他们自己的比赛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了。

“老叶你觉得第三场谁会赢?”霸图客场不敌轮回同样进入第三轮。黄少天站起来伸了伸胳膊,扭头问一边的叶修。

“你说哪一场?”叶修回答得很真诚。

“当然是轮回那场啊,我们这场还用说么。”黄少天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轮回那场……还是轮回吧,毕竟年轻。”叶修随口说道,“同样的,我们队也年轻,所以依此类推……”

“所以一定是我们赢。”黄少天截断了他的话,“身为联盟老人组核心成员你好意思说你们队年轻吗?平均年龄都被你带下去了!我们蓝雨才是朝气蓬勃,尤其是有小卢在……不过你觉得老韩今年会退役吗?”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叶修瞥了他一眼,“不过以老韩的德行,拿不到冠军,估计还得赖一年。”

“哦……那还是赖着吧。”黄少天明显不可能好心地想着给霸图一个冠军,“冠军谁不缺啊,老韩精神可嘉,其余的不能提倡。”

“不过叶修我问你,你还能再打几年?”黄少天忽然正色起来,扭头很严肃地问叶修。叶修不抽烟很不习惯,皱了皱眉头看看黄少天,悠悠然地伸出三根手指。

“如果真要到不能打的程度,估计还得有三年。”叶修淡淡地说道。

“……哦。”黄少天自然是了解叶修状态的,知道他没有夸大,便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没事,剩下这三年我替你打了。”

“你?呵呵。”叶修伸手按住他的手,“三年要三个冠军的,做得到?”

黄少天啪的一声打在他手上,一脸鄙弃:“多大脸啊你还三个冠军,有四个就够了你还想要几个啊。”

“越多越好呗。”叶修叹了口气,“像你说的一样,冠军谁不缺啊。”

这时候黄少天已经把他送到了宾馆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懒洋洋地拽住他的手摇了摇:“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想拿冠军明天还得过了我这关,等着吧你就。”

“嗯,”叶修笑了笑,“等着。”

第二天晚上八点整,第三轮的随机地图出现在了两队人的眼前。暗林沼泽,一张地形复杂的野外图。大大小小的沼泽在阴暗的丛林里隐匿着,掉进去肯定是会有伤害的,就是不知道能有多少就是了。

简略地分析完毕,叶修带了些征询意味地对方锐挑了挑眉,方锐会意,站起身来:“那首发就让我去吧,看哥的黄金右手是怎么把地图玩得出神入化的哈哈。”

“组织相信你。”叶修用严肃的口吻说着,“祝方将军一挑五凯旋。”

“保证完成任务!”方锐还假模假式地敬了个礼,扭头走上了比赛台。而蓝雨那边,黄少天拍了拍宋晓的肩膀说了些什么,然后直接把人推了上去。

擂台赛第一场,气功师对气功师。

方锐是第五赛季的选手,而宋晓也是五赛季的出身。此前两人的交际不能说是没有,只能说是没有。而同行遇到同行,那种微妙的感觉就不用再多说了。因此十分罕见地,方锐都没有先说些什么。海无量绕了一圈之后,鬼鬼祟祟地切了西路,而宋晓在原地转了个圈打量一阵之后,走了东路。

所谓分道扬镳,大概就是这样了。

大屏幕上分别出现了两个人的主视角,都在不停地转来转去打量地形,给台下的队友们提供尽可能多的画面信息。对于这种客观伤害性较强的地图,牢记沼泽的分布以及充分利用地形是可以影响到成败的关键。虽然对沼泽的伤害都不了解,可两个人谁也没有贸然去以身试法,毕竟这是决胜局每一滴血都是至关重要的,这种东西,还是拿到对手身上去实验比较好。

裂空掌!念龙波!经过漫长的探索,宋晓终于看到了不停地转动着身子的海无量。而方锐同时抬头看到了他。一前一后之间,两个起手技能接连发出,正好反应出了两名操纵者的风格差异。一个刚劲正直,一个谨慎小心。两击相抵,两人各后退一步拉开了差距。他们两个中间有着两三片的小沼泽,暗绿色还咕噜咕噜翻滚着气泡。两人现在的心思,差不多都是想着要怎样才能把对方弄进去。

气贯长虹!宋晓率先出招,依旧是用的不用近身的技能。气功师的中远程攻击的好处在这张图上就体现出来了。而方锐那边,一个地雷震轰了过来,宋晓用气波盾招架了一下,瞬间又接了一记轰天炮。而方锐那边辗转腾挪着用了风转流云,接着又使了一个螺旋气冲。这样几回合下来,双方血量都有所下降,可是因为职业相同并且新图都打得比较谨慎的缘故,都没有掌握到主动权。

推云掌!涛落沙明往前迈了一大步使出了推云掌。海无量并没有着急着去用捉云手,反而用了一记截脉出手试探。结果宋晓直接强制撤销,使出云体风身飘到了海无量的右后方。方锐见状也很快撤销技能,向后弹了一个气波弹,结果已经晚了,捉云手将海无量轻松拉近抬起,扔到了一边一个比较大的沼泽滩里。

8%。

这是捉云手和沼泽地一起带走的血量,并且方锐反应迅速,刚一进去就赶紧用了一记逆流跳了出来。众人估计,沼泽地的伤害应该在5%左右,这个数字也是相当可观的了。试想,如果用捉云手把人直接扔到沼泽地二十次,那基本上就不用用其他的技能了。不过这样看来,沼泽地应该是不具备持续伤害了。

螺旋气冲!宋晓可不会看着方锐就这么上来,一个螺旋气冲差点又把海无量推到沼泽里去。而方锐直接撑起了念气罩缓冲。他现在的位置,和宋晓硬碰硬是不行的,因为人就在沼泽边上,要掉下去真的是太容易了。而宋晓也是吃准了这一点,寸步不让,继续强攻。

气功爆破!念气罩一消失,方锐就直接使出了强力大招。而宋晓就像完全不清楚这一招的威力一样,一个气波盾象征性地挡了一下,拼着卖血继续攻击。而方锐好像也没有料到这一点,顿了一下使出了云体风身试图向一边绕开距离。

风转云流!蓝雨的气功师双腿向一旁迈开一步,一个风转云流结结实实地挡住了海无量的路。而接下来的推云掌,又把他直接弹回了沼泽地。这次进入得就比较深了,待的时间也久了些。不过并没有明显地持续掉血,只有方锐自己看着一秒钟一次的-5心疼。这次他没有选择从掉下来的方向再上去,而是换了一个角度绕过去。这时双方的血量差距已经到了百分之十还多些。方锐明白,之前是太过谨慎了,失去了开场的赛点。于是接下来他就不去小心翼翼地试探,反而强硬地和涛落沙明战在了一起。怎奈何宋晓选的地方还算开阔,方锐无论如何也没能把他弄到沼泽地里去,最后留下了对方近百分之十的血量遗憾归西。

“呃,这场我来吧?”叶修看了看周围的队员,说。众人自然都没意见,叶修毕竟比不上那群年轻人,尽量还是要早些上场的。

“加油啊队长!”方锐经过时喊了一嗓子,叶修看他除了有些愤懑内疚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拍了拍他就上台了。

刷新的时候君莫笑旁边正好是一个沼泽。他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在沼泽边上转了转,顺手放了个陷阱。然后走中路经过第二个的时候,又扔了个烟玉进去。看了看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的地方,才溜溜达达地继续往前走去。到了第三个沼泽的时候,人们以为他又要干点什么,没想到千机伞在手中一抖变换成了枪形态,格林机枪直接冲着前面冒了个头的涛落沙明扫射开来。刚刚众人的心思都放在了君莫笑和沼泽地上,根本没发现涛落沙明是什么时候到的。不过这个距离也是格林机枪的最远攻击距离,不知道叶修是早就计划好的还是临时发现的。总之机枪扫射之下,宋晓很难做出什么攻击。而这样一波过后,枪形态不变,反坦克炮发出之后又跟了一枚手雷,让宋晓躲避得分外狼狈。接下来的情景有点残忍也在意料之中,叶修一滴血没费,单用远程技能干掉了余血百分之十的气功师。

“这一场我去吧?”看到宋晓走出了比赛室,黄少天问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喻文州皱着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这张图并不利于你发挥……”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下对战远程对于纯近战来说还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当对方还是变幻莫测的散人的时候。

“让李远上吧?”喻文州征求黄少天的意见。

“行,他上也合适。”黄少天并没有坚持。虽然他感觉李远上场的胜率并不算大,但是他清楚,如果他上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对上散人,也很难占到优势,倒不如召唤师的希望大些。

“呦,是小远啊。”见到八音符登录,叶修打了个招呼。李远这边客气地回了几句,就走了中路,而叶修转了两圈,又走了西路。

事实证明叶修的能力不仅在近战系变幻莫测的散人快打上,中远程上他也是一把好手。经过一系列的变向、影分身、法术打断之后,八音符成功地被逼到了沼泽中一次,然后又被君莫笑近了身。所谓艺高人胆大,能在这么复杂的地图里大胆使用各种技能简直可以对大大小小的沼泽熟视无睹的人,叶修绝对是唯一一个。送走八音符的时候君莫笑血量还有近百分之六十,比法力还多。

“这场我上?”黄少天坐底下看得有些憋屈,摩拳擦掌地想上去干一架。而喻文州又一次把他按在了座位上,派出了同样主动请缨的郑轩。

“啧。”叶修看到郑轩登录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语气里的失望两队人都看出来了。叶修期望的自然是黄少天,可并不是出于他们两个的感情。从队伍安排上来看,叶修对上黄少天,王牌对王牌,也是相当合适的。可是黄少天不上场,叶修就算一挑四也不能保证兴欣团队赛能胜。因为黄少天很可能一挑四再挑回来。所以兴欣的人倒是都希望黄少天早点出场,毕竟对方的王牌放在哪里都是个深水炸弹,还不如早点放叶修这里炸了。而正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喻文州并没有同意让黄少天上场。既然黄少天是兴欣那里潜伏的一根刺,那他不介意让他们多被扎一会。

“嗯,你慢慢来,我刷会血。”那边郑轩还没有决定走哪边,叶修的话已经跳了出来。并且君莫笑还真的走到了一棵树旁边刷起了治愈术,顺带还套了个希望祷言。治愈的白光和回复的蓝光柔和地笼罩在君莫笑的身上,在阴森森的地图上显得格外圣洁。不过蓝雨的观众可不这么认为,有人已经咬牙切齿地骂开了。反观兴欣这边,习惯已成自然,一挑三的口号还此起彼伏地响着。

“唉,压力山大。叶神,悠着点啊。”郑轩那边也是无奈。枪淋弹雨开始在丛林里四处寻找君莫笑的身影。事实上也容易,毕竟在阴暗的地方有一个发光体是相当违和的事情。郑轩先试着远远地扔了个手雷过去,结果被君莫笑一个点射在半空爆开。郑轩看着刷血刷到百分之七十多的君莫笑,在心底默默地感叹了一句。

“压力山大……”

事实上叶修的压力也不小。在这种地图上对上弹药专家,尤其是有几分张佳乐风范的弹药专家够他喝一壶的。对战的时候他的屏幕一片混乱,和走位鲜明步法清晰的郑轩屏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君莫笑的步子摇摇晃晃地踩在沼泽边缘好几次,却愣是一次没掉下去。

运气吗?

显然不是。君莫笑虽然脚下步伐不算美观,但是走位却漂亮得没得说。该避开的他都避开了,连攻击的发出者郑轩都在暗暗惊讶他对自己打法的熟悉程度。如此混乱的场景,对很多人来说站桩攻击才是最好的选择,而叶修却仍在不假思索地走位攻击。

“压力山大……”郑轩嘟哝了一句,也开始走位调整攻击角度。现在他的血量下降得比君莫笑快,搞不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地裂波动剑。君莫笑继续一剑扫过,枪淋弹雨后跳避开。崩山击欺身压上,爆缩式手雷扔出,同时走位……等等!

郑轩无奈地看着陷入了沼泽的自己。君莫笑扛着枪站在不远处的路上好似闲庭信步。明明一步就能走上来的过程因为密集的射击和各种机械追踪变得异常艰难。郑轩上来的时候不禁苦笑,两人的血量差距已经由开场时的百分之二十多变成了逆转过来的百分十几,并且他现在已经红血了。现在唯一让郑轩想不明白的问题就是,叶修是怎么对沼泽分布记得这么清楚的?连他那边都掌握得很熟悉?

“电子眼啊。”君莫笑最后天击浮空,一串干脆利落的连击击空了枪淋弹雨的血槽,同时回答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枪系的弹药专家哭了。

郑轩一脸抑郁地从比赛室出来,黄少天把头扭向了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喻文州面对沉默的黄少天也有点压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而黄少天经过郑轩的时候安慰性地拍了拍他,表示不要太有压力。

夜雨声烦登录,直切中路。而君莫笑上来先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希望祷言。

“刷血呢,先聊两句?”公屏里出现了这样的话。

“啊呸呸呸谁要跟你聊啊!”夜雨声烦疾跑不停,黄少天那边咬牙切齿地打字,“我说你对我有多深的执念啊,一挑三了不起吗?一定要等我把你揍下去吗?”

“是啊,不亲手给你打下去点血我不放心。”叶修回道。希望祷言已经吟唱完毕,法力回复至25%。而夜雨声烦的剑气已经开始在四周肆虐。

落英式!收都收不住的直冲气势带着强制倒地的技能效果呼啸而至,君莫笑把伞一收,战矛一挑,同时侧步,开始了硬碰硬的攻击。毕竟他这次还没来得及刷治愈术,血量只剩了百分之十四。硬拼已经算得上是最好的选择。

“走吧走吧赶紧的!”最后一击得手,君莫笑倒下,黄少天最后送上了这么一句话。叶修一挑三还带走了他百分之十二的血量,蓝雨上下的心情都绝对算不上高涨。

“一挑三!”这边叶修下台,沐雨橙风登录,观众们忽然咆哮了起来。叶修一愣,看了看群情激愤的主场粉丝们,又看了看尴尬鼓掌的兴欣粉们,意识到他们在说黄少天,默默地走下了台。

事实上黄少天并没有辜负粉丝们的期望。第二场开场迅速把握住赛点,以百分之四十二的血量击杀苏沐橙;第三场和莫凡互相迂回盘旋,找到机会一击必杀,余血百分之十二。两个解说都在直播间里连连称赞说黄少天今天状态特别好。

“何止特别好啊,都快成精了他。”方锐特别郁闷地说。消耗掉寒烟柔29%血量之后下场的黄少天得到了铺天盖地的掌声。而接下来的卢瀚文牢牢地守住了擂台,在被压制的状态下顽强抗争到了最后一刻,百分之二的血量优势获胜。

团队赛的地图在两队人面前徐徐展开,介绍看完,兴欣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这种地图我也没见过。”叶修率先表态。很平常的野外景象,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溪蜿延流过平原,左侧是开阔的田园风光,右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本身无比正常的场景却因为小树林中的阴暗变得无比诡异。据介绍说,树林中的能见度只比阵鬼的暗阵高那么一点。也就是说,以小溪为分界线,一边明一边暗,对战双方很有可能在差不多绝对的黑暗中进行攻击。这无疑加大了比赛的难度。

“我想我们团队赛该针对谁已经很明显了。”选好了团队赛阵容,叶修语气清淡地说,“刚刚一挑三成功的某人……年纪也不算小了,尽可能地消耗他吧,不要给他机会。”

“卧槽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啊……”虽然知道这两个人赛场上一点情面都不留,兴欣众人还是觉得有些残忍。

“我不狠一点他们就会对我狠啊!”叶修无奈,“擂台赛都被逆转了还有人心疼他啊?你们怎么不心疼我啊!”

“嘁——”众人都嘘他。不过叶修这么一说,兴欣这边凝重的气氛就好了许多。

“准备吧,都加油。”

兴欣:叶修,苏沐橙,方锐,乔一帆,安文逸。第六人,唐柔。

蓝雨: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徐景熙,郑轩。第六人,宋晓。

面对从未见过的地图,两队都用了最保守稳定的团队赛阵容。

地图载入。

队员载入。

比赛,开始。

 

卢瀚文已经忘了他这是第几次用三段斩了。在几近完全黑暗的树林里,他感觉他的眼都快瞎了,死死地盯住屏幕上模模糊糊的那一片光亮。蓝雨的分割战术起到了很大的效果,在黄少天的强势切割下,牧师被率先斩杀,苏沐橙被迫脱离了团队。而同时兴欣对地形利用得丧心病狂,对蓝雨的分割战术因势利导,使蓝雨的队员一个个地被押送到了树林中以猝不及防的姿态被解决。

喻文州的头像灰暗了下去……宋晓的头像灰暗了下去……寒烟柔死亡……一寸灰死亡……最后还在场上的,只有流云、君莫笑、夜雨声烦、沐雨橙风四人,两个战场,明暗两隔。

“尽量拖。”队频里出现了黄少天的指示。叶修已经开始向树林的外围靠去。兴欣擂台赛落后一分,那么团队赛必须要有两个人在场才能获胜。叶修被蓝雨独立到这边的后果就是散人对他们的单方面屠戮,而外面,沐雨橙风已经被夜雨声烦近身,情况对兴欣相当地不利。

卢瀚文知道黄少天看不见,却死命地点了点头。汗水从脸上滑下来流到脖颈里他也根本没办法去在意,聚精会神地听着叶修那边的动静。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叶修,他的压力着实有些大。可他知道,放任叶修离开和苏沐橙汇合,他的压力会更大。

剑刃风暴!卢瀚文瞅准角度,一剑扎了过去。那边顺势后跳,带出细碎的声响。卢瀚文精神大振,一个剑影步带出六个残影,密密麻麻地向那边靠拢了过去。

36%、27%、15%……卢瀚文能做的,只是尽量缠住他罢了。经验上的差距让他没有办法像叶修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从容应对,缠住他之后流云的血量掉得更快。

“我尽力了,黄少加油!!!”最后叶修没能脱身干脆地开始了强攻,卢瀚文默默撑到了最后一刻,给黄少天发去了提醒。

就靠你了!

而这边,夜雨声烦和沐雨橙风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百分之六的血量,基本上是一招决定的事情。可这时黄少天看到了卢瀚文最后的留言。与此同时,一声枪响,君莫笑从树林中直接飞枪倒飞了出来。并且在半空的时候就扔过来了一颗手雷。

拨击。苏沐橙忽然用上了枪炮师为数不多的近战技能。黄少天的攻势瞬时一滞,但冰雨的剑光一偏,一个极小的Z字抖动被黄少天使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个简单利落的翻滚。这个动作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手雷。苏沐橙把握住机会调整炮口正欲飞炮离开,黄少天这边一个拔刀斩硬生生地阻碍住了炮口的火焰。夜雨声烦已经绕背,沐雨橙风好像就成了挡住手雷的天然屏障一样,在爆炸开的火光里,上挑连突刺拔刀斩崩山击,夜雨声烦避开了手雷的爆炸中心,就在沐雨橙风后方一个身位格的距离内,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完成了一小套连击。从全息投影上看过去,就好像帅气潇洒的剑客从背后抱住了长发飘飘的姑娘,爆开的火光和四溅的血花给这个唯美的画面绽开了最华美灿烂的帷幕。

剑定天下!剑客觉醒技能出手。手雷的爆炸已经要波及到夜雨声烦,沐雨橙风的血量已经是艳红艳红的2%。君莫笑的身影在半空翻滚着落下的同时密集的子弹已经射出。360度无死角强判定的攻击技能让夜雨声烦在气浪中保持住了身形,而沐雨橙风也在这记攻击中血条彻底清零。君莫笑落地,扭身一个崩山击切入战局。而剑定天下正在收招阶段,技能带来的攻击力和攻速的大幅度提升让夜雨声烦以最好的状态迎来了最后的一个对手。

 

仙人指路,拔刀斩,格挡。滑铲,上挑,连突。手雷火光消失的瞬间两人已经交上了手,方才还轰烈热闹的地图此时安静得可怕,只有两件银武的撞击摩擦声在体育馆内回荡。台下的观众和队员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的移动轨迹,尽管速度快得已经有些模糊,但他们还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瞬间。

“一定要赢啊!”这是兴欣粉丝们最后的希望。

“一定可以赢的!”这是蓝雨粉丝们满满的热切。

“快点认输吧叶修!”黄少天在频道里叫嚣着,“赢了也得进加时赛,还是早点GG吧!”

“哦?竟然还有空打字吗?”几乎在发出后的瞬间,黄少天收到了回复。而就在那一句话出现的同时,君莫笑的攻势徒然凌厉!

超强节奏的散人快打,快到极致的技能应对,去年6.5秒斩杀轮回三大主力的超神发挥,令孙翔心悸至今的一幕。

叶修并没有别的选择。正如兴欣粉丝所期待的那样,他一定要赢。但是他的血量只有23%,和黄少天的29%差距略大,并且这些血量差距根本不足以让他从缠斗中脱身进行慢节奏的中远程的攻击。

所以,他只能拼拼看了。

屏幕上叶修的手速统计忽然变成了一根凌厉的直线,飞快地向上冲去。

300,330,350,400,420,450……

蓝雨的粉丝们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难道去年的景象要在黄少天身上重演了吗?

不,并没有。

电子屏幕的数据统计上,黄少天的APM和叶修的一样,直直地飙升过了450,直逼500。

并不是叶修加紧攻击节奏之后他才做出的应对。事实上如果等叶修那行字跳出后再提速已经晚了,因为叶修的节奏变化是在打字时就开始的。而黄少天的提速,差不多就是在同一时间。去年总决赛叶修的超神发挥是出其不意,而今年,黄少天迅速察觉到了叶修的意图,做出了漂亮的应对。

叶修并没有意外,或者说他没有时间去意外。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变幻速度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可冰雨的剑光如影随形,幽蓝凌乱得让人心中发颤。对战的节奏一直把握在他这里。叶修心里很清楚。但是无论他如何去变幻节奏,黄少天的反击都来得十分迅速,紧紧地跟上了他的节奏。

没想到只有短短两年,散人的节奏就被他摸得差不多了啊。

叶修脸色平静,手上的操作却已经快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程度。连手指撞击键盘的声音都没有,就是一个个蜻蜓点水地滑过,却在屏幕上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干脆漂亮的动作。

14%、12%、9%、7%……双方血量交替下降着。而观众们唯一能看清的,也只有代表血量的数据了。经验、意识、手速、精力,都燃烧到了极致,冷兵器的每一次碰撞都好像带着即将爆炸的能量。黄少天的技能树上已经挂满了灰暗的小钟,而他却能准确迅速地捕捉到唯一亮起的那一个。他的手速接近700就没有再涨,而叶修的APM还在以一种极缓慢的姿态增长着。

 

荣耀!

 

明明只有不到八秒的时间,却像八分钟一样漫长。夜雨声烦带着百分之零点三五的血量站到了最后,黄少天却脱力地瘫在了椅子上。他心里清楚,叶修的节奏再提上去,他就真的跟不上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长那么零点几秒钟,倒下的就该是夜雨声烦了。

是不是人啊!黄少天努力遏制住手指的颤抖,拽了拽衣服的领口,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赢了!

 

还是输了吗。

叶修看着灰暗的屏幕,苦笑了声,下意识地想点根烟。没想到黄少天对散人的掌握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果然是平时打得太多了?他的手指慢慢交叉着扣在一起,然后舒展开来,轻轻敲了敲桌面。平时他们两个的普通PK并不会到这种拼命的地步,只能说是黄少天自己悟性够强,摸透了他的套路。

真是了不起。他淡淡地笑了笑,起身向外走去。

不过如果明年他还能打下去的话……黄少天就不一定能有今年这么嚣张了。

 

“累不累?”兴欣众人挨个走过蓝雨队员的面前。勾住黄少天手指的时候,叶修微微加了点力道,若有所指地问道。

“还没拿到冠军呢怎么会累?”黄少天挑了挑眉,神采飞扬地望着他。

“那就好。”叶修慢慢放开手,“好好打,别给哥丢脸啊。”

黄少天闻言翻了翻白眼,却是点了点头。

“你等着看我夺冠吧!”

喻文州看着他们两个放开了还有些颤抖的双手,于心不忍地摇了摇头。

“真厉害。”苏沐橙走过来,微笑说道。

“怎么样,服不服?”黄少天笑得格外得意。

“明年继续来。”苏沐橙哼了一声,甩了甩头发。

“行啊,我等着你。”黄少天答应得干脆。

“别太嚣张啊!”方锐满脸郁闷地看着他,“明年让你哭出来。”

“有本事你就来啊!”黄少天继续嚣张。

“前辈加油。”乔一帆走过来握了握手,礼貌地祝福道。

“你也是你也是。”

 

记者发布会,兴欣出席的是叶修、苏沐橙、方锐。叶修大致谈了谈这次失利的原因以及蓝雨的战术布置,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点了点头,说:“大致就是这样了。”

“各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兴欣今年新添的新闻发布官问道。

记者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有人勇敢地站出来,问了他们一直关心的问题:“请问兴欣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当然是继续努力下去。”叶修答道。

“那您呢?”

“我吗?很遗憾,我可能没办法陪着他们了。”叶修淡淡地说道,“关于退役发布会和新队长的任命兴欣会在夏休开始之后正式发布,谢谢大家的支持。”

现场一片沉默。尽管是早就模糊确定的事情,在场的记者们还是感受到了叶修退役带来的巨大冲击性。有的女记者的眼眶已经红了。

“那就这样吧。”叶修点点头,兴欣众人准备离开,这时那个提问的记者忽然深深地鞠了一躬。

“叶神再见。”

“叶神再见。”

“叶神再见。”

“叶神再见。”

…………………

在他的带领下,现场记者齐齐地弯下腰,向这位在联盟战斗了十多年的大神表达了他们最真诚的敬意。

“谢谢。”叶修回头,有些意外地道了声谢。

他是开创了嘉世王朝的男人。

他是建立过兴欣神话的男人。

他是战无不破的斗神,他是四冠加身的队长,他是荣耀的教科书。

他是永远的传奇。

 

身为获胜队伍,蓝雨众人在进入会场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气氛和自己心情的强烈反差。在回答完几个例行问题之后,有个眼眶依旧通红的女记者问道:“刚刚叶神在发布会上宣布了退役,请问你们对此有什么感受吗?”

喻文州一愣,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黄少天。伴随着他的动作,蓝雨的人还有台下的记者都望着黄少天。黄少天和叶修关系好是都知道的,现在又是刚打完比赛,他的态度也是相当值得琢磨。

黄少天看着众人目光落在了他身上,知道他应该表个态,于是就低头开了话筒。可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下面的记者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他有些愣神地看了看话筒,然后也茫然地看着下面的记者。新闻发布官还以为黄少天的话筒坏了,正准备过去看看,却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响起——

“我们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喻文州说,“叶修前辈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是我们最强的对手,是联盟中不灭的传奇。他的精神和成就是我们所有人为之奋斗的目标。”

“队长说得没错。”黄少天忽然出声,对下面的记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感受太多不知道从哪说起所以刚刚失声了……

“他永远是我们最好的对手。”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道,“他这个人本身,就是荣耀。”


评论 ( 32 )
热度 ( 248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