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35


半决赛兴欣客场对蓝雨的那天晚上G市下了大雨,雷声和闪电在漆黑的天幕上分外热闹。可是瓢泼大雨也没有消退粉丝们的热情,G市的体育场座无虚席,蓝雨主场对战兴欣,十一赛季半决赛第二场比赛,二十点整正式开始。

联盟发展到了第十一个年头,各方面的运作都趋于平稳。网游在不断更新,而与此相对的,地图也是一年又一年的推陈出新。在强弱分化明显的常规赛中,地图所造成的差距可能并不是多么显眼,但在季后赛强队与强队相碰撞的时候,选图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每个队伍都有自己的风格,选择适合自己风格而又能限制对手风格的地图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各队都很乐意在地图上多下点功夫,就像上一场兴欣的擂台赛,地图就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而现在看来,这个道理,对于蓝雨,也同样适用……

“最后一击!哈哈包子你可以下去了!”夜雨声烦跳起,一个银光落刃起手完成了一套令人眼花缭乱连击将包子入侵的血槽打空。包子入侵是兴欣出战的第三名队员,黄少天也是第三名,不过他只用百分之四的血量就换掉了包子入侵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以接近满血的状态迎来了他的第二名对手。
君莫笑。

蓝雨地图选的是田园果林,几片长势喜人的果树中掩映着几栋错落有致的小草屋,是蓝雨擅长的野外图。君莫笑和夜雨声烦各在一片果林中刷新,然后不约而同的走了中路。
“老叶老叶你走的是中路吗?”对话框里率先蹦出来了黄少天的问题。而叶修没有理他,顺手敲了个“呵呵”上去。黄少天那边也没了反应,可他操纵的夜雨声烦却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了一栋小草屋的屋顶上。
……现场的观众都沉默了。黄少天这个动作颇有童趣,有种要干坏事的即视感。而黄少天也没有辜负众人对他的期待,夜雨声烦再次纵身一跃,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一颗樱桃树上,除了晃掉了几颗果子外,并没有其他的大动静。而大地图上,君莫笑正在不疾不徐的往这赶。
蓝雨粉们觉得,他们的王牌,肯定是个刺客。

“人呢人呢?”夜雨声烦猫在树上,开始肆无忌惮的刷屏。眼见君莫笑接近却视而不见的继续装傻,“叶修你不会是躲起来了吧?我跟你说这可是半决赛出来出来我们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现场的嘘声响起。兴欣粉丝纷纷鄙弃着黄少天的这种行径,同时在心里为他们的队长捏了一把汗。黄少天在前面的树上藏着准备偷袭呢!叶修却无知无觉的继续向前走。
就现在!
君莫笑来到了夜雨声烦隐匿的那棵树下。叶修变幻视角间看到了树下的果子,心下一凛直接抬了视角往上看去,同时千机伞在手中飞快的一抖变幻成了枪形态。而黄少天时机把握得也相当精准,叶修抬视角的同时,技能已经使出,夜雨声烦从树上直冲而下,一起落下的…还有纷纷扬扬的树叶和乱七八糟的树枝和野果。叶修终于知道黄少天的目的了,用飘落的树叶阻碍大部分的视角,而树枝…造成小部分伤害。

“你就这么喜欢树吗?”两人的对战以黄少天的偷袭正式开始。不得不说他这次的手段还是很有用的,机枪扫射中夜雨声烦还是瞅准机会补了好几剑,现在君莫笑的血量已经降到了百分之八十五,叶修找了个机会向黄少天表达了一下他的鄙视之情。
“嘿嘿,不服你来把树砍了啊!”黄少天分外得意,可是手上的操作却是又稳又准。树盲战法只是来了个好头,要想搞定叶修,接下来还是相当困难的。
“呵呵,你说的。”叶修很快回道。而黄少天还没明白叶修说的什么意思,一颗手雷向黄少天身后的树上抛去。紧接着,弧光闪,拔刀斩,背摔。黄少天用拔刀斩应对的很快,可叶修比他更快,一记背摔把他撂倒在了树下。黄少天何尝不会受身起来,可这时被炸了一下的树枝已经争先恐后的落了下来,蚂蚁虽小也是肉,一大堆树枝落下来,伤害也够让人心疼的。更微妙的是,黄少天三段斩逃出树枝的包围圈之后,整棵大树轰然倒塌,扬起一地的尘埃。
“叶修你有种别跑!老是跟树过不去干什么!你回来!”黄少天怒了,怎么这树一次次的跟自己过不去,还是不是蓝雨的地图了?现在两人血量又持平了,黄少天咬牙切齿的赶上躲远放冷箭的叶修,夜雨声烦又和君莫笑缠斗在了一起,黄少天了没手下留情,剑剑犀利无比,到最后血量差距也没拉开,叶修也没占多大好处,百分之四的血量进去下一局,算是正儿八经的平局。不过接下来唐柔却是没能完成一挑二,蓝雨擂台赛积一分进入团队赛。

蓝雨的粉丝们表示心好累。叶修表示,他也对黄少天的能作程度有了新的认识。只有蓝雨队员们都不动声色,很快进入了团队赛的准备状态。


团队赛地图出来之后,队里叶修苏沐橙方锐几人脸上表情都有些不对劲,弄得随队过来的陈果心里忐忑不安的,“这个图有什么问题吗?”
“老板娘,你知道这是什么图吗?”方锐扭过脸来,很严肃的问道。
陈果有点茫然的看着蓝雨拿出的那张地图。地图的名字很有意思,叫冷山之巅,顾名思义,就是一座山的山顶。毕竟是山顶,所以地方并不是很大。可除了地方不大之外…
“啊,这么小的地方,刷新点在哪?”陈果以为她终于找到了重点。
“在半山腰。”叶修说,“各队沿着山路上去。”
“哦。”陈果听到叶修的解释,又有些茫然了,心说那你们一个个这么严肃干嘛,又不是没见过,“这个图对我们不利吗?”
“嗯。”令陈果没想到的是,叶修竟然真的嗯了一声,这下把她的心给吊了起来,“啊?这个图难道我们没有见过吗?”
“没有。”出声的还是叶修,“确切的说,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没见过。”
“那…”陈果有些着急,还欲继续发问,被一旁的乔一帆拉住了,“陈姐,我跟你说,队长想战术呢。”
“啊?啊,哦,对不起对不起。”陈果幡然醒悟,现在正是叶修考虑对策的关键时刻,她倒是给他们添乱了,赶紧道了歉正襟危坐,听乔一帆解释。
“这个图是绝杀图。”乔一帆小声说,“你看山顶是不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掉下去的话,就算是忍者也很难爬上来,除非是用机械旋翼飞上来,并且这还是要在落地前,因为这个高度,落到地面上基本上就是死定了。”
“那我们…”陈果欲言又止。
“我们不是没有见过绝杀图,可是罗辑还有包子他们都没有系统练过。因为绝杀图现在已经很少用了,一般中小战队对阵豪门的时候会用这个拼一拼,因为变数比较大。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加速了他们的失败,但是也不乏有阴沟里翻船的队伍。只是季后赛中据我所知没有用过绝杀图的。再加上地图方面的系统训练是属于训练营的内容……我们常规赛有接触过几张,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系统的练习一下。所以这个情况对我们来说是相当不利的。”乔一帆说道。
身为老板,陈果还是知道这次兴欣的团队赛出战阵容的。叶修,苏沐橙,方锐乔一帆,安文逸。第六人唐柔。前面四个都还好说,三个老将,乔一帆的功底又扎实,训练营出身,问题不大。陈果知道叶修主要不放心的,还是安文逸。
“唔,敢用绝杀图,蓝雨的胆子也真够大的。”叶修和方锐苏沐橙研究完地图,冲众人笑了笑,“既然他们都这么豁得出去了,我们也得豁出去才行啊。”说完他看向安文逸,“加油,别有压力。”
安文逸略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方锐在一旁说道,“哎呀没事没事。你不是还会飞吗,有天使的翅膀你还怕什么。”
而这时叶修看向了唐柔,“和前几次差不多,操作稳一点。”
“嗯。”唐柔点头答应。
“那差不多了,走吧!”叶修吩咐了两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带队出了准备室。陈果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模样,忽然心里就安定了下来。尽管叶修今年有意培养队员的自主性,尽管队里的队长权利在慢慢移交给苏沐橙,但是叶修就像兴欣的定海神针一样,只要他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抽着烟,或者只是在跟方锐互喷垃圾话,但是只要有他在,就算是输了,心里也满满的都是希望。
因为叶修…他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如叶修所说,双方队伍刷新在山腰两侧,绕着一个曲曲折折的山路盘旋而上,到达真正的战场。而山路的狭窄程度也是难以想象的。的亏都是职业级,换了普通的玩家来,不死上十几二十次是上不来的。而双方的上山顺序也有讲究,兴欣这边打头阵的是叶修,方锐殿后,而蓝雨那边第一个露面的是郑轩,殿后的是喻文州。只是两边人自然不可能客客气气的等人上全了再开打,几乎叶修上到山顶的瞬间,格林机枪就架起来了。而那边的步枪游离也抢先开火,子弹一瞬间布满了整个山顶。


三段斩!子弹的掩护下,双方的队员都上来了。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在公屏说两句呢,三段斩就攻过来了。而叶修反应也快,收了枪一个拔刀斩就迎了上去。这边乔一帆娴熟的放了一个刀阵,沐雨橙风的手炮高高扬起,方锐往前挪了挪想暗搓搓的补个捉云手给黄少天结果被忽然冒出来的束缚术吓了一跳,堪堪躲过又对上了卢瀚文递过来的重剑…这场团队赛,就以这么一个争先恐后的节奏正式开始了。


“叶修你敢不敢靠边一点?”叶修和黄少天现在都在最中间的位置,黄少天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抢杀兴欣的牧师,而叶修一直在前面挡着让他分外恼火。因为地方有限,一个个都恨不得把人直接扔下去,简单粗暴却又干脆省事。黄少天也是一直把叶修往边上逼,结果君莫笑那是寸步不让,坚定不移的当着小手冰凉的护花使者。
“你先跳下去,我肯定去追你。”叶修一记天击递出,同时在频道里闲闲的说道。黄少天没理他。事实上这两人比赛的时候说的话都能互相当空气直接无视。
剑影步!冰雨在千机伞变成的长矛上猛的一磕,就君莫笑变幻武器的那一瞬间,黄少天爆了手速用出了剑影步,残影堪堪与叶修使出的天击擦肩而过。叶修想也没想,反手三大反坦克炮向小手冰凉的方向发射了过去,苏沐橙的策应也及时送上,炮火向着剩下的四个残影招呼了过去。
迎风一刀斩。黄少天忽然从离叶修极近的地方现身,君莫笑反应已经够快了,可是一个格挡还没架起来就被夜雨声烦的剑捅了个结实。叶修顺势扔了个板砖过来,被黄少天一剑挥开,剑定天下起手之际,一个手雷在两人中间悄然落下。黄少天脸色猛的一变,可惜收招已经来不及了,来自苏沐橙的手雷将他整个人掀飞了过去,而与此同时,一个六星光牢将沐雨橙风牢牢套住,不远处的流云一个三段斩就斩了过去。叶修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然而之前一直针对苏沐橙的郑轩将火力集中在了他身上。再加上黄少天又直直的向安文逸那边奔了过去,方锐被喻文州缠住短时间内无法脱身,叶修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最后他打定了主意,一记滑铲加背摔之后,直接飞枪到了自家治疗身边。
所谓艺高人胆大,就是这样了。这么大点的地方,也就叶修还能飞枪飞的这么猛。
“老叶你烦不烦啊!”黄少天正和挡在小手冰凉身前的乔一帆交手,看到叶修过来直接一记拔刀斩挥了过来,“没事能不乱飞吗你怎么不飞下去啊。”结果黄少天字刚打完,一只脚就踏进了暗阵。还好他反应迅速,直接一个逆风刺把自己转了出来,可他现在面临的是伪双鬼拍阵,光明了不到一秒钟,直接转到了君莫笑的暗阵中。
何为点背,黄少天算真切的体会到了。尤其是身在暗阵还受了牧师的一个圣光打,这感觉别提多难受了。黄少天凭记忆慢慢往外走,并没敢随意乱闯,因为他清楚,刚刚他已经把牧师逼到了比较边缘的地带,要是他一不小心掉下去,就是真的悲剧了。

升龙斩!黄少天的屏幕刚恢复过来,他就抓紧一个急停加转身动作停了下来,同时一个升龙斩攻去,堪堪躲过叶修递来的矛尖。夜雨声烦距离悬崖边只有三步路了,要是刚刚叶修那里天击判定成立,夜雨声烦这会应该已经开始自由落体了。看到千钧一发之际黄少天竟然走了出来,叶修也有点意外,不过并没有太惊讶,反倒在频道里调侃了句,“怎么不下去玩玩?不是挺喜欢边上么。”
“你烦不烦啊,要去你去我送你上去。”黄少天回答的同时已经有了动作,落凤斩接着斩下,却是又踏进了灰阵。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颗击发式的手雷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的面前。黄少天心底默念了一句压力山大小天使,挥剑把手雷向叶修那边打了过去,同时夜雨声烦跳起,躲过了一寸灰的满月斩,一记剑刃风暴直接向君莫笑招呼了过去!
命中!
君莫笑在悬崖边翻滚着,夜雨声烦的剑刃风暴无疑是将他推下悬崖的重要一击。而就在黄少天准备收手去收拾牧师的时候,夜雨声烦却不受控制的向外飞了出去。
气功师技能,捉云手,千机伞打制的十二个技能之一。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就这么抱在一起,翻滚着,掉下了悬崖。


“太无耻了!简直不能忍!我去你能再卑鄙一点吗?”公屏里黄少天的话滚动着,一行又一行,看起来是已经放弃了生还的希望,可实际上他在做最后的挣扎。虽然两人是一块掉下去的,可是黄少天心里清楚,特么的叶修那个不要脸的是个散人,有机械旋翼可以飞!而他绝对没有再上去的可能了,所以绝对不能放开君莫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更何况他本来就是被拉来垫背的!所以黄少天现在是爆了手速,刷屏之余还不断在进行小范围攻击,目的就是为了让叶修没有切换武器形态的时间,造成的后果就是夜雨声烦看起来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死死的黏在君莫笑的身边,还在不断进行攻击。
“你烦不烦啊?”叶修也无奈了。黄少天现在整出来的就是无限流打断,他根本没办法用机械旋翼飞起来,眼看就要到地面了,逼得也是格外的紧,明显的要死死一双的节奏。两人剩余的血量都不少,但落地前无论怎么缓冲都没有用的。绝杀图的意义就在于,它只有一个战场。脱离开那个战场,你便不会有可能成为生还者。所以黄少天干脆试都懒得试了,就是扣紧君莫笑,不让他有半点生还的可能。

最后他的目的达到了。兴欣和蓝雨都看到自家队员中,一个头像蓦然灰了下去。
“呃,好像…殉情。”苏沐橙的炮火没有停,忽然在公频里吐槽道。而那厢喻文州心照不宣的回了一个笑脸,双方重新排兵布阵。团队赛开始还不到五分钟,王牌就双双阵亡,这种事情在正常比赛里实在罕见,但是绝杀图的话,确实是很正常的。这便是它的魅力,更高的风险,更大的变数,更严峻的客观因素。在绝杀图里,说不定能力越高,活的越短。
捉云手!方锐使出了捉云手拉过了卢瀚文。而郑轩的弹药却接二连三的飞过来逼得他不敢往边缘靠。都失了一个王牌,从数量上看双方还是持平的。但是地图是蓝雨选的。虽然绝杀图算的上是一把双刃剑,但是从局面上来看明显伤兴欣伤的比较狠。蓝雨选图毕竟会重点练一下,可是兴欣季后赛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个。这是其一。其二是,蓝雨有一个弹药专家。虽然枪炮师的威力比较猛,但是弹药专家毕竟专营炸弹,而炸弹的爆炸掀飞功效在这场比赛中,重要的无可替代。因此这场比赛的主动权,实际上一直在蓝雨手中。
双方第六人入替,唐柔上来直接顶到了前线,而蓝雨在没了黄少天之后,恢复到了那种以守代攻的状态,软刀子,放冷箭。蓝雨以一种有条不紊的方式带起了节奏。
荣耀!
整场团队赛只有不到十分钟。蓝雨看似放手一搏的用了绝杀图,实际上是稳操胜券的把住了兴欣的软肋。而兴欣在这次比赛中暴露的缺陷,也给了年轻人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半决赛第二场,就这么以一个历史性的团队赛落幕了。蓝雨兴欣一比一平,比赛进入第三轮。




评论 ( 11 )
热度 ( 162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