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34

荣耀联赛第十一赛季半决赛第一场,兴欣主场迎战蓝雨。而同时晋级的霸图和轮回将在第二天展开对抗。而身在H市的嘉世队员们,自然都不会错过这个学习参观的机会,早早的来到了萧山体育馆等待比赛开始。

“嗯,这次是叶修前辈首发呢。”闻理望了望场内,对邱非说。两队互相握完手,叶修就直接留在了台上,而蓝雨那边的卢瀚文见状也留了下来。还没到比赛时间,叶修和卢瀚文,两个年龄差距差不多是联盟最大的人,干脆就这么着站在台上聊起了天。弄得一边的裁判都有点无语的往这边打量。邱非也忍俊不禁,看着这个场景觉得格外和谐。


“叶神你真是太卑鄙啦!”比赛地图是一个湖心岛,岛四周是一片水上长廊。而卢瀚文被叶修几次阻截,逼迫,强制变向弄得整个人都有些思路不清,干脆就在队频里喊了出来,“来我们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呵呵。”叶修那边跳出来了这两个惯常用的字,“现在不就在堂堂正正的打吗?”

卢瀚文泪奔了。那有种你别迂回啊!有种你别乱走位啊!有种你不要神出鬼没的冒出来啊!敢不敢不用地图优势了?!明摆了就是欺负他年轻,整个地图用的出神入化的。
卢瀚文嘴上憋屈,心理素质还是挺好的。传统套路拖不过叶修,就只有一条路了。一记剑定天下起手,卢瀚文开始了不管不顾的强攻。其实也不算是不管不顾,卢瀚文还是用脑子的。可是这个局面,他不管用不用脑子,结局…都差不多………
“长教训了?”喻文州看到卢瀚文满脸郁闷的下场,问道。
“嗯…”卢瀚文面相还没完全长开,一张包子脸皱在了一起,“队长以后我会多注意复杂地图的训练的!”
“知道就好。”喻文州笑了笑,接着看比赛。叶修今年的出战场次相当不固定,因此蓝雨的派兵布阵也没有刻意的针对性,所以卢瀚文才会碰上叶修。年龄差摆在那里,经验差也是与之成正比的。再加上兴欣毕竟有些主场优势,卢瀚文这一场也没有多少可以指责的地方。
蓝雨第二个上场的是李远。召唤师在这种地图上倒是容易讨巧,管你行踪如何,我有千军万马来挡。李远也不负众望的拖了挺久,结果最后还是从藏身的地方被找到了开始被不客气的虐杀。毕竟人家的图,你再熟悉有人家自己熟悉吗?况且对方还是亲自选图的叶修?
不过李远的努力不是没有效果,叶修一挑二送走李远的时候已经濒临红血,一挑三看起来是没有可能了。
可喻文州的心头却浮起了一丝不安。擂台赛的出战名单是早已定好上报的,蓝雨第三个出战的是郑轩。而兴欣……
兴欣第二个出场的是莫凡。红血的君莫笑硬是耗掉了枪林弹雨百分之二十的血量,而毁人不倦一开局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大地图上,可以看到毁人不倦在亭台楼榭间隐蔽的穿行着。
兴欣这张图,选的很有特色,用的人,也很有特色。郑轩看到毁人不倦的时候已经被近了身,仓促之下的反击又被莫凡因势利导在建筑间绕起了圈。莫凡在场上依旧一句话不说,自带CD依旧明晃晃的招人惦记,可是无论是意识还是技巧,都比以往强了很多。神出鬼没一波爆发的忍者在弹药专家的光影里穿行,带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血花。
余血百分之二十六,莫凡胜。


黄少天从座位上站起来,很随意的整了整衣服。蓝雨现在的士气并不高涨,毕竟对方只是第二个人,可是自己这边,第四个人已经上场了。而黄少天对此好像并不算太在意,对喻文州示意了一下就走了出去,在路上对上郑轩,又收获了一句“哎,压力山大啊黄少”,结果还没等到他说话安慰,那小子就忙不迭的把他推上了台阶。黄少天站在那里,有些郁闷的轻轻挠了挠头,往蓝雨的方向望了一眼,嘴里嘟哝了句什么,然后就上台,坐下,插卡,登陆。夜雨声烦出现在了游戏画面中。

经过之前几次周旋,再加上这个地图黄少天也不是没见过,他心里对于莫凡会出现的几个地方已经有了把握。所以第一眼没有看到毁人不倦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看似随意的找了个站位观望。
顺便刷刷屏。
“人呢人呢?还打不打了打不打了?不打赶紧GG吧!每次都这样你可真有耐心,不过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哦,你要是一直不出现裁判会判黄牌的!哎呀我记得你吃过这方面的亏啊,怎么不记呢,难道你们队长一直没说过?”黄少天这边刷屏的频率很协调,如果在网游就能看到一个个的文字泡源源不断的飘起来,掉下去,飘起来,掉下去…
莫凡比较僵化的一点是,他对待所有对手,都会用同样一种模式。他的个人风格决定了他的对战方式,而同时,他的拾荒经历让他能用一种在所有风格的攻击面前脱身。可是比赛中,没有“脱身”这么低级的要求。像下棋一样,先手后手都要争一争,更不要说比赛的主动权了。
而莫凡…他并不计较这些东西。或者说,他的思维模式就是打败对手,自己不死就行。其他的就没太有所谓了。这样的思维模式注定了他不会有多技巧性的胜利。之前莫凡被称为大神杀手,是因为他的路子太野了,神神秘秘的一搞让本来就容易疑神疑鬼的大神们想的更高深莫测了。结果一年摸底下来,莫凡的风格被摸得透透的,大神们也不在他这个偏门的阴沟里栽倒了。而叶修发现莫凡这个特质还是比较适合团队赛的,再加上莫凡一直需要和他人的配合训练。所以本赛季叶修针对莫凡的训练计划主要在团队赛的磨合适应上。莫凡的个人问题叶修并不是没有注意过,可这种问题比较直观,莫凡自己得了教训之后,应该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而现在,要给莫凡的教训的人就摆在那里,就看他能不能妥善应对了。
忍法·空蝉双杀!
黄少天这边一句话刚刚发上来,毁人不倦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按理说黄少天这时候应该打着字准备继续刷屏才对,可是夜雨声烦从从容容的一个拔刀斩拨开,同时后跳,躲过了这一记攻击。而莫凡反应也很迅速,一个烟玉之后接了一个雀落。可在紫色的烟雾中,夜雨声烦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剑影步。七个夜雨声烦的身影在毁人不倦周身盘旋。而毁人不倦的雀落,却是结结实实的扑了个空。

地心斩首术。忍者飞快的结印,但在结印即将完成的那一瞬间,一把光剑斜刺里穿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那双匕首上面,音响里甚至还能听到金属撞击的一声脆响。判定成立,地心斩首术被打断。莫凡敏锐的察觉到接下来的情况会是什么,飞快的放了一个替身草人准备脱身。但是他的反应快,黄少天的速度更快,一个连突刺之后接了一记上挑,紧接着是剑落长空后接了一记风残草尽,大招接连发出,逼得莫凡格外狼狈,偏偏又没办法还手,一会的功夫就红血了。

“起手方式太单一,这在个人赛是要吃大亏的。”方锐托着下巴说。
“嗯。”叶修点头表示赞同,“等他回来你跟他沟通一下。”
“毛?我?”方锐快要跳起来了,“我跟你说我来兴欣两年了那小子跟我说过的话都没超过十二句!还沟通?他肯听我说三句话就不错了!不行不行不行,换个人。哎呀我得走了,你们好好安慰安慰他啊。”
说完方锐就一溜烟的冲到了台上,遇到下场的莫凡还灿烂的打了个招呼,接着就闷头扎进了比赛室。而那边的喻文州见状却皱起了眉头。叶修,莫凡,方锐。这三个人风格各有不同,但毫无疑问都是能拖的角色。而今天地图选的又比较复杂,摊上这几个人,对地图的利用可以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如果喻文州估计的没错的话,下一个很有可能是对方的阵鬼或者召唤师。不过无论哪一个,前面的方锐就够黄少天受的了。如果方锐把黄少天挑下去,那就意味着蓝雨最后一个人宋晓要一挑二甚至一挑三。换句话说,黄少天要是败在了方锐手上,而宋晓又不能一挑多的话,蓝雨就会输掉两个人头分,这种情况下,团队赛想要扳回局面,相当困难。
所以比赛的关键现在在黄少天手上。黄少天能多打掉一滴血,蓝雨的胜率就大上那么一点。
剑落长空!
双方第一次碰面,黄少天率先出招。方锐自然不会去走中路,而黄少天也知道这家伙的话大部分都是扯淡。在公频里刷着屏把鬼鬼祟祟的海无量找到之后,连招呼都没打一声,一记干脆利落剑落长空直直的攻了过去。方锐也不是什么善茬,一面气盾在千钧一发之刻撑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记气贯长虹。黄少天也不退,冰雨的角度一偏,夜雨声烦整个人开始旋转。正是逆风刺的起手式。
海无量收招便退。黄少天的逆风刺可不是闹着玩的,至少能隐藏半个身位格以上,并且判定和伤害都不是气贯长虹能比的。多退一步还是更保险一些。可方锐没有想到的是,逆风刺收尾阶段,夜雨声烦前进了半个身位格多的位置,剑气即将爆发而他也准备反击的时候,冰雨不偏不倚的递出,剑客七十五级大招回风式,避无可避。
方锐在心里惊叹了一下。黄少天本赛季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了。剑客单一职业的招式并不算很多,但是黄少天好像一夜之间弄出来了很多之前没有出现过的技能衔接,并且抓住了这些技能的相似之处来混淆视听。并不只在技能的衔接上,技能的切换上黄少天的机会主义风范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抓住一切可能,精确到每一个细节,尽最大的可能迷惑敌人。
方锐皱了皱眉头,不过手下毫不懈怠,一个念气罩很快就撑了起来。而黄少天会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吗?幻影无形剑的光华绽出,强力输出下念气罩消失的很快,而等念气罩破裂之后,黄少天果断取消了幻影无形剑,接了迎风一刀斩,紧接着是落英式流星式接连攻击。时机把握的精准老道,方锐一时都被他带走了节奏,血条哗啦啦的往下掉。

“黄少太棒啦!”卢瀚文看得热血沸腾,“要是能一挑三就好啦!”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黄少天虽强力没错,但是方锐也不是吃素的,被黄少天压着打可不是猥琐流的风格。
气刃!瞅准剑定天下的缓冲时机,海无量搓搓手发出了一记气刃。夜雨声烦不得不后跳躲过那一记半透明的攻击,同时不甘心的递了一个上挑。不过好歹算是打断了黄少天的连击。不过这时候海无量的生命值已经降到了百分之六十多,而夜雨声烦还有近百分之九十,并且大部分都是莫凡刷下去的。

情况不太好啊!方锐有些心焦。兴欣本来的大好优势…不会真的栽黄少手上吧?

真的栽了。黄少天也算是摸透了地图了的,他没有给方锐利用地图的机会,反而一直强势的引领节奏。方锐只能抓住一切空挡慢慢磨,毕竟强攻不是气功师的强项,好容易把黄少天磨到百分之三十的血,方锐那边已经灰屏了。他慢慢站起来,有些落寞的往台下走去,中途遇到乔一帆,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感觉怎么样?”叶修微微笑了笑,问他。
“那小子,比以前难缠了!”方锐有点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太鬼了!玩的出神入化的!”
“呵呵。”叶修笑了笑,“熟悉了就好了。”
方锐盯着屏幕不吭声了。黄少天一个风格固定的人都能有所改变,他一个刚转型不久的人,应该也得有所突破吧?
总不能太落后不是!

应和了喻文州的猜想,兴欣接下来上场的是乔一帆。乔一帆上场还是正儿八经的问了声前辈好的。然后两人就开始周旋。黄少天抱着一挑三的想法打得很谨慎,而乔一帆也应对的很小心。再加上阵鬼对于近战系本身有些讨巧,黄少天就这么以血换血的磨了一寸灰百分之三十多的血量就扑了。

宋晓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了上去。路上碰到黄少天被他拍了拍肩膀顺便念叨了几句。宋晓飞快的应了两声躲开了黄少天的魔音穿耳接着不紧不慢的刷卡登陆。

气功师的中远程对阵鬼的压制还是有一些的,百分之五十五换百分之七十还算划算的样子,或许一不小心蓝雨就可以翻盘了。
可那是一不小心。面对英姿飒爽的战斗法师寒烟柔, 大心脏先生表示他压力略大。想要一挑二也得看看挑的是谁,用不到一半的血去挑兴欣的王牌,他又不是黄少天,试一试可以,但是要有多大把握就是难为他了。

擂台赛告一段落,兴欣以一个人头分领先。接着团队赛的地图出现在了蓝雨众人的面前。丛林小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掩映着一座商业小镇,欧风的建筑在茂盛的树丛中若隐若现。
“我去这地图…兴欣是想搞拆迁流吧?是吧是吧?”黄少天见到地图就想起来让他印象深刻的兴欣对霸图的那场拆迁流的比赛,“地图选的太像了也。”
“异曲同工。”喻文州说,“可是拆迁流的先决条件很多,霸图的那场比赛我个人认为是不可复制的。”
“不过看兴欣说的那么轻松的样子…”黄少天说,“不管怎样我觉得还是应该盯好他们的召唤师。”
喻文州点点头,“这个是必然的。”
关于拆迁流,蓝雨身为一个有召唤师的队伍也研究过。可是技术部把厚厚的一沓资料放到会议室的时候李远脸都白了,不断申诉说他只有高中学历看不懂这东西,最后被半强迫的试了一次没有计算好时间把自己压在了坍塌的树屋下。从此拆迁流在蓝雨就被放弃了,技术难度太大。由此喻文州估计拆迁流对兴欣来说也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不过该防范的还是要防范的。他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带队上了比赛台。

兴欣出战的是叶修,苏沐橙,包荣兴,唐柔,安文逸。第六人罗辑。蓝雨是喻文州,黄少天,徐景熙,卢瀚文,郑轩,第六人宋晓。

“召唤师是第六人。”上台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说道。喻文州轻轻颔首表示自己知道,同时又在脑海里把可能出现的情况梳理了一遍,确认没有疏漏之后刷卡登陆。
双方刷新的地点都是在丛林外围。可是树林间只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小道简单粗暴的通向了镇中心广场。所以当蓝雨看到兴欣众人的时候,他们就站在广场的两侧遥遥相对。紧接着,双方远程率先开火。

兴欣的队伍很完整。喻文州一搭眼看过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说明没有人去提前换人了。至于是在交战是主动换人还是自动入提,这个就看兴欣有没有事先安排了了。而目前蓝雨要做的,应该是尽量集中作战,不给兴欣提前换人的机会。
随着距离渐进,黄少天和唐柔已经交上了手。拔刀斩对上天击,各退一步之余,叶修和卢瀚文加入战局。苏沐橙不断飞炮调整角度占领高点,郑轩在不停的对她进行干扰。双方的治疗都在后方被远程护得好好的,唯一的变数就是……包荣兴。
灭神的诅咒抬起,一个六星光牢蔓延在包子入侵的脚下。本来冲向枪林弹雨的流氓情急之下竟然来了一个翻滚然后直直的向索克萨尔奔来。喻文州一时之间开始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在兴欣的战术体系之内。
如果在的话,那兴欣的突破口…是我吗?
喻文州下达了围攻包子入侵的指示,同时开始了吟唱。卢瀚文已经脱身向包子入侵攻去,而寒烟柔并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一个豪龙破军,直直的向索克萨尔这边攻来。
果然。
一个束缚术在唐柔冲上来的那一瞬间释放。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寒烟柔在那一瞬间猛的变向,大部分身体却也被笼罩其中。小手冰凉的恢复术立即跟上,那厢沐雨橙风的炮火接二连三的落在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身上。
兴欣在分散战局。包子入侵和流云的战斗正在往广场的边缘推移,而叶修和黄少天的战圈也是朝着另一个方向挪动。郑轩挡在了喻文州的前面应对唐柔,徐景熙就在他们的后方。
不能散。喻文州分析完局势,心中有了判断。队频中指示下达的同时,蓝雨开始收缩战圈。

比赛开始第八分钟,包子入侵阵亡,昧光自动入替。而在此之前,流云已经成了蓝雨第一个死亡的角色。而罗辑入替后,一直在广场的中心战圈辅助战斗,并没有去做大工程的打算。
这是不会用拆迁流的意思吗?
喻文州走位避开一只灵猫的攻击,在队频里下达了分散攻击的指示。这种情况下,拆迁流的伤害无疑会小很多。

比赛开始第十一分钟,以近乎交换的方式,治疗双双阵亡。召唤师继续辅助攻击。战局收敛,罗辑被黄少天近身。

比赛开始第十七分钟,罗辑阵亡,而与此同时,索克萨尔身后的钟楼突兀的坍塌,索克萨尔直接死亡,连带不远处的枪林弹雨也直接红血,被沐雨橙风一个热感飞弹干脆利落的解决。
喻文州看着灰下来的屏幕苦笑。在他们以为拆迁流再也不会实施的时候,兴欣毅然决然的使出了拆迁流。但是操纵者并不是他们一直预想的召唤师,而是一直处在高点辅助攻击的苏沐橙。数十次的炮火擦过,那座钟楼已经摇摇欲坠,而昧光临死前,操纵灵猫给予了最后一击。
真的是最后一击,没有悬念的,蓝雨的团队赛最后以失败告终。


“很厉害。” 比赛结束,蓝雨排着队和主场队握手告别,走过苏沐橙身边的时候,喻文州诚心诚意的称赞道。
“谁说拆迁流是召唤师的特长啦!”苏沐橙粲然一笑,“下次要小心哦!”

“卑鄙,真的是太卑鄙了!”,黄少天走到叶修面前,愤怒的斥责道,“拆迁流了不起啊!能不破坏公物吗?”
叶修笑了笑,握住他的手,“看你们还挺期待拆迁流的样子,就来一个给你们看看。你看我们多贴心。”
“土匪!太土匪了!下场比赛你们等着点!”黄少天抓着他的手死命的晃了晃,声音里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嗯,我等着。”叶修慢悠悠的说道,“不过花草树木可不是随便拆的啊,少天。”
“叶修你给我滚!”
蓝雨众人表示已经习惯了他们两个一握手就不松开的情况,自顾自的绕开了他们的副队长。





评论 ( 6 )
热度 ( 182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