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31

*下章是兴欣的比赛。就不打叶黄tag了…想看的话明天可以去主页看看。

苏沐橙和陈果在三亚玩了六天,叶修在G省也待了六天,这倒是叶修出道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休个年假。


“一会就走了了么?”黄医生去上班了,黄少天的妈妈正在客厅翻报纸,看到黄少天和叶修从屋里出来,就顺口问道。
“嗯,中午十二点半的飞机。”叶修答道。
“啊,那没法在家吃顿饭了啊。”黄妈妈有点失望,“怎么是中午的飞机,听说中午的飞机不安全。”
“下一班就太晚了。”叶修笑笑,“坐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相信国航的。”
“怎么你们放假放的这么短啊…”黄妈妈抱怨道,“我就不去送你啦,当电灯泡也没什么意思。”
“哪里还用麻烦您啊。”叶修穿上衣服,向黄妈妈告别,“我就不去打扰叔叔了,您替我说一声。”
“嗯,会的会的。”黄妈妈摆摆手,瞄了眼黄少天,觉得自家儿子真是不开窍,“我说叶修,你现在还喊叔叔阿姨啊?”

黄少天愣了一下。
叶修系扣子的手猛的一顿。

“不喊叔叔阿姨难道喊伯父伯母啊?”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你听着不别扭么,那么老套。”
这明摆了就是在装傻给叶修台阶下。黄少天是知道叶修家里情况的,叶修那么多年没回了家,好不容易回去了一趟还被赶出来了,心里肯定会有点愧疚。现在在自己家里,就算自己爸妈再喜欢他,毕竟相处的时间短,这时候就让叶修改称呼真的是有点难为他。黄少天抬眼看到自己娘不满的脸色,心虚的把头别了过去。


叶修一直没吭声,一个个的慢慢把风衣的扣子扣完。黄少天站在一边,有点纠结的想着自家娘的脸色,冷不丁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妈。”叶修松松的拽住黄少天的手,往前迈了一步,有些郑重其事的喊道。

“哎~”黄少天妈妈立刻应了一声,脸上带着笑意瞪了黄少天一眼,把黄少天弄得格外郁闷——“我说你们不带这样的啊,不喊爸妈比亲生的都疼,喊了爸妈我还有地位吗?是不是亲生的啊?妈我伤心了。”

“行啦行啦别贫了,赶快走吧不然误点了。叶修想着过来比赛的时候来吃个饭啊!”黄妈妈愿望达成,笑眯眯的把人往门外推,末了叮嘱黄少天一句,“东西,别忘了给。”
“知道啦知道啦!”黄少天挥挥手,两人就下楼离开了。

看了看时间两人决定坐出租车,结果要死不死的摊上了一个蓝雨粉的年轻司机。这样一来两人在车上就不可能说什么了,黄少天坐副驾驶大部分时间都去和司机聊天了,叶修被晾在后座听得心累。

“好啦,到啦!”到了机场司机死活不收钱,摸出来账号卡要让黄少天签名,黄少天签完又乐呵呵的递到了叶修面前。叶修签完在底下垫了张五十的还回去,接着就赶紧拉着黄少天走了,任凭司机在后面怎么喊都充耳不闻,穿过人流挤到了一个还算安静的地方。

“那个司机真能聊。”黄少天心有余悸,“妈呀怎么这么能扯,快把我们队的人的三围都问出来了,出租车司机真是个神奇的行业。”
“就是,我觉得他一定是玩剑客的。”叶修抱着胳膊,很诚恳的说道。
“滚滚滚滚。”黄少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摸了摸兜,掏出来个盒子,“我妈让我给你的。”
“什么?”叶修嘴上问着,手里已经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的东西倒也挺容易猜,一条细细的银链子,末端镶着一颗钻石,钻石下面又挂了一个戒指。叶修看了看戒环内侧,较粗的部分刻着比较深的Y.X。
“给我的?”叶修并没有拿出来,反倒合上盒子问黄少天。
“废话。”黄少天看他又合上,问,“你不喜欢啊?不喜欢也得拿着。我妈老早就去订做的。她说戒指是可以卸下来的,等方便了再戴上。”
“给错了。”叶修把盒子递给他,“你那里那一个才是我的。”
“不可能啊,我记得这个是你的名字啊。”黄少天纳闷的从脖子里拽出来了自己的那条,冬天衣服厚领子高叶修还真没注意他是什么时候戴上的,“没错啊这个就是我的名字…哦不对!”
黄少天幡然醒悟,好像他得戴叶修名字的那个来着?他默默的把链子从脖子上摘下来,又默默的把叶修的那条带了上去。
“智商捉急啊。”叶修笑了声,勾了勾黄少天的手指,“给我戴上。”
“哎呀你麻不麻烦。”黄少天嘴上抱怨着,还是转到了叶修身后给他戴上。银链子被黄少天戴了半天还有些温度,叶修觉得挺舒服,看着四周没人,他把黄少天拽过来亲了一下,“怎么什么都让你们家里准备好了。”
“不然呢?”黄少天和他靠的很近,呼出的气息有些滚烫,“你来一趟我爸妈总得有些表示吧?你都卖身喊爸妈了。”
“我也没想到会让喊的这么快啊。”叶修有些无奈,黄妈妈那一下也弄得叶修措手不及,“喊了就喊了,早喊早轻松。”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当汉奸的潜质啊。”黄少天撇撇嘴,“多个娘感觉怎么样?我就纳闷了,我妈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丈母娘挺好的。”叶修笑,“你喜欢的你妈也喜欢啊,这不是很正常。”
“能要点脸吗?什么叫我喜欢的我妈也喜欢啊?”
“不对么?”叶修气定神闲的反问道。
“…赶你的飞机去。”黄少天把他往登机口撵。
叶修笑了笑,他也没带什么东西,在一堆拖着大包行李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我走了啊。”
“走吧走吧。”黄少天揣着兜看他进飞机,“下次比赛再见啊。”
“嗯。”


两三个月而已。说好过,也不过是十几场比赛。说不好过,看黄少天情人节发的微博就知道了。一篇洋洋洒洒的长微博,字里行间全是对联盟情人节不放假的控诉,沙发还是叶修抢的,两个小红蜡烛凄苦的摇曳在那里,后面的转发跟了一串的火把。
无论群里怎么八卦,如何旁敲侧击,两个当事人依旧安然自若的训练,比赛,聊天,打电话。

除了荣耀,还有生活。



蓝雨的成绩在三四名风雨飘摇了一阵后稳步向前,轮回的第一今年当的一点也不肃静,几次被踩下去又险险的爬上来。与其说轮回不如从前强势了,倒不如说,各队都发力进步了。没有常胜的强队,也没有永远的弱旅。这一点在嘉世身上体现的格外明显。三十八轮常规赛后,新嘉世以第十六名的成绩留在了联盟,开始了他们第二年的征战生涯。队长邱非的最佳新人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如今也顺理成章的落了下来。反观上层,今年季后赛的竞争尤其激烈,前五名被几大强队牢牢占据,后三名的席位在三零一虚空呼啸雷霆百花之间走马灯似的变幻,最后还是锁定了三零一雷霆还有呼啸。至于几大豪门,后期发力都格外迅猛,蓝雨在最后一战以一个完美漂亮的十比零收官,超越轮回一分坐上了常规赛第一名的席位。轮回霸图相差三分分列二三名,兴欣相差两分位列第四。微草最后一战负于三零一一分之差排到了第五。这样一来,季后赛竞争的激烈程度,完全可以预见了。


“哈哈老叶我是MVP!”最后奖项的评选结果出来后,叶修去给黄少天打电话,听到那边带了些兴奋的声音,“我跟你说啊,联盟别的地方不靠谱,用MVP预言冠军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每次都准了!这次肯定也不例外,你就等着吧!”
“呵呵。”叶修提醒他,“张佳乐呢?”
“张佳乐那是天生的不可抗力!不算!我跟你说我从小到大幸运值都是五星的,我小的时候准备自己出门去北方找我爷爷奶奶,本来打算做汽车去,后来我想了想临时换了火车,结果据说那辆车出事了你知道吗,我一定是有神灵保佑的人品都是满格………”黄少天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叶修站在俱乐部的露台上经受着方锐等人不怀好意的窃笑,还是很淡定的拿着手机听着。黄少天的MVP也在情理之中,蓝雨的成绩摆在那里,黄少天的贡献功不可没,其他队伍表现不能说是不好,但有能力竞争的老将都打起了轮换,周泽楷倒是和黄少天条件差不多,但毕竟蓝雨才是常规赛冠军,MVP不给黄少天倒显得不科学了。

“……总之我们要封闭训练啦!这几天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说的就跟我们不用训练一样。”叶修无奈,黄少天怎么忽然犯二了,“你不会是喝醉了吧?”
“怎么可能,这时候喝什么酒啊,我就是忘了…都那么久没见了,要断联系想着要跟你说一声…好啦好啦,我们蓝雨在四强赛等着你!你要是输给王杰希就太丢人了!”
“嗯。等着你。”叶修笑了笑,“然后打败你。”
“做梦呢。”黄少天不客气反击了回去,“到时候肯定是我们打败你!”







评论 ( 20 )
热度 ( 173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