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 】成途 29

叶修出院是在比赛的后一天,病好得差不多了的人自然而然地犯起了烟瘾,叶修看着医生,很真诚地问:“以后我抽烟没问题吧?”

“可以。”医生瞥了他一眼,有些冷淡地说,“如果你不想活太久的话。”

“……”叶修拉起来黄少天就走。不过赶过来报销医药费的陈果听到了,直接叉腰把人拽住:“哎叶修你等等,医生说什么你听到了没?”

“咳咳。”叶修很淡定,“老板娘你看我要回家收拾东西少天又马上就要走了……”

“以后不、准、抽、烟!”陈果皱着眉头,“无论是训练室还是宿舍!宿舍我可以叫人去查房,总之就是不准抽!老魏也是一样,不要想着可以去公会部偷着抽!”

“天台还是可以的吧……”叶修有点无奈,“真的不能全禁啊,会死人的……”

“你还知道会死人啊,”陈果板着脸训他,“你知不知道你的肺炎为什么迟迟不好?就是因为你平时抽烟太多把肺给弄坏了!你看看你的片子!转成重症是要人命的你知不知道!”

“……嗯。”叶修无奈,“老板娘这事我们以后再说哈……我先回去一趟。”

“哦……行。”陈果勉强地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着离开两人喊,“不用着急着回队里!好好珍惜最后的二人世界!”

这当然是废话。

到家叶修洗了个澡就被黄少天压着滚到了床上,叶修是病人,每天能睡上十二个小时,但是黄少天可是健康着呢,在陪床上睡得他憋屈,一个星期来把一个二十多岁的健康青年折腾得快欲求不满了。扑上来就亲,还亲得一点章法都没有。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连话都忘了说了,完全用下半身思考。

 

这就是见面少的痛。

 

第二天叶修醒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赶飞机走了,他坐起来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意识到,生活已经回归正轨。

该异地的继续异地,该训练的继续训练。

同时,中国荣耀联盟的常规赛,也照常地进行着。

第二十一场常规赛,几大豪门继续领跑,轮回八比二胜越云,微草五比五平雷霆,兴欣九比一胜义斩,而蓝雨却主场二比八惨败于霸图。

记者发布会上。

“能不能请喻队长谈一谈这次比赛失利的原因?”有记者早就按捺不住了。强强对撞,鲜少出现这种压倒性的比分,而蓝雨这次仅有个人赛得到了两分,除了擂台赛没有守住之外,团队赛更是败得一塌糊涂。

而这些的根源,就是他们的王牌,黄少天。

“嗯,这次比赛我们出了一些失误……”喻文州不紧不慢地开口。蓝雨的队长比不上兴欣的难缠,可也差不到哪里去。众所周知,蓝雨的队员个个风格独特,很多时候重大的失误就是因为他们风格上的硬伤。然而蓝雨队伍队员的包容也是近乎丧心病狂的,比起风格同样独特的兴欣有过之而无不及。记者们对此也十分头疼,可无奈蓝雨上下同心,喻文州和和气气地分析比赛有责任尽量往自己身上揽,他们想发难都很难,只得竖起耳朵听,找找有没有可以发挥的地方。

“呃,这个还是我来说吧。”黄少天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表情平静地面向记者,“这次比赛的失误,责任全在我身上。”

记者们有些意外。这种事情之前也出现过几次,但黄少天像这样把责任大包大揽地全揽在自己身上还是第一回。

“那黄少能谈一谈造成失误的原因吗?”有记者提问道,“是不是你家里的情况还没有解决,所以这次影响了状态呢?”

“家里的情况?”黄少天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收到喻文州的示意才反应过来,“哦,你说叶……啊,”他差点把叶修两个字说出来,“已经没问题了。这是我个人原因,和别的事情没有关系。团队赛是我和队伍脱节太严重了,和队友配合并没有衔接好,从而让张新杰有了机会布局从而各个击破。擂台赛我将会继续首发,多给新人一些锻炼的机会。嗯,就这样,我会继续调整自己的状态。不知道你们还有别的问题吗?”

记者们都是无奈。这话和喻文州要说的话应该差不了多少吧?只不过由黄少天说出来更多了些诚意罢了。这黄少天也真是,平时的话唠劲呢?一扯到自己身上就没了?你倒是多说点啊!这样报道出来和之前几次大同小异,没有什么可以深挖的点了。可他们也没有办法,黄少天的态度摆在那里,他们也不好拽住不放。话又说回来了,一场失误而已,多大点事?可关键是这是年前最后一场比赛啊!记者们也想弄场精彩的报道刺激销量,带着年终奖回家过年。而蓝雨,好像是打定主意不给他们这次机会,不管记者们如何旁敲侧击,喻文州客客气气地又说了几句就散了,那边霸图的回应也是不痛不痒,根本不管记者的死活。

 

“少天你的意思是,把守护天使留在后方?”临近年关,蓝雨会议室里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团队训练的复盘,“然后让宋哓来我这边?”

“嗯,这样小卢跟我可以形成配合。”黄少天说,“可这样一来宋哓的压力会比较大,但同样,我们也给他们的牧师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样一来我们会有机会同时带走牧师和那个剑客……然后我可以针对这边打一套,这样他们要么换要么过来围我。换守护难度比较大应该不会选,然后我可以再切回前排。主要是你们……”

“黄少你的思路很棒,可这些事都要你去做,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听完黄少天的想法,众人脸色都有些复杂,郑轩忍不住说道,“黄少你给你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不止给你自己的压力大,全队的压力都跟着被你带大了……”宋晓接着说。

“呃,的确。”黄少天承认道,“所以队长让我先说一下看看你们能不能适应……”

“事实上,少天的打法现在有一些变化。”喻文州接口道,“表现得不太明显,但是你们应该可以感觉到。更多元、更富有变化性,同时也能发挥更稳定了。不过这样也会造成与我们现行模式的脱节。同样的,这种方式对于他自己的消耗也比较大。”他顿了顿,“我们原来团队赛的模式也不是不可以保持,但我个人的想法是,我们可以配合少天这次改变,做出一些适应性的调整。不过这种调整就如你们说的那样,给每个人的压力都会大一些,因为我们是要配合上少天的节奏,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

“事实上我的打法风格也并没有太熟练。如果你们不能接受的话,我还是可以调整过来的。”黄少天补充说,“可以团队赛保持原来的模式而我自己在擂台磨练一下,这都不要紧的。就是……感觉这是一个进步的契机,我不想轻易放弃这次机会。”

“不用勉强。”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有意见可以尽管提。”

“我没有意见!”卢瀚文说,“我会加紧训练不给黄少拖后腿的!”

“呃,小卢,这不是拖后腿不拖后腿的问题……”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卢瀚文倒是很让人放心,他年轻,可塑性还很大,潜能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对于调整总是适应得很快,而其他人……

“算了算了,我也习惯了,”郑轩说,“黄少你加油啊。我也得加油了。唉上次你就打得我够呛,这次也是压力山大……”

“没意见没意见。”宋晓表态。

“队长你们放心大胆地去做哈,我尽量努力。”李远摆摆手,徐景熙也跟着说:“我们尽量配合。”

“那行,明天起我们就放假了,”喻文州看他们没有什么意见,也就做了决定,“大家假期好好休息,回来我把训练计划改好给大家。”

“没问题没问题,队长辛苦了哈。”众人都摆摆手,喻文州也没再交待什么,就这样散会了。

 

“队长你说这次效果会怎么样?”队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黄少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喻文州聊天,“我觉得如果是个惊喜的话,应该季后赛的时候再给其他队伍看看啊,先瞒着他们这样多好,想到王杰希皱在一起的大小眼我就忍不住地想笑了……”

“我们也需要调整。”喻文州笑了笑,“烟雾弹就由少天你来放吧,有没有问题?”

“没有没有,你放心吧。”黄少天摆了摆手,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有些心神不宁地看了看手机,“队长你也辛苦了,放假也得加班……”

“没关系的。”喻文州说,“说到底还是少天你的压力比较大吧?长时间持续这样的打法下去,对你本身的消耗也比较大,也会影响战斗续航能力。”他看黄少天有些紧张的状态忍不住问,“在等电话吗?”

“嗯?嗯……”黄少天有些含糊地答道,“队长你什么时候走?”

“马上了。”喻文州好像猜出了什么,“是叶神要来吗?”

“唔,我想让他见见我爸妈……”黄少天终于等到了电话,迫不及待地往楼下蹿,“队长我先走一步了再见!过年好!不要太累!一周后再见啦!”

“嗯……”喻文州只来得及应了一声,黄少天就不见影了。他摇头笑了笑,看了看外面偏暗的天色,把手中的文件收了起来。

 

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黄少天给他们所有人开了一个好头,而自己,也都要努力了。

为了蓝雨,为了梦想,为了他们告别多年的冠军。

蓝雨,要先熬过一个漫长的冬天,才能争取到一个热烈的夏天。

 

不过在这之前,他们队里有个人好像先去迎接春天去了……喻文州看了看大楼阴影里的两个人,摸摸鼻子,决定不去打招呼了。


评论 ( 29 )
热度 ( 153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