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28

“房间号17065,密码789456,郑轩来吧。”众人得不到回应郁闷地刷了一会屏准备放弃,结果这时君莫笑又出现了。顿时群里又是一阵哗然,而叶修却干脆地下了线,留下郑轩叹着“亚历山大”去了竞技场——没办法,谁让黄少天知道他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呢。不过郑轩不是一个人,跟他过去的还有暗搓搓去围观的闲人。中午时分,大都没事,躺床上玩手机的,在线看电视剧的,和人聊天的,都抱着看八卦而不是看比赛的心态登录进了竞技场。而开好房的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涌入的众人,嘴角抽了抽,当下就开始在公频里刷屏:“卧槽怎么这么多人?郑轩呢郑轩呢郑轩呢?你小子怎么带来这么多人?我就跟你打一场你不愿意也不至于吧?还有围观的!你们不睡觉不训练干什么来了?是有多闲啊你们?赶紧走赶紧走赶紧走。”

众人哪里会理他,只有王杰希反问了一句:“那你在干什么?”

“我跟我队友切磋一下不行啊!王大眼你怎么这么多事!”黄少天愤怒地谴责他。

“队友不就在身边么?至于拿叶修的号秀恩爱么?”王杰希一语道出众人心声。

“我用错了还不行吗?卧槽不要告诉我叶修没给你们解释!靠靠靠靠靠——”黄少天反应过来叶修是不可能说这种事的,当即一阵无语,不理他们直接到了场中央开打,结果不到两分钟就跪了。

围观的人包括在场上的郑轩都傻眼了。

“黄少你逗我玩呢?”郑轩傻眼了,“亚历山大啊,是不是队长跟你说什么了?我以后午睡还不成吗?”

“哦没有,我就是有点不适应,”黄少天很淡定地说,“来来来我们继续。”

然后还满头雾水的郑轩和黄少天开始了第二局。

“有没有觉得黄少天出招有点不对劲?”观众席上,王杰希忽然问张佳乐。

“是有点……”张佳乐也注意到了,“感觉不是平常的套路……有点乱……这真的是黄少天在操作吗?”

王杰希沉默地又观察了一会:“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别扭……”场上,黄少天又输了第二场。郑轩已经说不出话了,在那里直叹亚历山大。身为队友他何尝不知道黄少天今天的打法不对劲,可看说话方式确实是黄少天无疑。他也不知道黄少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碍于场上有围观的人也不好直接问,憋屈得要死只能默默地开始第三局。

第三局又是郑轩险胜,他瞄了瞄公频上的讨论,有点冷汗,在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放点水。而黄少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打完这一场,干脆利落地退出,给郑轩发短信开了另一个房间,继续。

 

而围观了这一切的叶修没有做任何评价,打了个呵欠,说:“慢慢打,我去睡会。”

“去吧去吧。”黄少天正开场呢,头也不抬地说道。叶修有些郁闷地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回到床上躺下,却又补充了一句:“不许开语音啊!”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不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睡觉赶紧的!怎么这么烦人啊。”

被又一次嫌弃了的叶修叹了口气。他知道黄少天把千机伞折腾够了自己也领悟了点什么,现在正兴致勃勃地拿郑轩练手。事实上风格这种东西不是说变就变的,而黄少天也没有想着彻底转型,他只是想把散人的玩法体会加到对战中去。从而让自己的打法更利于变通。以黄少天的天分体悟到什么东西也正常,并且叶修没有给他任何提示,也就是说他没有受到叶修风格的影响,练就了自己的散人风格。可现在他想把这种风格融合到单个职业里,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弄不好还会把原来的风格弄得不伦不类的。

可叶修不打算干涉什么。这些都是黄少天自己的事,他觉得黄少天自己完全可以做好。就像当年那个在魏琛旁边的少年单枪匹马就能从嘉王朝众人围攻下潇洒突围一样,就像那个让联盟改变规则的天才少年出道两年就能捧起冠军奖杯一样,叶修一直知道,黄少天很优秀。

他是值得信赖的队友,也是值得尊重和重视的对手。对于那些他需要自己完成的事情,叶修只用在赛场上等着他的成果就好。

而黄少天自从换了房间之后就没有再输,又打了三四场仍意犹未尽,最后郑轩迫不得已把喻文州喊来求饶才得以脱身。而黄少天抬头正看到叶修睡得正沉,便蹑手蹑脚走过去把被子给他盖好,嘴里还抱怨了句什么,就坐在一边的床上抱着手机看视频,偶尔还会再抬头看看睡觉的人。

而被离开房间的众人却被黄少天勾起了好奇心,有几个闲着无聊的还开了讨论组继续讨论。奈何刚刚没有录像也没有多少具体的分析材料。于是说了两句散伙,决定等周六比赛再去仔细分析。

结果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周六蓝雨对百花的整场比赛,完全不见黄少天的身影。

个人赛没有,能理解。擂台赛没有,也就算了,百花于锋守擂成功,丢了两分团队赛补啊,结果团队赛,面对于锋和邹远的是卢瀚文和宋晓。而他们的王牌呢?这次连迂回暗杀都没有,彻底地消失了。

人呢?一再看到蓝雨空空荡荡的选手席,记者们早就忍不住了,蓝雨6:4险胜百花后,蓝雨的新闻发布会,问题一股脑地冲着黄少天的缺席问去了。

“嗯?你们问少天吗?”喻文州看上去也有些意外,没想到黄少天的缺席会引来这么大的关注,“哦,他的家人病了,他去照顾一下,赶不回来。”喻文州很平静地答道。

而记者们面对这一个再简单自然不过的答案,有些傻眼。实在是之前王杰希和叶修的病让他们都草木皆兵了起来……

而同时,也是险胜虚空的兴欣被记者问到了相似的问题。

“叶神住院已经近一周了,也缺席了这次的比赛,叶神的身体究竟有没有大碍呢?”一个记者率先甩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了。”苏沐橙对着镜头笑笑,“谢谢大家的关心,估计下次你们就能见到他了。”

“那,叶神平时有没有人在照顾呢?”有记者顺坡下驴地提问道。面对叶修多年的绯闻对象苏沐橙,这个问题听起来别有深意。

“主要是他的家人啊!”苏沐橙笑眯眯地看着那个记者,“有时候我也会去看看。”

 

而坐在一起看完了两场比赛的两人,此时正在讨论一个严肃的话题。

“也就是说出于你们家亲戚的缘故,你今年过年还是回不了家喽?”黄少天问叶修。

“嗯,我妈的意思是不要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回来。”叶修说,“我爸还没松口呢。”

“哦,那就去我家吧。”黄少天很认真地说,“我妈昨天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尽量让你过年过去见见我爸。”

“……过两天再说吧。”叶修有些含糊地答道。

“什么再说啊,到底去不去去不去?”黄少天不肯放过他,“还有不到两周,提前说好,我爸妈好提前准备。没事的,又不会刁难你,怕什么。去吧去吧!”

“嗯……”叶修撑着额头认真考虑了一下,抬起头来满脸的视死如归,“你说去就去吧……”


评论 ( 15 )
热度 ( 180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