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26 传说中的富二代

叶修住院第三天早晨又下起了雨夹雪,外面空气又湿又冷,但是叶修却意外地好了许多。于是在叶修诚恳的建议下,黄少天放叶修出病房透透气,顺便去接一下他们的早饭。然而在他们走到大门口看到唐柔苏沐橙两个妹子打着伞过来的同时,也看到了撑着伞走过来的叶秋——事实上,叶秋不是重点,重点是叶秋伞下的人。

叶家双胞胎的母亲。

“妈。”叶修最先反应过来,迎了上去,“怎么来这么早?”

“不来这么早我怎么知道你住院的时候偷跑出来?”叶秋把伞合起来,抖了抖水,闻言幸灾乐祸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而叶修一脸无奈:“我就是出来透透气……”

“嗯。”叶修的母亲点了点头,“那现在回去吧,顺便让医生看看病情有没有加重。”

“你们吃饭了吗?”叶修从一边的苏沐橙手中接过早饭,问自家的妈妈和弟弟。

“在机场吃了。”叶修母亲答道,同时看了眼苏沐橙,笑笑,“这是……”

“苏沐橙,队友。”叶修答道,“那是唐柔,也是队友。”他对两人偏了偏头,“这是我妈。”

“阿姨好。”两个姑娘微笑着打了招呼,接着对叶修点了点头告别离开,“我们就不上去了。”

“嗯……”叶修眼神飘忽了一下,拉过来身后的人,“妈,这是……”

“黄少天是吧?”叶修母亲看了黄少天一眼,眼神很自然,并没有去刻意地打量他,“我看过你的比赛视频。” 

“呃,阿姨平时还会看比赛吗。”黄少天干笑了两声,眼神有些茫然地瞄向了一旁的叶修——看我的比赛干嘛?她儿子的三十七连胜她看了吗?

叶修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我觉得我妈在逗你玩……

果然知母莫如子。

“嗯,比赛里不是话挺多的一个小伙子么,怎么今天这么安静?”叶修母亲微微笑笑,说道。

“……”黄少天第一次因为有人说他话多而不好意思。他眼神飘忽了一下,假装镇定地说:“嗯,比赛的时候多说话也是一种战术……我平时没有那么多话的……”

没有才怪。在场的直接受害者腹诽。

“是吗。”叶修母亲笑了笑,“少天家是南方的?”

“嗯,祖籍就是G省的。”黄少天答道。

“哦。”叶修母亲点了点头。这时候四人也回到了病房门口,只见一个医生拿着输液的药瓶黑着脸站在那里。

“干什么去了?”医生看到叶修就皱起了眉头,“九点输液忘了吗?还到处乱跑,你知道你现在情况很不稳定吗?万一冻着了再加重半个月别想出院!”

叶秋斜眼瞄到叶修挨训了之后笑得极为得意,而叶修也只能走进去默默坐好,等输液。

“还发烧吗?”叶修母亲过去摸了摸大儿子的额头,“怎么弄的?”

叶修对于他妈这样的动作有点不习惯,有些不自在地偏了偏头:“没什么大事……很快就出院了。”

“都快转重症了叫没什么大事?”叶修母亲略略有些嘲讽地看着他,“要是有什么大事我还能见到你吗?”

叶修不吭声了。

黄少天第一次看到叶修的说话功能被压制住,他觉得自己留在里面不好,但是走出去又太突兀,只好默默地……看窗外。

叶修母亲继续看着他,忽然就叹了口气:“以前你和叶秋长那么像我也能挺容易地认出来。”

叶修看了眼叶秋,兄弟俩都没有作声。

“现在也能认出来。”她继续说道,“不过……以前是太熟悉了,现在是有一个太陌生了。”

“妈。”叶修低声说,“你来不会就想说这个……”

“我还能说什么?”她偏偏头,平静地说道,“你也是我生的。回家就和你爸打交道,把我给忘了?”

“没有。”叶修叹了口气,“妈你有事直说,这不是你的风格。”

叶修的母亲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家?”

“妈。”叶修无奈地提醒她,“我不是被赶出来的吗?”

“现在回去就不会了。”她答得很肯定,“看你爸每次接电话的时候幸福的那样……”

“那我的事怎么解决?”叶修看她,“我爸松口了?”

“嗯……其实我觉得那个姓苏的妹子长得挺漂亮的,人也乖巧。”叶修母亲笑笑。

“嗯。”叶修赞同地点了点头,叶秋瞥到黄少天有些紧张地绷直了身子,“她算是我认的妹妹,妈你要真的喜欢可以认成干女儿。”

黄少天继续保持之前的动作看向窗外。

“都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以后也一起过也不要紧的。”

“人家要嫁人的。他哥哥之前说了,我要敢娶她他在地下也不会原谅我的。”叶修面不改色地胡扯。

“那个姓唐的妹子是唐书森家的千金吧?”叶修母亲一脸平静地转移话题,“人长得也挺漂亮,挺利落的,家里条件也好。”

“人家看不上我。”叶修很淡定。

黄少天摸出手机来百度唐书森。

“别啊,你们不是一起工作么。相处久了自然就有感觉了。”叶修母亲锲而不舍。

“妈你别闹了行不行。”叶修无奈了,“我对象在这儿呢。”

黄少天有些僵硬地转过身来:“阿姨。”他说得有些别扭,“我和叶修真的是在交往。”

叶修母亲这次是在仔细地打量他了:“还挺沉得住气的么。”她笑笑,“我要是不想让你们在一起呢。”

“恋爱自由,婚姻平等。”黄少天迅速地冒出来了这么一句,想想觉得不对劲,补充道,“您能不能给个理由?”

“需要理由吗?”她很淡定地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您同意吗?”黄少天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很认真地问道。

“没有。”她摇了摇头。

“妈……”叶修看不下去了。

“哦。”黄少天点了点头,“那,我尊重您的意见,同时我也保留我的权利。”

叶修的母亲看了黄少天半晌,点了点头:“挺好的一孩子。”接着她看向叶修,“我可以帮你劝劝你爸。”

叶修不为所动:“所以条件呢?”

“今年退役回来帮我。”叶修母亲答得毫不含糊,“三年内你要做到能接我的班。”

“……累死我啊。”叶修哀怨地看了眼叶秋,叶秋冲他比了个保重的手势。

“答不答应?”叶家夫人挑眉看看自家儿子。

“嗯,答应。”叶修说,“你何必这么急着退休呢。”

“还要南方北方两处跑,多累啊。”叶修母亲笑笑,“每年要有三四个月呆在G省……”她看着叶修忽然有了精神,摇了摇头,“不要有了媳妇忘了娘啊……不过,还是早点把人带回来……”

 

叶秋和叶家母亲待到中午本来说要一起去吃饭,但是医生告诫说叶修绝对不能吹冷风,所以中午还是只有黄少天陪着叶修。而憋屈了一上午的黄少天很有耐心地把两人送出了楼才扑上来掐叶修的脖子让他交待情况。叶修很认真地想了想,十分概括地说道:“应该就是家族企业女总裁要退休回家找儿子接班的故事?”

“所以你不仅是个红N代你还是个富二代么?”黄少天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富二代空虚寂寞冷放弃家里锦衣玉食出来打游戏,还把一堆屌丝弄得羡慕嫉妒恨?卧槽老叶你能不能再屌一点?能不能了?!”

“哪里有你这么夸张了。”叶修说,“叶秋跟你说我离家出走的版本是什么?”

“你爸准备让你们应征入伍的时候你染上了网瘾抢了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黄少天一口气说了下来。

“嗯,事实上当时我爸我妈的意见发生了分歧。”叶修说,“叶秋当时特别天真地想着我要入伍的话他就不用去了,事实上情况是叶秋是一定要部队的但是我未必。我妈当时就在考虑让我以后接手她们那边的企业了,因为她说叶秋性格和我爸一样太老实了不适合混生意场,而我爸坚持让长子入伍。所以后来他们决定让我们两个都去军队磨练几年。叶秋当时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离家出走这条路他走不通。”

“所以让你代劳了?”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以为我和叶秋一样那么笨只凭空猜吗?”叶修说,“当然是想尽一切办法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我忽然觉得叶秋好可怜。果然是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难怪他叫你混蛋,还真的不是在冤枉你……”

“叶秋已经很幸运了,他现在的工作挺适合他的。”叶修说。

“在哪里?”黄少天好奇这个问题也挺久了。

“国安局。”叶修说,“具体哪个部门我忘了。”

“真棒。”黄少天说,“我真的对你们家一群能人没有别的评价了。有钱有权有势你还来联盟凑什么热闹啊叶总裁!快点包个鱼塘钓鱼去吧赶紧的!不过你真的要三年内接手你妈的企业啊,小学学历行不行啊你。”

“哥好歹拿了初中毕业证的。”叶修无语,“所以我妈给了我三年时间啊你以为她让我玩的?从底层自己往上爬。当初老头就是这么教导我们的。”

“那几个月在G市又是什么情况?”黄少天顿了下,继续问。

“我妈是家里独女,他们家族的企业大部分股份都在她手上,”叶修说,“本来企业重心在南方,但是我妈嫁过来之后就开始重点发展北方,南方不怎么管了……她应该是想让我从南方开始混。”

所以叶修退役后他们还不至于万年异地那么苦。

“叶修。”黄少天沉默了一会,说,“其实你爸妈对你挺好的吧?”

“嗯。”叶修说,“所以再不回家尽孝我就是真的混蛋了。”


评论 ( 19 )
热度 ( 224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