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25

“唔,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啦……工作比较忙……不过为了谈个恋爱叶修也挺拼的……我爸妈也不是着急着非要抱孙子的人,我爸就是气不过觉得他不学好败坏家教,他这边又是态度这么坚决,所以现在搞得挺僵的……不过他也算是有良心了,半个月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第一次老头一听是他立马就挂了,第二次接起来又把他骂了一顿,他也没回嘴。第三次是我妈接的,第四次也是我妈接的。到后来我爸忍不住了,直接说以后叶修的电话都让他接。其实就是想他大儿子啦,又不好直说,每次接电话都没什么好气。但是慢慢地应该会好一些,他要是留在家里倒是难办,不过在外面慢慢磨总会好一点,谁让我们家老头儿疼他呢……”叶秋最后像抱怨又像开玩笑似的,不过总归还是有点欣慰,“事后我听叶修说他还以为我爸会闹到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我后来想了想还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看着黄少天脸上有些担忧的表情,补充道,“这事确实有些麻烦,可也不是没法解决,你不用太担心……”

“嗯……”黄少天闷闷地应了一声,旋即问道,“万一你爸永远不同意怎么办?就算叶修今年退役回家了,我也要打几年的。也就是说,我的职业在最近几年内还是会被你爸嫌弃的,要他接纳我是不是还要有几年的时间?以及你说过你们家是直系的对吧?虽然你爸妈现在不着急,但是以后还是有传宗接代的需要吧?到那时候怎么办?”

“这你应该问他……”叶秋无奈地看着他。

“我就是打听一下你父母的态度。虽然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过这些事,但是我不想再问他了。需要他操心的事已经太多了,”黄少天顿了顿,“这些事毕竟是以后的事,考虑太早也没有必要……”

不过这却是最严峻的事情。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他从叶秋话里概括出了两个最大的矛盾点,然后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叶秋。事实上叶秋自己的态度也是一个关键,黄少天这两个问题一来是为了打探他父亲的态度,二来也是为了试探叶秋的态度……叶秋发现,黄少天比他想象的要冷静聪明得多。

“传宗接代的事,不是还有我吗……”事已至此,叶秋无奈地答道,“不过我觉得经过我哥和我的折腾,他对后代的期望已经降低了不少了。至于我爸什么时候能接纳的问题,说实话,现在的情况我觉得是六四分,还是在我会安安分分结婚生子的情况下。要是我不小心找了个男的……估计我们俩就得一块被逐出家门了。我看叶修的态度,最坏的结果应该是他就这样不回家跟他耗着,最好的结果……嗯,就是你能想象的了。”叶秋冲黄少天笑了笑,“如果我哥做了什么让我爸挺高兴的事,比如说为国争光啊什么的,或者说你获得了什么值得我爸认可的荣誉,我爸让步就很容易了……”

“呃,这样有点困难。我觉得我顶多就弄个见义勇为的奖什么的,估计还是市里的……”黄少天还真认真想了想,“我觉得你爸肯定不稀罕联赛冠军……”

“不着急嘛,慢慢来。”叶秋安慰了一下,“不过你现在需要操心的是我妈……这么跟你说吧,我妈是我们家最难缠的一个。别看老头比较喜欢我哥,但事实上我哥的性格比较像我妈。我妈一般不会生气,可是你根本猜不出来她在想什么。我家老头是军旅出身,脾气比较大也比较直,这种事实上是挺好对付的。但是我妈不一样,我哥小时候做点坏事能瞒过我爸,但是我妈面前他一扯谎就完蛋。我妈对你们的事也没有个明确的态度,这次她要来看上去是因为叶修生病住院了,事实上我觉得她还有别的打算……”

“完了,我觉得我今天肯定睡不着了。”黄少天一紧张就开始源源不断地往外吐文字泡,“你妈喜欢什么?她平时比较喜欢吃什么?清淡点的还是什么?她看什么样的年轻人比较顺眼有没有给你说过?她要待多久?要不要提前找住的地方?……”

叶秋第一次体验黄少天的说话功力,有点目瞪口呆地打断他:“不不,你等等……没必要这么紧张的,以我妈的性格,这种事她来之前就已经考虑好了。不过你一定要注意的事,我妈说话吧……可能不会太好听……”他看到黄少天有些不自在,摆摆手说,“别误会别误会,不是说她会骂你,我指的是,有点像叶修平时说话方式,比较随意但是步步逼人,把你呛到没话说……一般谈生意的时候在谈判桌上体现得比较明显。不过对你应该会客气些……”

“……原来嘲讽功力也会遗传吗。”黄少天感觉今天信息量略大,“嗯我回去做一下心理准备。”

“嗯,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我觉得叶修肯定跟你说不了这么多……”叶秋笑笑,“其实我也是有点私心在啦,他觉得没必要让你知道这么多,事实上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毕竟你知道的话应该能安慰安慰他,他心理上的负担也不会那么重。”

“嗯。”黄少天明白叶秋的意思,“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的,不管多困难……只要他不放手,我就陪他一起走。”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放了手我也会尽量牵回来的。”

“那我哥就拜托你照顾了。”叶秋看黄少天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地伸出了手。

“嗯,会的。”黄少天伸出手去握了握,有些郑重地说。

 

“所以我该喊你什么?喊嫂子吗?”回到病房门口,叶秋忽然说。

“……”黄少天面无表情,“我忽然想让你滚了。能正经点吗叶秋同志!”

叶秋笑了笑:“我还有工作要忙,晚上再过来。”

黄少天摆了摆手:“不用了晚上你不用过来了,晚上我守着,你去家里睡一觉吧,我把钥匙给你。”

“不用我订到宾馆了。”叶秋没有要钥匙,“那我就先走了。”

“嗯。”黄少天进了病房,发现苏沐橙正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抬头做出了噤声的手势。黄少天看着叶修挂着点滴有睡着了,便压低声音问苏沐橙:“什么时候睡着的?”

“刚睡着不久。”苏沐橙叹了口气,“又发烧了……换了种药。不过医生说肺炎症状好些了。”

“……我觉得他这两天睡得比上个星期一整个星期睡得都多。”黄少天也有些无奈,坐到病床的另一端发呆。

结果两人一坐就是一下午。兴欣的人来了一趟,给他们带了点晚饭。看到叶修还睡着就又离开了。苏沐橙说看他们无聊也跟着回了兴欣打算拿过来台笔记本电脑。黄少天出去透了个气,回来就看到叶修已经坐起来了,正看着他。

“终于醒了啊。”黄少天舒了口气,“头还疼吗?还烧不烧?要不要吃点东西?虽然一天睡十四五个小时但是好歹也要吃点东西……”

“不饿。”叶修这几天完全没有食欲,上次勉强吃了点东西难受了半天。医生只得又给他加了葡萄糖。“叶秋呢。”

“走了。”黄少天走过来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觉得还有点热,“还发着烧呢赶快躺下躺下。他说工作还有事就先走了。”

“哦。”叶修被黄少天猝不及防摁回了床上,顺势一带也把人拉了下来。他晃了晃有点昏沉的头,就着这个姿势抱着黄少天没说话。黄少天觉得他又有睡着的趋势,就挣扎了几下让自已躺得舒服一点,侧身搂住叶修的腰。冬天天黑得早,屋里也没开灯,窗外昏暗的天色映照下黄少天还能看清叶修的脸。他又靠近了些,在叶修腰上掐了一把,叶修无奈地睁眼看他。

“还睡,再睡真成猪了。”黄少天说,“有点精神啊,沐橙去给你拿电脑了。”

“拿来是你玩还是我玩?”叶修懒洋洋地伸手去摸黄少天的头发,却被人把手拽了下来。长时间输液的手因为不活动而显得有些僵硬,黄少天两只手给他捂住慢慢揉着:“你不玩我就玩啊不过没法PK真遗憾。说起来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我忘了让队长带走我一直拿着也不太好……”

“等等等等,”叶修打断他,“你自己不回去了?”

“还回去干嘛?你还没出院呢!”黄少天提醒他,“好歹我也得等到你出院了再回去啊。”

“那你就没法比赛了。”叶修说。

“当然,我已经请假了好吗。我想去比赛队长还不让呢,他怕我分心。”黄少天翻了翻白眼,“不要告诉我你还想着去比赛。”

“这倒没有。”叶修说,“其实你要现在回去,训练还来得及。我没记错的话,这次你们是对百花吧?”

“嗯。”黄少天说,“想都不要想了,你没出院呢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不要这么不相信我们蓝雨啊,搞得定的。”

“……算了。”叶修也没再劝他。又闭上了眼。

“别困啊。老叶你还行不行啊。”黄少天看着他继续没精神也有些无奈,“不行你还是坐起来吧,总不能刚醒了又睡过去吧?要不要这么无视我啊一个大活人躺你旁边你就这么睡着了……不是老叶你告诉我你妈喜欢什么类型的?”

“喜欢我爸那种类型的。”叶修的手还在黄少天手里呢,他也没睁眼,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黄少天的手指骨,懒洋洋地答道。

“问正经的呢!万一她明天看我各种不顺眼怎么办?”黄少天真的没有遇到过别人看他第一眼就觉得不顺眼的情况,“你妈那个年纪的审美到底是什么样的啊,我是不是该换身庄重点的衣服?可是这个衬衫已经挺正了啊一点都不休闲!我平时都穿加绒卫衣的我觉得那样你妈看到会更不顺眼……”

“不用那么紧张。”叶修说,“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妈具体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但是你应该不属于她讨厌的类型。”

“滚滚滚滚滚谁是你家儿媳妇啊!”黄少天简直想糊他脸,“叶修你能不能正经点能不能?这真的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好吗,万一你妈看我不顺眼头疼的不还是你吗?”

“我也不知道……”叶修无奈说了实话,“其实我也有点紧张……”

“……”黄少天觉得他今天晚上真的不用睡觉了,“那你……从家出来的时候你妈是怎么说的?”

“叶秋都跟你说了啊。”叶修看了看他,“也没说什么,大抵就是我长了这么大没有对家里尽一点责任,还幻想家里能无条件地包容我做的事,十多年没有回家尽孝,回来就要挑战我爸的承受底线……”他搂了搂忽然沉默下来的黄少天,叹了口气,“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我还是觉得,我做人挺失败的……”

身为子女,不能被家里接受和认可,甚至被驱逐。

身为恋人,不能给对方一个完整的承诺,一个确定的未来。

身为队长,他当时还在退役与不退之间徘徊,不能给战队一个清晰明了的答复。

“累不累?”黄少天低声问,“我说叶修,你就没想过分手吗?”

“分手了之前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叶修说,“你还记得我那时候问你要不要跟我过一辈子吗?”

“唔,记得。”黄少天自然记得。夏休叶修来他家住的时候,大半夜的,抽风问了这个无聊的问题。黄少天当时回答的好像是,“叶修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啊,你以为我是不谙世事的大学生吗。我当初可是要跟你表白的人!都要表白了我当然是想好了一切可能,当然就包括这个了,不要说打算,按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我老了也肯定能看见你满头白头发在我眼前乱晃啊……”后面太长,黄少天自己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叶修好像很欣慰的样子,然后……就睡着了。

“我当时意识到,感情这种事情是双向的。单方面的承诺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如果我先放弃,那这一切就都被我毁了。”叶修说,“既然你觉得我们能走下来,而我也这么觉得,那应该就真的能走下来。”

“嗯……”黄少天仔细想了想,很认真地问叶修,“老叶我还没有跟你表过白吧?”

“……你还知道呢。”叶修无语。

“谁让我要表白的时候你把我词抢了,表白的话就那么几句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黄少天语速忽然就高了上去,“总之平时闲着没事就让我说句我爱你什么的真的很困难……”

“你刚刚就已经说了。”叶修犀利地指出了这一点。

“哎呀这不重要主要就是……很多方面可能我会比较迟钝,比如说我不可能特别温柔特别体贴能安慰你什么的,事实上我最做不来的就是安慰人啊经常跑题……”

“你要是做得到你就叫喻文州了好吗。”叶修忍不住吐槽。

“……难道你的理想型是我们队长?”黄少天的思维忽然跳脱了一下。

“怎么可能。”叶修回答得满脸严肃,“我的理想型是不话唠的黄少天。”

黄少天顿了一下,懒得理他:“哎我说到哪了……总之就是我可能不会是一个特别理想的,呃,伴侣,但你要相信我是可以和你过一辈子的!你爸也好你妈也好,无论怎么看我其实不重要,只要你还能坚持下来,我肯定就没问题!”

“嗯。”叶修笑了笑,“一辈子。”

 

真是的,拐了这么大一个弯,最后不还是在安慰他。


评论 ( 15 )
热度 ( 235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