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24



“不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说清楚。”叶修看着自家弟弟和自己一样的脸有点淡定不能,“咱妈怎么会说要过来?”

“你生病住院的消息你们电竞的报纸上都报道啦!”叶秋撇了撇嘴,“说得好像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工作献身似的,实际上就是感冒了不肯吃药吧?咱妈昨天问我了,我跟她说没事她还不信,非要过来看看。”

“啧。”叶修说,“明天我就出院了吧?”

“你想什么呢?”黄少天正皱着眉头研究病历呢,听到叶修这话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今天还在发烧你知不知道啊?你看看你这声音,嗓子里还不舒服吧?肺部炎症还很严重呢你知不知道?明天出院?医生说最少一个星期。老老实实待着吧。”

叶修苦笑了声,也没有抗争,一脸求助地看了看叶秋。叶秋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其实我觉得咱妈来主要就是想看看黄少天啊,”叶秋凑近叶修压低嗓子说,“咱妈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你挺过这一波光老头子不就好办多了?她又不会为难人家。”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叶秋。

“嗯……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叶秋很诚恳地看着叶修,“反正你也瞒不了多久了,直接告诉他呗,总比让他乱猜强。”

叶修偏头看了看一旁的黄少天,发现黄少天正满脸诡异地看着他们这神神秘秘的兄弟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如果这时候叶秋不在叶修肯定早就被轰炸无数次了。

“少天。”叶修喊他,“我跟你说点事啊。”

黄少天看了他和叶秋一眼:“你们家的事啊?你是想开了还是怎么着?”

叶修苦笑:“口气不要这么怨念行不行……咳咳,这事说起来有点复杂……”

“算了我跟他说吧。”叶秋打断他,“你看你的嗓子……”

叶修瞥了他一眼:“让你说指不定会说出来什么。”

“透露点你小时候的黑历史呗。”叶秋耸了耸肩,看到黄少天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某人十五岁离家出走的光辉历史……”

“那还不是拿的你的行李。”叶修说。

“这难道是很光荣的事情吗?!”叶秋瞪他,“你当我打包个行李容易吗?”

“我也不容易,所以就直接用了。”叶修毫无愧疚感,“长话短说,赶紧的。”

“不用长话短说了。”黄少天忽然说,“叶秋我们出去说,老叶你睡一会吧,苏妹子马上就过来了。”他对叶秋点了点头,“嗯我们慢慢聊。”

“少天……”叶修声音有点无奈。

“黑历史什么的一定得好好听啊,我这是出于对你的关心,好全方面地了解你。”黄少天满脸严肃,“不然以后我拿什么来嘲笑你?”

已经出门的叶秋闻言脚底一滑,对两人的相处模式产生了怀疑。

而黄少天把病房门关上出来的时候却是一脸认真。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天台:“去那里说?”

“哦,好的。”叶秋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明天我妈可能会过来看看,嗯,让你了解一下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如果不来我是不是就没有了解情况的机会了?”黄少天忽然问道。

叶秋有点尴尬:“我觉得我哥应该是这样想的……毕竟我们家这事儿吧,有点……有点乱,他不想让你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哦哦,我知道了,你说吧。”黄少天说。

“呃,从哪开始说呢……”叶秋有些纠结。

“十五岁。”黄少天提醒他,“你们为什么都想要离家出走?”

“这个……因为家里的原因吧。”叶秋说,“我的太爷爷是个开国将军……”

“不是,你的意思是你们是红N代?”黄少天忍不住打断他,满脸的震惊,“你不要告诉我你父亲是中央哪个高官来着——”

叶秋有点无奈地看着他:“高官不至于,不过确实是个军人。我们家族也有好多人,不过我们是直系的,地位可能会比较高……”

“哦哦,你继续。”黄少天从裤兜里摸出了包烟,“你不介意我点根烟吧?”

“不介意。”叶秋说,“不过还真没看出来你会抽烟。”

“我平时不抽,这是从老叶身上搜出来的。”黄少天点着吸了一口,“你慢慢说,信息量略大我得消化一下。”

“嗯。”叶秋接着说,“我们虽然是双胞胎,性格上还是有差异的。我哥从小就比较聪明,做事也稳重,我相比较来说就安分一点,但是毕竟不如他优秀,所以家里对他比较放心,对我可能就比较严厉……尤其就是和他一块干坏事的时候,他总是能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让我背黑锅……我那时候觉得他真是个混蛋。”

“我赞同你的观点。”黄少天努力憋住笑,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嗯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吧,我哥学会了打游戏。”叶秋脸上有些怀念,“我看他打过,应该是很有天分吧,打得很漂亮。那时候我们还在上学,他没办法只能放学溜出去,不过我们家管得也比较严,我看他那段时间也是上了瘾,要不是怕被家里发现,估计就得逃课了。”

“后来呢?”

“后来我爸打算让我们去部队。”叶秋叹了口气,“以我爸的性格,我们兄弟俩肯定会有一个进部队为国争光的,本来我以为会是我哥哥,毕竟以他当初的性格来看,进部队锻炼几年,修修文化课,出来以后肯定会晋升得很快,以后地位肯定不会比我们家老头低。”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叶修当军官的样子……感觉画面不能太美。

叶秋冲他笑了笑:“我哥当年也是少年才俊来着,格外地招小姑娘喜欢……可惜本来可以谈恋爱的时间被他用来打游戏了……咳,跑题了。”

“本来我想的是哥哥回去当兵,我就可能会比较自由,但是我没想到我父亲决定让我们两个都去部队锻炼几年。”叶秋深深地吸了口气,“坦白地说,我不愿意。我一旦进入部队,我感觉我的人生轨道就是规划好了,里面没有什么任我选择的余地。并且,继续和哥哥在一起,我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黄少天叼着烟看着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放弃。叶修总会在不知不觉中给人带来一些压力,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他永远不会失败。因为你就算打败了他,他也不会表现得像一个失败者。你可以超越他,但是他随时都可能再超越回来。

“嗯,于是我想离家出走。”叶秋有点不自然地说起了自己的黑历史,“但是就像叶修后来说的那样,我当年只是出于对家里的不满,我并没有想好以后我能干什么,我对未来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打算。而他已经有了。所以他在发觉我的想法的时候,提前一步,拿着我收拾好的行李,走了。”

“原来老叶离家出走还有这么多内幕啊。”黄少天说,“果然这种事不能听他讲,他之前给我概括的版本是‘网瘾少年为打游戏离家出走’,真心的不靠谱。”

“事实上,我也没有想到他离家出走会是去打游戏。我父母也没有想到。我们同时没有想到的是,他会离开这么长时间。”叶秋低声说,“头几年他会时不时地给我在QQ上留言说他还活着没有至于饿死,结果我一问他在哪他就直接下线,我爸找人去调查过……不过查出来的时候荣耀职业联赛已经开始了,他用我的名字注册,这时候查不查都没有什么价值了。”

叶秋看着黄少天:“我爸很生气……”他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他对我哥的期望有多高……可是从一个军政要员变成一个在他眼里一无是处的职业玩家……他的心里完全不能接受。真的,十年来他也没给家里打过电话,偶尔也会在网上问问家里的情况……我把聊天记录给我爸看的时候他一直在叹气……又失望又无奈……”

黄少天沉默地抽着烟,忽然理解了叶修为什么对烟这么固执。选择一条不被人认可的路注定会走得格外艰难,尤其很多东西还是无法完全割舍下的。黄少天的父母一直有意识地让他自己去做出选择,他们对他并没有特别高的期望,只是告诉他他一定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可是叶修不一样。叶修是自己顶着自己的压力成长起来的,很多时候他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能排除很多感情上的干扰继续走他自己的路。他放弃了他本来应该背负的东西去追逐自己的信念,可他本来应该背负的东西却没有消失,而是沉甸甸地压在心上。

“说实话我那时候觉得叶修很自私,觉得他真的是个混蛋。可是想想自己当初也有过这种想法就忽然没了立场指责他。我不想让父亲再失望一次,我跟他谈了谈,最后他做出的让步是我可以继续读书,但是大学要上军校。”

“我当时发现我爸也不是那么不知变通……可能是我哥离家出走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后来从叶修给我的只言片语中我也能想象他过的什么样的生活……为了生活费四处奔波……在我们家就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可以说,换了我,很难坚持下来。”

“我,和我妈,都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我爸一直对你们的职业抱有偏见,后来我妈拿职业选手职业寿命都很短让他玩几年就回来了这种话来劝他他才稍微安心一点,那年听说他退役了就赶紧让我去找他,结果那个混蛋还是不肯回来……”

黄少天一根烟已经抽完了,烟上缀着长长的一段烟灰。他走过去扔掉,回来又点了一根。这些事情他根本没有发言评论的权利。家里不肯放弃叶修,叶修也没办法割舍家里,但是理念上的隔阂依旧存在,双方都不肯妥协,都很痛苦。

 

“我觉得我哥哥他也很煎熬……可是他不可能表现出来。”叶秋说,“其实我后来觉得跟家里妥协没有这么难,毕竟我父亲再严厉他也是个父亲……你看到他难受你的心里也不会好受。去年夏天的时候他打完比赛也跟我说过要回家,然后他真的回来了。”

黄少天好像有些明白了:“他整个夏休差不多都和我在一起。”

“嗯……”叶秋苦笑,“事实上,他就在家待了不到四天……其中三天还是在祠堂跪过来的。”

“什么?”黄少天愣了一下,“祠堂?不是你们家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封建的习俗?还要跪?不要告诉我你们家还供奉着祖宗的香火啊。”

“不是不是,”叶秋摆摆手,“就是一间屋,挂着我太爷爷的画像,还有历代的勋章奖章什么的都摆在里面,墙上贴着叶氏家训,我们叫那里是祠堂……我和哥哥打小犯错的惩罚措施就是跪在那里念家训。”

“那也不至于跪三天啊,不吃饭不睡觉么?”黄少天皱着眉头,“你们革命家庭规矩就是多。”

“呃,一天还是有一顿饭的,睡六个小时,起来接着跪。”叶秋无奈地笑笑,“事实上他一开始只是跪了两天,毕竟离家这么多年,虽然我爸妈气都消了但是还是要有规矩的。后来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饭,说他要退役了,爸妈就很自然地聊起来了前程啊还有别的一些东西,结果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成家这种事情。本来之前的事他都说得好好的,结果说到这事他直接告诉我爸妈,他找了个男的。”

黄少天看着叶秋。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绝大部分家庭会发生的事了。

“我爸气得直接把碗摔了,直接冲他吼了一句去跪祠堂就回房间了。我妈数落了几句,也走了……然后他就去跪了第三天祠堂,第二天我爸又把他叫了过去,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总之当天中午我爸就把他赶出门了。我觉得应该是吵了一架……我们家老头那脾气我也清楚,要想让他接受这种事,一时半会是绝对不可能的。叶修态度还特别坚决,我爸一着急上火,脾气上来把他赶出去也正常……”

黄少天这边一根烟又抽完了。他翻出来一根接着点上:“不能慢慢来吗?这样关系弄得这么僵也……”

“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叶秋叹了口气,“送他去机场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刚表过白,八字还没一撇;退役手续还没有办,简直就是存心回来气老头的,我气不过直接和他吵了一架,他心情看起来也挺差的,他直接告诉我:一,那是我爸没错,可也是他父亲,他就算这么多没回家,可感情绝对不会变,他不可能存心回来气他们;二,他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但是他清楚老头的手段,只要他就在家里,我爸就能让他完全地与世隔绝连门都出不去,到时候他不妥协也没有别的办法;三……”叶秋冲着黄少天笑了笑,“他说只要他表白了,对方答应了,他就必须要对人负责,他就要做好过一辈子的打算,他不能让人到见父母的时候才承受我爸的怒火。我当时说万一人家没打算跟你过一辈子怎么办,他说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万一你们因为什么原因分手了,那么至少十年内,他绝对不可能找个女人结婚……”


评论 ( 14 )
热度 ( 195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