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23

“肺炎感染。”医生看着病房外面的一大堆人,皱了皱眉头,问,“病人家属呢?”

陈果下意识地去看苏沐橙,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站在最前面的黄少天向前迈了一步:“这里。”

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应该是一个小时前。”黄少天有点不确定地说,“前天早晨的时候感冒了,本来昨天就好了些,我不知道今天是又冻着了还是怎么着……”

“吃了什么药?”医生继续问道。

“没吃药……”黄少天尴尬。

医生看了他一眼:“高烧39度4,已经在进行物理降温,如果再这么烧下去可能会转成重症……建议住院治疗。”

“这么严重啊……”不光黄少天,后面的众人都有些紧张地对视了一眼。

“最近流行性感冒特别严重,弄不好就会感染各种并发症,一定要抓紧吃药。”医生看了看这一大群人,“病人也真是,都烧这么严重了还不知道吃药,你们这么多人也没人注意。”

“是……我以后一定注意。”黄少天还能说什么?以后他再也不会相信叶修的话了。什么感冒喝点水就好纯属扯淡,再有下次他就算坐飞机从G市飞过来也要逼他把药喝下去。

“去办住院手续吧。”医生挥了挥手,黄少天拿着单据下楼去了,留下兴欣的一干人还有全明星们面面相觑。今天这事的信息量……好像有点大?

“那我们明天再过来。”喻文州看了看直接从体育馆里跟过来有些不知情况的职业选手们,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陈果说,“现在留在这里也不方便……情况稳定了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啊?”陈果反应过来,“谢谢各位的关心,麻烦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

说实话她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跟过来。黄少天把基本昏迷的叶修背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有点懵,苏沐橙也有点手足无措。送医院的时候基本上和叶修有点交情的人都来了,闭幕式因为全明星全员离开而不得不取消,现在体育馆里说不定已经乱成一团。各队回去对媒体澄清也是一件麻烦事。

“不麻烦的,我们明天再来看看叶神。”喻文州冲她点了点头,带着蓝雨的几个人和肖时钦一起离开了。

“那我们也先告辞了。”韩文清走过来跟陈果握了握手,也和张新杰离开了。而王杰希打了个招呼说明天再来看看也走了,其余各队也纷纷告别,说着明天再来看望也离开了。

周泽楷和孙翔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黄少天办完手续回来,黄少天看到他们有点意外,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连招呼都没打就匆匆跑了上去。孙翔看着他上楼的身影,忽然问一边的周泽楷:“你说黄少天和叶修什么关系?”

“……不知道。”周泽楷也有点疑惑,“感觉很好……”

“这也不像是哥们啊。”孙翔嘟囔着,“苏沐橙还没说是家人呢他怎么就成家属了……”

“唔,可能是……”周泽楷欲言又止。

“可能是什么?”孙翔催促着他。

“我觉得有点像……恋人。”周泽楷有些犹豫地说道。

“什么?”孙翔一下子喊了出来,经过的一个医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他们两个……谈恋爱了?”

“我就是猜的……”周泽楷无奈。

“卧槽你别说还真有点像,我说怎么昨天黄少天跟吃了枪药似的,合着早就和叶修勾搭到一块了……”孙翔嘟哝着,对昨天的事稍微有些释怀。

 

“我说你们都在这里站着干嘛?”黄少天来到病房门口,看到了有些无措地站着的兴欣队员们。

“里面站不开……”方锐眼神死。

“那你们就都站这里啊。”黄少天哭笑不得,“算了算了都回去吧,你们不得开个新闻发布会什么的?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里也不用太多人。”说完也没等他们回答,直接就窜进了病房。

“明明就他心急……”方锐看了看旁边一直撇嘴的魏琛,调侃道,“感觉怎么样啊老魏?羡慕嫉妒恨吧?”

“羡慕个毛,都快烧傻了还不说话,多大的人了,一点数都没有。”魏琛扭了扭脖子站了起来,“走吧,收拾烂摊子去。”

黄少天进屋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坐在了一边。叶修躺在床上还没醒,或者说,是有意识但根本没精神做出反应。他拿起来放在叶修额头上的冰袋,摸了摸依旧滚烫的额头,把冰袋翻了个面又放了上去。接着去探了探脖颈上的温度,把被子象征性地拉了一下,去碰了碰正在输液的手,果不其然冰凉一片。他左右瞄了瞄,一旁的苏沐橙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拿了唐柔的围巾把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包上。黄少天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坐在了床边,发现苏沐橙正看着他。

“别这样啊苏妹子我知道错了。”顾忌着在病房,黄少天说话的声音很轻,“以后我绝对会想办法逼他吃药的你放心!不要再瞪我了怪吓人的…”

“我哪瞪你了。”苏沐橙笑,“就是没想到你会照顾人啊。”

“合着之前在你印象里我连照顾人都不会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唔,就是感觉,照顾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苏沐橙说的他自然是指叶修。

“以前没有做过吗?”黄少天有点疑惑地问。

“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去给他倒热水。”苏沐橙微微笑了笑,“认识他这么多年来他就没有去过医院。”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罪孽深重啊。”黄少天无奈,“我不就大前天的时候说让他小心别感冒么,结果第二天就感冒了。咳嗽了两三天一直说嗓子疼我都没想着给他去买点药,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看着他还有精神的怎么晚上的时候直接就发烧了还是肺炎……”

“不怪你啦,我们技术部空调坏了,可能是冻的。”苏沐橙又去碰了碰叶修的额头,换了个冰袋,“总是自己说没事,之前还真没事,就是这次出事了,还这么严重,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吃药。”

黄少天看她懒洋洋地趴在叶修床边有些困倦,就指了指一旁的床:“睡那里去,别再冻着了。”

“没事没事,一人半晚上,你想着叫我啊!”苏沐橙摆了摆手。

“嗯。”黄少天也没多说话,应了一声,却没有依言喊她起来,自己守了一夜。

“还好烧退了。”早晨苏沐橙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还趴在叶修床边,而黄少天拿着温度计对着光打量。“醒了啊。”黄少天看到她抬起头来,就说,“本来昨天想把你抱到那个床上去的,后来想了想觉得不太好就给你盖上了层衣服,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脖子挺疼的,下次还是去床上睡吧。”

“你怎么没喊我?”苏沐橙摇摇头清醒了一下,“说好的一人半晚上呢?”

“唔……看你睡得挺沉的就没喊你起来……”黄少天眨眨眼笑了笑,“老叶烧退啦我去叫医生,你看着他点,说不定一会就醒了。”

“哦。”苏沐橙还想说点什么,看到黄少天满眼血丝还挺有精神的样子,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嘴上说得挺轻松,实际上不还是紧张了一晚上。

 

烧退了叶修过了一会也醒了。事实上昨晚他也醒了一阵来着,结果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张嘴就开始剧烈地咳嗽,把黄少天吓得够呛。而现在就好多了,勉强还能说出来话,虽然声音还是有点不忍直视。陈果和唐柔早上来了一趟还特别贴心地给两人送了点早饭。紧接着就是职业选手们的探病部队。每个战队都来了两三个人,从早晨八点半到十一点半,络绎不绝。叶修最初还跟先来的喻文州和张新杰说了两句话,后来没了耐心挂着吊瓶表示自己暂时说不出话来。黄少天坐在床边,被一波又一波熟人诡异的眼神弄得浑身不自在,只好狠狠地瞪着偷懒的叶修泄愤。

中午叶修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下午醒来又发起了低烧。换了种抗生素继续输,结果到了晚上烧还没退。黄少天跟苏沐橙争执守夜问题的时候正好叶秋过来,于是很圆满地,苏沐橙回了兴欣,黄少天在一边床上睡觉,叶秋守夜。

可事实上叶秋的到来对叶修来说绝对算不上一件好事,因为第二天早上,他很认真地对刚刚能吃点东西的自家哥哥说,

“哥,明天咱妈过来。”

 

当天中午叶修又烧到了38度半。


评论 ( 18 )
热度 ( 186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