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9

“你是怎么回事?”第二天记者的主要采访对象是观众,因此职业选手一个个窜得特别快,叶修和黄少天落在后面,慢慢悠悠地沿着空荡荡的选手通道走,叶修手里没烟整个人都不舒服,干脆拉住黄少天的手,偏过头问他。

“嗯……就是心情不好。”黄少天闷闷地说。

“我当然知道你心情不好。”叶修无语,“问你原因呢,嗯?”

“看到黑子了呗。靠都怪郑轩,没事让我上网瞎看什么,他自己玩了一晚上倒是没事了。”叶修应该是没看过那些文章,黄少天也不想让他再看一遍,含糊地说了两句想把话题带过。

“阮成的?”叶修看他,“黑蓝雨的还是说我的?还是说那个,”他说出来了那个女评论员的名字,“她的那一篇?”

“你知道啊。”黄少天说,“那女人什么态度啊,看了真他妈的难受。”

“我没看,老魏看了,他跟我说的。”叶修说,“跟你们年轻人关系不大,别放在心上。”

“我都是年轻人了小卢是什么?”黄少天看着叶修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有点来气,“明明就是在针对你——”

“唔,针对我我没看那不就是白写了?”叶修停住脚步,安抚性地在黄少天的嘴唇上蹭了一下,“哥随便你黑,其他人想黑也黑不到。”

“靠黑历史别提了行吗?”黄少天捉急,他当年年轻气盛在第一区刷屏黑一叶之秋的事迹至今还被魏琛认定是他们奸情的起源,“事后不是跟你道歉了吗,你要早说那事不是你干的我也不至于刷这么久啊。就喜欢这样,别人往你身上泼什么脏水从来都不解释,这种事越积越多名声还要不要了。我看多了都心塞。”他不满地抱怨,却也知道叶修就这破脾气,别人说他什么都不在意,能用事实反驳的就用事实反驳,其他的就算是颠倒黑白也懒得澄清。叶修摇摇头笑笑,也没再说什么,握着他的手紧了紧,继续听人抱怨。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门口。黄少天还在琢磨要不要把手放开,一抬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愣了一下,扭头看叶修,叶修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老样子,看到他停住,困惑地眨眨眼,顺着他的示意看向了出口——

“你怎么来了?”叶修明显有点吃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穿成这样你在这种地方出没……就没被人拦下要签名?”

“有啊。”一身西装明显是从什么正式场合出来的叶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闻言翻了翻白眼,对着叶修说,“我问路的时候一个粉丝过来死拽着我要签名,我脱不开身吗,就给他签了。”

“你签的什么?”叶修用一种极度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叶修?”

“当然是叶秋啊,”叶秋一脸理所当然地说,“我才不会像某人一样随便乱用别人的名字。”

“……工作人员是怎么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太不称职了这也,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冒牌货的不应该直接报警吗。”叶修给那个无辜的粉丝点蜡,他一定会觉得他穿越了。

“谁让你的脸和我一样呢,认命吧,我还没追究你用我名用了十年的事呢。”叶秋撇撇嘴,眼神瞄过叶修仍然牵着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叶修注意到了叶秋的眼神,把从一见面就一声不吭的黄少天往前推了推,“我对象。”

黄少天听到这个别扭的称呼也不知道该吐槽什么,眼神游离了一下还是停留在了和自己握手的那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上:“嗯,我是黄少天,你是叶秋吧,叶修说起过。”在很久之前。

“你好。”叶秋好奇地打量了一下之前就有所耳闻的剑圣,自家哥哥的恋人,礼貌地微笑,“他竟然会想到提起我,太感动了。”

……怨念真深。黄少天看着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叶家弟弟默默地想着。

“所以你究竟是干什么来了?”叶修打量了一眼衣冠楚楚的叶秋,“不要告诉我是顺路来看看全明星。”

“当然是有公事要办。”叶秋说,“你看我忙完就来找你了——”

“那我真感动。”叶修面无表情地说,“可是这么晚了——”

“顺便求个留宿。”叶秋把话说完。

“不行。”叶修断然拒绝,“两室两厅的小房子书房没有床。”

“我不介意睡沙发。”叶秋语气诚恳。

“没有被子。”叶修不为所动。

“我可以盖自己的衣服。”叶秋看起来有点可怜,“忘了订酒店了……”

“现在订也来得及。”叶修说。

“哪里来得及啊,这附近全被来看全明星的占据了。”叶秋说,“是不是亲哥啊,就住一晚——”

“在一对情侣家里住沙发你还真的好意思。”叶修鄙弃他。

“……呵、呵呵,你就不能照顾下弟弟的感受吗。”叶秋干笑。

“哎呀好了好了,住下就住下多大点事。”黄少天看着他们两个都不耐烦了,“你和你弟弟睡,我去睡沙发好了。”

“这怎么行。”叶秋和叶修难得异口同声了一次,黄少天这才有种双胞胎的感觉,“你睡你的,不用管他。”叶修说。

“不用不用,睡沙发挺好的,我才不会跟他睡。”叶秋说。

“那快点回家行不行?”黄少天无奈,“你们站在这里吹冷风很舒服啊?”

双胞胎沉默地对视了半晌,最后叶修淡定地拉着两人上了出租车。

家里有人两人当然不会做什么,事实上叶修本来是打算做点什么的。盖着被子互相调戏调戏够了就睡觉是常态,实在擦枪走火了就来一发这也很正常。异地恋连抱着人睡觉的机会都很少,也难怪叶修对亲弟弟这么无情无义。

第二天早晨又是黄少天先醒。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瞄瞄窗外发现是个晴天,于是完全没有了睡觉的兴致。他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伸手戳了戳叶修的脸。

“老叶老叶。”叶修的呼吸离他很近,气息轻轻地吞吐着很有节奏。黄少天屏声静气地压着嗓子喊了两声,“做饭去做饭去。”

叶修的眼皮动了动,好像是想努力睁开眼睛,不过很遗憾地失败了:“你去。”他迷迷糊糊地捉住黄少天乱戳的手,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困意。

“昨天就是我做的,今天该你了。”黄少天换另一个手挠他的腰。

“别闹,没睡醒呢。”叶修动了动,伸胳膊把人搂住,继续说梦话。

“都快九点了好吗?”黄少天是懒得起来,坚持不懈地想把叶修折腾醒。

“不管,我感冒了,要睡觉。”叶修答得理直气壮,把头往黄少天枕头那边靠了靠,死活不睁眼。

“噗老叶你是在撒娇吗?”叶修刚刚说话含混不清的,带了点孩子气,黄少天一听乐了,忍不住抬头蹭了蹭他的唇角,蹭到了点零星的胡茬。

“嗯……如果撒娇就能让你去做饭的话……你就当是吧。”叶修懒洋洋地扯过黄少天的被子抱着,翻了个身,摆明态度打死都不起。

黄少天无奈。人没吵醒他自己倒是折腾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顺手划拉了两下手机,终于躺不下去了,起来换衣服洗脸刷牙一气呵成,晃悠到餐厅才意识到昨晚沙发上还睡了个叶秋,现在正一身正装坐在餐桌旁看报纸。

“唔,早。”叶秋看到他,微微笑笑,打了个招呼。

“……早。”黄少天不太习惯这种画风的叶修脸,眼神不自在地瞄了瞄,“你在看《电竞周刊》?”

“哦,是啊。”叶秋说,“你们圈子的东西我有时候会看看,早几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名字感觉特别有意思。”

“是吗,叶秋这个名字还是挺常见的。”黄少天笑,“你其实替他挨了不少骂。”

“是啊,幸好我熟人看不见,不然不知道会被笑话成什么样。”叶秋说。

黄少天有点好奇叶秋是做什么的,有心想问问,觉得第一次见面问这么直接不太好,犹豫了下还是决定等叶秋走了去问叶修。

“唔,你吃什么?”黄少天拉开冰箱门,面包土司鸡蛋火腿肠方便面,早餐差不多就这些选择,他看了一圈,还是象征性地问了下叶秋的意见。

“随意就好。”叶秋好奇地看看他,“你做饭?”

“是啊,老叶不肯起来。”黄少天把面包扔给他,“本来说是让他做饭来着……饿了就先吃面包好了,我去煎蛋。”

“叶修也会做饭?”叶秋语气有点不可思议,“做得怎么样?”

“会做的都能吃,不会做的都不能吃。”黄少天一句话高度概括了叶修的厨艺,“我做饭比他还好一点。”

“唔,是吗。我还以为他会懒到一辈子都不肯学做饭。”叶秋笑。

“呃,懒倒不至于。”黄少天随口答道,“不过没事坐那里说风凉话是真真地气人,就不能让他闲着。”他拿了几个鸡蛋进了厨房,叶秋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啃着面包,继续看对他来说相当陌生的《电竞周刊》。

“都吃完饭了?”叶修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半多了,他喝了口麦片粥,看了看正在给叶秋普及电竞知识的黄少天,问,“今天有事吗?”

“嗯?”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应该没什么事儿吧可能抽空去看看我爸妈?有事没事乱晃真怕他们丢了……”

“那不跟我去兴欣了?”

“他们找你有事?”黄少天表情有点可惜,“我还想拉你一块去呢。”

“装备部……”叶修无奈地吃掉最后一口面包,说出了这个让无数俱乐部又爱又恨的部门名称。

“呃,那你去吧,又得是忙一天的节奏。”黄少天说,“我去找找我爸妈。”

“嗯。”叶修轻轻嗯了一声,也没再说话。好不容易有几天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有公事,他心情也不太好。

叶修吃完早饭黄少天就先出去了,叶修出门叶秋表示顺路也跟了出来。一对双胞胎走在路上难免有些惹眼,尤其是一个还算是公众人物。叶秋蹭了叶修的一件风衣出来,努力把领子拉高避开路人的视线。

“老爷子那边松口了?”叶修点了根烟,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哪里有这么容易了,我这次来他还不知道呢。”叶秋撇撇嘴,说。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长长地吐了口烟,没有做声。

“你们……相处得还挺好。”叶秋说。

“不然呢?”叶修反问道,“处不来还在一起干什么。”

“好像结婚多少年了一样,特别自然。”叶秋把话说完。

“你也不看都认识多少年了。”叶修沉稳熟练地吐出来一串烟圈,“羡慕就自己找一个,给老头生个孙子他就没这么犟了。”

“搞什么,别把我拉出去垫背啊。”叶秋冷哼一声,“自己的事自己解决,自己的人自己想办法带回家,我不管。”

“也没说让你解决啊,好歹帮忙劝劝。”叶修说,“每个月听老头硬邦邦的训话就感觉人生无望啊。”

“你也有今天。”叶秋笑,“多打几次就有了,先把这些年的补回来。”

“呵。”叶修咬着烟扯扯嘴角露出来一个苦笑,“从他那语气来看,有点困难。”

叶秋也清楚自家老头的破脾气:“还肯跟你说话就不错了,慢慢来吧。”他顿了顿,看向叶修,问,“他……知道吗?”

“知道什么?”叶修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不知道。”

“你也没说过?”叶秋问。他们家的事有点复杂,他还好奇叶修怎么跟黄少天解释的,结果叶修竟然干脆地说没有说过。

“人家爸妈分分钟搞定我这里被赶出来,还能不能更丢脸一点?”叶修面无表情,“他就没经历过这些,说了又多一个人瞎操心。也没什么用,何必这么早告诉他。”

“他就不会问吗?”叶秋说,“他问起来你怎么办?”

“圈里盛传的至理名言,永远不要小瞧黄少天的耐心。”叶修咬着烟含混不清地说,“以前跟他说过以后再说,估计现在等我主动告诉他呢吧。”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叶秋问。

“不知道。”叶修抬眼看了看兴欣俱乐部的牌子,“这要看老爷子的态度了。”

“那万一……”叶秋迟疑着。

“那咱爸注定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儿媳妇了。”叶修掐灭了烟,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只要他还爱我一天,老头让我在家再跪上三个月我也不会放手。”


评论 ( 14 )
热度 ( 231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