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8

最后一场的活动,职业选择开始。

职业选手们都从各自专注的事情里抬起头来看着大屏幕。二十四种武器形态在飞快地变幻着,隐隐间竟然有了一种肃杀之气。

战矛,长剑。

最终变幻停住,两柄冷兵器闪着寒光遥遥相对。

而它们背后所代表的……两大近身战斗职业,战斗法师和剑客。

不是这两个职业的都略略松了口气。这倒也是情理之中,近战比远程争斗更激烈,看点也更多,观众的情绪也会更高涨一些,用来给这次活动压轴再好不过了。

不过还是要看上台的是谁。

两侧的选手栏又开始了滚动,不过并没有太久,伴随着清脆的提示音,八个名字依次亮起。

夜雨声烦——黄少天。

一叶之秋——孙翔。

飞刀剑——刘小别。

大戟——肖云。

流云——卢瀚文。

寒烟柔——唐柔。

吴钩霜月——杜明。

战斗格式——邱非。

观众立刻起了骚动,好多人的眼睛都亮了,直直地盯着大屏幕看。八个人都是出自豪门战队不说,一半都是全明星角色不说,关键在于,有斗神和剑圣啊!两大近战系的巅峰角色,不蹭出点火花来谁信啊!

“兴欣这就是故意的吧。”刘小别郁闷地起身,“这随机选取系统肯定有黑幕啊,简直就是半强制上场。”

“人家主场,你能有什么办法,天大地大,观众最大呗。”肖云跟着他上台去,也是满心的不情愿。两大神级角色在那里压场,他上去也是个陪衬。

 

“小卢走吧?”黄少天站起来等卢瀚文出来,还不忘抱怨几句,“怎么一眼望过去都比我小啊,合着我成了这么多人里面最老的一个了?”

蓝雨众人仔细想了想,还真是。黄少天身为第四赛季选手已经算是出场的这些人中资历最老的了,剩下的基本六赛季往后数,十赛季十一赛季的都有,妥妥的新生代阵容。

“那黄少和小辈们好好玩啊,输了就丢脸了不是么。”李远在一旁幸灾乐祸。

“靠,不带这样玩的啊。”黄少天郁闷,不过难得地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卢瀚文走下了选手席。

“队长今天黄少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宋晓看着黄少天离开,有些迟疑地问喻文州,“换在平时早就因为无聊开始折腾了,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安静?”

“唔,心情不好吧。”喻文州也没太在意。谁没有个情绪,黄少天心情不好的时候话就会少一点,不过也没见情绪有多低落,估计没什么大事。

地图是荒岛丛林。同职业组队在岛的两侧刷新。

“小卢组着队呢你想打刘小别也打不着,安分点行不行?以及刘小别你的剑往我这里戳也没用,还是老实点吧!不然下了场你和小卢单挑去,我肯定不管。”剑客队还没见到敌人就开始了内讧,微草蓝雨两大宿敌互相看不顺眼暗搓搓地使劲,黄少天身为名义上的队长虽然很想就地联合卢瀚文把刘小别干掉却也只得不情不愿地劝阻几句。同为队友的杜明倒成了被人遗忘的那一个,不过他也不在意,一边走一边想着怎样才能多争取一点和女神交手的机会。相比之下战斗法师队气氛就诡异得多,互相都不太熟的人走在一起也没有话说,怎么看怎么别扭。

这样的组合,注定是打不了正儿八经的团队赛的。

“呦是邱非啊。”双方碰了面,一声招呼都没有就用武器撞上了,黄少天侧步离开抢得最积极的杜明对唐柔的战圈,正好碰上了邱非递上来的战矛。

“唔还是挺想跟你打一场的,可是今天我的对手应该不是你……不然你去找小卢玩玩?”黄少天一个三段斩绕过邱非还不忘在频道里留下一串发言,邱非也没坚持,长矛一挑,径直迎上了卢瀚文斩来的重剑。

“一叶之秋呢?来单挑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岛中央的空地已经充满各种技能的光影,公共频道里刷出来了这么一句格外抢眼,联盟有点资历的人看到那个“一叶之秋”都忍不住想起来,在四赛季某个人刚出道的时候,群里经常会有被叶秋嘲讽得气急败坏的小剑客疯狂地弹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竞技场竞技场有种来单挑!”这种刷屏在那时可是群里的一大景观,现在那个闹腾的新人早已成了联盟大神,虽然话唠刷屏依旧,可和他抬扛的却成了君莫笑。如今此情此景再次出现,都不免有些唏嘘。

“为什么不敢?”孙翔可没想这么多。却邪带着浩荡的魔法斗气直直地冲着夜雨声烦的方向攻去。

格挡。黄少天起手并没有用什么华丽的招式,别看挑衅得很起劲,轻轻巧巧的一个格挡就把孙翔的锐气消磨了大半。紧接着,冰雨的剑芒一转,竟然直接用上了75级大招回风式。一叶之秋不退,一记刁钻狠厉的的怒龙穿心对准夜雨声烦扎去。

仙人指路!黄少天手指在键盘上轻巧地一滑,一个后跳避开,挪步,转向,吹飞技能带着气劲横扫了过去。一叶之秋依旧立于当地,斜抬战矛霸碎招架。夜雨声烦飞快变招,落英式流星式相继使出,强硬对碰间,两人的血量都在飞速地下滑。

“黄少打得挺强硬啊。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徐景熙看着激烈的战况随口说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黄少天在抢攻。

个人风格使然,蓝雨的妖刀在切入战局的时候,就已经在做全身而退的准备。不莽撞,不恋战,只是追求对机会的最大化利用。以一种凌厉的姿态狠狠地破开对手的伤疤,留下鲜血淋漓的一刀后悄然隐去。

这才是机会主义。这种风格让黄少天在团队赛中无法担当起正面攻坚手的角色,同时也决定了他以守代攻的个人赛风格。一般在双人的对抗战局中,黄少天并不是占据主动的那一个,也不是主导节奏的那一个,可同时他也不会把局面放任在对手的掌控中。剑圣从来不缺耐心,滴水不漏的防守和暗藏杀机的剑锋合在一起,对手即便是主导了节奏,也不会因此取得半分优势。相反,他们在积极主动地抢攻的时候,只要有半分破绽,都会被黄少天抓住,狠狠地反攻。

可是现在,黄少天好像放弃他一直以来的风格,比向来直接豪迈的孙翔打得还要主动。

拔刀斩!冰雨的剑身在却邪的矛尖轻轻一磕,夜雨声烦就势一个后跳,身形便隐没在了丛林中。孙翔也不含糊,战矛顺势一递,豪龙破军冲了进去。

升龙斩。果然黄少天早就备好了招数等着他。孙翔全然不惧,一记强龙压裹挟着强劲的魔法斗气以摧拉枯朽的姿态扫过在草丛中撕开一条通道。

黄少天却并不正面抵抗。且战且走,慢慢把战局挪到了丛林深处。离这里不远是另一个战圈,邱非和卢瀚文,两个天才少年的第一次正面对抗。战斗格式和流云两个身影带着一股不服输的锐气战在了一起,剑气纵横间战斗法师的炫纹也时不时地炸开,和这边相比倒更有几分强强相撞的激烈感。

不想单对单了,想一起打?孙翔嗤笑一声,战矛一甩,战斗法师70级大招斗破山河浩浩荡荡地向他轰了过去。

来一个战一个,来两个战一双!孙翔这次全明星过得着实有些憋屈,斗神的争议还在,手上的角色怎么都觉得不太得劲。他现在只想痛痛快快地战一场,把心里的烦闷通通发泄出来。

可黄少天明显没有任他发泄的意思。

“啧,年轻真好啊对不对?想当年我入圈打比赛的时候还是一叶之秋的天下呢,如今又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节奏啊。”今天异常干净的频道里终于出现了黄少天的几行字,却不是黄少天平时垃圾话刷屏的风格,反而带点嘲讽,显得别有深意。

剑定天下!

说归说,黄少天并没有贸然去打扰小辈们的战斗,夜雨声烦的身影鬼魅般地一闪,绕过繁茂的树丛斜刺了过来。

百龙流星打!长矛变向,迅猛地一抖,蕴着无尽的攻势的矛尖带着璀璨的寒光直直地向那片剑影捅去。黄少天不退反进,冰雨幽蓝的剑光直直地斩向却邪,技能相撞产生的气浪将夜雨声烦掀向半空,落凤斩的起手式在半空蓄势待发,却邪乌黑的矛尖也被斜斜地挑起准备招架——

银光落刃!本该挥斩出的技能被强制取消,夜雨声烦在半空强行拉近了和一叶之秋的距离。而此时不远处的战圈里,一阵魔法波动以战斗格式为中心荡漾开来,四周及膝高的茅草一阵颤动纷纷倒伏了下去。

剑影步!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只差了半个身位格,夜雨声烦落地的那一瞬间,七个残影几乎是擦着一叶之秋闪入了还在晃动的草丛。

哪个是真身?孙翔也不知道。不过他也不在意,战矛在手中一翻一挑,直接穿过一个身影。

假的。

却邪横向一扫,同时一叶之秋扭身一个变向,又破了两个残影。

“你就不知道草丛会暴露你的位置吗?”孙翔一行字还没来得及发出去,身后一阵窸窣的声音传来,他冷哼一声长矛干脆利落地向后一抬,竟是想完成一记背身攻击。

落空了!孙翔只看到一个虚影在眼前一闪,紧接着他的右后方便遭到了攻击。

真身到底在哪里?又试探出了两个分身,可一叶之秋的血量又掉了百分之六。杂乱的草丛又是一阵颤动,孙翔屏气凝神,确认方位之后战矛精准地朝着夜雨声烦即将出现的地方捅去。

又落空了!孙翔心下烦躁。还未来得及想清是怎么回事,幽蓝的光剑又从斜下里刺了过来。

风动,影动,草动。

剑影步的技能效果已过,可夜雨声烦的真身仍不见踪影。孙翔的每一次攻击预判都十分仔细认真,可就是刺不到实体。而鬼魅一般的剑影却无处不在,刀刀见血。

“这是……”场外,江波涛脸色不太好看,探询性地望向周泽楷。

“遮影步。”周泽楷点点头,证实了他的想法。

没错,就是遮影步。以迷惑性的剑影步做引导,再加上对草丛地形的巧妙利用,黄少天成功地隐在了孙翔视野的死角中。

说到遮影步,很多人都会想起来叶修。身为联盟最有经验的大神之一,或者去掉那个之一,叶修那炉火纯青到好似信手拈来的遮影步给好多新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不同的是,六到八赛季出道的人被虐得最惨重的可能是被一叶之秋而不是君莫笑。每次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还一次又一次地被递出的长矛捅个正着,那情形简直就是被钉死在了耻辱柱上,想想都心酸。

而现在一叶之秋自己被人用遮影步耍,他们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孙翔技术再好操作再让人惊艳他也只是一个出道只有四年的中生代而已,遮影步这种不仅需要操作更需要大量经验堆砌的技巧他现在是用不来的。

而黄少天跟孙翔差了多久呢?

三年。或者说,更久。不要忘了,夜雨声烦可是和一叶之秋索克萨尔一样的第一区账号。至少三年的经验差已经足够让黄少天在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对孙翔使出遮影步了。

“嚯,不错啊。”方锐在一旁对叶修挤眉弄眼,“你看黄少天把孙翔那小子虐的。”

“呵呵。”叶修仰头灌下几口矿泉水,继续看着台上的对战。大屏幕被分成了四块,显示了四个战圈,本来应该打成团队赛的被个人风格突出的几人硬生生改成了一对一单挑。现在除了黄少天孙翔的战圈略显诡异之外,其他三对战得正酣,像卢瀚文这样活泼的还跟邱非刷屏聊了几句。

可是让叶修有点疑虑的就在于,黄少天今天在赛场上太安静了。

“怎么话这么少?心情不好?明明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啊。”叶修低声嘟哝了两句,有点无奈地继续看着对战,有些纠结今天黄少天的不正常。

一叶之秋在连绵不断的攻击下已经红血,孙翔也好像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在不断地变幻打法,可始终没有摆脱掉看不见的攻击。

蛟龙出海!最后孙翔怒了,一记大招直直地冲着不远处两个少年的战局发了过去。人多就乱,黄少天受到种种阻碍就会很难顺利地隐藏自己。孙翔是这样认为的。而他想得也确实没错,卢瀚文邱非都被他冷不丁来的这一下弄了个猝不及防,两人后退之间夜雨声烦的身影终于出现。

剑光划开,以拔刀斩为起手,又一波攻击斩开。孙翔带着郁结的怒气迎战。两人占了别人的地方继续玩以血换血的强攻,可是结局早已没有悬念。

夜雨声烦绕着躺倒在地的一叶之秋走了两圈,最后剑尖插进土中蹲了下来。

“不过一叶之秋还真没在我手里输这么惨过。”黄少天上次打出来的字还停留在频道上,他好像接着之前的内容在说话,“还没到改朝换代的时候,何必急着让前浪死在沙滩上呢?”

不远处那六人已经互相决出胜负,寒烟柔迈步上前迎战最后一个敌人。冰雨再次出鞘,血量还有近百分之三十的夜雨声烦对战残血的寒烟柔结局也已在意料之中。

荣耀!

明晃晃的两个大字在剑圣身上映出金色的光芒,叶修撑着下巴看了良久,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

“我说他斗什么气呢。”他轻轻摇了摇头,却是率先鼓起了掌。


评论 ( 38 )
热度 ( 234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