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7 慢慢努力

索克萨尔VS风城烟雨。

喻文州VS楚云秀。

同为黄金一代的队长,同为神级角色的继承者,同为远程吟唱职业。

“活动方这噱头找得还真漂亮。”李轩对吴羽策撇撇嘴,“关键看楚云秀大大给不给面子了。不给面子五分钟搞完的事儿。”

“还带着玩家呢,太不正经了怎么也说不过去。”吴羽策看着大屏幕翻滚着根据卖票时就登记好的玩家职业信息选出活动观众,说道,“兴欣这还挺有意思的,楚云秀不至于这么不给面子吧。”

众所周知楚云秀操作很漂亮但是性格上终归有些懒散。毕竟妹子嘛没有这么强的心劲,活动什么的耍耍脾气不认真打也是有可能的。再加上她的对手是出名地脾气好的喻文州,两人真的能打出来什么局面来还真难说。虚空这俩人也是无聊,甚至都开始下注。

“赌一根黄瓜楚云秀能把喻文州干下去。”李轩说。

“我也想押喻文州输怎么办?”吴羽策挑挑眉,满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们都这么看不起喻队啊。”李迅过来凑热闹。

“有挑战才有悬念不懂,押冷门才刺激。”

吴羽策说:“输了让队长灌冰淇淋,全家桶的那种。”

“我买,你吃。”李轩耍赖。

“给小盖吃。”吴羽策极度不负责任地拉年轻人下水。

“队长……”盖才捷无奈,指指台上,“要开始了。”

地图载入。

喷发的火山遥遥地映红了天边,地块开裂,滚烫的岩浆翻滚着气泡隔开天然的界限。一队元素法师在不远处火山的阴影里悄然刷新。

与此同时,以索克萨尔为首的一队术士逐渐分散开来,踏上了交错的岩浆之间的小块陆地。

除了火山的滚滚浓烟,这个天地间一片寂静。

不过那也只是表象。

两队人都没有贸然去向地图中心靠拢,而是停在了原地。队伍频道里的喻文州和楚云秀的指令飞快地滚动着,好多观众都眼花缭乱地不知道看哪边好,索性无聊地开始比较他们的打字速度。

喻文州在灌输一些战略性走位的基本知识,讲得并不能说细致但是很通透,还会针对玩家的问题进行详细解答。而楚云秀这边就显得有些随意了,她关注的东西从技能加点到武器属性,好像是想到哪问到哪,完全不去操心一下战术布置,两男两女四个玩家都有点茫然地看着楚云秀问完他们的角色属性之后就带队率先站到了中间的陆地上。

而不远处的喻文州见状也简单交代了一句,索克萨尔向前,与风城烟雨遥遥相对。

元素法师,术士,两个根本不可能选择近身战斗的职业,中间一大片岩浆的距离已经足够了。

风城烟雨开始吟唱。

索克萨尔开始吟唱。

法杖劫风举起又放下,瞬发技能火焰爆弹向着索克萨尔砸去。与此同时,风城烟雨身后四个元素法师开始了吟唱,而还未等她们吟唱完毕,索克萨尔的一个切割术正好落在了四人之间。

雷电光环!有一个反应还算迅速,丝丝缕缕的光电之力很快弥漫在了元素法师身边。另外一个因为站位侥幸逃脱了作用范围,其余两个却正好被笼罩在了技能正中。

别慌,一对一盯好。

队频里跳出两句话,接着,风城烟雨改变站位,本来偏居一侧的元素法师站到了正中最前的位置,和索克萨尔遥遥对应。

“呃,今天没有什么让云秀挂心的事吧?”叶修看了看场上用低级法术不断试探的两队人,问苏沐橙。

苏沐橙还认真地想了一下:“没有吧,最近我们又没有在追剧。”

“哦。那慢慢打。”叶修点了点头,又恢复到感冒时那种头晕脑胀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状态。同为远程吟唱类职业,元素法师和术士还是有本质性差别的。一个是强力输出的地图炮,另一个则是在控制能力上更胜一筹。因此这场比赛的赛点就在于,元素法师能不能在术士接连不断的控制技能中抢出一记大范围的攻击法术来奠定出局面优势。如果一直处于被动状态,比赛就真是一点看头都没有了。

叶修知道楚云秀不是做不到,关键在于她有没有这样做的想法。如果一直这样打下去,负隅顽抗的元素法师队倒是一个好噱头,但终归是没什么内涵。就像今年依旧在季后赛区风雨飘摇的烟雨战队,楚云秀好像放弃了说服上层,也放弃了把团队凝结磨合得更好一点,烟雨的团队正如今天这场非正式的比赛一样,以远程攻击为主的队伍,不乏努力,但是骨子里散漫。

有人批评是楚云秀的个人风格拖累了全队,可更多的明白人知道,烟雨内部在进行多么艰苦的蜕变。迫于高层压力下整个战术体系的整体转变,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更何况那对姐妹花一旦开始双人配合就会脱离队伍节奏,这更加大了转变的难度。

成了,烟雨就能走到另一个平稳的轨道上发展;不成,烟雨继续一盘散沙扶摇直下。

她撑得住吗?

冰墙!

指令下达的同时,风城烟雨一个变向走位躲过索克萨尔放出的六星光牢,紧接着面前就竖起了一堵冰墙。法杖劫风刚刚放下,又开始了吟唱。

大范围攻击火光组合法术,天雷地火。

喻文州认出了这一技能,一个束缚术正要发出去,冰墙却在风城烟雨面前一层又一层地围起。元素法师的队频里,楚云秀的指令精准地落实到了每一个人身上。她了解每个人的技能和武器属性还有吟唱时间,她在利用每一个细微的机会抓紧吟唱抢出这一记攻击。

能成功吗?

“哟,这是要爆发的节奏啊。”一直对今天的活动兴趣缺缺的黄少天坐直了身子,看着场上的局面,“队长该小心了啊,被这么轰一下前面的基础算是全完了。”

“散开站位,加紧输出。”喻文州的指令队频中出现。挡不住了。这是喻文州的判断。他只能让队伍尽量避开法术中心,减少伤害。背景地图里火山又在滚滚地翻腾出大片大片的岩浆,四个元素法师单薄的身体暴露在了术士的诅咒之下,中间是被冰墙层层围住的风城烟雨。这场景看起来格外悲壮。

释放!璀璨的电光在法杖尖端释放,黑云笼罩在天地间劈啪作响。劫风还未放下又被抬起,一道冰线被迅速地在术士的五人间划开。有个玩家急忙忙地要躲,却被一道火电光球轰个正着。

楚云秀轻巧地挪动着鼠标,一脸的平静。

本来,她是不愿意上来的。带的是玩家队不说,对手还是联盟著名的战术大师喻文州。一上来肯定就是累心的节奏。她更想坐在那里和苏沐橙发发短信聊聊天,约好散场之后再一起去吃冰淇淋。今年太累了,全明星三天她就想给自己放个假,什么比赛都不想打了。

可她还是上来了。上来得一点都不情愿,一点战术和决策都不想去想,恍着神就上来了。

根本没有意义。

上来的时候她还这么想着。这种比赛外的带有娱乐性质的争斗完全没有什么吸引力。她就那么中规中矩地操作着,简简单单地指挥着,看着喻文州带队慢慢占据了上风。就像之前的一场又一场的常规赛,这样慢慢地慢慢地,就输了。

责任什么的,担久了,就麻木了。谴责听多了,就不在意了。

时机差不多,她觉得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抢出来一记大规模法术。

虽然可能性很小就是了。她竖起来第一面冰墙的时候这样想着。抢不出来就真的得输了。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冰墙一面又一面地按照指令竖起,竟然给了她足够的吟唱时间。

再努力一次吗?法杖释出的火光和远处火山的熔岩相映,雷云翻滚着带来大片大片的阴影。

七年了,也不差这一次对不对?

她摇了摇头,修长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翻飞,比之前更细致更全面的指挥出现在队频上。

以一记天雷地火为起手,元素法师队强势反攻。

——撑起来一个战队是不容易啦,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不在的话,不就得是我来么。苏沐橙那时候咬着吸管对她说她以后可能会当兴欣队长。

——你们不都扛了这么多年么,怎么会撑不住呢。你们撑得住,我也撑得住。

——路还很长呢,慢慢来,不着急的。

苏沐橙吃着香草味的冰淇淋跟她说,慢慢来。

一直努力吧!不放弃的话,总有赢的那一天,不是吗?

烈焰风暴在对面熊熊燃烧,索克萨尔和风城烟雨战到了最后。

沐橙我们今天再去吃冰淇淋吧。我赢了,你请客。

职业对抗活动第二场,元素法师队,胜。


评论 ( 13 )
热度 ( 150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