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5

“诶黄少你怎么来这么早?”第二天黄少天走到体育馆的时候蓝雨位上只坐了郑轩一个人,看到黄少天走过来冲他挥了挥手,“叶神呢?怎么没在一起?”

“本来没什么事就提前来了呗,叶修去签兴欣的周边了。好大一摞,他们老板娘说要给粉丝发福利,够他受的。”黄少天到郑轩旁边坐下,“怎么就你一个?人呢?”

“都去约会了。”郑轩翻了翻白眼,“一个个跟相好的喝下午茶去了,我去找小卢来着,看着时间也没剩多少就过来。”

“小卢还在外面玩着呢?真有活力……别被人拐走了。”黄少天凑过去看郑轩手里的平板电脑,“看什么呢?竟然上论坛,你无不无聊啊。全明星刷屏?”

“哪儿啊,每回全明星网上不都掐得特别热闹。黄少你没看微博?昨天凌晨的时候微博都吵疯了,阮成独战左宸锐和荼小夏,微博博客都刷得眼花缭乱的。”郑轩心有余悸。

“那三个人怎么吵起来了?”黄少天好奇,“阮成疯狗也就算了,左宸锐平时又不折腾这种事,荼小夏就更不可能了吧,除了供稿没见他发表过什么公开意见。”阮成的行为蓝雨众人都习惯了,微草粉蓝雨黑嘛,虽然后来转火兴欣了,但兴欣夺冠之后估计是被打脸打疼了,仇恨点又回归到蓝雨身上了。

“一黑黑了两个要还不喷回去那两人还混吗。”郑轩有点郁卒,“我也躺枪了……压力山大……我得找点东西治愈一下。”

“啧啧啧躺枪躺习惯不就行了么。”黄少天翻出来手机,“闹挺大的啊,我去看看。”蓝雨众人因为个人风格的原因在圈里一直都是好多评论员质疑嘲讽的对象,长此以往蓝雨上上下下都习惯了,偶尔还会凑到一起看着评论互相吐槽,喻文州也曾经表示过蓝雨队员的心理素质完全不需要他操心,队员们都不会因为外界干扰而影响发挥。

不过这回事儿好像闹得有点儿大?黄少天看着满屏的@和评论,一时不知道该从哪看起。

想了想他还是先点开了阮成的博客。从凌晨的那篇《论全明星程式化的必要性》开始翻。大致地看完以后撇了撇嘴,进入了下一篇。

第二篇是黑他的,《剑圣是太老了还是太小了》,黄少天看到题目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郑轩看着他,幽幽地说:“黄少我觉得你一会儿就笑不出来了。”

“不是哈哈哈哈阮成什么时候这么逗逼了他脑子坏掉了吗,这种哗众取宠的东西真的有意义吗。”黄少天往下拉着,“黑我就算了连包子叶修都一块儿黑他真的是太无聊了。一场比赛写这么多字他是混不到稿费了吧。左宸锐就因为这跟他掐起来了?他小子不也经常粉得像黑一样么。”

“还有四五篇呢,黄少你慢慢看。”郑轩叹了口气,“黑蓝雨的两篇,黑叶神和兴欣的三篇,集火集得可爽了。”他痛苦地抱住头,“我就不该手贱点开……压力山大。”

黄少天大略地浏览完关于他的那篇,翻开了下一篇。看郑轩的反应估计真的是黑得挺狠的,不然左宸锐也不会悍然开火和他对掐了。

果然。

从蓝雨建队黑到上次客场3比7负轮回,从魏琛黑到卢瀚文。估计是被评论的冷嘲热讽惹毛了,就跟集合整理一样洋洋洒洒的好几万字就放了出来。难怪郑轩郁卒,他是除了黄少天喻文州之外被黑得最惨的一个。

真是无聊什么都干得出来。

自己战队被说成那样,黄少天不可能完全不在意。第一篇黑个人第二篇黑团队,末了还标注本博客纯属个人意见与《电竞时代》立场无关,明摆着发泄。黄少天扫了两眼第二篇,冷哼了两声跳过去看下一篇。

《叶修什么时候能放过大众》。

这一篇昨晚就发了出来,开篇提到让人惊艳的全明星开幕式,提到让人惊艳的叶修,历数叶修职业生涯各种大事,差点让人以为这就是个粉。

不过他明显没打算放过大众。

黄少天从那句“神秘的大神潜藏多年,一朝终于和东家闹掰,从此走上漫漫复仇路,是非对错,他其实并不在意。这种估计他自己也理不清楚的纠葛让千万粉丝心心念念夜不成寐”就开始冷笑,一直笑到最后“叶修不肯放过大众,因为太多人记得他,因为只有不断被强调被膜拜,他的成就才能被口口相传乃至代代相传永不磨灭。”。郑轩都以为他疯了,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真是有病。”黄少天看完黑叶修的也有些烦躁,“他能再无聊一点吗?一个全明星写上十多万字发泄?他怎么这么厉害?又没有稿费,多大仇啊。我见过他吗?还说我对他态度轻浮。以前也没觉得他这么脑残啊,怎么长的。”

“黑兴欣的才叫深不见底,不然怎么荼小夏都上阵了呢。”郑轩开始玩节奏大师,身体和着音乐摇摇摆摆的,“小道消息是说有人有提起来唐柔当初的事向阮成挑衅,一恼就闹成了这样。”

“……这么玻璃心啊。估计早就写好了没有由头发吧。”黄少天撇撇嘴,不打算接着看后面的两篇了,手指在手机上滑动了几下,想关上,却看到了推到顶部的一篇博文。

《请放眼未来》。

作者是联盟为数不多的女评论员,最大的特点是只评男选手不评价女选手,和左宸锐谈起女选手就格外留情的龟毛性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立场中立,据传闻属于联盟内部人员,言辞有一种微妙的轮回粉的感觉,不过并没有明确表过态。黄少天这里网速也算给力,轻轻一点一篇长长的文章很快就刷了出来。

“看完这届全明星开幕式真是颇有感触。第一赛季到第十赛季,没有一年有选手空缺。这是我见过的最圆满的一届,最感动的一届。”这样文艺的开头差点让黄少天以为他点错了。

“入圈不早,也不算晚,我好像正是见证了联盟走向成熟的那一批人。黄金一代的飞速崛起毫无疑问给联盟装上了新的动力泵,而以后惊艳的新秀们更是以一种张扬傲然的姿态成长着。联盟在发展壮大,战队在成熟强盛,这应该是很多人乐意见到的。

“只是很多人而已,并不是所有人。竞争越是激烈,天才越是惊艳,嘉世三连冠的奇迹就愈难以复制。曾经的王朝如今落得分崩离析只有一群年轻人艰难撑起的下场,不能不让人感慨唏嘘。一介豪门荣耀十年后从头开始?这是偶然吗?希望是的。可是,在这背后,有我们不能忽视一些潜藏的问题。

“说到嘉世,我们肯定会想起来叶秋。是的,从未公开露面神秘八九年还使用网名的‘叶秋’,嘉世的第一任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创始人,嘉世王朝的直接缔造者,却也是嘉世崩盘的重要推动因素。诸多光环之下,无数粉丝希望能看到他们的神,可是他们只能看到嘉世战队没有核心的海报。粉丝们失望吗?答案是肯定的。联盟战队失望吗?答案也是肯定的。联盟起步时期发展艰涩,冠军一度被垄断更让新鲜血液无法流动。并且那种对于宣传抗拒到极点的态度让所有人束手无策。毫不夸张地说,叶秋的存在让联盟发展延缓了至少两年。那时候,那些荣耀只属于他自己,属于嘉世,却不属于联盟,不属于千千万万投奔到联盟里面的人们。

“所幸的是我们还有黄金一代,霸图的强势反转让我们看到了百花齐放的希望。与此同时,嘉世积攒的问题开始显露,队长与战队不合的传闻接连传出,直到最后叶秋的突兀退役。接下来。不客气地说,是一个畸形的庞然大物的灭亡。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教训。比起传言中轮回的一人战队之名,其实当年嘉世更是一个一人战队。联盟成立之初个人崇拜严重,战斗法师甚至占了三成以上。没人会否认叶秋的辉煌,可我们一定要正视他所带来的后果。身为一个老选手,退役一年半带队重返联盟,这值得我们尊重;新队一年成为冠军的奇迹,更值得我们惊叹。

“可这一切,也只是过去时了。开幕式所说的,十年一轮回,回归初心,究竟是回归那份热爱,还是别的什么?轮回、霸图、蓝雨、微草,再加上一个兴欣吗?我们究竟想看到什么样的局面?”

接下来的东西黄少天看得很仔细,这种偏向官方化的语言明显是主流舆论导向。作者倒是完全没有辜负她中肯的名声,处处都分析透彻,却点到为止,看上去并没有明显的主观倾向,更像是在抒发感慨。

可黄少天毕竟在这个圈里混了七年。这篇文章里面有什么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联盟早就到了该改朝换代的时候。

新人应该有更多机会更多成长空间更多的支持。人们更应该注重未来而不是过去。

荣耀第一人的位置不应该由抗拒商业活动限制联盟商业发展的叶修去坐。

轮回有更大的潜力更大的爆发力,孙翔已经可以驾驭一叶之秋,也当得起斗神之名。而周泽楷可以带领联盟走向一个更多元更有竞争性的未来。

这些她都没有直白地表现出来,可都能让人微妙地感受到。女性的滴水不漏在这一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根本没有多少质疑的声音。

黄少天越看心越凉,要说这不是联盟内部的人他肯定不信。联盟成立之初乃至他刚进联盟的时候,是一个很纯粹的圈子。实力证明一切,这是板上钉钉的真理。可那时候职业选手间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情谊。网游里面打出来的后来各自选了战队,交情在那里放着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有太大的仇恨的。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明年再战。这是正常的心态。

可是从第四赛季天才新人们的爆发式涌现开始,联盟走上了繁荣的道路,不仅是比赛上,更是商业上。联盟的逐步成熟和商业活动是绝对分不开的,可以说,就因为有商业活动,才有职业比赛更高的关注度,比赛转播更高的收视率,选手更高的知名度更诱人的酬薪。这些黄少天都明白,他本身也脱不开这些,时不时地会去拍广告签周边。联盟对此鼓励支持他可以理解,但是过度包装周泽楷,大力鼓吹新一代,太过商业化的战队经营模式,这未免有点过了。这篇文章不一定全是联盟的态度,可是这种声音在联盟内部,在这个圈子里,无疑是存在的。

黄金一代是一道分水岭,往前是垄断和艰涩,往后是成熟和绚烂。

老人们,该给新人们让路了。

 

会场的灯光刹那间熄灭。

黄少天才意识到他的身边已经坐满了人。他扭扭脖子,看向了台上。

牧师、骑士、术士、神枪手、剑客、魔道学者、战斗法师……二十四个职业伴着技能的光影和效果音逐个出现在台上。长矛重剑的撞击声清脆地响起,混乱的战圈时不时发出爆破的火光,上空翻滚的乌云电闪雷鸣,驱散粉在四周莹莹闪耀。

“欢迎再次来到我们的全明星周末!”二十四职业混战持续了近一分钟,主持人的声音响起,“今天我们的主题是——”二十四个角色同时停手,持着武器站成两列遥遥对峙,“职业对抗!”


评论 ( 22 )
热度 ( 219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