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4

一群人闹哄哄地把一顿晚饭吃到了近十一点。上车的时候肖时钦一脸诡异地看着黄少天和蓝雨众人打了个招呼,自然而然地上了兴欣的车,道别之后朝着和宾馆相反的方向行去。

“黄少……他去哪儿?”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他没记错,蓝雨和雷霆住的是一家宾馆吧?

“回家。”喻文州简明扼要地回答道,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我建议你接受现实。”

肖时钦当然不会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就是有点接受不能。这点喻文州也很清楚,留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上了蓝雨的车,也走了。

“……小戴。”肖时钦上车好久才回过神来,有些脱力地问戴妍琦,“两个男人在一起……很正常吗?”

“不算很正常,可也绝对不是不正常啊!”一旁玩着手机的戴妍琦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会有人认为同性恋是不正常的?这就跟看不起职业选手是一样的偏见哦。”

“哦……”精神还有些恍惚的肖时钦应了一声,顿了一会又问,“你觉得……叶神和黄少……配吗?”

戴妍琦眼睛一亮,立刻抬起头来,一脸兴奋地问他:“队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肖时钦看着戴妍琦瞬间生动起来的表情,含糊地说:“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是吗?队长我觉得他们两个一定有问题!夏天的时候黄少生日,叶神专门发了条微博祝他生日快乐你还记得吗?叶神到目前为止也就发了三条微博啊!真的是……浓浓的秀恩爱的气息!”因为上车早,戴妍琦并没有发现黄少天直接跟叶修上车回家了,不然雷霆车里早就充斥着她人生圆满的尖叫声了。

“微博?”肖时钦倒是想起来了。夏休黄少天生日的时候叶修确实率先发了微博@了黄少天,可那真的是祝福么?跟战书一样的风格啊!尤其就是后来两人还在评论里面互喷垃圾话引来千万粉丝围观……这不就是他们平时相处的模式么?难不成这就是爱?能不能靠点谱啊!

肖时钦无语地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回想了一下平时两人的来往,一直觉得挺正常的事现在越想越不正常,可是往深处追究谈不上什么情浓意蜜。黄少天出道以来两人相处模式就这样,难不成谈恋爱谈了七年?肖时钦想想觉得心累,倚在座位上闭目休息了好一阵,忽然反应过来。

他纠结这么多干嘛,遇到这种事不是只要祝福就够了吗?

哦,顺便该烧的也得烧。

肖时钦回想起来他吃得极为憋屈的一顿火锅,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而两个罪魁祸首现在已经回到了他们的空调房里。

“冻死我了!”黄少天瘫倒在床上,“为什么这栋房子和兴欣俱乐部是两个方向!大半夜的还要顶着冷风走回家真是凄惨。”

“正好记记路。省得下次都忘了家门朝哪开。”叶修开了笔记本,坐到床边看着文档,懒洋洋地说道。不能抽烟对他来说真的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还因为感冒头晕乎乎的,对着文档看了半天也没写进去几个字。

“我说。”叶修推了推倚在床头靠在他身上玩手机的黄少天,“你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

“嗯?”黄少天迷茫,“什么交代?”

“你家里人。”叶修言简意赅,“被你混过去两次了。”

“哦哦哦,有什么好说的吗?”黄少天说,“不就是那个态度吗?见见你然后说两句话,我妈想的就是那样。我觉得她也没想着能从那里遇到你,估计就是凑巧。”

“不是,重点呢?”叶修感觉两人思维明显不在一个层面,“你怎么跟家里说的?”

“呃,就这样说的啊!”黄少天有点不解地看着他,想了想恍然大悟,“你担心他们反对啊?根本没有必要好么,这是我自己的事,他们反对干什么。”

“……这种关系到他们儿子终生幸福的事情都不管吗?”叶修有点无法理解,究竟是他想多了还是黄少天家家风太开放自由了?

“我的终生幸福不应该我自己决定吗?”黄少天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修,“你是不是以为我家里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然后费尽心思地想着怎么说服他们?”

“不止。”叶修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聊,“我还做好了你因为家庭原因跟我分手的心理准备。”

“……”黄少天愣了一下,难得地沉默了一会。

“我跟你说过不要跟沐橙看这么多电视剧了。”良久,他憋出来一句,“想太多了啊老叶。”

“这种事不应该很正常么?”叶修说,“我现在很好奇你们家的环境究竟是什么样的。”

“唔,好像是不太一样……”黄少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开始组织语言,“我妈是大学教授我爸是个医生,这一点很正常对吧?”

叶修点点头。

“我妈我爸思想都比较开放啊,从小管得也不多,呃,他们两个大部分时间跟没生过孩子一样,活得特别自在,每逢情人节七夕节结婚纪念日把我扔给亲戚就跑得没影了。我十二岁学会做饭以后他们更自由了,我妈喜欢到处跑瞎折腾,我爸就陪着她,并且每次都嫌麻烦不带着我。”黄少天有了思路以后就说得特别快,“总之就是除了基本道德品质培养之外就不怎么管我,我妈秉承要让孩子快乐成长的原则放任自流,我爸就持着一切都听老婆的态度,只要我不走邪路,就不过多干涉我的选择。我妈说他们两个有他们两个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不能混为一谈。”

“所以你来打职业比赛他们也没反对过?”叶修感觉黄少天和他生活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时代。

“没有啊,说起来还是我妈带我玩的荣耀呢。”黄少天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那年荣耀刚出,我妈从她学生那里听说,买了两张帐号卡和登录器就回家撺掇我和她一起玩了,后来我遇到魏老大要进训练营,我妈还特别骄傲地说她终于发掘到了我的潜力了,果然玩游戏是个正确的选择什么的。后来基本每次比赛她都有看,妥妥的蓝雨粉。”

叶修想起来黄少天的妈妈的确说过她玩了十多年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继续问:“你爸呢?”

“我爸?我爸不玩。他那个闷骚的老男人……”黄少天看着叶修撇了撇嘴,“我爸是典型的人生赢家啊,我妈当年上学的时候放话说不谈恋爱,被他泡上了;又不愿意结婚,被他哄去领了证;后来死活不肯要孩子,被他先斩后奏生了我……你们四大战术大师算什么,我觉得我爸才是真心脏,费尽心思抱得美人归,现在琴瑟合鸣恩爱非常还有个完全不用操心的儿子,简直人生圆满。”

“有你这么说你爸的吗。”叶修无奈。

“本来就是,都五十了还那么宠老婆,简直没救了。”黄少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我来打比赛的时候他倒是跟我谈过,他说我已经成年了,我应该对自己的负责,以后我工作也好结婚也好,他都不会干涉,我的一切事情决定权在我,同时责任也在我,他欢迎我跟他进行男人间的交流,同时希望我能永远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夏天的时候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问我是不是惦记你好几年了。”黄少天干脆合上了眼睛,换了个姿势窝在床上继续说,“我说我情商低你别问我,不然想来想去我能把自己绕里面。他说一点都不像他。”

“我觉得也不像。”叶修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黄少天的头发,听得倒挺专注,看黄少天快睡着了,就捏了捏他的耳朵,引来一阵不满的嘟囔。

“反正都是男人,你能吃什么亏?他是这样跟我说的。有感觉就在一起,没感觉直接散,你有什么好顾虑的。”黄少天模仿着他爸的口气,“‘反正我跟你妈不会帮你带孩子,找个男的更省事。’我完全不想说他什么了。”

“你爸真是爽快。”叶修下了结论。

“动刀不眨眼的外科医生。”黄少天翻了翻白眼,“他还说过我的操作是遗传的他的。”

“除了话多以外的确像。”叶修想起来黄少天犀利冷静的操作风格,“你就没建议过他去玩荣耀?”

“唔,你见到他可以建议他试试。”黄少天说,“反正你过年都得跟我回去一趟。”

“还去啊,不是都见到了么。”叶修感觉跟听到总决赛进入加时赛一样,有点焦虑。

“不还得见见我们家医生么。”黄少天闭着眼拉过来被子盖上,“不然我跟你说这么多情报干嘛,你当是睡前故事啊。”

“这个提议不错。”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算了吧,睡觉赶紧的。”黄少天说了这么多也累了,抱着被子很快就睡着了。叶修坐在一边整理了一下思路,想着怎么面对黄少天家的老头,没撑住很快也躺下了。

可叶修才刚刚模模糊糊地睡着,就被一旁的动静吵醒了。

“少天?”叶修努力睁开眼,看到抱着被子缩成一团来回翻滚的黄少天。

“怎么了?”叶修拽拽他的被子,问道。

“唔……有点胃疼。”黄少天含混地说着,但事实明显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他的声音又哑又虚,身上还沁出了密密的一层冷汗,皱着眉头蜷缩在床的一角,“好久没疼过了……”

“吃冰淇淋吃的吧。”叶修无奈,“跟你说不要吃了。”他把人拽过来搂到怀里,伸手给他揉揉肚子,“带药了吗?”

“没……”叶修揉得很舒服没错,但是里面的疼痛没有下去一点,“喝点热水算了……”

“我给你倒。”叶修下了床,很快端过来一杯热水,“你以前都吃什么药?我记得这附近有家24小时的药店来着。”

“这么麻烦,不用了吧?”黄少天看叶修已经开始穿衣服了,“说不定一会就好了。”

“算了吧你,哥还想睡觉呢。”叶修把水喂给他,看他继续窝在床上扮蚕茧,“一会就回来了。”

黄少天继续在床上翻滚了十多分钟,叶修就带着一身寒气回来了,看着他就着水把药咽下去才开始脱衣服:“不作死就不会死,你怎么不懂呢。”他上床把蚕蛹一样的黄少天拖过来,“以后还敢不敢胡乱吃东西了。”

黄少天胃还疼着呢,瞅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趴在他身上:“偶然一次懂不懂,哪里有这么弱了。”

“呵呵。”叶修也没再说话,伸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他的背。

“哎老叶你倒是说会话啊。”静了一会感觉好点了的黄少天戳戳叶修的脸,“不然睡不着多没意思。”

“你自己说的话还没听够啊,还让我说。”叶修懒洋洋地回道。

“切,我一个病号还没睡着呢你先睡着了这样好吗?”黄少天的头发在叶修颈侧蹭来蹭去的,叶修感觉有点不太好:“我也感冒了,我也是是病号。”

“你就没给自己买点药来?”黄少天也想起来叶修正感冒着呢。

“一时着急,忘了……”叶修无奈。

“还说我呢自己的事都不想着。”黄少天感觉好多了,心满意足地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叶修身上。

“唔,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个事。”叶修说,“第八赛季的时候,你回去有没有胃疼?”

“嗯?什么时候?”黄少天有点茫然。

“你来兴欣跟我下副本的那次。”叶修提醒他,“你还跟我要吃的来着,只有榨菜和火腿肠。”

“哦,那次啊。”黄少天想起来了,“回去好歹翻了点吃的,没事。”

“其实你当时可以考虑火腿肠的。”叶修笑。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冷的天我屈尊饿着肚子去一个破网吧下副本,事后想想我都被自己感动哭了,你还跟我要上网费,是不是人啊。”黄少天鄙视他。

“我当时也被感动了来着。”叶修把他往上搂了搂,“要不是得值班,我就追出去跟你表白了。”

“这话说得,有没有一点诚意啊!”黄少天翻了翻白眼。

“这不后来带了个冠军去表达我的诚意了么。”叶修说。

“一个诚意两年半,还真不容易。”黄少天吐槽。

叶修确认他没事了,也舒了口气,侧身把他扔到床上,继续抱住:“两年半换一辈子,不也挺值了。”

 
 
 
 
 

评论 ( 22 )
热度 ( 250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