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入眠(成途二刷番外)

·因为在写的文一直都写不完,就悄咪咪悄咪咪地找到了之前没有发的番外。这篇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篇,时间是成途背景中第十赛季夏休两人刚确定关系开始同居。


入眠

七月,H市,晚上。

这是一张双人床。左边的人躺得略微有些随意,轻薄的毛巾被盖住了半边身子,露出了一边的腰线和在床边悬空的一条腿。他身边的男人平躺,同款的被子算是比较认真地盖在身上,呼吸声规律、舒缓。床对面的墙上,开了睡眠模式的空调只有漂浮的一根丝带和柔和的指示灯证明它在工作。除了客厅时钟秒针细微的走动声,屋内再无其他声响。

就在深夜这种平和的氛围里,黄少天缓缓睁开了眼。

他有点认床。来叶修这边不过三四天的功夫,他还没适应这张很居家的双人床,以及身边睡着的人。

这种不适应倒也不是不舒服或者不开心……黄少天保持他醒来的姿势没动,眼皮撩开,环顾了下四周,有点疲倦地重新又阖上,十秒钟后又不甘寂寞的再次睁开,扭头盯住了身边打着叶修名字的黑影。

……只是,单身已久的人面对同居这件事情总是要消化一段时间,并且黄少天现在还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在白天并不明显,但是到了这种时候,总是会不可抑制地浮现出来。

他盯着天蓝色的半透明的窗帘。这个窗帘的颜色和样式都是他选的,就是具体的材质他没有机会挑,苏沐橙把这个工作揽走了。

还有顶灯、衣柜、被子、衣架、书桌、电脑……这些东西并不都是他亲手挑选的,但是每一件他都并不陌生。

因为这些,都是叶修在日常的聊天里一样一样地摆出来让他挑选的。

本来只是很普通的夏休期的一天,他们像所有异地并且刚确定关系不久的情侣一样,在各种通讯工具上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他当时也只是很随意地和他在说做个剑客攻略的事情,叶修那边忽然发了个沙发的图过来,问:“你觉得这个沙发怎么样?”

他记得他说了这个颜色不好看夏天坐起来大概也会热,然后那边就飞快地换了一个发过来。他又点评了一下,那边又换了一个。发到最后他觉得挺不错的那一个,也不过用了五分钟。末了,他还顺口问了一句,你们要买沙发啊?

是啊!叶修那边应了一声,然后话题结束,又转移到了他还没说完的攻略上去。

之后这样的话题又反复了几次,每次东西都不一样,大小都有,可选区间也很飘忽。黄少天甚至以为兴欣全员都选择困难症了——直到叶修说——

“你觉得卧室墙用什么颜色比较好?沐橙推荐了那种特别淡的黄绿色,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淡蓝色。”

而黄少天:“???!!!!我可能会喜欢?”

叶修:“是啊!你会来住的吧!”他停了一下,还是有点犹豫地问:“会的吧?”

黄少天有点懵逼:“你自己的房子吗?”

叶修:“显然是的啊,之前不都是在挑家具了!”

黄少天:“哦是哈!我说你买家具什么的怎么都要给我看。”他好像忽然意识到叶修话的意思,感叹了一句:“这时候就同居吗?进展飞速啊!”

叶修很快回答:“你现在想来也没有房子住呢!”

黄少天暂时地松了一口气,不过飞快地怼了回去:“你的诚意呢!一点都看不出来!”

叶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jpg

然后这个话题就算是暂时搁置了。不过有个后遗症就是……

黄少天当天晚上结束了和叶修的聊天扔下手机后躺床上准备睡觉。既然是准备,那肯定要有个过程的。而就在这个过程里他想着同居这件事情,不知不觉地就坐上了驾驶座。刚起步嘛,也就是亲亲抱抱,黄少天这方面还是佷熟练的,就放心大胆地提速。低速嘛,摸摸蹭蹭,黄少天觉得也能驾驭,油门一踩到了中速。

这个阶段,衣服已经没了,想摸哪个部位就摸哪个部位,想亲哪里就亲哪里,想干什么干什么——

然后刚拿了驾照的黄师傅就踩了刹车。就这个速度,他身为一个宅之处男已经硬得不行了,只能先去解决一下。解决完了就是贤者时间,一身正气地就安稳入睡了。

但是刹车肯定只是暂时的。新手司机总是有一颗蠢蠢欲动的上路的心,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黄少天一直在他的车上没有下来过……从黄少天×叶修.avi,到xxplay系列,再到耻度爆表的叶修×黄少天.avi,画面一次比一次香艳刺激,剧情一次比一次开放黄暴,一路飙车上了高速公路……

打住,停,可以了。黄少天感觉有什么东西又在不安分地想要抬头,及时地止住了他的回忆。他进行了一下深呼吸平复有点躁动的内心,同时偷偷瞄了一眼一旁的叶修。

很好,很平静。

他又继续望着天花板发呆。现在应该凌晨三点左右。H市今晚天气挺好,月光甚至称得上明亮。而与之相反的是,G市这两天台风过境,大雨倾盆。

说起来,也是因为这场台风,他才会在这里的。

那天新闻上刚发布了台风预警,黄少天在聊天里提了一句,叶修的电话就打来了。

“喂?老叶?”黄少天秒接了电话,“怎么了?”

“你要不要趁台风还没登陆来我这边住?”叶修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哒”声,黄少天知道他是点了根烟,“不断电不断网不用担心被刮走。就是热了点。“

“有房子可以住了?”黄少记仇。

“呃,还好吧!”叶修笑了一声,“睡觉打游戏没问题的,其他的你可以过来一起买。”

“那……”黄少天下意识地小傲娇了一下,“你也可以来我这边,我房子现成的。”

“好啊。”叶修那边居然答应的很爽快,“但是也要等台风过去的吧?”

 “嗯……”黄少天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明明之前有过共居一室的经历,但是把一栋房子按照他的喜好去布置,再加上那么郑重的邀请,他就只想搓搓脸,把那些名为感动和兴奋的情绪压下去,然后再认真地回应这个问题。

同居同居同居同居……

同居干什么?

上床。

啊呸,不是,一起生活。

一起生活意味着?

一起打游戏!

……好吧,要忍受他所有的坏习惯,大概包括不喜欢洗衣服不喜欢换袜子不喜欢洗澡不会做饭……

还有? 

一起打游戏!

……并不是,他还要忍受我的坏习惯,也就是说……

我得容忍别人看到我所有的生活习惯,好的坏的不好不坏的……

……就是,展现出一个完整的、真实得可怕的自己,而不是一个面对朋友展现的一个尽可能正能量和阳光的形象。

然后,在很多事情上,随时都能抓来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立即分享一起体验;作为另一半的话,能很敏锐地觉察到对方的情绪变化和心理状态,而不是通过网聊时的标点符号或者语气词来揣测……

并且,那个人一直在身边,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这么想下去,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想坐上那个他挑选的沙发了。

“需要再给你点时间认真地考虑吗?”大概是过了一根烟的时间,叶修的声音才又响起,向黄少天刷新了一下他的存在感。

“不用了不用了,我直接过去好了!家里的东西也不着急的吧!可以我到了再一起挑一挑什么的……”拿定主意根本不需要多久,答应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行李更是不用收拾太多,衣服什么的到了直接买就好了,反正都是要放那里放很久的。就是……黄少天挠了挠下巴,犹豫了一下,还是很贴心地问:“房产证有我的名吗!我帮你还房贷啊!”

“……”叶修也是很无语,“没有,房产证还是我们老板的名字呢!她说过户要过一段时间。”

“你们老板的房子啊?”黄少天一愣。

“给的。”叶修简略地说。

“人手一套?”

“显然不是啊。”叶修说,“队长的特殊福利。”

“那福利真的挺好啊!”黄少天还想说点什么,福利很好的兴欣队长就被她们老板娘扯着嗓子喊了:“叶修——关榕飞找你——”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也抬高嗓门回了一句,看上去应该在走廊或者阳台。然后他很无奈地说:“所以不用操心房贷的事了好吧?你订了机票给我说一声。有人找我,我先过去看看。”

“行行行你去吧你去吧。”挂了电话黄少天很自觉地就跑去买机票,在第二天一早趁着台风还没登陆,拎着非常简便的行李,飞去了H市。

 

黄少天闭了闭眼睛,略微有了一点困意。这是他睡在这个房间的第三个晚上,他已经能闭着眼睛在脑海中描摹出各个家具的形状轮廓和摆放位置。叶修这个人在他上心的事情上面总是格外的靠谱,因此他来的时候,卧室是装饰完好家具齐全窗明几净可以完美入住的……但是也只有卧室了。桌椅都还没有摆上的餐厅,只有一个空荡荡的操作台的厨房,以及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书房,黄少天毫不怀疑,叶修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收拾卧室了,然后等他来了一起做苦力……而他本人也很爽快地承认了这一点。

于是黄少天这两天就在不停地经历收东西-搬东西-擦东西这一个艰苦卓绝的过程。在卧室玩电脑的时候都比较提心吊胆,生怕师傅一个电话自己就要丢下正在打的副本或者正在带的团跑去接手……

不过叶修也没有偷懒。新买的手机差不多一天要响十多次,虽然一半都是留下电话但最后没有买的店家的推销,但是在上午搬餐桌下午安吸油烟机的情况下,他还能和罗辑打几场指导赛,还能在他眼皮底下带兴欣抢了个boss,还能体贴地中午叫个外卖晚上带他去兴欣蹭饭……

虽然剧本和黄少天预想的18禁相差甚远,但是这种一点一点地慢慢把一个家填满的生活,其实也是过的非常满足。

黄少天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被子。空调开得很足,这个温度盖一个薄薄的毛巾被简直完美。他挺舒服地在被子上蹭了蹭,想,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认床。

但是……认真说起来,认床只是背了一口巨大的黑锅。黄少天自己心里清楚,他会以认床的名义失眠,会回想起来同居的这整个过程,是出于内心深处的一种不安。

一种,在形式上非常亲密但是内里灵魂上还是有那么一点欠缺的不安。

他又扭头看着叶修。就算这个人只是安稳地躺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他也无法克制住自己伸手抱住这个人的欲望。

他移开了目光。

不是感情上的欠缺。

或者说……不是他感情上的欠缺。

黄少天叹了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他感觉今天晚上的催眠活动可以结束了。睡意酝酿得差不多,现在只要抱好被子,深呼吸,摆个舒服的姿势,就可以看到明早九点半的太阳——等等。

这个小区环境不错,房子隔音非常好,卧室里挺安静的,连夏天最普遍的虫鸣都听不到。在这种任何一点声音都会被放大很多倍情况下,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了身边的不对劲。他收起来了在床边晃悠的小腿,把身子往床边挪了挪,扭头向旁边看去。原本睡得很平稳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下了死力抓住被子,裸露在外的胳膊能看出在微微地在颤抖,呼吸声也一声比一声急促——

黄少天意识到叶修应该是做噩梦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

黄少天也没有搞懂那种奇妙的感觉究竟是“叶修竟然会做噩梦”还是“我竟然看到了叶修做噩梦”或者是“老叶做噩梦了心疼给抱抱”,但是他觉得他需要做的事佷单纯,就是先把叶修弄醒。他不觉得会有人喜欢走完噩梦的整个剧情。

只是他朝身边的人伸出的胳膊还没着陆,就先被一双眼睛盯上了。黄少天愣了一下,手腕一转变了路线,在叶修眼前挥了挥。

“老叶?老叶?”

叶修佷缓慢地眨了两下眼,动作有点迟钝地抓住黄少天在他眼前乱晃的手:“活着呢。”

 黄少天停下了动作。他看着叶修闭了闭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左手捂住了额头,右手还攥着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搭在胸口。黄少天都能感受到从激烈的情境中还未缓下来的心跳。

他忽然就不知所措起来。

同床而眠之所以亲密,并不仅仅是出于那种隐晦的性暗示。在睡眠的时候,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呈现出了一个怎样的状态。自己做了什么动作,做了什么表情,呢喃了几句什么话,自己都是意识不到的,同时这些也都是完全不可控的。但是这所有的一切,同床的另一个人都能看到、听到、察觉到。对一个个体而言,这全然是把自己都看不到的一部分自我暴露给了另一个人。

对那些自律独立并且自我掌控欲非常强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是很愉悦。而黄少天一时也并不能判断叶修被他发觉做噩梦了是怎样的心理感受,他只是安静地盯着叶修,等他慢慢地缓过神来。

“嗯……”手掌能感觉到心跳慢慢地平复了下来,叶修揉了揉额头,扭头看了眼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黄少天立刻体贴地接话:“你醒了?头疼么?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就接着睡吧……”话还没说完,那边叶修身体翻了一下,大幅度地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然后双手环住了他的腰,额头抵在了他锁骨附近。

“……!”黄少天被这种意想不到的举动惊了一下,唯一的举动只是下意识的把胳膊搭在了怀里人的背上。

“少天。”叶修声音有点沉闷也有点含糊,但是听在黄少天那里变成了难以言喻的……可爱。他竭力把这个不太适合形容叶修的词从脑海里剔除,感觉自己弯得像盘蚊香。

而叶修并没有感受到他心里的想法,头在他的颈窝蹭了两下。黄少天被他撩的心痒痒,忍不住伸手在怀里的脑袋上捋了一把,手掌顺着脊柱往下一直摸到腰窝才停手,然后在叶修背上轻轻地拍着。拍了两下叶修忽然闷闷地笑了一声:“哄孩子呢你。”

黄少天也笑了,又在叶修后脑勺揉了几下:“机会难得嘛,多占点便宜。”

叶修没有再搭腔,就是把他又抱紧了一点。黄少天能感受脖颈处他呼吸喷出的热气,乍一开始接触皮肤有那么一点湿意,后来热度慢慢渗进去就稍微有那么一点烫,和身上两个人接触部位的温度微妙地融合在一起,引得黄少天体温都有点升高。他舔了舔嘴唇,下巴在叶修头顶蹭了蹭。

“我做了个挺……一言难尽的梦。”叶修忽然开口把黄少天的心思勾了回来,“说起来,你觉得我职业生涯怎么样?有没有像开了挂?”

“挂?不至于吧!谁家的外挂会躲不过一击必杀啊!”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对第四赛季总决赛印象深刻,“不过说起来我们私下吐槽的时候觉得比较像金手指或者主角光环一样的东西吧!传奇人物经历一系列变故之后重回巅峰的故事,热血小说里的励志情节。”

他想了想,补充道:“其实三连冠什么的还好理解,主要是你退役以后到兴欣夺冠的这一段时间太逆天了一点,让人不得不服气。”

“是的吧。”叶修居然还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其实,真的很厉害了。”

“喂……”黄少天对他的坦诚很无奈,“这话你自己说就不太合适了吧!”

叶修笑了一声,松开了搂着他的手,转身变成了平躺的姿势,另一只手还牵着黄少天的手没有松开:“我刚才梦到,我的金手指和主角光环都没了。”黄少天顺着叶修的动作扭过了身子,把左胳膊支起来撑着头看他。叶修声音里原来带的一丝调侃消失了,黄少天也不太能确定他到底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他的声音有点模糊,好像在回忆梦的内容,又好像在梦里还没有醒来:“嘉世五进四强,没有一个冠军,然后就季后赛都进不去;成绩不好,我也不配合商业宣传,陶轩也没有忍我多久,第六赛季我就退役离开了嘉世,中间这一年当了代打拉起来了一个网吧队打挑战赛——挑战赛第一年还输了——然后进了联盟也并没有夺冠的能力,只是名额队水平——投资人对成绩不满意,一年后直接撤资——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叶修笑了一声:“其实有点扯,但是梦里并不知道这些都是假的,我还特别认真地去努力,然后特别难受的失败……”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在这个领域里,天赋比努力更重要。”叶修声音带了点疲倦,“但是天赋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运气。而比赛的话,其实幸运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然后在我梦里,我就缺了那么一种运气,也缺了一点幸运。”

叶修又转过了身体。就着模糊的光亮,黄少天看到他很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然后把他抓着的黄少天的那只手覆在眼上,自己的手掌再覆盖上去。他能感受到他掌心微微的湿润。

“再走一遍走过的路,然后发现所有的隐患都爆发了,所有的担忧都实现了,想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失败了——这种感觉还是非常的……不好受。”

黄少天沉静地望着他。

叶修这个人,长期以来一直处在一个领导者和开拓者的身份中。他的这种身份,是不能显露出不安和茫然这种情绪的——并且他相信叶修应该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但是很多事情,像叶修说的,并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解决。在很多需要赌一把运气的时候,担忧是不可避免的——

但同时,也是他不能表现出来的。

他什么都不说,他什么情绪都不外露,不代表他就是永远的胸有成竹的。兴欣网吧队夺冠的经历有多震撼,叶修就承担了多少压力。这些压力他不想说也没有人去说,天长日久在梦里忽然爆发,就变成了梦里那种绝望的痛苦。

这个人的心理真的是非常的强大,但是这种强大也并不能抵消梦里他被强加上的渺小、脆弱和无能为力。

 但是……心疼归心疼,黄少天有点郁闷的嘟囔:“你根本不需要我说什么吧!我只能给你爱的抱抱?然后告诉你实际上你还是踩着蓝雨拿到了冠军?人干事?”

“其实还有一点。”叶修听到他的话,很轻地笑了一声,然后慢慢地说,“在我的梦里我并没有和你在一起……可能是并没有那个自信……也可能是根本和你不熟……”他收住了话音,抬起胳膊重新搂住了黄少天,额头抵住他的额头蹭了蹭,嘴唇在他的脸上飞快地触碰了一下——

“要不是醒过来能真好看到你,我大概要自己闭着眼睛想很久,究竟哪个才是梦吧。”他声音轻轻地,却带着明显的庆幸和满足。

“在梦里,我失去了所有的东西;然后醒来看到你,就好像又重新拥有了全世界。”

……

黄少天把头埋进叶修脖颈里,好像这个动作可以掩饰他内心巨大的悸动。他忽然意识到,同居这种隐私被无缝不入地浸染的行为所换来的,是在午夜梦回能放心靠过去的安定,是区别于虚幻的念想的那种真切的陪伴,是他之前偶尔低气压感受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的时候,最渴望得到的那种,毫无保留的依赖。

好像黑暗中一团永不熄灭的火,靠近它,就能感觉到温暖和明亮。

 

“睡吧,少天。”

“嗯。”

 

一夜安眠。

 

 


评论 ( 12 )
热度 ( 363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