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剧情衍生 【完整版】

可以当成途的前传看QAQ
第一部分看这里

点我╭(╯ε╰)╮


你们要看的表白上线啦!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字数暂时统计不了……

“恭喜前辈。”喻文州微笑着过来跟叶修握手。

“谢谢谢谢。”叶修被一堆职业选手的恭喜和吐槽包围着,有点应付不过来。

“神发挥啊老叶。”黄少天凑了过来,无论什么场合,他的话永远要比别人多,“最后那会APM少说也有七百五了吧?是不是人啊?”

“呵呵。”叶修笑,“哥只是个传说。”

“滚滚滚,得了便宜卖乖。”黄少天鄙视他,“唔……给你的夺冠礼物。”他从兜里摸出来个东西塞到叶修手里。

“手机?”叶修掂了掂,“还不如给包烟实惠。”

“联盟出的限量好吗?要不是刚接了代言我都买不到好吗?等你主动买手机得等到什么时候干脆给你个得了。”黄少天说。他才不会说这个手机是和他的那款最像的那一个。

“过两天再研究。”叶修也没开机,打量了下后盖上的花纹便放到了兜里。

这时候方锐跑了过来,“有没有去H市玩的?走啦走啦!”

虽然颁奖仪式正式,轮回方面也没有失了风度,可毕竟这里不是自家主场,H市那边还有粉丝包好包厢等着呢。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陈果得知有飞机当机立断决定连夜飞回去庆祝。

“去吧?”叶修问。

黄少天扭头冲喻文州抬了抬,“我去玩会儿……队长你去吗?”

“不了,我得回家一趟。”喻文州笑笑,“你和叶神去吧。”

叶修点点头,“还有人吗?老韩?张新杰?大眼?”被点名的几人都面无表情的瞪他。

叶修笑,“一个个这么严肃干嘛。”招呼了几个要凑热闹的,他冲剩下的人挥挥手,“走了啊,以后聊。”和主场工作人员打过招呼确认今晚没有别的安排之后,兴欣众人直接就坐上了飞机,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夜晚。

“先说好了啊玩完还有事呢,我就先敬一杯,”包厢里,叶修端着杯酒站在了众人面前,“剩下的找老魏喝去。”

“不就两杯倒么喝醉了又没人笑话你。”魏琛拆他台,“比完赛了还能有什么事?都把他往死里灌啊!”他嚷嚷道。

叶修没理他,举起杯子晃了晃,吼了声“兴欣,冠军!”然后真的毫无保留的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冠军!”众人齐刷刷的喊着,都仰头跟着叶修干掉。

“下一个目标,三连冠!”叶修喝完把杯子特别干脆的往旁边一摔,接着喊道。

“三连冠!”包子跟着起哄,然后三连冠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包厢,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兴欣的队员粉丝们都又哭又笑得抱在了一起,继续着他们在轮回主场没有完成的狂欢。

“我说,我们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包厢的一个角落里,李轩守着一堆饮料,听着众人的喊声,和吴羽策面面相觑。

“就是我也纳闷呢你说你们虚空连季后赛都没进在这里凑什么热闹。”黄少天看着这么多东西都不知道喝什么,听到李轩的话毫不留情揭他伤疤。

“呵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季后赛蓝雨是被兴欣第一个干掉的?”李轩冷笑两声,戳黄少天的痛处。

“所以说你们都不是冠军来这里吵什么?”一旁的刘小别说。

“你是啊?”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人齐齐转火。

“我不是我来凑热闹不行吗?”刘小别一脸无辜,“我家就是H市的好吗?队长还叮嘱我照看着点小高呢。”

“我说你们除了冠军还想着什么?”楚云秀过来拿饮料,看到这几个郁郁不得志的男人,露出了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不然还能想着什么?”李轩反问道。

“人啊!沐沐好不容易拿了次冠军不得跟她庆祝一下么?戒指都到人家手上了再从这里羡慕嫉妒恨有什么用?剩下的就是下赛季的事了,这时候咬牙切齿的怎么过夏休啊。在人家夺冠的时候吵吵嚷嚷的丢不丢人啊?”楚云秀挑了挑眉,抱了瓶红酒走了。

“就是就是。方锐好不容易得了次冠军我得跟他庆祝一下。”吴羽策率先溜走了。

“咳,沐橙也不容易,我去祝贺一下。”李轩也跟着楚云秀溜了过去。

“我和一帆也好久没见了,去聊会。”刘小别去了高英杰那边。

总之几个人被楚云秀说了一通之后不知道是要掩盖自己的心虚还是真心的,一个个都窜走了,就剩下黄少天一个人继续纠结喝桃汁还是葡萄汁。

他倒是也能他倒是也能用“叶修和魏琛两个老家伙好不容易拿了冠军他也该去祝贺一下”这种理由离开这个人迹罕至的角落,可是看到两人身边的人群就放弃了。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琢磨。

怎么表白?

剑圣大大在这种问题上终于词穷了一把。

他在一个红酒的杯子里蘸了点酒,在桌子上随意的划拉着。

我喜欢你。

一种青春校园的气息扑面而来。

划掉。

我爱你。

打死他都说不出来这种话。

继续划掉。

酒渍在桌上慢慢干涸,他愣了愣神,又蘸了下,一笔一划地写上了[一辈子]。

这次他没有划掉。

“干什么呢。”叶修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黄少天被吓了一跳,胳膊不易察觉的一颤,掩饰性地端了杯酒站起来。

“多大了还在桌子上画画。”叶修吐出一口烟,把烟头取下来按灭,“这么无聊啊。”

“这不是找不着你了么。”黄少天略有些紧张的把一只手插到裤兜里,不动声色地往桌边一靠,遮住几个半干的字,“你是怎么溜出来的?不是说要把你往死里灌?”

“谁敢啊?”不远处的酒席上依旧喝得热火朝天,“喝醉了耽误事。”

“奖杯都拿了你还能有什么事啊,能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黄少天鄙弃的说着,把酒杯端起来,“听说你两杯倒啊老叶?来试试?”

“我真喝醉了你抬我走啊?”叶修反问道。

“ 真喝醉了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合着你喊我来就是来做苦力的?这么多人呢怎么就赖上我了?”黄少天当然不依。

“呵呵。”叶修意义不明的笑笑,“你回头看看。”

黄少天往四周望了望,顿时无语。你说那么多大老爷们喝的东倒西歪的也就算了,那些妹子都喝这么high你趴我肩上我躺你腿上的算什么?放眼望去除了在一边聊天的乔一帆高英杰根本就没有什么清醒的人啊!

“你们兴欣妹子真多。”最后他淡定的收回了目光,评价道。

“可不是,谁像蓝雨,和尚庙一样。”叶修说。

黄少天不满,嘟囔了一大串像什么妹子多了不起啊我大蓝雨同心同德和谐友爱不要妹子怎么了之类的。叶修没怎么听清,不过绝对没有要问明白的意思。

“哎我说你怎么也得喝一口啊,我们俩这么多年的革命友谊连杯酒都不喝你好意思吗?兴欣这几场比赛我全程跟进,都快成兴欣死忠粉了好吗?”他突然意识到手里的杯子还是满的呢,不让叶修喝下去怎么肯罢休。喝醉了多好,喝醉了他“不小心”说了什么就不会记得了。

“是啊,都要被兴欣的死忠粉感动哭了。”叶修笑,低头凑了过去,还真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剩下的归你了。”

“切,喝口酒都这么小家子气。”黄少天看着叶修凑到他手边,心里好像被一只毛茸的柯基蹭了一下,“就敬你这一杯啊。”他把酒杯举了起来。

“恭喜夺冠。”他直直的望进叶修的眼睛,用无比认真的口气说出了这句今天晚上叶修听滥了的话,然后仰头,把满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一定要回来。

叶修想起来,在两年半之前,那个冬天的晚上,他用同样的语气说出的话。

一定要回来。

夺冠吧。

恭喜夺冠。

只有一个人会那么认真的跟他说这些话。
而现在,这个人被酒呛到了。

“我去这是什么酒啊为什么这么辣!”黄少天一杯子灌下去脸都快扭曲了,“这还是红酒吗?变质了吧?”
“……你喝过酒吗?”叶修神色古怪地望着不停灌果汁的黄少天,“你别告诉我你一杯倒啊。”还是红酒。
“靠怎么没喝过。”黄少天郁闷,“蓝雨夺冠那会儿我一个人喝了两瓶啤酒呢好吗!”
“哦。”叶修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睡了几天?”
“就是一天一夜啊……这不是醉的!是累的!我酒量比你好多了你有什么立场来说我!”黄少天反应过来,“换你你不得睡三四天啊!”
“呵呵。”叶修瞄了眼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红酒白酒,“喝杯白的证明给我看?”
“滚滚滚,你什么居心啊”黄少天当然不会上当,“你来喝杯给我看看啊?”
叶修只是笑,环顾了下四周径直在黄少天身边坐下摸出来他晚上给的手机,“有卡吗?”
“……有。”黄少天看着叶修熟练的开了机还真有点不习惯,“储存卡也在里面。”
“真贴心。”叶修划了两下屏,抬头看了看有点不自在的黄少天,伸手,“你手机拿来。”
“干嘛?”黄少天摸了摸兜,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侵犯个人隐私啊!”
“抄下通讯录。”叶修简要的说道,“你的隐私不都挂微博上了?有什么好看的?”
“切谁知道你会不会有什么变态的癖好。”黄少天嘟囔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密码。”叶修又一脸无辜地递了回来。
“YQYQ。”黄少天随口说了出来。
“不是吧竟然这么简单?不是你的风格啊。”叶修输进去还真开了,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好久以前设的了用习惯了一直没改。”黄少天无所谓的答道,决定不说出来直接用了“叶秋”两个字的缩写的事实。
“哦。”叶修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还真的去输通讯号码了。

“我说你给沐橙弄个这名小心她拉黑你啊。”叶修指着苏沐橙号码名称栏里那个“苏→叶修”对凑过来的黄少天说。
“哎呀苏妹子又不会有机会见到。你有了手机我立刻就改了。”黄少天倒是挺无所谓的。
“大小眼就算了,小事情是谁?肖时钦?”叶修接着往下翻,一边输一边吐槽着黄少天奇葩的起名能力。每吐槽一次总会收到一大串有理有据无理取闹的反驳,这样一百多个号码号码输下来四周都安静下来了,该喝醉都喝醉了,没醉的玩够也累了,清醒的乔一帆和罗辑看了看全场,过来和叶修商量着怎么把人弄回去,毕竟离上林苑不远,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躺这里也不太好。

然后最后的结果就是,叶修和黄少天架着醉的最厉害的魏琛,叶修另一边还拖着意识模糊的苏沐橙和楚云秀,黄少天还被方锐死拽住不松手,带着一边被拉来的林敬言一脸苦笑的往上林苑走去。

“呃,老林你就在方锐那屋住下吧。”叶修把魏琛扔到了他床上,“小乔你把安文逸放我床上,云秀你去和沐橙睡,慢点别摔了啊。”他看着几个姑娘摇摇晃晃地往屋里走去,“嗯小高你怎么着?你们宾馆定好了就在这附近,一会儿我带你去,罗辑你把人扔床上就行。”叶修看着忙成一团的别墅内,深深的悔恨为什么自己还是清醒的。
“啊我跟一帆在这里帮帮忙吧。”高英杰看着忙乱的屋内,心下有些过意不去。
“那行你睡安文逸的床吧。”叶修也很随意的安排下了,反正都喝醉了也没人计较这些。
“那前辈呢?”乔一帆问。叶修的床被安文逸占了,他自己呢?
“我?我跟着他们去宾馆住一晚上好了。”叶修说道。
“……”
乔一帆对于他这种明显逃避麻烦的行为无语了。叶修溜得也利索,丢下一句“早点休息”就跟着黄少天去了经常招待职业选手的那家宾馆。

“把那么个烂摊子丢给老实孩子你还真好意思。”叶修在前台拿了预订的房卡和黄少天刷卡进屋,黄少天吐槽他,“王杰希都不舍得使唤的接班人让你使唤来打杂了。”
“年轻人吗,需要多磨练。”叶修不以为意,往屋里椅子上一靠,“我也挺累的。”
“累就快点睡觉。”黄少天说,“我先去冲个澡啊你要累就先睡吧,一股烟味酒味真受不了。”
“嗯。”叶修懒洋洋的答道。

然后黄少天冲完战斗澡出来发现叶修还在茶几旁玩那个新的手机。
“我说你不睡觉了啊?”黄少天无奈,亏他还担心叶修在一边他能不能睡着呢,“喝酒的时候说你还有事,难道就是为了能清醒着玩手机?就是借口吧我看!”
“是还有事没错。”叶修把手机屏关了搁在一边,“就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黄少天觉得叶修画风瞬间深沉了不少,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叶修说,“少天。”
“嗯。”他反射性的应了一声。
“我有四个冠军。”
黄少天翻了翻白眼,决定不和这个大龄青年计较。
“四个冠军戒指。”叶修继续说道。
黄少天心说兴欣也不容易他就不在人家的好日子骂他了,继续忍。
“如果像沐橙她们电视剧里那样,一个戒指代表一句话的话,那么应该就是……”他抬起头来,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看着黄少天,“我喜欢你。”
“我爱你。”
“一辈子。”
“以及……”他把手上最新的那个戒指摘了下来,声音平稳地说,
“能遇见你是我最大的荣耀。”
黄少天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在他还在纠结怎么表白的时候,他的台词全被人念了出来,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呃,我觉得这种事情你来的话按你的风格可能会带偏节奏。”叶修的话竟然比黄少天多了,黄少天的沉默给了他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所以我决定我来带。”他的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紧张,“本来不知道要说什么的……”
“别说了。”黄少天打断他,“你喝醉了吧?”
“没有。”叶修平静地答道。
“真的?”
“真没有。”叶修说,“如果你想给我台阶下的话,已经够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少天有些烦躁,“我只是……哎呀怎么说呢觉得这事有点玄妙……呃不是玄妙就是出乎意料……”剑圣大大语无伦次的说了一通,看着叶修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索性把心一横直接凑过去把叶修嘴给堵上了。
“就是和你差不多的感觉而已。”磕磕绊绊的结束了两人的初吻,黄少天这样总结道。
叶修笑,又把人拉了下来,重新亲了上去。
“我靠老叶你嘴里是苦的!”这是黄少天不满之余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看到冠军队长已经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END 感情戏苦手不好意思。 表白完心里就没事了太累了就睡了。 嗯就这样。

评论 ( 16 )
热度 ( 195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