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冠军】这些,都是属于他的荣耀



十五岁那年,他背着弟弟的行李离开了家。太有主见的孩子往往有着与之成正比的执拗,带着一份如释重负的解脱,他看着火车外的风景一帧帧闪过,不再定格。

十六岁那年,他坐在网吧机器前,问一旁愤愤的苏沐秋,再来一局?

十七岁那年,他夹着崭新的帐号卡,输入一叶之秋四个字,轻轻巧巧地点了登陆。

十八岁那年,他在苏沐秋墓前点着了第一根烟。烟草呛人的气息抵在喉咙里让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揉了揉一边苏沐橙的头,说,走吧。

十九岁那年,他坐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屏幕上战斗法师的战矛凌厉又刁钻,绚烂张扬的炫纹飞过炸开了一个明晃晃的荣耀。

二十岁那年,他在后台看着举起冠军奖杯的队友,隐在阴影里无声的微笑。

二十一岁那年,他听着满场嘉世王朝的欢呼,看着挂着的嘉世队徽,紧紧握了握拳头。

二十二岁那年,他在这个熟悉的赛场上,看着一叶之秋身形定格,画面相继灰暗下去,慢慢地把手从键盘上收了回来。

二十三岁那年,止步季后赛,他看着垂头丧气的队员,点了根烟,说,继续努力。

二十四岁那年,他看着陶轩刘皓
窃窃私语的身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二十五岁那年,会议室的门被重重推开,陶轩阴沉着脸吼叫着什么。他瞥过一张张木然的脸庞,径直走了出去。

二十六岁那年,他坐在网吧的机器前,手指在键盘上轻巧地敲击着。烟灰慢慢攒成了长长的一段,却一直没有掉落。

二十七岁那年,他望着兴欣的注册证书,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忽略掉闪动的职业选手群,他登上了一个新的小号。

二十八岁那年,他从比赛室里走出来,活动了一下超负荷的手指,跟着队友走到台前,举起了阔别七年的奖杯。

十三年走来,这些,都是属于他的荣耀。

荣耀不败,他亦永在。

评论 ( 4 )
热度 ( 241 )
  1. 喻文希银际 转载了此文字
    荣耀不败叶修 永远的叶神永远的荣耀💞
  2. 飍飍沈禽钟 转载了此文字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