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成途 11

 
 
 

“我靠什么情况?!”黄少天特别豪迈地直切中路之后也惊呆了,“我说包子你真的不是拿错帐号卡了吗?还是你直接把叶修的卡顺过来了?你之前玩过散人?玩多久了多久了?一直用的就是君莫笑?”夜雨声烦索性停在了那里,黄少天在聊天频道里一连串地发问。

“哎呀呀狮子座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包子很严肃地批评他,“比赛呢,好好打知道吗!”

说着,包子熟练地向不远处的夜雨声烦扔了个手雷。

“……………………………………”黄少天用了一大串省略号表现了他现在的心情,然后手中光剑一挥,把手雷打爆,直接三段斩冲了上去。

“我说这是赖皮啊好吗,哪里有换个职业帐号打的,这还是新手挑战赛吗,还是吗还是吗!正常点行不行啊?”黄少天近身,来了一个拔刀斩,继续在频道里刷着屏。但是嚷嚷归嚷嚷,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包荣兴,联盟著名奇葩之一,打法出其不意天马行空带着浓浓的草莽气息,被认为是兴欣的双刃剑,但同时却是兴欣总决赛胜出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这个赛季以来,包子的发挥远比之前稳定了,低级错误也少了,但是还是没人能够理解他的思路,各大战队都对他的进步表示了关注和重视。

“怎么能算赖皮呢,不是都换号吗!”那边包子竟然开始回复,不过一块板砖径直甩了过来。

黄少天侧步避开,紧接着冰雨的剑光划出了一条圆满的弧线,直接用了升龙斩向着君莫笑的头顶攻去:“所以你到底玩散人玩了多久啊!!!!!靠!”黄少天还是没忍住,同一个字第二次出现,裁判也没法假装看不见了,甩了个黄牌以示警告。

黄少天那个郁闷啊,升龙斩加落凤斩的技能本来衔接得好好的,旋身过来的那一刹那他已经做好迎接一杆战矛的准备了,结果包子赫然一个大跨步的锁喉卡了过来。

“你不会是在把散人当流氓用吧?到底有没有练过?叶修有没有教过你啊?”黄少天反应也不慢,落凤斩强制取消,抢出了一记银光落刃,却还是对于包子为什么会用君莫笑这件事很好奇。

“战队机密,不可泄露。”包子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同时抬手一记格挡,然后一个投抛,将夜雨声烦拉了近身,同时一个耳光挥了过来。

“技能用得挺熟练的……”被包子的耳光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黄少天也看出了点什么东西来。这次叶修让包子用君莫笑应该不是一时兴起,或者说,早有预谋了?然后来全明星找大神练练手?然后……就找上他了?

黄少天心里那个微妙啊。想当年叶修散人号刚出现的时候他叫嚣着跪求一战,结果现在叶修散人也都熟到不能再熟了又出现了包子的散人?他和散人渊源到底是有多深?黄少天在心里吐槽着,同时也在细致地观察包子的操作。若说到反应意识和速度,放眼全联盟,黄少天称第二没人能坐稳这个第一。就是叶修也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黄少天确实是天才。正是这种极敏锐的操作意识和反应速度,造就了黄少天全联盟独一无二的风格。

冷静,沉稳,善于抓住任何哪怕是转瞬即逝的空当,然后给予最大化的利用。可以说,黄少天很多时候,手是比脑子还要快的。

这一点在应对包子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的时候不能说不是一种优势。同一种情况,换了喻文州的话,不仅他的战术意识发挥不出来,在面对无从预判的情况时,他的反应能力也成了一种很大的限制。

但这也不代表黄少天可以应对地很轻松。

仙人指路!黄少天抓住空当,在半空一记银光落刃跳下后直接旋身刺去,冰雨带着强大的气劲凌厉地向后扫去。这么一会的功夫,两人已经过了十余招,就血量来说黄少天并不占优势,毕竟包子占得了先机,再加上他诡异风格的开头,一时间竟然逼得黄少天只能防守,甚至浮空被打出了一串连击。但他很快调整了状态,脱离浮空后迅速地使出了这一强力的吹飞技能。

钢筋铁骨!包子不退,反而撑起伞开了霸体。黄少天在整个屏幕被伞面完全覆盖之前轻轻巧巧地一个后跳,避过了可能接着的盾击,接着鼠标飞快地一抖,径直开了剑影步。

六个残影依次出现,可是剑圣大大在飞快的操作中看到,君莫笑手中的伞变成了忍刀,在迅速结印之后,整个人都消失了……

地心斩首术!黄少天果断地取消了剑影步,然后接了一连串复杂的走位,可是他预想中君莫笑突然从自己旁边窜出来攻击的情形并没有发生。他转动视角一看,在离他八九个身位格的地方,君莫笑慢悠悠地钻了出来。

靠!黄少天那个郁闷啊。这是多好的一个时机?你小子想得出来用地心斩首术就不想着攻击?你当这是捉迷藏用的啊!

“包子你为什么跑到那里去了为什么不攻击?”黄少天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一点还是叶修告诉他的。对于包子的某个行为,有机会一定要当场问,不然,可能过了不到十分钟,你就永远失去了得到答案的机会。

“我又不知道你在哪,怎么攻击?”包子疑惑。

黄少天这下是彻底没话说了。从第四赛季正式出道,他也算打了快八年了,经验虽然比不上叶修这种老妖怪,但绝对算得上丰富。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大神来说,攻击预判,那是一种基本的素质。就像黄少天看出包子那个地心斩首术一样,在那一瞬间他已经想出了不下五个君莫笑最可能出现的地方。这种高手间的比赛,每一个招式每一次攻击都是难得的机会,都不可能轻易浪费。可是包子呢?他只有一年的正规比赛经验,攻击预判能力不能说没有,但面对黄少天这种程度的大神,单靠那点经验和玄妙的直觉,肯定做不到精确感知的地步。

那么,既然猜不到对方在哪里,干脆就不去想了吧!这就是包子的思路。很平凡,很普通,但是职业圈这么多人,也只有他会把一次攻击的机会那么干脆地放弃掉,然后精神抖擞地准备下一次攻击,并且还是毫无压力。

“咦狮子座你竟然离我这么远了!”包子从土里钻出来,发现他出来的地方确实有点远了,便转过身,千机伞一抬,三发反坦克炮对着黄少天招呼了过来。

“你还知道远啊谁叫你瞎跑哎呀呀竟然用反坦克炮你怎么能跟叶修学呢每次起手都是这个一点意义都没有好不好来看我的看我的看好了啊幻影无形剑!”黄少天打了一大串出去,这边操作也没落下,Z字抖动避开反坦克炮,三段斩过去又来到了君莫笑的身边。看台上的观众们这么一大段话看下来觉得自己都快缺氧了,好容易看到最后那个幻影无形剑不由瞬间精神一振,这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啊!结果再一看,夜雨声烦甩出的,赫然是,逆风刺。

“狮子座你怎么能这样,赖皮啊!”包子明显也是看了黄少天刷屏的人之一,看到夜雨声烦的身形在高速旋转着眼看就要攻过来的时候赶忙一个后跳,还不忘在频道里声讨他。

“看剑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没有理会他,近身之后便开始了紧密的攻击。上挑崩山击拔刀斩满月斩连突刺,由连贯性极强的低阶技能穿插着开始了剑客的连招,同时也在频道里一片轰炸,像什么气贯长虹十字军审判百龙流星打这种招式都蹦了出来,双重施压下让明显没在状态的包子一时间竟毫无招架之力。

“好!!!!”一直有点手忙脚乱的包子忽然豪气冲天地吼了一句,“我也来玩!”紧接着,一直在格斗系武器的千机伞猛然向前伸去,战矛突出,一个龙牙就这么暗搓搓地扎在了刚完成一记破空式的夜雨声烦身上。黄少天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判定已经成立,短暂的僵直之下包子已经像牛皮糖一样缠了过来。

“汽油瓶!麻针!抛沙!霸王连拳!街头风暴!”包子也在频道里喊得起劲,可是散人哪里有这么多流氓技能了?招呼上去的全是膝袭、高踢、背摔、勾拳这类格斗系的低级技能。偏偏他还越喊越high,和黄少天后来又刷起的“看剑看剑看剑看我拔刀斩剑定天下逆风刺幻影无形剑”混在一起,聊天频道刷刷地滚动着,跟张佳乐来轰炸过一样,看得人眼花缭乱。

观众们目瞪口呆,职业选手们一个个嘴角都开始抽搐了。这是什么场合?一年一度的全明星!一向亲和友爱的新手挑战赛!你们两个一个全明星TOP 5一个冠军队主力,就这么跟网游竞技场一样玩开了?冯宪君气得双手颤抖,开始在身上摸索药瓶,一旁助理见状赶忙给他端了杯水来顺气。不远处的蓝雨众人都露出了一种不忍直视的表情。

“压力山大啊!”郑轩感慨道,“我觉得黄少遇到包荣兴以后逗逼话唠属性全开了……”

“这就是一座火山碰上了另一座火山然后一起爆发了……”宋晓一脸痛苦。此情此景,他再大心脏也有点受不了了。“幸好没开语音……”李远表情稍稍带了点安慰,尽量往好的地方去想。几人想象了一下开语音的场景,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冷战。徐景熙指了指兴欣的座位那边:“你看他们。”

苏沐橙在低头玩手机,连带着唐柔在一边看着。

方锐在低头嗑瓜子,还在翻找着什么别的吃的。

乔一帆正在纸上划拉着什么,一脸严肃,还时不时跟一旁的安文逸讨论几句。

莫凡依旧一脸冷冰冰和世界没有任何交流的样子。

再看叶修呢?和邱非说话呢!师徒俩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正直,就是不往大屏幕那边偏。

场上一个是你的队员一个是你的家属你真的不考虑管管吗!蓝雨众人在心里幽幽地吐槽着。叶修说着说着话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少天已经放弃了把握节奏。”坚持着看了一会儿比赛的喻文州说,“他……打得有些随性了。”

其实何止是随性,黄少天打得已经算奔放了。他好像回到了网游时期那种靠意识直觉还有犀利的操作战斗的状态。机会?空当?在这场比赛中倒是到处都是。可是哪个可以利用?黄少天却不知道了。有几个他倒是可以肯定不是陷阱,但是问题在于,包子会采取什么招数来弥补这些空当。就像之前那个虎头蛇尾的地心斩首术,那记时机把握相当准确的龙牙,包子时不时的神发挥严重干扰了黄少天的判断。

“有机会的话,不妨打得随性一点,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这是喻文州在之前一次复盘分析后给出的建议。黄少天这时候,倒也算是有了个机会实验一下。

可是,他打得有些过于随性了。或者说,他被包子的打法干扰了,一时间竟然忘了他现在还是个散人。

幻影无形剑!黄少天这下是真的放开了大招。双方在混乱的连击中已经不知不觉地打到了红血,相差倒是不大,关键是谁能把握最后一套连击的机会了。

机械旋翼!包子竟然让君莫笑就这么悠悠地飞了起来。黄少天这时候心里有些微妙的不对劲,可是已经进入手比脑子快的状态的他来不及细想就做出了反应。

幻影无形剑取消,剑尖果断一斜,向上指去。

升龙斩!

可是这时候包子好像瞬间思路有了条理,半空中变幻着武器还不忘丢个手雷下来,一记银光落刃把被气浪轰起的剑客击了个正着,紧接着牢牢占据了主动,一套连击竟然把黄少天压制得死死的。

而黄少天这时候终于明白那种微妙的感觉从哪里来了。

应对巧妙富于变化,招式衔接恰当,沉稳却能牢牢把握住节奏。

散人快打,叶修的风格。

包子在黄少天适应了他的风格并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后,又打出了散人正统的套路。

叶修的套路。

黄少天什么都不想说了。叶修的套路他熟啊!职业选手里面就他接触得最早。包子要是一上来就用叶修的套路,黄少天肯定能找到机会占据主动。关键是包子没有。他就像一个一直在蹦蹦床的小孩,你发现你跑啊走啊都抓不住他的时候只能和他一起跳,再去努力抓住他。可是他跳得比你熟啊!该停的时候他就停下来了。而你呢?跳到了悬崖边,一去不复返了。

“狮子座你还需要再加油啊!就差一点你就可以打败我了!”比赛结束,包子一脸严肃地对黄少天说。

“所以到底是你自学的散人还是叶修教给你的啊!”黄少天已经被折腾得没脾气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叶修教你的?心太脏了!我跟你说你要玩散人就要坚持自己的打法知道吗!怎么能跟叶修学!他的打法你又模仿不来为什么最后还要用!”

“老大说,大招留到最后再用比较好。”包子一本正经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还好心地提醒黄少天说,“你输了,所以我不会把老大嫁给你了。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嫁过来。”

“……别闹。”黄少天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跟包子说了,太累心了。

主持人见到黄少天难得地不说话了,赶紧客套了几句送两人下场,同时宣布着下一位百花新人上场。

黄少天对着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包子进了兴欣的选手席,自己却径直向嘉世的地方走去。过道两旁的人都纷纷扭头看他,就连远处的观众也都好奇地往这探头,看着穿了件黑衬衣的黄少天脸色平静、面容冷酷地向着叶修走去。

有杀气!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这样想着。整个职业选手席上的人都纷纷把注意力朝这看了过来,就连台上的新人也都无视了主持人和一旁要挑战的大神,兴致勃勃地向这边望着。

一步,两步,三步。黄少天走到了叶修身边。

他随意地把手往裤兜里一插,冲着叶修说:“老叶,让个位。”

然后叶修就站了起来,连带着邱非都向里挪了过去。

然后黄少天就坐在了叶修腾出来的空位上,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不正常,面带疑惑向四周看去。被他看到的职业选手都清了清嗓子,扭头看向了比赛台,目不斜视。

为什么没有意想中垃圾话轰炸的场面呢,好遗憾。好多人心中都这么想着。

而此时黄少天呢?

“所以包子的进步就是因为他练了散人?不对啊你夏休的时候不一直和我在一块么?你什么时候指导的?或者说是自学的?难道练散人有助于稳定发挥?我要不要让小卢也试试?啊不对还有千机伞……友情赞助一个呗,五级就行!”按理说这么乱七八糟的就输掉心里会不痛快,但是黄少天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输赢上。毕竟开始没多久他就开始随心所欲地打了,上心程度和正式比赛没法比。

不过他倒是被包子的打法启发了。

有包子入侵的比赛,总会在不知不觉中低端下去,变得更像网游竞技场而不是拼战术拼经验拼意识的职业比赛。用有的选手的话来说就是“他先让你逗逼起来然后用他丰富的逗逼经验打败你”。这其实不是毫无道理的。

包子有什么很强大的节奏掌控能力吗?没有。但是就像王杰希的魔术师风格一样,他的风格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潜移默化,然后跟着他,低端下去。对于对手来说,摊上这么一个奇葩,不能说不是一种折磨。

但事实上黄少天也是一朵奇葩。

于是他在包子身上找到了可以借鉴的地方。虽说这么多年一来黄少天的风格已经成型并且日益成熟,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变通的地方。黄少天清楚,蓝雨想要夺冠,不能只是有决心就行。喻文州已经明明白白地指出,于锋走后,蓝雨的体系并不如以前那样完整,想要夺冠,从他喻文州到卢瀚文,蓝雨上上下下都需要一种突破,一种自我完善和提升。

而黄少天,从包子身上,找到了灵感。

“我看是你自己想玩吧?”叶修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是不是被包子启发了?有没有想法?”

“你认为我有想法会跟你说吗?”黄少天说道,“太天真了老叶,我蓝雨堂堂副队长怎么能把战队内务随便乱说!”

“那我堂堂冠军队长也不能随便把千机伞借人玩啊!”叶修悠悠地回道。

黄少天假装不认识他,扭头看比赛台。

叶修笑了笑,看黄少天明显心情不错,想接着逗逗他,又怕他在琢磨事情打扰了他的思路,索性也往台上看去。

 

此时正好是最后压轴的新人,兴欣唐柔,挑战雷霆队长,肖时钦。


评论 ( 29 )
热度 ( 234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