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相亲记

 *开心地翻出来一篇旧文混更。原收录于合作小本《love story》

  


  00
  这是帝都的一个茶餐厅。黄少天随意地捡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推拒了服务员递来的茶单,表示自己在等人。服务员见惯不怪的退到一边,面带微笑的站在一个可以观察四处动向又不会让人不悦的位置上,眼神空荡荡的,时不时地会瞄几眼一个坐单人吧台的年轻大学生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很快的把目光扫向门口,瞄一眼发现没人再去偷瞥那个电脑,如此周而复始。黄少天无聊的顺着她的目光望了一眼,有点意外又感觉理所当然的看到了十分熟悉的场面。
  IGC。早些年的世界荣耀邀请赛,现在的正式世界荣耀联赛,参赛国家已经由最初的十六慢慢扩充到了三十六个,各个国家的独特风格和各具特色的大神们已经成为每年夏天荣耀粉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身为一个参加过五十多场国际比赛的前职业大神,黄少天对此自然不会陌生。他伸了伸脖子,探头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在忍不住去跟人家大学生蹭耳机之前被一声招呼叫回了神。
  “您好,欢迎光临。”服务员冲走进来的一个女孩鞠了个躬,脸上带着标准化的甜美微笑,“女士里面请。”
  黄少天抬头,正好看到一个短发的姑娘微笑着向他走过来。
  那是他妈妈老朋友的女儿。
  他今天的相亲对象。
  
  
  01
  “不好意思,等了很久了吧?”两人面对面坐下,那姑娘对黄少天抱歉的笑笑,“走了一段路,应该有点晚……”
  “没事没事。”黄少天随意摆摆手表示不在意,顺便把茶单递给她,“今天也挺热的,走过来确实累,喝点东西吧。”
  她对黄少天灿烂的笑了笑,点了杯冰咖啡。黄少天就随意的瞄了眼茶单,随口点了杯绿茶。
  “喜欢喝绿茶啊?”女孩颇有兴致的问。
  “还好吧?”黄少天说,“以前经常熬夜,也是喝咖啡来着,后来有年夏天被一个家伙强制性的灌了绿茶,说是养神安眠助于发挥,所以就不怎么喝咖啡了。”
  女孩笑,“挺好的。是女朋友吗?”
  “不不。”黄少天连忙摆手,“朋友,关系很好,后来成了上级…”黄少天皱了皱眉头,有点苦大仇深,“现在好像也挺忙?联系也不多。”
  “嗯……”女孩明显就是随口一问,很快转移了话题,“昨天来的吗?”
  “昨天上午到的。”黄少天说,“阿姨身体怎么样?没有大问题吧?”
  “老毛病了,不方便见人,不然一定请你去家里坐坐了。”女孩的咖啡来了,她喝了一口,看黄少天随意的往窗外望了望,就问道,“觉得B市怎么样?”
  “唔,很好啊?”黄少天顺口答道,“虽然温度有点高但是不闷不潮啊。”又有客人进来,玻璃门开关是带起来的灰尘在阳光下飞扬,黄少天眯了眯眼,看着对面的女孩补充道,“就是有点脏吧……可能是因为下雨太少了。”
  女孩笑了笑,“毕竟是北方嘛……你以前来过吧?”
  “是啊,常来。”黄少天说,“一年能跑上四五趟。”
  “因为工作嘛?”女孩粲然一笑。
  “嗯,是啊。”服务员端来了他们点的东西,黄少天扭头说了声谢谢,不经意间眼神掠过门口,僵硬了一下,慢慢的回神,微笑,“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黄少天觉得他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需要去确认一下。
 
  “一杯碧螺春。”叶修递出了茶单。坐在他对面一个穿白色套装的女士优雅的点了点头,道,“一杯金俊眉。”她扭头微笑道,“这家我第一次来,不知道红茶好不好喝。”
  “嗯……没试过。”叶修坦诚道,“其实我觉得都差不多。”
  “分不清龙井和碧螺春以及铁观音吗?”她略带调侃的问道。
  “嗯,看外貌是分的清的。”叶修很诚实,“可以再加上毛尖。”
  “哈哈。”白套装女士笑了,“叶哥真坦荡。”
  “白小姐客气了。”叶修颔首,假装没有看到在洗手间门口挤眉弄眼了一番的黄少天,“已经决定在B市定居了?”
  “嗯,是啊。”白女士用细长的手指托住下巴,“T市虽然就在周边,但是毕竟不是B市可比的,工作能调动过来挺幸运的。”
  叶修点头,“是啊,表弟不在,婶婶很高兴有人能陪陪她。”
  “先生,您的碧螺春。”服务员微笑递上他们的点单,“女士您的红茶。”
  “谢谢。”叶修的绿茶还冒着热气,而白小姐的红茶像一潭死水一样半冷不热。她皱起眉头,端起来凑到鼻尖闻了闻,顺着叶修喝茶的动作略微的抿了一口,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到了离她略远的位置,继续抬头,微笑。
  “白小姐初来乍到,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叶修放下茶杯,好像很自然的就说到了房子的话题。对面的人望过来的眼神带了点探究,答道,“还没有呢,可能先会在姨妈家打搅一两天,等办完手续再去找房子。”
  “这样也挺好。”叶修点了点头,继续端起茶杯慢慢悠悠的喝起了碧螺春,看样子是不打算给下文了。白小姐微微挑起了眉毛,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红茶,仿佛不经意的问道,“叶哥住的周边有什么合适的房子吗?”
  “唔,其实我住的小区就有。”叶修说,“但是离市中心可能有点远。”
  “有多远?”白小姐偏头问道。
  “西五环。”叶修很镇定的说,末了还补充了一句,“不过门口有个地铁站。”
  “……这样。”白小姐略有点惊讶,“那你平时上班要多久啊。”
  “唔,很多时候我就在我弟那里凑合一下了。”叶修说,“他住在三环内,交通比较方便了。”
  “嗯……挺好的。”白小姐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她的笑容带了点勉强,“我可能在四环内找个房子吧,叶哥有机会帮我留心一下。”
  “好的。”叶修答应的很痛快。
  
  
  02
  “你老是往那儿看,是看到了熟人吗?”黄少天对面的女孩子好奇的问他。
  “唔,没有。”黄少天虽然一直想知道那个坐在门口附近被一盆高大盆栽挡住半个身子的人是不是叶修,但他并不打算这么解释,“我只是看看那台电脑。”
  “有什么特别的吗?”女孩孜孜不倦的追问。
  “嗯……第五届IGC。”黄少天看着对面的人一脸茫然,补充道,“世界荣耀联赛……”
  “荣耀?”女孩把握住了关键词。
  “……游戏。”黄少天在她脸上读到了无知两个字,“完全没有听说过吗?”
  “有一点印象吧,还是挺耳熟的。”女孩捧着茶杯靠坐在椅背上,兴致不高的样子,“你也玩吗?”
  “嗯,是啊。”黄少天很识趣的没有在荣耀这个话题上发散,结果对方并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上学的时候也就算了,你这个年纪也在玩吗……”
  “嗯,我心态永远停在26岁嘛。”女孩不悦的态度表现的很明显了,黄少天决定无视,“并且那个游戏做的确实很不错啊。”
  “大学有玩的研究生还有玩的,都上班了还在玩。”女孩皱起眉头,很是不满,“我就不太理解一个网络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我朋友的男朋友就因为沉迷网游不怎么陪她,他们都吵过很多次了。好多男生也都这样。”
  “呃,这个我倒不太清楚。”黄少天说,“我倒是知道很多哥们把女朋友带进了游戏……”
  “……”女孩叹了口气,“阿姨说你都工很久了,应该很成熟了才对啊。”
  黄少天对于他妈和女孩她妈的亲密度产生了质疑,“难道阿姨之前没有提过我是什么工作吗?”
  “不是一家网络公司的业务经理吗?”女孩略微睁大了眼睛。
  “现在是的。”黄少天端起他的绿茶随意的喝了口,“但是我之前是职业玩家,职业玩家你知道吧,就是专门打游戏打比赛的。”
  

  “听姨妈说,你在体育总局工作?”这厢,白蓉主动换了个话题。她的姨妈让她来见见这位叶家的大少爷打的算盘她也清楚,她刚调来B市,工作还不稳定,靠着叶家站稳脚跟是很有必要的。而她一个外姓人,靠着一点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毕竟也不好走,还不如结亲来的快。这一点上她是很感激她的小姨的。然而……
  她精致的眼睫毛以一种缓慢而持久的频率扑闪着,半垂着眼打量自己涂着透明指甲油的纤长手指。这个叶家的大少爷,看起来可是不太靠谱啊……
  “嗯,挂个名而已。”叶修捧着杯子若无其事的说,“我之前在杭州那边工作,近几年才回来。”
  “啊……”白蓉倒是没听说过这个,“怎么到那边工作去了呢。”
  叶修笑,“这个说来话长了。”他家老头倒是把他跑出去的事捂的挺严实的,推说他去外地上学了。叶修自然也懒得自己说出去,轻飘飘地把话题揭过。
  “这样啊。”白蓉识趣,却不死心,“那回来以后工作忙吗?”
  “不忙。”叶修笑眯眯的,“我就是电竞分部的一个挂名副主任而已,有什么忙的。”
  “电竞分部?”白蓉茫然了,“这……”
  叶修好心解惑,“嗯,管电子竞技的。”他还继续补充道,“就是游戏。”他偏头正好看到了那个看比赛的大学生,手指往电脑屏幕上一指,热心的继续解释,“你看那个就是荣耀的世界联赛,它刚举办的前两年我就是中国队的领队。”
  “……这样啊。”白蓉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这也挺好的,工作也不累,还能……”她深呼吸一口,“玩玩游戏。”
  “嗯,是挺好的。”叶修低头喝茶,唇畔带了一抹笑意。
  
  03
  “你你,你是说你是职业打比赛的?”女孩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开始打的?”
  “唔,16岁吧。”黄少天一脸无所谓,“我18岁正式出的道,前年……退的役。”
  “16岁?!”女孩更惊讶了,“你那时候高中上完了吗?”
  “没有啊。”黄少天十分淡定,“不过高中毕业证我是有的,嗯。”
  “你没上大学啊?”女孩看样子快哭出来了。
  “哪里有空啊?”黄少天很无辜,“我们平时训练也很累的好吗。”
  “你你你……”女孩总算从见到异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她本科上的帝都的211院校,读研考到了985,刚刚在某个中等企业实习了一年半。本来她妈妈这次让她来见见老朋友的儿子她是不怎么情愿的,但是听说在一家网络公司当经理她就来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连大学都没上过,之前还是个打游戏的!她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根本没有想到过会有人把打游戏当成工作。
  “你没有学历怎么得到的现在的工作的?”她有点艰涩的问道。
  “我们战队和很多公司有过合作关系。”黄少天很实诚的回答道,“网络公司还是挺好上手的,我实习了三个月就差不多了。”
  “哦……”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干巴巴的转移话题,“听我妈说你经常在这边和广州那边往返,这样累吗?”
  “还好。毕竟公司总部在这边嘛。”黄少天并不在意女孩的言行,毕竟女孩比他还小了一两岁。况且她的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工资应该挺高吧?毕竟那么辛苦呢。”女孩委婉的绕到了工资上。
  “唔,七八千吧大概?”黄少天无所谓的说。
  女孩表情不算很好看,七八千的工资无论是在帝都还是广州也就能够上日常的花销,房子什么的都是空谈。
  “那……你打算以后留在北京吗?还是一直在广州?”
  “啊,都可以,看工作吧。”黄少天答的模棱两可。
  “没有考虑过买房什么的吗?”女孩追问道。虽然外貌什么的还符合她的条件,大个一两岁也能接受,但她对黄少天已经完全死心了,她真是不知道一个靠打游戏谋生的人能有多大出息。
  “我有啊。”黄少天托着下巴看她,“七年前我在广州买了个公寓了。”
  “七年前……”女孩茫然。
  “我爸妈现在的房子也是我买的。”黄少天笑容里有点促狭,“股市里套住了400万,我现在还有点存款的。”
  黄少天在女孩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我过去几年的收入完全足够我养老了,嗯,这么说吧,我事业的巅峰期就是我最年轻的那几年,现在我刚过缓冲期,基本上就安定下来了。By the way,”黄少天自我感觉良好的扯了句英语,“我当初在电竞圈拿的是顶级的薪水。”
  
  “叔叔阿姨身体还好吧?”白蓉已经打定主意要走了。红三代官二代什么的,混到这种地步她除了内心鄙弃一下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不过形式化的问候还是要走完的。
  “嗯,一切都好。”叶修颔首,“我爸每天早上还会喊我和叶秋和他去跑跑步。他一直说多运动能让人心胸开阔。”叶修冲她笑笑,“部队的老习惯了。”
  “呵、呵呵。”白蓉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身体健康好啊,我爸就经常腰痛颈椎痛什么的。”她看了一眼表,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叶哥,我今天约了一家房主看房子,快到时间了,真不好意思,改天聊?”
  “好。”叶修起身喊服务员结了帐,“我没开车来,就不送了,注意安全。”
  “好的叶哥。”白蓉微笑了一下,然后踩着比来时匆忙不少的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叶修站在原地摇了摇头,瞥了一眼那个大学生的电脑屏幕,也在门口服务生“欢迎下次光临”的声音中推门离开。
  
 04
  “那个,阿姨身体挺好的吧?”女孩不再去看黄少天的脸,低头有些狼狈的转移话题。
  “好着呢,还想着和她的老姐妹见见面。”黄少天说,“以后有空我带她一起来,让她和阿姨叙叙旧。”
  “啊,能见到阿姨妈妈一定很高兴。”女孩不安的抓紧了包,“那个,今天妈妈去医院复查,我过去看看,就先走了……”
  “我送你。”黄少天很体贴的站了起来,扭头示意服务员结账。
  “不用了,就两站路……”女孩拒绝道。
  黄少天拉开椅子的时候忽然笑了笑,说,“姑娘,这个社会挺大的。谁生活都是在靠自己的努力,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对不对?”
  女孩看了他一眼,“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人总要有上进心吧?毕竟,学无止境呢。”
  黄少天摇了摇头,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目送着女孩离开,然后慢悠悠的往门口走,蹭了两眼比赛看,出门之际还冲着服务生笑了笑,说,“我觉得瑞士会赢,你觉得呢?”
  服务员蓦然睁大了眼睛,黄少天未做停留潇洒离去。而一直在看比赛的大学生回神扭头,只看到了一个略有些熟悉的背影。
  
  
  05
 
  “呦老叶你怎么躲这里了?”黄少天在门口往左右看看,本来没抱多大希望却看到路边上叶修躲在阴凉里抽烟的身影。
  “等你啊。”叶修理所当然的答道,“你那个姑娘走了?”
  “昂。”黄少天打了个哈欠,“不走留下吃晚饭啊?我妈也是神奇,我出趟差还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比我都小,我的光辉事迹都把人家吓跑了。诶不过老叶,你对面那女的谁啊?”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打茶餐厅那里又跑来一个人。黄少天看清人相貌后“啊”了一声,发现这就是被很多人偷偷摸摸蹭了电脑看的大学生。
  “是、是黄少吗?”大学生有些激动的看了看黄少天,十分肯定的问了一句,又兴奋的转向叶修,“啊,这是叶神啊!”
  “你认错人了。”叶修摸了摸脸,很镇静的说。
  “不可能!”大学生语气肯定,又转向黄少天,“那个,黄少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可以啊。不过我的签名不早就烂大街了吗,我当初签了多少东西我自己都不记得了,签哪儿啊?对了,你不是微草粉吧?”黄少天好像把刚刚相亲时的话都攒到这时候说了。
  “呃呃,签我电脑上吧!”大学生勉强找到了重点,“要不大神回去跟我看比赛吧?”
  “不,有事呢。”叶修残忍的拒绝。
  “你有事啊?”黄少天不怎么相信的问了一句。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烟,“一根还没完呢,能关爱一下十个小时没抽过烟的老年人吗?”
  “哦对,这里禁烟严了是吧?”黄少天幸灾乐祸,“被罚过款吗老叶?”
      叶修没理他,继续抽他的烟。黄少天了然,刚想嘲笑一番他,想起来旁边还有人,就忍住了,转而和大学生聊天,“你看好法国还是瑞士啊?”
  “团队赛刚开始没多久,我也不知道。”他回答的很诚实,“黄少你为什么觉得瑞士赢?”
  “瑞士有那个黑暗骑士啊,他那个……”黄少天话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我赌法国。”
  “认真看比赛了吗老叶?法国的那个神之审判没上场。”黄少天说。
  “他不上场,那法国的阵容就是斩鬼战法剑客和魔道,强攻阵容。并且那个斩鬼和守护配合的很好。”叶修长长的吐出一口烟。
  “杰瑞斯硬的跟石头一样的风格你又不是没见过。”黄少天说,“硬碰硬还不是法国队的强项吧?”
  “你上次去国际赛可是三年前。”叶修提醒他,“个人风格和团队风格都是会变的。并且他们也都换了不少新人了。”
  “这三年的比赛我一场不落的都看了好吗!”黄少天反驳道。
  “大神大神,”大学生见状连忙制止了他们的争论,“叶神这烟也差不多了,咱进去边看边说行吧?我电脑还放着呢。”
  “行行行,我们走着瞧!”黄少天应着,把仍和他的烟恋恋不舍的叶修拽了进去。
  
  06
 
  “你看,瑞士赢了吧?”一刻钟后,黄少天和叶修一起走出茶餐厅,得意洋洋的说。
  “嗯,拼到这份上,杰瑞斯真是了不起。”叶修点头。
  “赌输了吧?想好拿什么抵赌约了吗?”
  “我有输吗?”叶修又点了根烟,“团队赛瑞士赢了,可是整场比赛是平局啊。”
  “靠。”黄少天不满,“我们赌的是团队赛好吗!”
  “我可没这么说。”叶修表示无辜,“不过可以考虑请你吃顿晚饭。”
  “谁稀罕。”黄少天不屑,“不过给你次机会吧。去哪啊?对了,你还没跟我说坐你对面那姑娘是谁呢。”
  “我婶婶的妹妹的女儿。”叶修随意的挥了挥手,“估计我婶是想结个亲吧。”
  “不用说人家肯定没看上你。”黄少天毫不留情的说。
  “嗯……”叶修应了声。
  “你怎么跟人家说的?”黄少天八卦的打听。
  “实话实说呗。”叶修一摊手,“没车,没房子工作不好,拐弯抹角一打听就出来了。”
  “你没跟她说你之前干什么的?”大下午的太阳有点烈,黄少天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
  “还没来得及说呢。”叶修也意识到不能走在太阳底下,带黄少天拐进了一条树木茂盛的小巷,“你说了?”
  “嗯。”黄少天语气不忿,“我还是有车有房子有存款的好吗,语气太嫌弃。”
  “呵呵。”叶修笑,“谁叫你没有北京户口呢。”
  “……”黄少天表示遭到了会心一击,“卧槽重点在这里啊,怪不得她老是跟我提北京。靠帝都情节要不得啊。”
  迎面驶过来一辆车,叶修本来走在路的外侧,下意识的往里一让,正好挤到了黄少天。黄少天反应倒也快,拉了他一把没让两人一块栽倒,却也把叶修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汽车很快驶过,黄少天推开他,“你慢点。”
  “路太窄。”叶修拽着黄少天的手慢慢放开,人却往他那边凑了凑,搭住了肩膀。而黄少天的思路并没有在当下这个场景中,“这样一来我和你条件加起来,正好能找个妹子啊。”他说。
  叶修闻言看了他一眼,“加起来干嘛,直接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好了么。”
  “……”黄少天静了一下,“老叶你讲真?没在开玩笑吧?”
  “没。”叶修镇定自若的看着黄少天,“你考虑一下?”
  “……好。”黄少天很是正式的答应了这个提议。叶修也没再纠结这个话题,很是随意的问,“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吧,我明天得去趟总公司。”黄少天说。
  “很忙啊你?”叶修又拉着他走到了大道上。“以后能留在北京吗?”
  “能留啊当然可以。”黄少天随手往体育馆方向一指,“那里可是有我的美好回忆,我至今记得六赛季决赛后老王的表情,那是我职业生涯最爽的时刻……呃,除了我把那个美国肌肉牧师捅死的那天,”黄少天偏头看了眼叶修,“哦,再算上第一次干掉一叶之秋的那次。”
  “我真荣幸能有这种地位。”叶修凉凉的说,“真遗憾没能让你加上第一次干掉君莫笑的时刻哈,不好意思了。”
  “……日。”黄少天嘴角抽了抽,决定不理他了。
  “有住的地方吗?”叶修接着问。黄少天刚刚决定不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话题以外的地方,答非所问的说,“我们这是在哪?”
  “我说是哪条路你认得吗?”叶修淡定的往前走着,黄少天不得不跟上,左右摇晃着脑袋找路标,“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认不认得啊!”
  “哦。”叶修又淡定的拽了他一把,“进地铁。”
  “靠你是要拐卖啊拐卖啊,连去哪都不说就把我拉上地铁,我跟你说一号线据说公主坟闹鬼,平白无故少了两个站……”
  “那是苹果园。”叶修无奈,“也不是什么闹鬼,是为军事用途修建的隐藏线路。”
  “啊……哦。”黄少天还连半个本地人都算不上,看地铁指示牌也并没有什么用,还是乖乖地跟着叶修上了地铁。
  “诶老叶你在十七区有号吗?”地铁上人不多,但是座位已经满了。两个人紧挨着抓着立柱,黄少天瞥了一眼到站指示灯,很快就把被拐卖的担忧扔掉了一边,低声说起了游戏。
  “唔,没有。”叶修说。
  “那你还在十五区?不对啊十五区那个号我加你了没怎么见你上过啊。”黄少天的声音和报站的轻柔声音混在一起,在闹哄哄的车厢里有点烦。然而这种聒噪叶修也是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声音里带了不由自主的的笑意,“你以为我一个区就一个号吗?”
  “靠。”黄少天郁闷,“能不能不这样玩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荣耀了。”他眨了眨眼,挑衅道,“叶神竞技场力不从心直说嘛,不行我让着你啊,不用不好意思,别开小号遁啊……啊!”地铁停站,黄少天因为惯性向后一仰脑袋正好碰到后面的柱子,疼得他呲牙咧嘴,“我靠你也不拉我一把……”
  “黄少不是还说要让着我吗?”叶修很无辜的看着他,手却抬起来给他揉了揉,一语双关地问,“这记‘六剑合一’感觉怎么样啊?”

黄少天捂着脑袋还来不及说话,迎面挤过来一个大脑袋,伴着一声惊呼:“黄少!”

他看着挤在他面前叽里呱啦说着话的小年轻,感觉脑袋愈发疼了起来。  
  07

蒋平是帝都某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他暑假并没有回老家广州,而是留在帝都找了份实习。如果你问他对以后的工作有什么要求,这位计算机系有名的话痨一定会热情满满地跟你说,他以后要努力进荣耀游戏开发的技术部。没错,这位土生土长的广州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蓝雨死忠粉,他能记住蓝雨建队以来所有队员的长相以便在街上来个激动人心的邂逅。然而阴差阳错还冒了生命危险(……)来帝都上学的他在蹦上地铁之后感觉来上学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黄!少!天!退役之后让他的荣耀技术员之梦都消沉了半年的蓝!雨!剑!圣!他打死都想不到会在帝都看到的人!

蒋平很激动。而他激动的表达方式就是——像他的偶像一样——源源不断地——说出来。

“黄少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知道吗,在我很小的时候……”

“黄少我觉得你退役太早了,有没有可能复出啊,不是兴欣的叶修就是退役两年后复出的吗,你真的不考虑复出吗我看好你啊……”

“黄少新出的 90 级你感觉怎么样?新的招式你有什么想法吗?其实我觉得这次剑客招式并不是特别好用啊,我还研究了一下数据……”

蒋平很激动。他的问题黄少天多少都会回答,不是模式化的微笑,而是看着他,认真地跟他讨论上一两句。他其实知道整个车厢的人都在注意他这边,而他只是迫切的想和黄少天多说几句,再多说几句。

多年来面前这个人一直处在他前进动力的核心地位,他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是纯粹的喜爱,什么是坚持,什么是对战队的忠诚。

“黄少蓝雨的比赛你都有看吧?国际赛有没有看?你有没有可能再去一趟国际赛……”

他知道他说的大多数都是废话,但他就是想在这次意外的邂逅中努力地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风雨十年,荣耀十年,两次联盟MVP,享誉国际的中国剑圣。黄少天就算告别赛场两年,也依然是蓝雨粉心中不灭的光。

“咳,那个,我该下车了。那个……嗯,我已经退役啦,但是很高兴你那么喜欢蓝雨,希望你一直支持!”黄少天旁边那个男人拉了他一把,黄少天往门口走去,下车前还冲着他挥了挥手。蒋平兴高采烈地挥了一下,又怅然若失地放下了手,回头发现全车人都在看他,车厢里一片寂静。

蒋平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属于公共场所,有点不好意思。车厢里人已经比较少了。他默默地找了个座坐下,旁边一人捅了捅他。

“哥们,”那人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真厉害。虽然我是 301 的粉,但我还想问你一句,”他悄声说,“黄少天旁边那个你真不知道是谁啊?”

“啊?”蒋平茫然。

“真不知道啊!”那人说,“我还想着你咋这么牛逼啊,合着你根本没认出来叶神啊!”

“谁?”蒋平有点懵,“叶神?”

“叶修!”旁边的 301 粉恨铁不成钢地说,“四冠王叶修!你把人家晾在一边晾了十分钟!一声招呼都没打!”

“啊?!”蒋平羞愧地低下了头,默默地在想这种没有礼貌的行为会给偶像留下怎样不好的印象,全然忘了考虑为什么这两个远古大神会一起在北京挤地铁……

08

“你的粉丝……”叶修一脸生无可恋,“真是……”

“是我们蓝雨的粉丝。”黄少天纠正他,“多热情啊,是吧。”

“真像你。”叶修懒洋洋地说。

“怎么你嫉妒啊?”黄少天得意,“我们蓝雨死忠粉遍布全世界!哈哈你在旁边人家一眼都没看你!”黄少天说着有些唏嘘,“不过还能记得我长什么样,真不错。”

他们已经走出地铁融入到了下班的人流当中。太阳在他们身后开始缓缓地躲到云层后面,夕阳的光辉将天边渲染得壮丽灿烂。叶修侧头看了眼黄少天,笑了笑,“会有好多人一直记住你的。”他伸手拉住身边人的手腕,“少天。”

“想去哪吃饭?”

黄少天鄙视地看着叶修,“我靠你不要告诉我走了那么远你都没有想好去哪吃饭。”

“想好了。你确定是我请吗?”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

“当然这不是早就定好的吗?你不要告诉我没带钱包啊,难道你之前让人家女方结的帐……”

“当然不是。”叶修挑了挑眉,“其实前面往右拐是我家,我打算请你去那里吃。”

“什么 ?”黄少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家?”

“我爸妈家。”叶修纠正。
  “不是,这是什么节奏啊?”黄少天被叶修的神转折惊的目瞪口呆,“来我捋一捋啊,我们是来相亲的是吧?然后我们还蹭了人家一场团队赛对不对?然后我们出来逛大街你说找个吃晚饭的地方对不对?”
  “嗯,是啊。”叶修应的痛快。
  “然后你跟我说让我跟你回家?就算这是相亲这TMD进展也太快了吧?”黄少天有点接受不能。
  “走吧。”叶修推了他一把,“剑圣啊,还怕跟我回家?”
  黄少天皱着眉头看他。叶修身后是帝都特有的车水马龙,钢铁的队伍带着夏季的燥热蜿蜒前行,而面前的人带着始终不变的云淡风轻,气定神闲地对他发出了邀请。

好像荣耀一区竞技场里一叶之秋操纵者的那句“剑圣啊,敢不敢来战?”穿越了十多年的光阴,又响在了他的耳边。

那时候他心里是年少轻狂的勃勃战意,现在面对眼前无比熟悉的人,胸中涌起了满满的暖意,就像是一路风雨走来,还有人陪着看漫天疏星。 

 
  “好。”
  他最后还是那么说。

 

尾声

“欸老叶你之前说的哪个技能?六剑合一是吧?唉你别提这次升级对剑客太不厚道了,这个攻击技长得那么像控制技……”

“有僵直但是比较鸡肋,因为收招也有僵直吧?”

“对啊所以就是坑爹货,不过战法那个碎苍穹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有吹飞效果和一定几率的僵直,看装备吧……”

“一叶之秋的装备得再升级了我觉得……话说今年周泽楷退役了好像轮回还没说谁接班哦?方锐那小子也退了……”

“是啊,文州还不退,想当几朝元老啊他……”

 

——对于他们,传奇已经谢幕。而荣耀,永不落幕。
  
  


  

评论 ( 32 )
热度 ( 1064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