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际

原著向,正剧向。
叶黄only,清水半生,洁癖深重。
all叶all黄退散不谢。

【全职/叶黄】梦回

 *迟到了非常久的生贺。

    *复健中,文笔不行……






黄少天一手抱着头,慢慢的撑起身来。身前电脑屏幕的光线狠狠的刺激了一下他的瞳孔,他条件反射地垂头瑟缩了一下,脑子倒是慢慢清醒了。
这是……?
视网膜呈现的是再熟悉不过的游戏景象,上肢触到的是网吧电脑特有的油腻触觉。往四周瞥去,偌大的一片黑暗里,只有他这个角落的显示屏亮着光。黄少天低头打量了下自己,普通的牛仔裤和加绒卫衣外套,自己熟悉的秋冬天的打扮……可是他明明记得,他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玩平板的啊!
黄少天有点无法接受现实,双手交叉撑在额头在心里念叨着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然后伸手,毫不犹豫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嘶——
黄少天疼得差点叫出声来。方才使劲的手指忙不迭地抚摸着伤处,头却抬起来强迫着自己接受现实——他离开了世邀赛小组赛结束后的假期,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网吧里。不过电脑屏幕上呈现的并不是他熟悉的竞技场的界面,反而……有些陌生。
这是荣耀网游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张地图,甚至都不属于神之领域,只是一个普通区的副本入口。
埋骨之地。黄少天打量了几眼,还是认了出来。可是……他在那么低级的副本门口做什么?黄少天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有点茫然。这肯定不会是他当年练级的时候,那时候他才多大啊……想到这里黄少天一愣,看了看自己操作的角色资料。
流木,27级,剑客。
看到这里黄少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流木这个帐号卡可是一直在他抽屉里好端端的放着的,也算是近几年用了比较多的马甲号了,黄少天用这号干过什么他自己还是记得的。现在分明就是在两年半以前,他们蓝雨干翻嘉世之后他跑来给嘉世的前队长刷副本记录!
而这个前队长…在一年半以后…拉了个草根战队重返联盟直接问鼎冠军,还和他在国际赛期间朝夕相处了半个多月……
黄少天带上耳机的时候内心是有点复杂的,他一方面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时间点,正在飞快的沿着时间轴往后捋以后即将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方面在纠结,他得怎么代入自己现在的身份,尤其是面对现在在游戏里喊他的人。
“咳…喂?你们在吗?”游戏里包子入侵在他面前蹦来蹦去,还不停地在对寒烟柔和风梳烟沐咋呼说狮子座不懂规矩太调皮云云,黄少天被他吵的头大,也不太清楚自己从这里静止了多久,操纵人物动了动,算是彰显了下存在感。
“啊!你还在啊!”那边苏沐橙说,“刚才干嘛去了?一直不动,我们还以为你不小心把电源踹掉了。”
黄少天在心里飞快地想好了一大串理由,结果冷不丁地身后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把刚准备说的话给吓回去了。
“靠!老叶搞毛啊!吓死人啊。”黄少天倒是认出了那张在手电筒的光照下惨白的脸是叶修的,开口抱怨他那诡异的出场方式。
“这话应该我问你啊!”叶修说,“你搞什么啊也不打声招呼,我们这边都进本了你那还没动静呢,喊你也不应。我还以为你被发现了。”
“哦哦,没有。”黄少天有点心虚,顺口扯了个理由,“刚去了趟厕所。”
叶修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厕所在哪?”
“呃……”黄少天当然不知道,不过说的倒也理直气壮,“不知道啊,所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叶修也是很无语的样子,“那你还去不去啊,我带你过去。”
“不用了不用了。”黄少天摆摆手,“我本来也就是想洗把脸而已,你回去吧,赶紧把记录刷了。”
叶修又仔细看了看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转身往前台走过去了。手电的光亮渐渐消失,黄少天坐在那儿,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始继续整理思路。

黄少天的逻辑思维还是挺不错的。他很快就意识到不管是什么情况,当前的事情肯定最紧要,这边叶修急要的副本记录他得帮他刷了。于是他毫不疑迟地跟着叶修招呼进了副本,传送的时候却忽然僵硬了一下。

“这是第几次来着?不是要直接刷吧?我靠这好像是老叶的新打法来着,我还记得吧?别给忘了……不过再让他教学一遍是不是就显得我很蠢啊……”黄少天一边自己嘀咕着一边回想着副本的打法,还好他在游戏上的记忆力还是挺好的,加上这个新打法确实也令人印象深刻,他凭空倒是能想的七七八八。

“都好了吧!我开了啊!”苏沐橙那边招呼了一声,重炮直接就开了火。

“卧槽真是第二把啊!”黄少天小声嘟囔道。那边叶修没理他,反而是离得比较近的包子入侵对他热情的做出了回应。

“狮子座你说什么?大声点啊听不清!”流氓拎着板砖杀气腾腾的朝小怪走过去,正好经过流木身边,那吼声黄少天听着就格外的振聋发聩。

“没事没事!”黄少天无奈应声,而叶修也好像听到了黄少天的腹诽,点名批评:“包子注意点啊!准备了!”

“没问题!”包子自信满满的上前,一个背身膝袭把小怪尸骨堵死在口上。黄少天也没再敢划水,上前接手了一个怪。配合着其他人堵住了还在洞里。这个插曲过后副本进行的就一直很顺利,黄少天也陷入了一心二用的状态,这倒是他的强项。

这是个梦吧。

黄少天从“我穿越了”这个明显不合理的想法中清醒了过来,开始思考着发生了什么。这边他想着,操作却没有耽误,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划过,电脑屏幕上那个其貌不扬的剑客挥剑做出了一个拔刀斩。

是梦的话,这手感也太真实了吧!

他右手飞快地动了一下鼠标,左手同时按了一下技能,boss贝利被一个上挑浮空,接着被一连串华丽丽的子弹分毫不差地送到了半空中的石坑中。

这梦做得这么细节吗?

黄少天听着耳机里叶修说了句“成了,走”,操纵着流木跟上君莫笑,一边纠结着这个问题。

不是梦的话,这是什么呢?

他有完整的思考能力,清晰的思路,真实的触感,和对周围一切信息清晰的感知。比如,他坐的地方……有点冷。

其实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之前的梦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些情况。但是黄少天身为一个有想象力的现代人,他总感觉自己是回到了过去。

这种穿越到过去的感觉和“这就是个梦”的理性想法让黄少天很矛盾。他飞快地在脑内回想从叶修退役到世邀赛这几年发生的大事——

叶修退役……然后这一年嘉世出局……

他接过了分给自己的那个小怪,吸血光剑纵横劈砍,很快解决掉,忽然觉得这个25橙武还算好用。

同时,这一赛季,蓝雨总决赛负轮回……

小剑客收了剑,甩了甩光剑上不存在的血迹,走向关底boss的身影有些肃杀。

再下一年,于锋走了,蓝雨正式签了卢瀚文……张佳乐复出,转会霸图……季后赛蓝雨负微草没能进四强……决赛霸图负轮回。

黄少天的屏幕上,视角转的飞快,纵横的剑光里,君莫笑的身影在boss面前时隐时现,千机伞张合,变幻。

接着,第十赛季,挑战赛赢了嘉世的兴欣进了联赛,进了季后赛,进了决赛,拿了冠军……

系统公告:恭喜蓝溪阁玩家君莫笑、风梳烟沐、寒烟柔、包子入侵、流木打破副本埋骨之地通关记录,成绩16分24秒67。

对,就是这群人,叶修从网游里拉扯起来的原班马,在刚刚结束的联赛里拿了冠军……黄少天看着公告里的名字,有点郁闷地想着,还特意留意了一下他们的通关记录。

16分24秒这个数据和他印象中好像是一样的。关键就是剩下的那两位数。毕竟就算是同样的一队人,打出完全相同的记录也是非常非常罕见的。他可以根据两个记录一不一样来判断他究竟是做了一个关于过去的梦还是穿越。

可惜……那两位数他没记住。并且,梦到过去也可能不按过去事情的发展轨迹来。

黄少天皱眉头,感觉自己陷入了死循环。而就在他有些懊恼的时候,叶修又过来了。

“干嘛呢。”冷不丁的,旁边出现了个人声把黄少天吓得够呛。他很无奈地抬头看着又一次忽然造访的叶修,这和剧本不一样啊!之前他不记得叶修跑来他这边这么多次啊!

“哎呦我去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又跑过来了?前台不用看着吗?”黄少天带点心虚的问。至于为什么心虚,他现在也说不上来。

“用啊。”叶修说,“不过我还是更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我?你担心我干嘛。”黄少天疑惑。

“你这次下本忽然就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这边又出什么问题了。”叶修好像确定了他这边没什么风吹草动,作势就要走。

“……”黄少天心情很复杂。他话多的时候一个个的都说他吵死了,不说话别人还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感觉自己活得很艰难。

“接下来还有啥事没啊老叶。”黄少天顺口问。按照他印象中的标准答案,应该是没有的。

“哦,副本次数还没用完呢!刷完吧!”叶修那边也是顺口答道。

“……”不对!老叶你拿错剧本了!你根本不想带我刷最后一次来着!黄少天忽然后悔自己问了那句话,感觉事情越来越偏离正常的轨道了。

事实上之前的剧本不是叶修不带他刷,而是两个妹子受不了他和包子的魔音贯耳纷纷跑开了。这次黄少天的一心二用没有用在说话上,顺便让包子也没有了发挥的机会,两个妹子就不再以喝水上厕所为借口溜号了。

当然,这些他是不会有机会知道的。

所以,不知道蝴蝶翅膀在哪里扇了的黄少天刚从副本出来,又跟着传送进去了。这一次,他依然是一个沉默寡言、热爱思考的黄少天,连包子主动跟他搭话,都只得到了“嗯、是啊,哦”这样的答复。

这一次不止叶修,苏沐橙都感觉不对劲了。她趁着走位的功夫,凑到叶修旁边,悄悄地问:“你怎么他了?这么安静?”

“啊?”叶修很茫然,感觉锅从空中来,“我能怎么着他啊!”

“……拿胶带把嘴粘住了?”苏沐橙开玩笑。

“……”叶修哭笑不得,没再接茬,千机伞一抖又冲向了前面的小怪。而在不远处听到了所有对话的黄少天:……

他感觉膝盖好痛,默默地提剑转向了另一只小怪。

黄少天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他不太敢说话。按理说他对这个队伍的了解应该只停留在“这是叶修的网游副本队”这个层面,但实际上,他都知道唐柔龙牙之后喜欢接两下普攻,包荣兴抛沙习惯性地偏右一点,叶修这个拔刀斩以后会切成矛形态……这都是和他打过一整个赛季的对手了,他对他们的了解超乎他们的想象。

而包子和唐柔现在都不知道他黄少天是谁呢!这种“我熟悉你但你完全不认识我”的感觉很容易被人察觉,黄少天生怕他又触动了蝴蝶翅膀,也只能卖力输出,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两个大神都那么努力地去打一个副本,那这个记录不破好像都是不给大神面子。系统显然是识趣的,五个人的角色名就这么着又一次的上了电视。

“恭喜蓝溪阁玩家君莫笑、风梳烟沐、寒烟柔、包子入侵、流木打破副本埋骨之地通关记录,成绩16分23秒57。”

伴随着系统公告出来的还有一大堆破纪录奖励。黄少天看着系统给的一大堆金币经验和两件装备,有点欲哭无泪。这次记录比上次提高了一秒还多,某些东西是切实的被他改变了。

这下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这到底是梦还是穿越?梦的话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但是穿越的话,既然记录能改,他是不是也能给蓝雨拿个冠军?

黄少天纠结地想着,手速却没含糊,飞快地退出了游戏,收好账号卡,直接往前台走去。他可不想让叶修再来看第三次了,因为话少而老是被别人担心什么的,人干事。

这一片区域挺黑的,黄少天把手插进外套口袋里,走的很小心。远远地能听到别的区嘈杂的人声,他甚至还分辨出了几句,比如“T住T住T住OT了你个傻逼!牧师牧师牧师!靠!”和“你打的是影分身!他在你后面!”还有“别别别大佬我错了”。他在黑暗里听着,走着,慢慢地感受到了人气和暖意。

他回头看了眼他之前坐的区域,只有他用过的47号机亮着幽幽的光。他恍惚之间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从第八赛季到世界邀请赛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现在还只是单纯的过来帮叶修打个副本,蓝雨还是非常强势的霸占在积分榜首,就算到了总决赛,他们也不会输。

可惜现在才是梦啊。黄少天默默叹息了一声,抬眼看到了前台坐着的叶修。

叶修正坐在电脑前随意的点着什么,好像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朝他这边望了过来。看到他之后,就直接站了起来。黄少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还没想好他和叶修说些什么。

他迅速地在脑子里翻找关于这一段时间的记忆。打完副本……并没有第三次的副本邀请也并没有再破纪录……然后他走过来,聊了会天……啊不对,他是走过来聊了会天的?还是在游戏里直接语言的?不管了反正他这一趟好像打听到了挺多东西的。千机伞。退役。散人,重来。大概就这几个部分吧?黄少天在心里飞速地列好了大纲,然后带着一种“好担心掉马啊”的忐忑心情迎向了叶修。

“不再玩会了?”叶修好像在在招呼一个熟客一样开了口。黄少天忽然意识到这是网吧前台,飞快地掀起帽子盖在了头上。

“……你放心,这个点没什么人会过来的。”叶修无奈地看他表演。

“哦!!”黄少天不以为然,“万一呢万一呢!我不像你,我粉丝可是很多的。”黄少天停顿了一下,觉得按照自己正常的性格肯定会换个话题继续说:“说起来你们网吧老板知不知道你是叶修啊!”

对面叶修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诡异。“叶修?”他问,“你从哪看到的叶修这个名字?”

“……”卧槽露馅了!我要掉马了!卧槽槽槽槽我怎么忘了还有叶修名字这个坑在这里等着我!妈的老叶你闲着没事换什么名字!黄少天内心咆哮着,同时有点痛恨自己普通话为什么那么标准,“我的意思是,你们老板知不知道你不是叶修啊?叶修是你掩盖身份用的假名吧?我刚才无聊看了一眼你们网吧信息,只看到了一个叶修没有看到叶秋啊?这么看来叶修就是你吧?你是怕暴露吧?是吧?”他飞快想好了掩盖的说辞然后又飞快地说了出来。至于有没有网吧信息这种东西……他表示他并没注意,但是很多网吧都有。不过他觉得,叶修应该也没在意过。

“网吧信息?有这东西吗?”叶修果然很茫然的嘀咕了一下,但是也并没有多纠结,“我就是叶修啊,身份证上的名字。”

混过去了!黄少天舒了口气。“那叶秋呢?假名?不对吧!联盟不是要实名注册的?”演,他继续演。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叶修说,“反正我现在是叶修了。你还是联盟第一个知道的,先保个密啊!”

保密个鬼啊,你打挑战赛的时候不就都知道了。黄少天腹诽。不过他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这个问题并没有在他的剧本里。 “你那个武器怎么回事?自制?俱乐部知不知道?专门为散人设计的吧?你要玩散人?”黄编剧兼演员继续按他写的剧本走。

“是啊!”叶修答道。

“那你退役又怎么回事?”千机伞部分达成,黄少天再接再厉。

“你可以理解为‘战队成绩不佳,队长引咎辞职’。”叶修说。

老叶good!剧本完美!黄少天对叶修这句话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叶修一说出来他就意识到剧情被他扳到了正轨,忍不住在心里欢呼了一下。

“那也不用退役啊!你们是队伍有矛盾吧?你被孤立了。刘皓在搞的鬼吧?那家伙狼顾之相,一看就心术不正,你太大意了。”

“你什么时候会看相了?”叶修挑眉。

“王杰希说的,我只是表达一下认同。”黄少天对他们两个对刘皓的讨论记得还比较清楚的,如果叶修按剧本来的话应该是——

“他自己大小眼一个,还给人看相呢?”

完美!黄少天有种对戏的感觉,他自我感觉良好地继续飙戏:“哎你还别说,那家伙还真是有点神的,上次他说郑轩额头宽眉毛粗,是个桃花运的面相,就是容易招惹已婚妇女。结果郑轩父母家那边邻居还真看上他了……”他看着叶修由感兴趣到面无表情,见好就收,“所以你就打算拿着散人重新来啊?一年后复出?”

“一年半。”叶修说。

“为什么一年半?”明明知道原因的黄少天装傻,让叶修说出自己的台词——

“沐橙合同还有一年半。”叶修简洁明了。

黄少天按捺住自己突如其来的想问他和苏沐橙到底什么关系的八卦欲|望,一本正经地继续走剧本:“一年半,你也太狠了吧!到时候你都27了吧!”

“呵呵,我三十也照样虐你。”叶修毫不留情。

“……”三年前黄少天还能很有底气地反驳两句,但是蓝雨季后赛输给兴欣在他的正常记忆里也才过去一个多月,黄少天还真的没有那脸去说自己比新科冠军、赛季mvp强。他只能强撑着转移话题:“散人的消耗很大吧?你还是值通宵的?悠着点啊!”

  他看到叶修抬眼看着他,眼神略有些复杂,却很快地笑了一下,“好的,放心。”

  话说到这里,黄少天感觉他的剧本大纲已经走完了,长舒了一口气,他决定先离开这个需要小心翼翼防止掉马的地方:“那老叶我先走了啊,你有事再找我。”

  “行。”叶修点头,“不送了啊。”

  黄少天转身推门,离开了兴欣网吧。

  门外的街道他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马路对面就是嘉世,嘉世给来打客场的战队准备的宾馆离这里并不远,就算是走着,也就是二十分钟的事。

  就是……他仰头望着嘉世大楼上明亮的灯牌。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成熟的,全市瞩目的俱乐部。在联盟成立之初,它就霸道地压在所有的队伍头上,强势地开创了一个名为嘉世的王朝,让斗神的名号响彻了整个荣耀圈。谁能想到,这个在荣耀联盟史上画上了第一笔也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战队,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半年后,被联赛淘汰;一年后,挑战赛失利;然后分崩离析、万人唾骂,到最后直接重组。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他身后网吧前台的那个人。

黄少天晃了会儿神,抬腿向前走去。没走出去几步,看到路边的自动售货机,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

嗯,有钱。

当他开始思考是喝芬达还是阿萨姆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被忽略的问题。

他这次来打副本,叶修没收上网费。

黄少天对于来帮人打个副本到最后还要自掏网费的事情还是印象深刻的。他自然不在意这十块钱,并且他知道叶修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不过上次叶修开了口,他自然没有不给的道理。这次叶修没说……

黄少天叹了口气,扭头往回走去。他想到了叶修打赢挑战赛的时候,媒体对叶修的报道。虽然媒体肯定有夸大其词的嫌疑,并且像魏老大、叶修这种最早进联盟的,肯定都是什么条件都忍受过,当个网管可能对他们来说也算不上多辛苦。

但是吧。

黄少天想到媒体报道的那个小储物间,心里就佷不是滋味。

——尽管叶修自己并不在意,但那些并不是他应得的。

黄少天回到了网吧的门口。他出来的时候忘了把门带上,看样子叶修也没有再关。他习惯性地在门口小心翼翼地武装了一下,往里面张望。一排排的电脑屏幕在并不算明亮的灯光里闪烁着,人影模糊不清,声音也十分嘈杂,倒是空气中那股淡淡的烟味存在感最为鲜明。黄少天往前台看去,出乎他意料的是,叶修并没有在游戏。他靠在椅背上,嘴里叼着烟,还没有点着。他也并没有在意他的烟,只是凝视着虚空某个方向,好像在发呆。

黄少天停下了脚步。

叶修这个人,在比赛场上总是专注而自信的。而在场下,他也并没有什么架子,对不感兴趣的事情总是懒洋洋的,对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也是漫不经心,和人相处不怠慢也不热情,很是随性自然。

在他的印象里,叶修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与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眼神空荡荡的,好像还带了点……迷茫。

本来只是打算过来交个网费顺便再买瓶饮料的黄少天改变了主意。

“网管。”他上前敲了敲柜台,“来一根黄山。”

叶修放空时忽然被惊醒,倒也是不慌不忙,挑眉看他,取下了嘴里咬着的烟,冲他扬了扬:“这根吗?”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错,快给大爷点火。”

叶修还真的拿出了打火机点着了烟,就是又重新咬在了自己嘴里。他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放柜台上,示意黄少天自己拿,同时含糊不清地问,“怎么回来了?”

“我改变主意了。”黄少天说,“我想在网吧通个宵。”

“行啊,欢迎。”叶修说,“上网费一小时五块,包夜30。”

黄少天打量了一圈四周。这前台私密性做得倒是不错,他站在这里,都看不太清离前台最近的机子的人是男是女。他指了指前台的另一台电脑:“这个能用吗。”

“那是服务器。”叶修说,“能用倒是能用,就是得悠着点,小心别关了。”

“好说好说。”黄少天翻出一张50的拍柜台上,顺便从叶修烟盒里拿了根烟,“就它了,我进去了啊,给我腾点地方。”

“你不怕被发现了?”叶修还是对他这个有点任性的决定表示了疑问。

“……咳。”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我觉得还是比较安全的,你记得掩护一下我啊!”

“知道了!”叶修无奈应声。黄少天溜进柜台,倒也没有急着开游戏,而是先从架子上拿了瓶康师傅绿茶。结果他一只手还拿着根烟,又急着去拧瓶盖,一时有点手忙脚乱。那厢叶修看不过去,把他烟拿了过去,顺便还给点着了。黄少天对他做出异常感激的表情,差点把自己呛着,又收获到了叶修无奈的眼神。不过他对此倒是习惯了,放下饮料打开游戏,又插上了流木的那张账号卡。

“副本刷完了,接下来你们打算干什么?”黄少天这时候心态倒是十分平稳,也没有去纠结是做梦还是穿越的问题,权当是单纯地在网吧通个宵,“说起来,刘皓不会再找人和你硬杠了吧?我们后来那个记录已经佷极限了,要想再破得全是职业级并且要全橙武,这代价就相当大了,不值的。”

“唔!”叶修好像在忙,只是应了一声。黄少天好奇地凑过去看他屏幕,发现他正在和人聊天。

“蓝河?谁?还敢和你打赌吃键盘?”黄少天对这个勇士颇为欣赏。

“你们蓝雨的会长。”叶修说。

“蓝雨的?”黄少天愣了一下,很快想起来他剑客在的公会好像正是蓝溪阁,“你记录给蓝溪阁刷的?”

“是啊。”叶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

“……我忘了。”差点又暴露了的黄少天冷静地转移话题,“蓝溪阁给你的什么?”

“吸血光剑,八个骨椎。”叶修也没藏着掖着,回答的很痛快。说完又好像忽然想起来,“你吸血光剑记得给我,我要用的。”

“哦哦。”黄少天扭头开始摆弄他的号,“你在哪呢?”

“4261,891.”叶修报了坐标,“练级区。”

黄少天操纵着流木赶过去,还没有停止问问题,“所以你现在靠打副本记录攒材料吗?速度怎么样?”

“还不错。”叶修这边让君莫笑和流木接了头,成功完成了交易。那边黄少天的声音继续响着,“那刘皓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本来按你的能力在新区对副本有绝对的统治能力才对,他这么一搅局,可能大公会就不会那么安分的任你宰割了,大概都会起别的心思。”

  “是啊!”叶修指了指他的聊天框,“你们蓝雨正观望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黄少天问,在他之前的记忆里,并没有对叶修刷副本赚材料这件事有太大的关注。他只记得后来他再次上线找叶修的时候,他被挺多公会围着追杀来着。

“走一步看一步吧!”叶修说,“蓝溪阁对我有点拉拢的意思,一直琢磨着让我直接进公会打。”

黄少天想起来空知林他帮叶修打架的时候好像号还挂在蓝溪阁,那追杀的应该没有蓝溪阁的人了,“那不是挺好?到时候你直接在蓝雨复出,完美。”

“然后你去打替补吗?”叶修呵呵了他一下,“请你用脑子说话,不要只用嘴好吗。”

“照你这么说,上游战队你都不好去。”黄少天开启了自说自话模式,“下游战队你去也没什么意义吧?你只能考虑中游。中游战队,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呼啸这些,你去了肯定也把核心挤下去了,更不要说还有个苏沐橙,哪家战队有魄力把你们两个都签下?”他说到这里,还停下来认真思考了一会,“你别说,我觉得烟雨和雷霆说不定可以,你不考虑一下?”

“现在考虑这个也太早了吧?”叶修刷着怪,懒洋洋地回他,“我现在号才27级呢!”

“排除这些的话,你可以考虑自己拉个战队。”黄少天无视了叶修的话,继续他的思路,“今天一起刷副本的这些人你感觉怎么样?你把他们放在身边带着,也是有往职业级那边培养的意思吧?”

“真的太早了!”那边叶修很无奈,“往下怎么走要慢慢来吧?我这退役了还没一个月呢!”

“我就是提供个思路。”黄少天见好就收,感觉自己的循循善诱还是有那么一点成果的。就像叶修之前说的,这个时间考虑这个太早了。他现在推波助澜一把,让叶修往这方面多思考一下,也算是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不要错过好苗子。”

这时候的黄少天,沉浸在自己演技用在了正当的地方的喜悦中,就完全忘了蝴蝶翅膀这种东西。他内心深处的戏精灵魂已经觉醒,把这个当作一个需要演技的梦来对待了。

“嗯,知道了。”那边叶修没有体会到黄少天的心情,很是平淡地答道。

黄少天一时也没有说话,而是扭头动了动他的小剑客。没了橙武,这个号还有一个原来自带的蓝武,他戳了两个小怪,又想到了别的事。

“嘉世……”他这边刚开了一个头,那边总台的服务铃响了。叶修佷熟练地接通,那边客人的声音传来:“网管,要两罐咖啡。”

“好的马上。”叶修答道。起身拿了两罐咖啡。

“我帮你送吧?”不想练级的黄少天对别的事情都很有兴趣。

“你?”叶修瞥了他一眼,“你想吓死他吗?”

“哦对!”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是个公众人物,“你快去吧快去吧。”

这边叶修送完回来,黄少天刚要说话,服务铃又响了。他看着叶修的接通,报了一遍所有的吃的,然后断掉了服务,坐在椅子上继续游戏。

“你怎么不送了?”黄少天奇怪。叶修很淡定地回答:“哦,他不要了,直接挂了。”

“……”黄少天对叶修的游戏环境有了新的感受,他问,“那你要是刷记录的时候遇到客人怎么办?”。

“晾着。”叶修简单明了。

“不会投诉吗?”

“还好吧!”叶修说,“老板比较好说话,这点小事他不会计较的。”

黄少天想起来有过几面之缘的兴欣老板娘,“那你运气还真是不错,老板人好,夜班人少都不耽误。”

“对啊还包吃包住呢!”叶修打开一个本子,飞快地记了个账,然后问他,“你之前想说什么来着?嘉世怎么了?”

“你觉得嘉世现在怎么样?”黄少天佷顺畅地切换了话题。

“你今天不是刚打了?”打火机啪嗒响了一声,叶修又点了根烟,“这个问题上,你应该比我有发言权吧?”

“……”黄少天哑然。刚打完的是三年前的他不是现在的他,他去哪知道去。“我就是问你怎么想。”

“不好说。”叶修吐了口烟,“孙翔太独了,队伍有点没章法,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没错。”黄少天积极应和,“虽然今天的锅都是刘皓的,但是孙翔的问题已经暴露的挺多了。”

“那你觉得嘉世的成绩……”黄少天继续问。他说起来嘉世主要是想隐晦地提醒一下叶修,嘉世可能出局,然后挑战赛和他碰到。

“这个要看发挥。”叶修好像懂了他的意思,“这个水平,季后赛肯定是没戏了。但是保级应该也没问题。个人擂台情况都还好说,主要是团队赛。之前我在的时候,他们是不愿意听指挥,现在是没什么指挥,队伍里应该没人敢逆着孙翔来,他脑子还不好使,很容易进对方的战术陷阱。”他看了眼黄少天,调侃道:“我们嘉世可不像蓝雨,某人离队就放任不管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收住了话音。

我们嘉世可不像蓝雨……

我们嘉世。

我们。

我、们。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他一直隐隐约约感受到的不对劲在哪了。叶修的分析,还像他是一个队长一样自然。客观,却还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就算队里人心一盘散沙,就算因为成绩不佳一直背锅,就算被迫签了退役合同沦落到网吧当网管——嘉世在他心里,还是他的嘉世。他的队伍。就算离开了,他也希望它能因此变得更好。

黄少天忽然想问——

“你委屈吗,叶秋。”他很注意地用了叶秋,“你做的一切没有人会感激,没有人会在意,他们都不当回事,甚至会因此而怨恨你——”

叶修看着他,脸色很平静的摇了摇头。

“不会啊。”他说,“你要知道,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是不会有委屈这种情绪的。”他抖了抖烟灰,“这几年嘉世成绩不好,队伍实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你们变强了。然后我们比联盟初就需要更努力一点。所以我对队伍要求就更严了。”他语气带了点嘲讽,“陶轩看不懂这一点,他觉得我在集权。他觉得自己被架空了,不开心,就千方百计的往队伍里塞人。刘皓那种人,你觉得是我放进来的?”他嗤笑了一声,“还不是妥协的后果。我每次因为战队的事情跟他吵,他都拿我面都不露,任何宣传都不做来压我。”燃到尽头的烟被按在烟灰缸里,叶修说出了一句赌气似的话:“神经病。”

黄少天张了张嘴,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他有点意外叶修跟他说了这么多,另一方面他的内心却因此而感到有些雀跃。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叶修忽然伸手把他脑袋往下压了下去,然后迅速地站了起来。

然后前台传来人声:“来一盒南京精品。”

“好你稍等……”叶修转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黄少天飞快地给他让开了地方,低着头顺势趴在了叶修的键盘旁边,把脸藏了起来。

“精品没了,佳品行吗?”

“行。多少钱。”

“20.”

黄少天听到前台脚步声传远,舒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结果没想到叶修正好越过他放钱,他一直身直接被叶修抱了个满怀。然后这两个人,一个飞快地直起了身,一个又趴了回去。

“悠着点啊。”叶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人在门外抽烟呢,一会还得进来。”

“那我先趴一会吧!”黄少天占了叶修的座位,趴在屏幕面前,看着混搭风的君莫笑,“老叶你有情况喊我!哦你这里有消息,理不理啊?好像是你队友……”他扭过头去找叶修,结果叶修正好凑过来看。黄少天就感觉自己嘴唇扫过了一个有些柔软的东西,整个人有点僵硬。他身边的人动作也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感觉自己肩膀被拍了拍,“来趴那边去,别碍事。”

黄少天佷听话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同时想,自己碰到的是哪里?脸?嘴唇?他偷偷瞄了一眼叶修,他正在飞快地回消息,没有往他这边看。他刚刚平复了一下心情,叶修的手又按过来了。

哥们你这抽烟速度有点快啊!黄少天趴桌上,听到那哥们又来买了瓶水,觉得真是什么奇葩的客人都有,冬天大半夜的去外面透气,八成是被冻回来了。

这次他听到人走了之后又趴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起来。旁边的叶修很安静,没有鼠标声也没有键盘声,只有早已习惯了的烟雾源源不断地飘过来。黄少天抬头,发现叶修靠在椅子上,也没有看屏幕,叼着烟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在发呆,就好像他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那样。他坐直了身子,看了眼屏幕上很久不动的流木,忽然感觉自己又折回来的这一趟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哦,给了钱。

还有了一次意外的亲密接触。



“你又跑回来干什么。”叶修冷不丁地扭过头问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着的烟又燃到了尽头。

“啊?”黄少天正胡思乱想呢,一时没搞懂他什么意思。

“刷完副本你不是走了,又跑回来干什么。”叶修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顺便把烟又掐灭在了烟灰缸里。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很诚实地回答,“我就是想陪陪你。”

——感觉你一路走来,很辛苦。

他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干巴巴的没什么诚意,又补充道,“你现在已经很累了吧?想要回来的话,没钱,没人,会更累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给我说。”

叶修抬眼,神色专注地望了过来。黄少天起初佷坦然地回望,但是又有点招架不住那有些灼热的目光,不自在地眨了下眼。目光移向了别处。

然后他就看到,叶修的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往下,用力、缓慢地扣住了他的手。

温暖、干燥,能感受到分明的骨节,和略有些咯人的老茧,以及——

不容置喙的坚定。

然后他听到叶修有点飘忽的、带着叹息和感激声音——

“谢谢你,少天。”



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狠狠地晃了下神。明媚的天光洒在他的周围,让周围的一切都有种过度曝光的不真实感。但是黄少天清楚,这才是该过的时间。

7月26日,他们小组赛结束的第二天。国家队放假休整的日子。

果然是个梦啊。

他抬起胳膊,手上好像还残留着叶修手掌的温度,他十指交错着活动了下,才把那种有些奇异的感觉抹下去,然后一边起床,洗漱,出门,一边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回到网吧和叶修聊天这种剧情。

是最近叶领队对他指导太多了?可那个不经意的亲密接触是怎么回事?正常的梦不会出现这种gay里gay气的剧情吧?黄少天纠结着,习惯性的到会议室看了一眼。

有人。

还是他昨晚梦到、刚刚在心里还念叨了一下的人。

“醒这么早吗?”黄少天愣神的功夫,叶修已经发现了他,径直走了过来。

“是啊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你还记不记得……”黄少天的声音猛地顿住。叶修走过来的时候直接搂住了他,还顺便在后脑勺摸了一把,动作非常的流畅自然,表情非常的平静。
“记得什么?”叶修见他不说话了,问。

“没什么。”黄少天止住了话头,他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只不过这个猜测有点太不可思议,他不太敢相信。
“老叶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要认真的回答我。”他按住了肩头叶修的手,很严肃地盯着他问:“我们什么关系?”
“……”叶修偏头看他,觉得他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试探性地回答:“可以…可以这样那样的关系?”
黄少天心情有点复杂。但是好在他的戏精灵魂还没有沉寂,他能迅速地做出比较正常的反应。
“这样那样是哪样啊?”他把尾音上挑,显得更像是在开玩笑。他必须确认一下,这到底是兄弟间的不正经日常还是……情侣间的情趣。
“这样?”叶修凑近了一点,黄少天闻到了比较清晰的烟味。然后他的嘴唇被含住,轻咬了一口,很快就放开了。他抬眼,就看到叶修仍旧有些困惑的表情。
“怎么忽然问这种问题?”叶修说,“怎么了?还没睡醒?”
“没有。”黄少天犹豫着开口,“我就是…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们…”他有点说不下去。在他的“梦”里,他就算是起了一点点这样那样的心思,那也只是萌芽阶段。结果“醒来”之后发现那个萌芽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而他完全不知道它是怎么长的,就有点接受不能。
不过叶修好像是会错了意思。他安抚性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问,“去吃饭吗?”
吃早餐的地方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黄少天掉马的风险也大大降低。他发现这个世界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变,唯一变化的只有他和叶修的关系,就像他的“梦”里,只添加了他和叶修的相处的剧情,而没有涉及到别人。他因为这个发现松了口气,又莫名地有点失落。他抬头对眼前的叶修说:“老叶我没睡好,我再去躺会。”

黄少天再一次在床上躺下的时候,叶修就坐在床角看视频。看到他闭上了眼还伸过手来握了一下他的手。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结果躺下没多久,视网膜甚至还残留着叶修坐在床边的影像,整个人就进到了梦里。

不,不能说是梦。千千万万个破碎的场景走马灯一样在他记忆里回转着。他一个个进入,又一个个出来,好像拼拼图一样,把记忆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捡起来,再一片一片地拼贴完整。

叶修跟他说嘉世出局了。

叶修跟他说挑战赛赢了无极。

叶修挑战赛要打嘉世。

叶修挑战赛赢了被灌了酒,给他打电话说少天我好喜欢你啊。

叶修回来了。

叶修亲了他。

叶修拿了冠军。

每个场景都不一样,带来的相关的记忆也都五花八门,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

叶修。

不管是和他笑着一起坐在电脑前,还是在赛场上握手,抑或是拥抱,亲吻,在所有的记忆片段里,他所有的情感,都汹涌地指向了一个人。

叶修。

黄少天睁开眼睛。

在他的床边,叶修还保持着他睡着之前的姿势,听到动静之后很快的就扭过头来。

黄少天看着这个在他记忆里无比鲜明的人,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飞快的发酵,把有点失落的地方填的满满当当。

“哎,老叶。”他声音有点沙哑地说,“我爱你。”
他看到笑意在叶修眼里铺开,漫天遍野,最后凝成了无比耀眼的华光。

评论 ( 20 )
热度 ( 993 )

© 银际 | Powered by LOFTER